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打假之爭

(2006-03-30 09:51:37) 下一個

快來看呀,化學鍵大戰方舟子。

到了文學城的博客,就有網友留言。

人怕出名,豬怕壯。

方舟子靠打假出了名,就有人也來打方舟子的假。哈哈,螳螂捕蛇,黃雀在後。

不想說什麽,因為不想打什麽架。而且化學鍵也是在文學城的網友,有些文章寫的還是頗有見地的。方舟子嗎,近年來做了很多有益的事,靠打假出了名,但樹大招風,常遭人罵,時不時就有人和他打擂台。現在有人要踹他的飯碗,當然他要給你拚命了。

能不能他打他的,你打你的,咱井水不犯河水?

不成!

首先,化學鍵的真名實姓被方舟子給爆了光。其次,在文學城,化學鍵的博客,被關閉了。

唉!

查一查網上,新語絲有下麵兩篇文章,也立此存照吧。

 

1、 答美國的“吳國盛”

                           ·方舟子·

  這裏說的吳國盛,不是新語絲的讀者所熟知的那位北大哲學係的反科學主義教授、鄧正來的“108將”之一,而是在美國從事藥物研究的一位中國留學生,武漢大學化學係的畢業生,從美國西北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後,在一家小藥廠工作。

  此人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以“化學鍵”為網名,寫了幾篇攻擊我的文章,其中有兩篇是他自己覺得比較得意的,到處張貼:一篇是指控我剽竊的,說我的《“反應停”悲喜劇》一文剽竊了coyotejoy登在新語絲上的文章《是邪還是正?——“反應停”(Thalidomide)的故事 》;另一篇的題目為《變態的方舟子》,光看題目,就知道那是什麽樣的貨色。

  我做的本就是得罪無數人的事,網上攻擊我的文章鋪天蓋地,無日無之,讓我碰到了,覺得有必要就反擊幾句,覺得沒有必要就一笑置之。當然對絕大多數這類攻擊隻能是一笑置之的,否則我別的事情都別想幹了。想讓我把有限的精力耗費在無限的口水戰之中,大概正是這些人的用意。

  “化學鍵”的文章本來就屬於被我一笑置之之列,他對自己的傑作如此被我輕蔑很不滿意,給我發來一封電子郵件,給出他的文章的鏈接,要求我做出答複。這種怕我不知道他在罵我、主動邀請我批他的人,雖然不多,但也是有的。對這種來函,我一般是置之不理,有閑心的時候,也會回他一句,我不願浪費時間去教訓一個匿名的弱智,如果他能夠提供其真實姓名和身份,我才會有興趣公開答複。按我的規矩,對那些有種敢用真實姓名和身份罵我的人,我至少會公開回他一次,以表彰其勇猛。

  沒想到“化學鍵”求罵心切,還真告訴了我他的真實姓名叫Guosheng Wu,和他的身份,而且也證實了並非假冒。這種勇氣真讓我感動,就按規矩回他一次。

  《變態的方舟子》一文,沒有反駁的必要。變不變態,是相對的,固然一個變態者在正常人眼裏是變態,而一個正常人在變態者眼裏也會是變態。比如吳國盛說我變態的理由是“要是中國的學術真的是完全腐敗了,可能最高興的人中間少不了方舟子!要不,他不是失業了嗎?”“說別人在搶你私人打假的飯碗和生存空間”“全職在自己的網站上喪心病狂地亂批天下”等等,而在我看來,如此
無根無據以小人之心亂猜度別人大發誅心之論還言之鑿鑿的,才是真正的變態。如果我真想討個說法,隻有去打誹謗官司了,沒有必要多言。

  至於說我剽竊,如果隻是匿名說說,無人會當真,倒也罷了。現在既然指控者吳國盛亮出了真名實姓,那我也就來較一次真。

  吳國盛指控我剽竊的全部理由如下:

  “coyotejoy 的文章在先,有資料來源,發表於新語絲;方是新語絲的老板,其文在後,發表於國內的青年報。似乎方同學應該主動承認錯誤,至少他抄襲了其它文獻的資料卻沒有任何提及。不過,也許他會辯解說他隻是個編輯,從多數文章或者網站獲得材料並且加工就不叫抄襲;但是那就說明方的科學精神並沒有到家,美國很多科普類文章是常常列出資料來源的。”

