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兩隻黃鸝:潘巧雲和偷情

(2006-05-09 10:12:36) 下一個

[轉帖者按: 這篇文章,是一個轉帖。原作者是兩隻黃鸝。屬於讀書有感慨,言之有物,文筆也很細膩和優美的那種。推薦一下。更多的文章,見:http://blog.wenxuecity.com/myindex.php?blogID=10887]

讀小說有很多種讀法,粗讀,細讀,讀情節,背詞藻,雲遮霧障法,清風識字法。

什麽是雲遮霧障法?就是隻看第一章,然後再看最後一章,有如神龍被雲霧遮去,隻見首尾,所以叫做雲遮霧障法。

這個讀法很有用處。 特別你們走向工作崗位以後,一定要學會這種讀書法。這是我妻子總結出來的教訓。

我妻子上學的時候是個優秀生,看書非常仔細,非把前因後果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應付老師變態的考題就如十個指頭捏田螺--十拿九穩。工作以後老板很看重她,於是給她一份資料,讓她照著資料拿出個設計方案。這是一個比較有挑戰性的工作,我妻子也很重視,於是非常認真地看資料。沒過幾天,老板讓她同事接手了,我妻子很難過。無精打采了好幾天,在家也是垂頭喪氣,非得讓我安慰她,給她鼓氣,給她分析,給她出主意。。。那時一段非常讓人沮喪的日子, 當然也有收獲。譬如我因此學會了無中生有、疑神疑鬼這樣的本事,對於黯然神傷,手足無措諸如此類的成語也有了深切的體會。

我後來決定到現場偵查,親自到她公司去明察暗訪了一下,最後終於打聽到了蛛絲馬跡。原來他老板看見我妻子居然從頭看資料,恐怕他退休以前也看不到我妻子的設計了, 就讓別人接手了。知道這個原因以後,我妻子終於振作起來,不再懷疑她的頭發是否有太多的皮屑,也不再懷疑她的身材,不再懷疑她的智商,不再相信我的無中生有的推斷能力,裏裏外外度恢複了自信。再後來老板有這樣的事情讓她做,她一般隻看頭兩頁和最後幾頁,終於贏得了老板的信任,也逐漸得到了升遷。

這是雲遮霧障的讀書法, 接著我要講的這個故事說的是清風識字法。

什麽是清風識字法呢?這裏有個故事,說清代有一個文人,有一天從朋友那裏借到了《紅樓夢》,興匆匆地就看了起來。一直看到天色灰暗,他就逐漸挪到了窗前。突然一陣風出來,把他的書吹得找不到頁數了。這位老兄詩興大發,隨口吟了一句詩: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

我下麵說的清風識字的讀書法,就是從這句詩裏假借過來的。就是說,把書隨手一番,看了幾個字,然後就發表議論。這個方法很有意義,譬如我今天隨手翻了一下《水滸》,就用這個方法總結出來了一個潘學。

什麽是潘學?就是說我隨便翻了一下《水滸》,突然發現了施耐庵的一個秘密。

什麽秘密?就是我發現施耐庵原來吃過姓潘仁的虧。 為什麽呢?因為《水滸》裏麵有兩個姓潘的淫婦,因為偷情,後來全不得好死。

其中一個就是大名鼎鼎的潘金蓮,另一個就是小有名氣的潘巧雲。潘巧雲是《水滸》裏麵天罡星坐了第32把交椅的天牢星病關索楊雄的妻子。《水滸》裏麵潘巧雲出場的時候有一首詩說明這個女人的風流體態:

