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從楊振寧到丘成桐

(2005-10-03 14:00:28) 下一個

前幾天,看到清談和西西分別轉貼數學大師丘成桐老先生批評北大和田剛的文章,覺得丘老先生有一點霸道,自己把名利看得忒重,為人似乎也成問題,上梁不正,卻說下梁是歪的,就在網上回了下麵的幾句話。

丘老也是:教不嚴,師之過。當老師的不該這麽做。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有本事就在專業期刊上駁倒他,搞臭他,向新聞媒體發什麽飆!!!

前一個楊振寧,後一個丘成桐,不好好在美國養老,反跑到中國去托大,自暴其短。紮紮實實的做點學問,再不濟就象陳省身一樣,找個地方大學教教書,也給國人和天下士子,做一個好的示範。

老不安分呀,都是和對岸的李登輝學的。

哈哈,俺先躲遠一點,看能閃了誰? (9-29-2005)

本來想擴展一下內容,寫成一篇雜談。可是今天看見萬維網《學術與教育》發表哈佛的一個牛人的兩篇反駁文章,就沒有了再寫的興趣。因為作者寫的,也是筆者想要說的,筆者很認同作者文中的觀點,但是非常不讚賞作者敘事時的態度。

看來作者顯然是圈內的人,了解不少數學界的內幕,但顯然也帶了個人的恩怨在裏麵,把原本很在理的東西,以一種網上憤青的語調寫出來,減弱了說服力,也把讀者給嚇跑了。

是為當今為文者戒。

附一:哈佛學子談星宿老仙丘成桐(ZT)

本人也是哈佛出身,見識過無數的科學大家,比丘老仙有名有成就的多了去了,可從未見過一人有丘老仙這麽妄自尊大,氣量狹小,為人逶瑣的。陳大師過世後,丘老仙處處以全球華人數學領袖自居,來中國仿佛皇帝視察, 把中國所有的數學家都視作糞土。 此人把 全部心思都化在聽 別人的奉承上麵。 別人不僅必須要奉承, 還必須要奉承的熱心和得體, 象北大這麽敷衍的奉承是行不通的。 老仙尤其無法容忍的是自己的 學生 名聲日隆, 已經 嚴重 威脅到了自己的地位 , 便 象 潑 婦 一樣 大 罵出口。 丘老仙, 你聽好了, 你 和 丁老仙一樣,連中國人都不是, 想到 我們中國的土地上來撒野, 第一 你的本事 還 差得遠, 第二 你的人品這麽差,誰會瞧得起你。 你 下次再 不要臉之前, 請顧忌一下生你養你的父母。你不要臉, 你父母還要不要?

丘老仙醜行錄:

今年暑假在山東大學威海分校舉辦的世界數學家論壇,中間請了丘成桐還有兩個老美,那兩個老美也都獲過費爾茲獎,在世界上的名聲比丘要大,所以主辦方按照慣例在名冊上把丘排在老美之後,沒想到這引起丘的不滿,牢騷滿腹,說這是在中國,應該他排第一個,否則他將退出;主辦方覺得不合規矩,丘成桐就退出論壇,並號召他在國內的學生聯合抵製這次論壇,搞得大家很不愉快.這個人,學問沒的說,度量非常小,很狂的.我不了解他和田剛問題的真相,感覺上就像楊振寧攻擊李政道---------人家還沒說你來,你咋呼個啥勁?!

至於說到“賺點錢”,不禁使我想起90年代初,丘成桐先生從哈佛 On leave, 在香港和台灣兩地賺取兩份高薪,搞得香港中文大學不得不下令:丘的薪水要按天算,不來就不給。此外,在哈佛數學係讀過書或訪問過的華人都還記得:丘經常招呼他們一起去附近的一家中餐館吃中飯,飯後丘向大家收了錢由他一起付,目的是要一張收據,他好拿去報銷,把大家的餐費揣到自己口袋裏。丘成桐先生“賺點錢”還有許多高招,這裏就不一一介紹了。

丘誇大哈佛,(它在那裏執教),誇大香港中文(他在那裏上過本科),就他在過的學校好!中國人的第一個菲爾茲獎(數學界的諾貝爾)本應有田剛獲得,國際上都通過了,確被他一票否定!!!怕影響他在中國的地位吧???他隻是個華人,而田剛是我們真正的中國人(國籍中國)。可以說中國人的第一個菲爾茲獎被他一手扼殺了!!!和田剛有了矛盾,田剛在北大,他就和北大有了矛盾,自此他舉辦的會議從不請北大老師參加,什麽心胸啊?????學術確實做的不錯,做人嗎,確實夠lj!!!