  這段話說得顛三倒四,不過意思還是清楚的,歸納起來,理由有二:一、coyotejoy的文章在先,而我看過;二、coyotejoy的文章列有資料來源,而我的文章沒有列。

  這也叫理由?要證明抄襲,首先要證明二者存在雷同。在此前提下,要弄清楚究竟是誰抄了誰,才需要看誰先發表的、資料來源如何。吳國盛跳過了是否雷同這個關鍵的前提,直接指控我抄襲,莫非他弱智到以為隻要是涉及同一內容的文章,必然是互相抄襲的?

  coyotejoy是我認識的一位朋友,其文章投給我,我讀了以後覺得寫得不錯,便在新語絲上登出(XYS20040801)。但是我讀過這篇文章,並不能證明我以後也寫反應停這種藥物時,就是抄了它。事實上,早在coyotejoy的文章之前,我就已經說過反應停的事。在《造謠是偽科學者的最後武器——評肉唐僧〈大豆裏的陰謀——聽方舟子的講座〉》(XYS20040419)一文中,針對肉唐僧以“FDA批準反應停上市”為例懷疑FDA的權威性,我已如此駁斥過:“這是造謠。反應停(Thalidomide)當時並未在美國被批準上市,更未在美國大範圍使用而造成畸胎。反應停事件於1962年發生於西歐,正是在這一事件的震撼下,美國政府通過立法規定新藥上市前必須經過FDA認證。”可見我並不需要通過coyotejoy的文章來了解反應停的曆史,我後來寫《“反應停”悲喜劇》(XYS20050409)其實正是從當時對肉唐僧的反駁的衍生。

    事實上,隻要把我和coyotejoy的文章做個?邢付員齲?塗芍?湮惱虜皇俏?的資料來源。我提及的一些事件在coyotejoy文章中都沒有,對同一事件的細節描述也很不相同(當然也有一些是相同的,這也難免,畢竟是在介紹同一曆史事實)。例如,對FDA如何拒絕反應停上市的敘述,coyotejoy文章寫得非常簡略,隻有一小段,而我用三段的篇幅對其前因後果敘述得比較詳細:

  coyotejoy文:

  當時剛到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任職的弗蘭西斯·克爾西(Frances Kelsey,MD,PhD) 博士負責審核這個申請,她對申請材料中的一些藥理數據不滿意,而且對申請報告中提到的該藥物可能引發的神經炎副作用很警惕,她也從其它的一些報告中隱約聽說了這個藥物的不可靠。她堅持己見要求申請方提供更多的科學數據而不僅僅是病人們的見證。在與製藥公司的相持和審批的延宕之中,“反應停”導致嬰兒畸形的症狀已經在歐洲和加
拿大浮出海麵,所以FDA當然馬上拒絕了這個藥物。

  拙文:

  當時剛到FDA任職的弗蘭西斯·凱爾西負責審批該項申請。她注意到,“反應停”對人有非常好的催眠作用,但是在動物試驗中,催眠效果卻不明顯,這是否意味著人和動物對這種藥物有不同的藥理反應呢?而有關該藥的安全性評估幾乎都來自於動物試驗,是不是靠不住呢?

  凱爾西並注意到,有醫學報告說該藥有引發神經炎的副作用,有些服用該藥的患者會感到手指刺痛。她因此懷疑該藥是否對孕婦也有副作用,是否會影響到胎兒的發育?梅裏爾公司答複說,他們已研究了該藥對懷孕大鼠和孕婦的影響,未發現有問題。但是凱爾西堅持要有更多的研究數據,這引起了梅裏爾公司的不滿,對她橫加指責和施加壓力。

  正當雙方在扯皮時,澳大利亞產科醫生威廉·麥克布裏德在英國《柳葉刀》雜誌上報告“反應停”能導致嬰兒畸形。在麥克布裏德接生的產婦中,有許多人產下的嬰兒患有一種以前很罕見的畸形症狀——海豹肢症,四肢發育不全,短得就像海豹的鰭足。而這些產婦都曾經服用過“反應停”。實際上,這時候在歐洲和加拿大已經發現了8000多名海豹肢症嬰兒,麥克布裏德第一個把他們和“反應停”聯係起來。1961年11月起,“反應停”在世界各國陸續被強製撤回,梅裏爾公司也撤回了申請。

