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龚楚叶落归根

(2006-05-09 13:29:46) 下一個
戏水兒童不识幹戈
2004-08-20 15:45:25   来源∶

 看广东┅┅┅

[2004年8月的一个中午,记者来到当年邓小平率军横渡武江的罗村码头。如今隻保留着幾块石阶,一艘小木船的遗骸躺在半人高的草丛中,成了蚂蚁天堂;放璁假的孩子光着身子在这无人之地尽情“跳水”,轻鬆惬意的场麵让人难以想像时光倒转到七十多年前,那是怎样紧张的场景!从1931年到2004年,73年的变化始终太大了,从邓小平当年的战友、红七军参谋长龚楚的一生即可窥见一斑。]


九十高龄叶落归根

1995年7月24日,乐昌县长来镇,一位95岁老人在家中去世,他就是邓小平当年的战友、红七军参谋长龚楚(当时化名龚鹤村)。

上世纪八十年代後期,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宣布了关於不再追诉原国民黨军政人员在1949前的犯罪行为的公告,年近九十的龚楚闻讯後萌发了回乡的念头。龚楚在家乡的祖屋早先因修公路而被拆除了,这时当地镇政府、县侨办拨出了7丌元人民币的资金按照原来的麵积、式样重新选址建造。於是龚楚决定回乡。

1990年9月13晚,龚楚與夫人王兰芬在其孙龚庆韶(曾为韶关香港同乡会会长,广东省政协委员,韶关市荣誉市民)等人的陪同下,坐火车从深圳来到韶关。悉,龚楚到韶关後曾托人给当年的战友邓小平发过一个电报,报告他已从香港回乡的快讯。此後龚楚连夜起程回乐昌家乡。

龚楚回乡在当地引起了轰动。国内不少文史单位和史学工作者也纷纷前来采访他,让其应接不暇。龚楚虽然年过九十,但思维仍然敏捷,记忆也算清晰,对一些时隔久远的人和事,他仍能忆述清楚而不含糊。

“叛徒亲属”遭受牵连

距“长来桥”不到100米的地方,一栋镶嵌着金黄色瓷砖的三层楼房格外醒目。虽然楼龄已有14年之久,但裏麵一应俱全的电视、电话、席梦思床、沙发、抽水马桶、大浴缸等设置,即使放在今日也不过时。

这是龚楚回乡居住期间,长来镇政府为他修建的“别墅”。现在,这栋别墅裏住着龚楚的子一家。主人叫龚锦湖,他的父亲是龚楚的同胞哥哥。

这是乐昌政府为龚楚修建的“别墅”。龚楚去世後,他的子一家搬了进去。


龚楚让长来村的龚姓子孙们难以忘懷,他们不仅津津乐道於他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更难以抹去龚楚在他们的生活中打上的烙印。

“我们一家受我叔叔的影响太大了,尤其是解放初期和文革那段时间。”2004年8月2日中午,刚刚从田裏收稻回家的龚锦湖对记者说。

解放战争趋近尾声的时候,身为蒋介石的“中将高参”的龚楚借機去了香港,从此在那裏长期居住下来。但是他的父母兄弟还留在长来。

“因为他的缘故,我们一家被‘革命’了”。龚锦湖如今说起这些还有点小心翼翼,他说当了大半辈子“叛徒的家属”,他们早已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最怕惹是生非。

龚锦湖於1951年出生不久,他的父亲就过世了,“大妈”和“二妈”两个过惯富绅生活的女人带着三个孩子随即被“革命群众”从大宅子裏了出来,住进原来家裏给傭人住的小房子。这还不够,每当逢年过节,总会有人上门骚擾,要厶抢走一家糊口的大米和醃肉,要厶威逼两个女人把银元“贡献”出来。

“我小时候就在这样的环境裏长大,隻要一出门,村子裏的小孩就朝我们兄弟幾个扔石头,说我们是反革命、叛徒。我大哥不服,他过了幾天‘少爷’日子受不了这个氣,我反正一出生就是这样,反而不氣。”龚锦湖一边说着“算了,过去的事情不讲”,一边又把当年的委屈一点一滴诉了出来。

他们在为一个连麵都没见过、甚至不知是否还活着的“叔叔”的所作所为付出代價,虽然不公平,但是无可奈何。

三兄弟成年之後,他们跟其他的人一样在生产队裏劳动挣工分。幹得跟别人一样多,但工分永远最低。还要时不时地被拉去批鬥,交代他们與叔叔龚楚“串通犯下的反革命罪行”。龚锦湖说,当时他们“像地沟裏的老鼠一样抬不起头来”,没有人願意跟他们交往,三兄弟甚至都抱定了打一辈子“光棍”的打算,母亲们则常常感叹“富贵梦一场”。

子搬进龚楚“别墅”

但是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以来,生活发生了改变。对於龚锦湖来说,社会的最大变化就是对诚实劳动的尊重。“分田到户之後,我幹多少吃多少,再没人故意克扣你”。而且,大家一心搞生产奔自己的小康生活,很少有人再把精力放在“革命”上。龚锦湖一家虽然仍然清苦,但生活环境宽鬆了不少,“第一次看到了希望”。

现在,龚锦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了。两个女兒在珠海打工,一个兒子今年刚刚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乐昌一中。他和他的爱人——来自隔壁乳源瑶乡的她耕種着家裏5亩多田地,农忙的时候两人一起下田,农闲的时候男的到镇上帮人建房,女的包揽屋裏屋外所有家务。

同时,在他的叔叔龚楚於1995年过世之後,他们一家获準搬进龚楚生前居住的“别墅”裏,龚氏家族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亲戚常常回乡祭祖到这裏做客,偶尔也会邀请龚锦湖一家到香港、英国等地走走。

龚锦湖成为村裏人羨慕的对象。抚去过去数十年曾受过的委屈,他如今算是扬眉吐氣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吧!”他缓缓地说道。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王海燕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潘劲鬆王海燕

■人物红军叛将龚楚

龚楚(1901-1995)乐昌长来人,1925年成为中共黨员。曾经参加南昌起义、湘南暴动以及井冈山根地的建设。百色起义後任红七军参谋长。

龚楚在梅花战鬥中受伤,留在地方疗养。伤愈後进入中央苏区。1935年,龚楚在长征途中偷偷开红军,从此走向了另外一条道路。在担任了国民黨的将领後,这位当年的红军高级将领还曾率军袭击红军,项英、陈毅差点落在他的手上。1949年他到了香港,兴办实业。

《军事大百科》∶龚楚(1901~)

又名龚鹤村。广东乐昌人。1917年入粤军当兵。次年考入广东韶关滇军讲武分校,後在粤军任排长、连长。1923年起在程潜部任参谋。1924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翌年6月转入中国共产黨。後回乐昌县开展农民运动,组建农民武装。1927年率农军参加南昌起义。1928年初参加湘南起义,任工农革命军第1师29团团长、团黨代表。随部到井冈山,任红4军第29团黨代表。1929年到广西,曾任南寧公安局局长。同年12月参加百色起义,任红7军参谋长,後兼任红7军19师师长、55团团长。1931年任红12军34师师长,红7军军长。1933年任军委模範团团长,粤赣军区22师师长。1934年任赣南军区司令员。同年10月红军主力长征後,任中央军区参谋长。1935年5月叛逃,投靠国民黨。1949年寓居香港,1990年回广东定居。

(朱冬生)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