引用一個網上的評論:

“他在香港沒成名以前謙謙君子,成名以後,別人的什麽都是錯的,就他的是對的,就他的是最好的。有一次中國年輕的數學家中科院院士田剛,提名菲爾茲獎時大家都很看好,當時丘成桐是評委,評委們認為他是中國的,田剛26歲時做過他的博士生,後來又在一起工作過,應該比較熟悉的,當征求他的意見時,他首先大大地表揚了一番,最後說了一句話很到位“比起當年的我來(田剛比他小9歲,丘成桐49年生,田剛58年生),還是差了一點。

最後的結果出來後,數學界嘩然,當選的那些所作的貢獻,比起田剛來差得很多!於是,又讓幾乎不與世界怎麽接觸的數學界再一次親密接觸了解某些中國人,窩裏鬥,害怕別人別自己好。

丘成桐先生說,他以前招收的一名學生,是北大最好的學生,到哈佛後成績一塌糊塗,最後被退學。丘先生拿來作證據的,有這位同學的成績單,上麵各門課程的分數也都挺高。但據我的了解,這位同學大一大二的成績確實還不錯,得到了一些老師的器重。比如這位同學大二時選大三的實變函數課,就是她的班主任王教授建議她做的。但到了大三,因為某些原因,這位同學喪失了學習數學的興趣與動力。做學問如逆水行舟,一篙鬆勁退千尋。這一下這位同學的成績便大大退步了。

丘先生訪談中列出的那些課程,都是北大數學係大一大二開設的。其中數學分析I,II,高等代數,大學物理,是大一的課程;數學分析III,常微分方程,複變函數,微分幾何,概率論,這些是大二的課程。大一大二課程裏還有解析幾何沒有列出,更高年級的一門都沒有。而申請美國大學,成績單裏至少應該列出大學前三年的成績,為什麽丘先生偏偏把這些遺漏了呢?

我在某網站上看到有人把這位同學大三時的專業必修課成績列出來,是抽象代數 66, 偏微分方程 79, 拓撲學 81, 泛函分析 62

在《北京科技報》上次的報道裏,有這麽一段:“大概在1998年,國內有一個學生申請到哈佛大學念書,申請表上寫明自己學問很高,推薦信說他是北京大學最好的學生,丘先生當時看到申請表,想既然學生這麽好,來北京時就親自和他麵對麵談。結果在和北京大學20多個資深的教授座談時,這20多個教數學的教授沒有一個知道這名學生。” 後來北大的辯駁文章裏,指出1998年並沒有發生這樣一件事。於是現在丘先生就改口說是1995年。

畢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丘先生連年份都記錯了,具體細節恐怕也會有些不確切的地方。上次說沒有錄取這位學生的原因是“後來那個學生因為念書思路視野十分狹窄,隻是考試成績好,丘先生並沒有接收他。” 這次說“張院士的評價是北大這些年來的學業不行,所以不敢向我推薦,王同學也不算好,所以張院士勸我不要錄取他。” 但這次丘先生承認這位學生“確實是一位很優秀的學生”。

這裏丘先生所引述張恭慶院士的話,似乎與其性格身份不相符。張院士確是一位謙虛謹慎的學者,但也沒謙虛謹慎到說出“北大這些年來的學業不行”這樣的話的地步吧?事實上張院士對北大學生的評價一向是很高的。而且既然張院士不知道這位學生,又怎麽會說這位同學不算好呢?

丘先生說北大某教授“在國外任全職,北大卻說此人是國內學者,因此可以做中國院士,但選上中國院士後,又聲稱從國外引進。” 看來丘教授雖然是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卻不熟悉《中國科學院院士章程》。該章程第四條寫道“在科學技術領域做出係統的、創造性的成就和重大貢獻,熱愛祖國,學風正派,具有中國國籍的研究員、教授或同等職稱的學者、專家(含居住在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和台灣省以及僑居他國的中國籍學者、專家),可被推薦並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而《中國科學院院士增選工作實施細則》中寫道“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和僑居他國的中國籍學者、專家,其推薦、評審、選舉的程序和辦法,除第二章第三條中有關內容外,本細則的其他條款均適用。” 又寫道“對於長期不在國內工作的院士候選人,在堅持院士標準的同時,還應特別考慮其對國家科技發展所作的貢獻。”

這說明院士增選並不排斥海外學者,那北大有必要讓此人冒充國內學者以獲得候選資格嗎?何況院士候選人的材料要公示一段時間,上麵的簡曆都寫得明明白白。以這位教授的大名,他在國外著名大學任全職的情況也絕無可能瞞得過去。