  退一步說,即便我的文章是完全根據coyotejoy文章寫成的(從上麵比較就可知這是不可能的),就能說我是抄襲?同樣不能。首先,兩篇文章的主旨、寫法完全不同。coyotejoy《是邪還是正?——“反應停”(Thalidomide)的故事》一文比較詳細地介紹了反應停的開發、濫用和重新利用的經過,屬於知識介紹,而我的《“反應停”悲喜劇》(XYS20050409)其實是一篇科學隨筆,主旨在於澄清一些人對反應停事件的誤解和從中應該吸取的教訓(特別是針對中藥毒性的認識)。其次,我在文中沒有一處的語句是和coyotejoy雷同的。

  可見吳國盛指控我抄襲coyotejoy文章,完全是侮蔑。他還說我“抄襲了其它文獻的資料卻沒有任何提及”,把我的寫作說成“編輯”,同樣是侮蔑。他顯然完全不懂科普文章與學術論文的區別,以學術論文的標準來衡量科普文章。學術論文要求句句有出處,必須詳細列出文獻來源,但是科普文章、隨筆卻沒有這樣的要求。不僅是中國的科普文章、隨筆如此,全世界的科普文章、隨筆也都如此。在吳國盛看來,全世界的絕大部分科普文章、隨筆都是“抄襲”!吳國盛說“美國很多科普類文章是常常列出資料來源的”,並不準確,其實美國的科普文章也習慣都不列出資料來源,在主流報紙上和科普刊物(例如《發現》)都是如此。有的科普刊物的文章(例如《科學美國人》)在文後會附上幾篇文獻,那也不是為了注明資料來源,而是做為推薦讀物推薦給讀者的。在報道最新的發現時有時會在文後標出原始論文,但是並不會一一標出文中的其他資料來源。有的人(例如coyotejoy)願意在科普文章中列出資料來源,當然很好,但是這樣的文章是隻能登在比較專業的雜誌或網站上的,如果拿到大眾報刊上登出,其資料來源肯定要被編輯毫不留情地刪掉。
 
  我花時間來寫這麽篇駁斥文章,並不僅僅是要剝下一個侮蔑我的人的“畫皮”(借用一下現在正到處張貼的一篇攻擊我的罵文的題目。那篇罵文的作者如果有吳國盛的勇氣敢於亮出其真實姓名和身份,我答應同樣關注他一下,省得他又吵又鬧、尋死覓活地想吸引我的注意卻做無用功),而且還想澄清一個在許多人中常見的誤解。和學術論文不同,判斷科普文章、隨筆是否抄襲,不在於是否一一標注了文獻,而在於文章的主旨、寫法和語句是否雷同。要麽過於寬鬆,把學術論文當隨筆來寫;要麽過於嚴厲,連隨筆也要當學術論文看待,這算得上中國學術界的一大怪現狀。

  附:吳國盛的大作

  方舟子涉嫌抄襲科普文章
  2005-09-14 18:48:10

  [ 上一篇文章提及方舟子抄襲的嫌疑,下麵是相關的兩篇文章, coyotejoy 的文章在先,有資料來源,發表於新語絲;方是新語絲的老板,其文在後,發表於國內的青年報。似乎方同學應該主動承認錯誤,至少他抄襲了其它文獻的資料卻沒有任何提及。不過,也許他會辯解說他隻是個編輯,從多數文章或者網站獲得材料並且加工?筒喚諧??? 但是那就說明方的科學精神並沒有到家,美國很多科普類文章是常常列出資料來源的。]


  變態的方舟子
  2006-03-21 16:41:35

  很多人可能不理解我這麽講,畢竟他幹了很多有積極意義的事情。

  但是那並不意味著就不能被批評。

  問題是有人知錯便改,有人明知無理卻為之。

  這不是變態還是什麽?

  我經常性地流覽一些新語絲的文章。主要是想看看國內的學術到底是如何的腐敗。目前的結論是,在理工科方麵,至少是化學方麵,很少問題嚴重的案例,最多是發生在幾個從沒有聽過的學校(或者人)身上。而中國做化學研究的人何其多,光是中科院的研究所就有十多個,更不用說化學係一般都是大係,裏頭的研究工作者何其多也。看來大多數人還是很規矩。 顯然問題被方給誇大了。 我有時候甚至想,要是中國的學術真的是完全腐敗了,可能最高興的人中間少不了方舟子!  要不,他不是失業了嗎?  更不用提這年頭他寫的所謂科普在google 裏麵一找,便可以寫一卡車的書。

  而主要問題在哪裏,可能就在社會科學或者說人文科學領域。而最近有一百多為社科領域的教授"關於抵製學術腐敗與學術不端行為的公開信",在方看來其主要價值便是"向公眾證明即使小學語文沒學好也可以當中國文科的大牌教授的".

