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蛇和蛇肉

(2006-03-11 13:16:57) 下一個

A-MAO的一個帖子裏,有兩處提到湖南鄉下的蛇。描寫的很形象,讀來如親曆其境。旎山夜話在跟帖裏問到吃蛇肉,看到了就有點兒讒人。

咱就說一說蛇和蛇肉。

一、故鄉的蛇

故鄉的蛇,在一個寫捉麻雀的帖子裏提到過,在寫小學的帖子裏也有提及,以無毒的居多。最常見的兩種,一種是青蛇,一種是桑巴蛇。青蛇的顏色是灰的或臧青色的,細溜溜的,很好玩;樣子難看一點的是桑巴蛇,身體是花的,也沒有毒,但樣子很怕人。兩者的區別,就如同青蛙和癩哈蟆。所以大人孩子,都喜歡青蛇,討厭桑巴蛇。

翻紅薯秧子的時候,經常能夠看得到蛇,有時候還看到蛇蛋,和剛孵出的小蛇。雖說好玩,但夏天草多天熱,一個人在地裏幹活時,心裏也還會是怕怕的,所以就會拿一個長長的竹竿或柳棍,代替雙手,來給紅薯翻秧,就是怕不小心碰到蛇,尤其是桑巴蛇。

為什麽要給紅薯翻秧?城裏的人不知道,其實是和提蒜苔打花杈壓瓜秧是一樣的道理,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好鋼用在正刃上的意思。不知楊小牛在他的帖子裏寫過沒有。紅薯是塊根類植物,除了主根外,紅薯秧子接觸土壤的時間太長,就紮須根生小紅薯,影響主根的生長,就浪費了光和作用和養料。所以紅薯生長期內,要多次翻秧。著就不免會碰到蛇。

莊稼人碰到了青蛇,一般就把它趕走。因為老家的鄉民們受白蛇傳的影響,都覺得青蛇是義蛇,救過許仙和白娘子,打死了要壞良心的。尤其是生在家裏的蛇,是有靈性的,頂多是把它趕走,還小心謹慎的。有一次三伯父家裏一條青蛇,掂著尾巴扔出去,它後來又跑回家裏來;再扔出去,再跑回來,如此再三,三伯母就害怕了,不敢再扔它,在裏邊偷偷的燒香禱告。後來不知道什麽結果。

桑巴蛇被人看見,一般都會被打死,分開幾截,挖坑兒埋掉。因為據說蛇的生命力很強,如果不分開了埋,它會自己接起來,然後再晚上爬到你屋子裏,找你算帳。

老家很多鄉民很崇拜蛇,賦予他種種的傳說。尤其是在墳場和寺廟裏的蛇很多,大家都心存敬畏,不說是蛇,而說是長蟲,或者稱小龍。小時候曾經不止一次地聽人說,某某墳場,墳裏麵有很多長蟲,盤根錯節。也有說某某人某月某日,因不小心打死了墳頭一條長蟲,後麵的長蟲接踵而至,越打越多。

小學上課的時候,教室是在一個寺院的大殿裏,梁頭上就有蛇,經常的勾頭勾腦,和我們一起聽課,大家也都習以為常。

老家的人雖然很窮,但吃蛇肉的人很少,沒有聽說過。被蛇咬的人也有,但中蛇毒死亡的,也沒有聽說過。可是小時候也的確的見過有老年人,捉了青蛇,裝在罐子裏泡明蛉子酒,說是可以治病,但沒有見過用桑巴蛇這樣做的。

一次,親眼看見鄰村一個半大小夥子,抓了一條小青蛇,擠蛇膽吃。旁邊一個小女生,被嚇的哇哇大哭。

二、吃蛇肉

第一次吃蛇肉,是在湖北的宜昌,從重慶順長江而下,看完三峽,看葛洲壩,市委請客,大桌會餐,大碗喝茶,警車開道,省委書記(好象叫郭樹言)的老婆做陪,來的多是北佬,湯碗剛上來,沒幾下,就見底了,大約是加了很多的味精,湯的味道很鮮,大家交口稱讚。都說不錯不錯!

之所以有那麽大的排場,因為其中有營養學家於若木,和他家老爺子的秘書隨行。

第二次吃蛇肉,是在毒蛇之鄉,也就是湖南的零陵。中學的課本上柳宗元的捕蛇者說,寫的膾炙人口,所以,也就見到許多種蛇,晚間走道,就要小心,我在以前寫零陵的一個帖子裏也提及過。不過這次吃的蛇,是我不小心給打死的,五尺多長,稱一下兩斤多重,因為害怕它是毒蛇,就給弄死了。可能是烹調廚師的水平有限,清水煮的,沒有覺得特別的好吃。一個同事,是湖南郴州人,隻呼可惜。因為他小時候捉蛇,說活的蛇可以賣錢。

蛇膽,被附近的村子裏,一個叫三賴子的小夥子,給生吞了。

最後一次最有趣,是在廣東的惠州,同了兩個老外,專一去吃野味的。我和其中的一個老外,去點的菜,另外一個,則被蒙在鼓裏,因為事先,他說他不吃蛇肉。籠子裏點了一條水蛇,說是專門養了供吃的。蛇肉調了湯,很鮮,倆老外都讚不絕口。蛇皮很厚,椒鹽炸的,沒有下幾片。

這肉的味道象什麽?第一個老外問?

第二個老外回答說,象鱷魚!

鱷魚的肉象什麽?再問。

再答:象雞!

後來知道,這個家夥不是不喜歡吃蛇肉,而是以前從來沒有吃過。

2006-2-24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