丘先生說“某院士到香港一呆就是兩年,給Smale做助教, 賺點錢。北大個別人動輒用頭等或商務飛機票請來一些外國數學家,為自己的目的服務,以中國老百姓的錢來討好外國人可以說極為不道德的事,即使許多外國數學家也鄙視這樣的行徑。”

誰都知道,科學研究中交流很重要。科學研究人員到別的機構作短期或長期訪問都是再正常不過的。為了能讓教師有時間做科研,進行學術交流,北大數學科學院規定教師每連續完成三年的教學任務,便可享受一年的學術休假。這並不是院士的專利,據我所知,北大很多副教授都有在國外連續訪問一兩年的經曆,這對他們的學術生涯大有好處。這位院士利用自己積攢下來的學術休假時間去訪問Smale這樣的大師,又有何不妥?同樣進行學術訪問,身為中山大學數學科學學院院長的朱熹平到哈佛,就是用正常的“訪問”這個詞,北大的院士到香港就是“做助教, 賺點錢”。莫非北大的老師都不到國外訪問,丘先生才感到滿意?

跟“走出去”對應的是“請進來”。北大請外國數學家來進行學術交流是很正常的行為,怎麽從丘先生嘴裏說出來就變味了。中國人講究待客之道,對尊貴的客人采用更為禮遇的方式也沒什麽不對。丘先生自己也請很多外國數學家來訪問,浙大數學中心的首頁新聞上,經常有消息說某個有一長串嚇人頭銜的大人物來訪問。而這些人的待遇比一般小人物高得多。怎麽北大請人來就犯法了?

丘先生說“他的這個被引用的結果早他幾年Levitt 和Nicolas就已經得到了”。的確,Levitt和Nicolas於1998年在Journal of Algebra上發表過同樣的結果。但對他們文章的評論裏麵就說"this has been proved independently in a recent preprint of ..." 而且Feit作為雜誌的主編,能讓這位博士證明同一結果的文章在同一雜誌上發表,說明這位博士的文章有其自身的價值,是得到同行承認的。

北大辯駁文章中的觀點並不是說這位博士的論文水平有多好,隻是說沒有丘先生說的那麽差而已。這作為一篇國內大學的博士論文已經相當優秀,獲得全國優秀博士論文獎實至名歸。

這位今年30歲不到的博士隻是初出茅廬的小人物,在北大不過是一個無權無勢、朝不保夕的副教授。他向丘先生寫信求助,希望到哈佛做博士後,獲取進一步發展的機會,完全是人之常情,也符合學術界的規範。結果換來的是丘先生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媒體公開斥責。丘先生這樣做,難道不嫌氣度太過狹窄了嗎?

丘先生指責田剛抄襲,這種指控得留給相關領域裏的專家來判斷,我沒法說什麽。不過其中一句是這樣的:“更令人氣憤的是,最近甚至抄襲我和德國一個數學家的著名論文,略加一點點推廣就說全部結果都是他做的。而他對這個領域根本一點都不了解。” 假如這話是對的,那田剛還是做了一點推廣,證明了跟原先不一樣的結論。這樣都被丘先生定義為抄襲,那恐怕99%的數學文章都是在抄襲了。世界上像 Gromov那樣一拍腦袋就一個想法的人畢竟不多,大多數人做的工作還是改進前人已有的方法,證明一些比前人稍強的結論。即便是Gromov,很多工作也還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

丘口口聲聲說田抄襲,這就是很大的罪名阿。一旦確認,一個教授的學術生涯就基本完了。但他為什麽不先在美國數學界揭發,不向田任講座教授的普林斯頓數學係檢舉,反要跑到中國向一個小報暴料?中國公眾有這個辨別能力麽?他所說的兩篇文章中國有幾個人能看懂,能裁斷有沒有抄襲?學術界的公案為什麽不先在學術界解決,非要大肆動員社會輿論來參乎?如果說普林斯頓數學係包庇田,然倒整個美國數學界都包庇田?中國數學界、中國的公眾相比之下反而更是一片淨土,可以申冤可以除弊?丘不是最鄙夷中國數學界了麽,嗬嗬2。丘自己供認所說的“力頂”田獲獎和拿到MIT教授職位的事情經過,都說主事者都不怎麽熟悉田,都是自己的“力薦”的功勞,然後又說自己對田的真實水平其實也不清楚,隻是因為田是自己的學生,雲雲。顯然,同時還有很多人跟田激烈競爭大獎和教授職位。那麽丘這些行為和他所嚴厲抨擊的裙帶關係、大佬作風、拉幫結派、內幕內定、打壓異己等,又有什麽本質區別?他當年自己身體力行了這些,怎麽也不好歹懺悔一下認個錯,就好意思現在掉頭過來就痛說別人了?