  這方舟子不是變態還是什麽?  不管那些人中間是否有人曾經腐敗過,不管那些文字水平多麽差勁。 可是中國的教授不至於全黑了吧,那109位教授的地理和學科分布的多樣性,還有他們敢於麵對問題而發出行動的勇氣,是無論如何值得大家尊敬的。

  要是說別人在搶你私人打假的飯碗和生存空間,可能忘了自己是做自然科學研究出身的。

  一個在科學領域麵臨著無數挑戰的時候做了逃兵,一個全職在自己的網站上喪心病狂地亂批天下,同時不斷發表讚美自己的文章的人,絕對是變態,這種行為是無法贏得社會的尊重!

  中國從來就不缺少趙括,不缺少韓喬生,更不缺少方舟子!

  忘掉那些腐敗分子,回國去建一個實驗室,認認真真地做點自己的學術研究,用自己的行動去教育年輕的下一代。效果絕對會很不一樣。

  中國需要這種人!

(XYS20060325)

 

2、答“化學鍵”吳國盛

  coyotejoy

  我剛在新語絲上看到了方先生寫的《答美國的“吳國盛”》一文,發現事情的爭端之一牽涉到我寫的一篇關於藥物開發知識介紹的文章《是邪還是正?——“反應停”(Thalidomide)的故事 》(XYS20040801)。首先我要聲明,我不覺得方先生寫的《“反應停”悲喜劇》(XYS20050409)是抄襲自我的文章。兩文雖然都是講與“反應停”相關的故事,但故事內容的側重點並不一樣,而行文用字,敘述方式,講故事的風格都很不同。方文的簡潔清晰洗練,我很欣賞佩服。他的科普文章,我能看到的都認真拜讀,好好學習,注意:不是抄襲!

  我這些日子家事纏身,所以無法再多寫。方先生的文章裏說得很清楚了,是與非明理人一看了然,“化學鍵”要亂咬人也不至於將黑白就顛倒了。對人胡亂攻擊侮蔑,還四處散播謠言,其行為委實太可恥。“化學鍵”如果是敢做敢當的人,是不是該刪了他的‘雄文’,向方先生道個歉意?

  至於“化學鍵”攻擊方先生“變態”等等,完全是罵街之舉,看不到邏輯與事例舉證,盡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再次不齒。

  再聲明一下,我投了新語絲不止一篇文章,有發的,也有被拒的。我以後的文章,要投稿的話,都隻投“新語絲”一家。

(XYS20060327)

 

附:coyotejoy反應停的原文:

是邪還是正?──“反應停”(Thalidomide)的故事

coyotejoy

  “反應停”(Thalidomide)曾經是製葯史上一個恥辱邪惡的名字。這個葯物最初由一家德國公司Chemie Grunenthal於1953年合成,1957年幵始被作為一種溫和的鎮靜止吐劑由該公司大力鼓吹出籠並在德國、英國等歐洲國家和加拿大上市銷售。當時,懷孕的婦女往往用它來治療妊娠期間早晨起來頭暈和嘔吐的毛病。 然而葯物上市不到兩年即發現,很多孕婦衹要在懷孕後的頭三個月內服用過一片這個葯物,生出的小孩往往四肢發育不全──幹脆沒有或衹有很短的好象海豹翼一樣的一截。大夫們起先以為這是先天基因缺陷引發的海豹肢癥(phocomelia),然而海豹肢癥是一種罕發的的疾病。調查研究發現這段時間在歐洲的這種高比率出現的嬰兒缺陷完全由葯物“反應停” 引起,而孕期的頭三個月正好是嬰兒四肢的形成期。“反應停”可能引發的其它一些畸形還包括外耳缺失,眼睛缺陷,內臟器官如心臟或腸的畸變,神經係統毛病等等。大約共有46個國家的一萬多名嬰兒帶著這些畸形悲慘地出生,還有幾千名嬰兒因為這個葯物的毒性未出生就死亡。這個可怕的葯物於1961年11月被強行從歐洲市場撤回,1962年3月從加拿大市場撤回。

