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費彝生:冤哉,胡宗南將軍

(2006-05-05 12:05:57) 下一個
據2006年4月10日《聯合晚報》載,台北駐新加坡代表胡為真針對張戎與J.Halliday的新作《毛,不為人知的故事》(Mao,The Unknown Story)(以下簡稱《毛》)中指其父胡宗南將軍是中共的臥底間諜一事,在《海峽時報》上發表談話為胡宗南辯護。張戎的《毛》書,在中國大陸也有反響。章乃器先生公子章立凡以“曆史不是小說家言”一文指出張戎犯了常識性錯誤:在缺乏檔案證據的情況下,穿鑿附會一些公知的曆史情節,按自己的臆測作出結論,暴露出作者沒有受過史學研究的基本訓練。其中也特別提到了胡宗南為中共間諜一案。(chinesenewsnet.com)

  在張戎之弟張樸的“為什麽張戎會斷定胡宗南是中共間諜”一文中指出,胡為真“數次致電張戎,要求張戎改變結論,重寫有關章節。”張戎要求胡為真“提供相應的證據,以證明其父不是紅色間諜。遺憾的是,胡先生寄來的書和寫來的信,都未能提供足以推翻張戎結論的材料。”(chinesenewsnet.com)

  筆者將提供一份證明胡宗南將軍不是中共的“臥底間諜”的證據,以供參考。(chinesenewsnet.com)

  先父原係國民政府聯勤總部第四財務處少將處長,與胡宗南、宋希濂、郭汝瑰等將軍有交往。因為先父與郭汝瑰將軍都是國民黨軍隊中曾參加共產黨,又脫離共產黨的四川將軍,關係則相當密切。上世紀八十年代,郭汝瑰伯父離休後寓居重慶北碚,筆者當時在西南師範大學任教,距他家不遠。先父落實政策之事曾得到他的全力幫助,母親的申述材料就是他在全國政協會上呈交鄧穎超主席的。其後,我也就常去拜訪他。對於解放前的一些故事,他愛談,我愛聽。(chinesenewsnet.com)

  1986年,北嶽文藝出版社出版了王鍾倫所著的《獨釣龍潭每郭汝瑰將軍風雲錄》一書。書中提到當時他的一位部下曾建議他乘蔣介石先生乘飛機離開重慶至成都、台灣之機,率軍於半途中劫之而投奔解放軍。到關鍵時刻,他卻否決了這個建議。至於他為何否決這個建議,書中語焉不詳。當時,郭汝瑰伯父為22兵團司令,直接指揮3個軍和3個獨立師,陳兵川南。他的部隊離重慶唯一的機場所在地巴縣白市驛很近,實現這個建議應該沒有多大困難。如果當時劫持了蔣公,不僅能提前完成全國解放的任務,而且也沒有現在的台灣問題的存在了。為此事,我專門詢問了他。(chinesenewsnet.com)

  郭汝瑰伯父嚴肅地回答了我這個問題。他說,當年宋希濂將軍兵敗白馬山,國民政府與其失去聯絡,重慶地方兵力空虛。而他的兵團駐守在江津、巴縣一帶,隻要將部隊稍微北移即可控製至白市驛機場的公路線,就有可能劫持蔣介石。但是,後來由於胡宗南部第一軍由軍長陳鞠旅率部於11月26日趕到重慶,致使有蔣介石和國民政府的從重慶的安全撤離,致使有11.27渣滓洞、白公館的大屠殺,致使劫持蔣介石的計劃無法實現。郭汝瑰伯父告訴我,他馬上就於11月27日將其司令部由瀘州遷往宜賓,並於12月1日在宜賓起義,阻止了胡宗南部由川至滇而至緬甸的道路。他風趣地說:“胡宗南擋過我的路,我也要檔他一回路!”據了解,他起義後鄧小平連連誇道:“這才是真正的起義!”蔣介石罵道:“郭小鬼,你壞了我的大事!”(chinesenewsnet.com)

  在1949年底,國民黨的大小官員紛紛尋找地下黨員,民革成員,以求混一“起義”名分時,作為“中共臥底間諜”的胡宗南,即使他不便於親自出馬劫持蔣介石,他也不必命令部下如此亡命救援他。我家是11月25日中午離開重慶回老家嶽池的,傍晚在江北兩路就聽到了解放軍與內二警在南岸海棠溪交戰的炮聲。隻要晚得兩天,不是解放軍渡江攻入市區,就是郭汝瑰部北上阻斷蔣介石至機場或者成都之路。那,蔣介石先生就岌岌可危矣!(chinesenewsnet.com)

  張戎、張樸姐弟,這一點可否作為胡宗南將軍絕非“中共臥底間諜”的證據?(chinesenewsnet.com)

  中共內部有這樣一幫人,他們是一夥不顧老百姓死活,極其善於捕風捉影、栽贓陷害來整人害人的家夥。這些稱為“左派”或“極左派”的人,是一貫堅持斯大林主義的,他們統稱“斯大林主義幫”。當時在四川的“斯大林主義幫”頭目是所謂“四川王”李井泉及其死黨,其中也包括張戎、張樸姐弟之父、前四川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張守愚。這些人更是窮凶極惡,他們在1957年的“反右鬥爭”中劃“右派分子”的比例比其他地方都高得多,我就是在十七歲時被他們劃為“右派分子”,並被“監督勞動”了22年。  (chinesenewsnet.com)

而張戎、張樸姐弟正在使用其父常用的捕風捉影、栽贓陷害的方法來“研究曆史”。根據他們的邏輯,既然《毛》書中以“他與軍校衛兵司令胡公冕過從甚密,胡公冕是公認的共產黨員。”可以認定“他是共產黨”。那麽,從你們張戎、張樸姐弟的“斯大林主義幫”的超級紅色出身,從你們所慣用的捕風捉影、栽贓陷害的方法,我們就可以認定你們是中共內部“斯大林主義幫”派往國外的“臥底間諜”。(chinesenewsnet.com)

張戎、張樸姐弟,你們是不是中共內部“斯大林主義幫”派往國外的“臥底間諜”呢?(chinesenewsnet.com)

另外,在1959至1961的因為“大躍進”引起的大饑荒中,我們四川人民被李井泉、張守愚等人搞得最慘。城鎮居民的四川省糧票兩次作廢,人民公社、公共食堂和農業生產的瞎指揮,使糧食產量劇減。致使被打死、餓死的人高達1250萬人。這些都是李井泉、張守愚等“四川斯大林主義幫”的所作所為。而這在張戎的《毛》書中將這些全推逶於毛澤東“要買原子彈”,好象李井泉、張守愚等人沒有絲毫責任似的。其實質是以此來討好一些外國人。(chinesenewsnet.com)

多維博客http://blog.chinesenewsnet.com/?author=1043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席琳 回複 悄悄話 張守愚(1921~1975)曾任宜賓專署專員。名誌周,化名王思。四川宜賓市人。1933年考入敘屬聯中。1938年參加“宜賓抗戰劇團”,積極從事抗日宣傳、募捐活動,同年入黨。並以大眾書店店員身份為掩護,進行革命活動。1940年赴延安,分配到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化思想研究室作研究員。1947年任中共錦西縣工委書記。1949年8月調西南服務團任川南支隊宜賓大隊副政委。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初任宜賓縣委書記、宜賓專署代理專員、專員等職。1953年調成都任省教委秘書長、黨組副書記、省委宣傳部副部長、二屆省委候補委員等職。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