丘多次說到的以北大為代表的有人兩頭跑兩邊拿錢問題、大學教學水準下降問題、研究質量低劣問題乃至學術幫派、打壓異己問題,我之前都非常認同。但看到這次最新的談話後,第一個疑問讓我對丘的真實動機和可靠性有懷疑,第二個疑問讓我對丘的品德有保留。

這兩個疑問讓我實在質疑,丘到底是出於對中國學術環境和教育研究製度的真誠善意,還是夾雜很多個人私心來做這一次又一次的抨擊。如果是帶有嚴重私心,加上第二個疑問所反映的丘的個人品質問題,很難說我們在從順丘大教授的號令之後,會被導向何方。

 

附二:丘成桐的狡猾與狡辯

在《丘成桐院士澄清有關北大的某些事實真相》一文中,丘成桐講了一些事實,但是也隱瞞了許多事實。比如他把那位女同學的成績一一列出,分數確實很高,最低也有89分。怪的是,他居然沒有駁斥北大學生所說:該同學有幾門數學成績隻有60多分。仔細推敲,原來所列成績都是一,二年級的,而且少列了兩門專業必修課(均為80分)。經調查,她在三年級的4門專業必修課成績如下:

抽象代數 66, 偏微分方程 79, 拓撲學 81, 泛函分析 62

顯然其成績在第三年急劇下降,因此到哈佛後進一步下降也不奇怪。據說丘教授2002年到國內時曾召見過該同學,想必是看走眼了吧?

為了說明他對北大年輕教師包誌強的打壓有道理,丘教授不惜貶低Journal of Algebra和Cornell大學教授Vogtmann。所謂“Vogtmann不是這方麵的大家”頗顯出丘的霸道,好像隻有丘這樣的“大家”才有發言權,豈不知Vogtmann也很有成就,提出過被廣為引用的“Culler-Vogtmann Out Space”。至於包誌強的結果“早他幾年Levitti和Nicolas就已經得到了”雲雲,經查看美國數學會的數學評論對Levitti和Nicolas(也發表在J. Algebra)的文章的評論,其中指出他們的結果“has been proved independently in a recent preprint of Zhiqiang Bao”。實際上包的文章更加廣泛,否則他的文章也不會經Feit(這可是公認的大師)推薦在同一雜誌上發表。由此可見:邱先生不惜扭曲事實也要攻擊北大,其仇恨之心非同一般!

 

附三:也隨便說兩句丘跟田的恩怨

抄襲的事是真是假一時說不清楚,但是田做為美國的全職教授參選中科院院士,大家怎麽看?我覺得至少是不合適的,這件事給海歸教授開了一個很不好的先例:看看今年的佘振蘇和肖傳國就知道了.

還有一些指控,比如田的薪水是一般教授的二十倍,我很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有些北大的朋友說,兄弟院校都這麽做,為什麽單挑北大數學係說事?我覺得北大數學係作為中國最好的數學係,有理由用更高的標準要求,老跟其他學校比,說好聽點是不思進取,說難聽點就是自甘墮落.

我不關心老丘的人品和他暴料的目的,我隻想知道,他的采訪裏對中國數學尤其北大數學的指控,是不是真的,或者,是不是有點道理?如果有,是不是應該及時糾正?

 

附四:丘成桐院士澄清有關北大的某些事實真相

丘成桐教授在最近接受媒體采訪的三次談話中舉北大為例,批評國內大學教育,得
到了許多國內教育界人士的響應,大多是讚同丘先生的看法。此舉引起了一些北大
人士的強烈反響,他們在所謂的調查實際情況後,對丘成桐的談話做了一番辯白。
最近記者有幸采訪到丘成桐教授,請他就北大的"真相辯白"作一番評論,並介紹有
關問題的詳細背景。

記者:您最近多次對國內基礎教育以及北大提出批評意見。在國內引起很多教育界
人士和學生家長的共鳴,很多人在網上發帖或投票支持,也有人表示了不同看法。
前些時候北大通過對部分師生的采訪,對您的講話做了一番辯白。您能否就北大發
布的"真相調查"一文作一些評論。