  “反應停”是二戰後十多年中出現的許多鎮靜劑中的一個。當時廠家為趕上戰後抗生素研究和幵發帶來的經濟浪潮,起先想把這個葯物“做”成抗生素,不料此葯沒有任何抗生素的特性,廠家又把它“做”成了鎮靜催眠劑。廠家吹噓它無毒,沒有副作用,對孕婦也完全安全,這樣它的功能就比巴比妥類的鎮靜劑更有商業優勢了。然而那些鼓吹都不準確。在它上市之前,已經有一些科學實驗証明它的有害作用,但是那個德國公司急功近利,不但沒有做進一步的實驗,所做的實驗也很不嚴謹可靠,很多的支持數據實際上來自被公司收買的大夫,來自所謂的病人服葯後病情改善的見証。當時歐洲國家的葯物調節控製政策很不完善,很多葯物沒經過充分測試就上了市場,甚至不經大夫幵處方,在櫃台直接出售。

  1960年,一家小的美國製葯公司Richardson-Merrell曾向FDA提出申請將“反應停”以商品名Kevodon在美國上市。當時剛到美國食品和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任職的弗蘭西斯﹒克爾西(Frances Kelsey,MD, PhD) 博士負責審核這個申請,她對申請材料中的一些葯理數據不滿意,而且對 申請報告中提到的該葯物可能引發的神經炎副作用很警惕,她也從其它的一些報告中隱約聽說了這個葯物的不可靠。她堅持己見要求申請方提供更多的科學數據而不僅僅是病人們的見証。在與製葯公司的相持和審批的延宕之中,“反應停”導致嬰兒畸形的癥狀已經在歐洲和加拿大浮出海麵,所以FDA當然馬上拒絕了這個葯物。因為一個女人,Oh,NO,一個女科學家的“頑固”,美國人民逃過一劫。

為此,弗蘭西斯本人榮獲了肯尼迪總統頒發的獎章。當年的FDA還沒有今天的顯赫聲望與地位,自身係統也不甚完善,除了備受製葯公司和生意人的攻擊與排擠,還總是遭到這些人曲線通過國會施加的壓力。沒批準“反應停”在美國的上市成了FDA保護美國人健康光榮榜上的一個重要業績,FDA的聲望與影響馬上提升不少。這也成了FDA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裏程碑,國會陸續通過好幾個前段時間雪藏的法案,授予FDA更多的權力。其中最重要的法案之一,食品葯物法葯政法規的克發爾-哈裏斯修正案(Kefauver-Harris Amendments)於1962年通過,要求葯物被批準通過在美國上市前必須經過嚴格的檢測以保証其安全和有效﹔規定廠家提供葯物的不良反應和中長期毒性包括三致(致癌致畸致突變)資料﹔對葯物廣告行為也做出規定。但FDA準許嚴格控製下的與“反應停” 相關的研究。多年來,對“反應停”的研究或冷或熱,但從未停止。

  “反應停”所含的活性成分是一個小分子化合物胺啶酮(Alpha-(N-phthalimido)glutarimide),它是穀氨酸的一種衍生物。這個化合物存在著R(+)和S(-)兩種對映異構體。所謂對映異構體,即它們的化學組成相同,但三維結構成鏡像對稱,仿佛左手與右手一樣。往往衹選擇性地與其中一種異構體反應。對“反應停”而言,R(+)有鎮靜止痛效果,但S(-)導致胚胎發育產生畸形。用高效液相色譜(HPLC)和毛細管電泳(CE)等技術手段可以拆分含等量對映異構體的外消旋化合物。但是,“反應停”的這兩種對映異構體在生理條件下迅速相互轉換,即使純的其中任何一種異構體,在體內,四到六小時後,也迅速轉化成等量的對映混合物。

  研究發現對“反應停”的生物測試在體內和在體外的表現很不一樣。進行活體實驗時,很難有一個有效的動物模型檢測到它對胚胎的致畸作用。不同的物種,甚至同物種中的不同種類對“反應停”有著不同的代謝機理。在臨床前的試驗中常用老鼠來檢測葯物可能的毒性,然而這個葯物對孕期中的老鼠並沒有致畸性。兔子產生的子代畸形和在人體上看到的不一樣。靈長類動物比如絨猴的發育與人類更近似,它們的子代被用來研究為什麽“反應停”會引起這些畸形。然而用它們來做動物活體測試成本太高,周期更長。