黑油油鬢兒,細彎彎眉兒,光溜溜眼兒,香噴噴口兒,直隆隆鼻兒,紅乳乳腮兒,粉瑩瑩臉兒,輕嫋嫋身兒,玉纖纖手兒,一撚撚腰兒,軟膿膿肚兒,翹尖尖腳兒,花蔟蔟鞋兒,肉糯糯胸兒,白生生腿兒。更有一件窄湫湫、緊縐縐、紅鮮鮮、黑稠稠,正不知是什麽東西。
秦無衣寫著一段的時候,我總覺得我沒有看見過,以為他杜撰,後來才知道我看的是潔本, 把這段描寫給刪去了。由此我對於刪書的人很是腹謗。
《水滸》44到45回給了故事所有主要人物的出場描寫,給我們展示了一幅完整的圖畫:英雄美女俏和尚,豪氣不如閑來漢。如果單單刪去潘巧雲,不但文法不完整,還有歧視婦女的傾向。即使想要幹淨青少年的靈魂,也最好做個注視或者寫上此處刪去多少字比較老實,至少也不會讓我對秦無衣產生誤會。

潘巧雲是個再嫁女,又是這樣一個風流的種子,楊雄卻隻是一味的好武,怎麽能不演出紅杏出牆的事故呢?

這個偷情的故事,曆來有之, 各種綺思淫巧,不可勝數,頗難說得清楚恩怨是非。但是我總覺得可以和隱士一比。

中國的隱士,最古的就是躲在深山老林裏,不為人知道。“鬆下問童子,言師菜藥去,但隻此山中,雲深不知處”說的就是這一類隱士。他們的隱就是不為人所知,所以找一個野曠之地,人跡罕至,沒有人知道。

有一種偷情也是如此。兩個人跑到不為人所知的地方,盡情演繹如膠似漆的親密,體味青草野花陽光的味道,享受原始的獸性的衝動。這種偷情可以成為野合,偷情的人可以無所顧忌。

還有一種隱士,所謂中隱隱於市。他們不願孤獨,也不願自給自足,靠著一點祖產,逍遙自在,躲避官場的互相傾軋。

和這種隱士相似的偷情就是兩個人離開熟悉的人,跑到另外一個地方做夫妻。他們在當地人看來真的是夫妻似的, 知道他們之間的親昵關係,但是不知道他們不是合法的夫妻。

最後一種偷情,就是大隱隱於朝。他們既要名位,又不願意惹殺身之禍,所以在皇帝麵錢裝個樣子,背後有一個樣子。

與此類似的偷情呢?就是潘巧雲的偷情。她不願意離開楊雄, 也不願意放棄楊雄給她的經濟和社會身份,就在自己的家裏床上招待自己喜歡的情人。這種偷情,有時就瞞了一個丈夫,其餘的人都被打點好了,知道偷情也沒有人回去告發。有時甚至連自己的丈夫也不用隱瞞,這樣的丈夫,當然也有點特殊本事, 這又是題外話了。

潘巧雲差點成功了,她成功地瞞過了丈夫,打點好了躲不過的身邊人。不幸的就是她沒有打點好石秀,反而去栽贓到石秀身上,有點自我暴露的味道。石秀這個天彗星可不是白叫的,細密的心思,仔細的觀察,精心的安排,一場秘密的偷情終於變成了光天化日下的脫衣秀和屠宰場。

在楊雄憤怒宰殺潘巧雲的時候,也就宰殺了自己在白道的後路,宰殺了溫柔和幻想,拿起屠刀,立地成了一個好漢。

潘巧雲呢?在楊雄的刺進自己胸膛的時候,突然感到了害怕和後悔,到那時突然想起原來夫妻之間還有那麽一點恩義, 但是那場偷情變成了她的無間路,後悔、討饒、夫妻的恩義一切無法挽回。

潘巧雲居然後悔和討饒了。但是我們對於這場偷情,大概還是有這一絲的同情的吧。 這不,殺了潘巧雲,還有後來人。 她們往往更勇敢,故事也更精彩,終於走出了一條為潘巧雲從未走過的路。

所以我終於決定給故事的結尾增添一些亮色,為她們的勇氣報以微薄的喝彩, 這也是我惟一能夠做的了,嘿嘿。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