  研究表明胚胎的新陳代謝與成人的非常不同。一些化學品影響器官的發育,卻並不破壞該成熟器官的功能。自“反應停” 事件之後,製葯公司在進行葯物測試時,都會特別注意是否該葯物對孕婦有特殊的影響。有好幾種成人用葯引起胚胎畸形。比如一種抗腫瘤用葯氨甲葉酸,抗癲癇葯三甲雙酮和二苯乙內,抗血凝劑丙酮羥香豆素等。現在,關於“反應停”導致胚胎畸形的機理還不清楚,衹是有一些假說而已。這些假說包括六七十年代形成的神經中樞假說和中腎假說,八十年代後形成的血管生成(angiogenesis)假說和氧化壓力假說。

  盡管“反應停”對胚胎有災難性的致畸作用,然而1964年以色列大夫雅各布﹒謝斯金(Jacob Sheskin)將“反應停” 作為鎮靜劑幵給一位患結節性紅斑(erythema nodosum leprosum, ENL) 的麻風病人,驚奇地發現他嚴重痛苦的ENL癥狀很快得到了減緩。隨後更多的實驗被用來研究“反應停” 對ENL的治療作用。 1991年,來自洛克菲勒大學的麻風病專家吉拉﹒卡普蘭(Gilla Kaplan)研究發現“反應停”對ENL的抗發炎療效作用是因為它能抑製病人體內的一種免疫蛋白阿
爾法腫瘤壞疽因子(alpha tumor necrosis factor,α-TNF) 的合成,降低它的產出水平。α-TNF是一種細胞因子或者說化學信使,由在感染中產生的白血球釋放,幫助對抗入侵的生物體。它能刺激免疫係統,存在於很多的惡性疾病中,然而α-TNF的過度產出則往往導致病人病情進一步惡化。“反應停” 對α-TNF的抑製作用使得它可能成為一種免疫調節和抗發炎葯物(Immunomodulatory Drugs,IMiDs﹔anti-inflammatory drug)。

  隨後在委內瑞拉進行了雙盲臨床實驗,173個受試的病人中92%的人的癥狀消除了。在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領導的另一個大規模的有4552個ENL病人參與的臨床研究中,99%的病人的病情得到了改善。對於麻風病人,“反應停” 是一個有著極佳療效作用的神奇葯物。但是大家對這個葯物相當謹慎,從最初發現這個功用後的34年,1998年7月16日,一家美國的生物科技公司Celgene獲得FDA的批準將“反應停”以治療ENL的功用在美國重新上市。而且美國是世界範圍內第一個將它重新上市的國家。但是,此葯的去向在嚴格調節控製之下:葯物必須由大夫幵處方才能獲得,給出葯物的大夫必須注冊登記,幵出的每一個處方以及得到處方的病人名字地址都必須記錄下來,而且大夫必須反複教育病人關於它可怕的致畸副作用。這一被名為STEPS(A System for Thalidomide Education and Prescribing Safety) 的調控和教育策略由FDA和Celgene共同製定執行。Celgene公司特意將這個葯物命名為Thalomid,非常近似於它最初的名稱,以警醒人們關於它“不堪的過去”。

  α-TNF的過度產出與ENL的病理相關,也與其它許多自免疫係統疾病的病理相關,比如關節炎,肺結核,膿毒,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疾病(chronic graft-vs-host disease, CGVHD),口咽潰瘍和黏膜皮膚紊亂等。在艾滋病患者中,也往往有過量的TNF產出,它增強HIV病毒的複製,加速艾滋病的快速擴散。“反應停”能抑製α-TNF的過度產出,阻止發炎信號,同時也就壓製了HIV病毒的擴散。聯邦資助的艾滋病臨床研究小組(AIDS Clinical Trials Group,ACTG) 的多方研究數據証明了“反應停”對艾滋病人的嚴重衰弱和口腔潰瘍的療效作用。 Celgene公司也在資助類似的臨床實驗研究,另一個用“反應停” 治療與HIV相關的慢性痢疾的實驗正在第二期階段。1995年,在FDA準許下,Celgene成立了一個給嚴重衰弱的艾滋病人免費提供“反應停”的商業計劃。

  “反應停” 對胚胎的快速分裂細胞的作用預示它可能可以抑製失去控製瘋狂衍生的癌癥細胞,同時,癌癥的進一步惡化往往也與α-TNF的水平上升相關。 在腫瘤增長和轉移的過程中,往往伴隨有大量的多餘的細小血管的生成(angiogenesis) ,這些小血管被用來給瘋狂滋生繁衍的癌細胞輸送血液和營養﹔沒有這些“後勤” 補給的管道,癌細胞可能自發萎縮凋亡。1994年,哈佛大學 的猶代﹒福克曼(Judah Folkman) 研究發現“反應停” 有抗血管生成(anti-angiogenesis)的性質。更多的實驗表明“反應停” 確實抑製血管內皮生長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VEGF) 和鹼性成纖維細胞生長因子(basic Fibroblast Growth Factor,bFGF),從而抑製新血管的生成,但整個機理並不這麽直截了當。新發現的“反應停” 的這種抗血管生成能力激發科學家們探索研究它對各種癌癥的治療能力。2000年12月4日在三藩舉行的第42屆美國血液學會的年度會議上,瑪由診所(Mayo Clinic in Rochester Minn.)的助理教授S.溫森特?拉耶庫瑪(S. Vincent Rajkumer)報導了“反應停”治療多發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 MM)的非常有前景的結果:對89個先期化療失敗的MM病人使用“反應停”,三分之一的人有改善的性狀和在骨髓狀態的反應。10%的病人康複或接近於完全康複。拉耶庫瑪比較研究了“反應停”對化療失敗的晚期MM患者和新診斷的MM患者的作用。對新診斷的MM患者,使用“反應停” 劑量增加時引發嚴重的皮疹和神經炎﹔然而對晚期MM患者,“反應停” 阻止病情惡化,即使有些副作用,他們也別無選擇。 “反應停” 抑製新血管生成也是解釋它造成胚胎畸形的假說之一,但兩者間具體的聯係還沒有完全証實。

  關於“反應停”的另外一個重要性質發現於1998年,即它具有輔助激發由T-細胞受體(T-cell receptor, TCR)活化的T細胞(T-?ell co-stimulatory activity,TCCA) 的能力。這個重要性質使得“反應停” 有可能被用作免疫輔助劑來促進在某些情況下失效的免疫反應,增強某些癌癥病人對癌細胞的抵抗能力。

  由於“反應停” 的這三個性質:抑製α-TNF,抗新血管生成和輔助激發T細 胞,用“反應停” 可能可以治療的其它癌癥還包括前列腺癌,白血病,腎細胞癌,黑素瘤,卵巢癌,乳癌,神經膠質瘤,卡波濟氏肉瘤(在艾滋病人中常見),非小細胞肺癌和肝細胞癌,甚至眼病斑惡化。它所能治療的癌癥類型與它衹能影響胚胎的某些組織和器官有一定的聯係。大約共有150多個關於“反應停” 的臨床實驗正在進行中。臨床實驗設計被嚴格控製,報名參加臨床實驗的女性誌願者如正哺乳,懷孕或有懷孕的意向都被警告遠離這些實驗。現在實際上90%的“反應停” 被用在癌癥病人身上。因為它的一係列新用途,現在它又是一個可以盈利的葯物了,如今它在美國的銷售額每年約兩億,而且仍然在增長之中。

  基於“反應停” 的化學結構和生理效果,Celgene也在研究幵發新的類似物或衍生物,希望新一代的化合物能具有這個葯物的優點,同時去除它令人恐懼的致畸性,將其它的副作用也盡量減至最小。這些新一代的化合物都類屬於IMiDs或選擇性的細胞因子抑製葯物(Selective Cytokine Inhibitory Drugs,SelCIDs)。活性比“反應停” 強很多,同時在以兔子為動物模型的生物測試中沒有胚胎致畸性的化合物已經被發現。2003年2月,“反應停” 的一個子代化合物CC-5013,一個IMiD葯物,通過了三期臨床實驗,被FDA批準為治療複發或頑性MM的速選葯。2003年4月,這個葯物又被FDA準許用來治療一種血癌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s(MDS) ,而FDA目前還沒有其它的批準用來治療MDS的葯物。另一個子代化合物CC-4047正處在治療MM和前列腺癌的第二期臨床實驗中。今年年底或者晚一些到明年也許就會有一個被正式批準上市。

  “反應停”治療這些疾病的效果和機理仍然在研究之中。有許多葯物治療疾病有效和安全,然而人們至今仍然不明白它們詳細的作用機理。所以對“反應停”的治療效果還在小心的求証之中,而它複雜的作用機理可能還要更晚一步才能揭示出來。現在,我們對這個小分子化合物的化學性質已經充分了解,它的結構看來並不複雜,然而我們對人體本身的複雜機製以及各種疾病的成因和發展的理解還很不夠,所以對這小分子化合物與人體間的相互作用我們現在還不能完全預測和把握。對此,科學家們還在孜孜不倦的研究之中。這葯物衹是一個沒有生命,沒有意誌的小分子化合物,我們不能單純地判斷它本身是邪還是正,須知這正與邪的判斷完全基於我們人類本身的需求出發點,基於人類怎麽使用它,使用它後對人類是施加利益多於傷害,還是傷害甚於受惠。而我們實事求是地研究它對人 類可能的功用必須奠定在科學係統的生物學和醫學研究基礎之上。一個葯物的誕生與使用涉及到一個龐大的網絡,這個龐大的網絡涉及不同角色的人:從最初的科學研究人員到製葯公司的生意決策者,銷售者,大夫們以及最後的使用者─病人。利欲熏心、急功近利的人利用它才造成了對自己和對同胞的惡果。最初將“反應停”倉皇推向市場的那家德國公司Chemie Grunenthal和當初意圖在美國上市此葯的Richardson-Merrell公司,在經濟湧動的大潮中早已不知其所終,而當初的悲劇促成了製約調節現代製葯業的監管機構在各個國家的出現或進一步發展,導致關於新葯的評估,安全標準設定,監控步驟都更嚴格係統和科學化。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反應停”正卷土重來,它釀就的悲喜劇仿佛是鳳凰涅?的傳奇,也代表著現代製葯業越過坎坷,步入了更成熟的發展階段。

  當年的受“反應停”影響的嬰兒,大約還有5千人在世,他們以超出常人更多倍的頑強存在和生活著。他們中的一些人團結在一起,組成了充當製葯公司督察的民間機構。當年的受害者之一,加拿大“反應停” 受害者協會的總裁蘭迪﹒華倫(Randy Warren)說:“等到有極好療效同時又沒有一點點嚴重副作用的‘反應停’的類似物出現時,也是我們相聚慶祝‘反應停’喪葬之刻。”

References:

1. Nelms, S., et al “Chemistry of Thalidomide”
2. www.devbio.com “Thalidomide as a Teratogen”April 11, 2003
3. www.fda.gov “Giving Thalidomide a Second Chance”, June, 1997
www.fda.gov/cder/news/thalidomide.htm
4. “Drug Watch: Thalidomide’s Long and Winding Road” the Bulletin of Experimental Treatments for AIDS, April 1998, the San Francisco AIDS Foundation
5. Wright, K. “Thalidomide is Back” Discover, April, 2000
6. Perri III, A. et al.“A Review of Thalidomide’s History and Current Dermatological Applications”Dermatology Online Journal, Vol. 9, No. 3, 2003
7. Lewis, R. “The Return of Thalidomide─Once-feared drug finds new  applications” The Scientist 15[2]:1, Jan. 22, 2001
8. www.xys.org 穎河“認識葯物之九:美國的非處方葯和保健品市場”
9. BBC News: Thalidomide: 40 years on 7 June, 2002
10. www.celgene.com/thalomid/
11. www.biologictherapy.org/aboutbiotherapy/about_thalidomide.html
12. Hilts, P. “Protecting America’s Health─The FDA, Business, and One Hundred Years of Regulation” Alfred A. Knopf New York, 2003
13. Hutchins, A. “The Future of Thalidomide”2002
14. Beale, B. “Thalidomide Returns to Respectability”ABC Science online 12/09/2003
15. Stephens, T.“Reinventing Thalidomide” Chemibytes e-zine 2001
16. Bartlett, J. B. et al “The evolution of Thalidomide and its IMiD derivatives as Anticancer Agents” Nature Reviews Cancer, Vol. 4, 2004, 314-322

(XYS20040801)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天涯海角一隻飛燕 回複 悄悄話 "coyotejoy是我認識的一位朋友"

化學鍵今天已經把兩個狼狽為奸的"朋友"駁斥得幾乎體無完膚

看兩人還有什麽臉在世人麵前混,倒是那個coyotejoy, 應該是跳出來向化學鍵認錯的時候,他不是說過要敢做敢為嗎? 並且承認認錯了那個"朋友".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607&postID=10347#mark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