丘成桐:我注意到《北京科技報》文章出來後,北大組織人馬寫了一篇"答辯狀",
在媒體傳播。我想有人出來回答、解釋問題未必是壞事。我同時也注意到,這篇答
辯狀僅僅就《北京科技報》文章揭露的部分學術不正之風作了回應,而未對《北京
科技報》文章中揭露的主要學術腐敗現象作出辯解。對北大關於學術不正之風部分
所做的辯解,我知道的事實與北大答辯狀中的陳述有很大的出入。

記者:您最近在接受《北京科技報》采訪時,提到您招收的一位北大學生由於本科
基礎太弱,最後在哈佛被退學。有人認為既然您當初選擇錄取她,就自然有您的道
理。並對您當初挑選學生的評判標準起了質疑。

丘成桐:哈佛大學理學院每年招收的都是中國最好的學生,多數是來自北大等名校
。這些學生都是經過我們千挑萬選來的,當然其中與他們推薦信的"分量"大有關聯
。我們至今還保留著北大這位同學的成績單。主課成績為:

數學分析I 93 數學分析II 99 數學分析III 91

高等代數I 93 高等代數 II 99 大學物理I 94

大學物理II 98 微分幾何 99 複變函數 94

概率論 91 常微分方程 89 討論班 95

這當然是很高的成績。當時數學學院主管教學的教授,以及柳、王等三位北大教授
分別寫了很好的推薦信,他們在他的哈佛推薦表上的每一欄都在"best"上打了勾。
王教授說,在他的動力係統課的成績是最好的。柳教授說,在大二就修完了為大三
學生開設的實變函數論。2000年5月,他還獲得了由諾貝爾獎獲得者李政道夫婦設立
的君正獎學金,全北大隻有30個學生獲獎。2000年10月,他被一致提名推選為北大
3000位大三學生的代表,到上海向李政道博士報告成果。所以,在錄取新生時,他
理所當然地被我們認為是最好的學生。他到哈佛後跟不上其他同學而被勸退說明了
什麽?從某一側麵反映了近年來北大教育水平大幅度下降,北大教授推薦信的信譽
無法得到保證。總之,這是北大教育的不幸。

記者:您在談話中表示,北大教授對學生漠不關心,許多有真才實學的學生卻沒有
受到教授們應有的重視?

丘成桐:這也許和有些教授在給學生推薦信上簽名過於草率,以至推薦信名不副實
有關。北大學生們自己寫推薦信,教授們簽名是很多人告訴我的。而對於一些真正
出類拔萃的學生,卻不懂得悉心栽培,任其埋沒。我記得在1995年,北大數學係的
王同學申請到哈佛大學讀博士,申請表和推薦信都說他是北大最好的學生,於是我
在北京時就麵試了王。可是令我驚訝的是,在當時張恭慶院士主持的座談會上,北
大的二十幾位教授竟然都沒聽說過這個學生。剛巧有一位認識這位學生的青年教師
,走過會議場所,他認識這個同學,找到了這個同學後,教授們還是對他沒有印象
,我當場問了他幾個問題,而後,張院士的評價是北大這些年來的學業不行,所以
不敢向我推薦,王同學也不算好,所以張院士勸我不要錄取他。以後他被加州理工
大學錄取了,並到耶魯大學做助理教授,這也說明他確實是一位很優秀的學生。隻
不過北大的院士們不認識優秀的本科生罷了。兩年前,我在加州理工遇到這位王同
學。他對我說,當初沒能成為我的學生,是他一直感到最遺憾的事情。

記者:您對國內的大學教育,尤其是北大數學係,提出過很多批評。您曾經說過,
北京作為國內最好的大學,教育效果並不理想,就好比做生意投了一大筆錢,產出
卻不怎麽樣。

丘成桐:中國這十年來在教育和科研上投了不少錢,但投進去以後,卻不問成果如
何。比如長江學者計劃,李嘉誠和教育部花了不少錢。還有一些特聘教授通過幾種
不同途徑拿了很多錢。如北大聘的某著名教授在國內要到的工資待遇已達到100萬年
薪以上,卻沒有履行工作合同,大部分時間根本不在國內。此人的學問遠不如北大
說的這麽好,卻同時在國內兩三個學校任全職,拿好幾個地方的大量科研經費。這
種情況數學有,其它學科也有。在國外任全職,北大卻說此人是國內學者,因此可
以做中國院士,但選上中國院士後,又聲稱從國外引進。此人每年在國內時間很短
,一般由一個到三個月不等,北大卻聲稱此人是全職引進教授,他的年薪差不多是
一般教授的二十倍,做成很壞的風氣,北大企圖與清華大學全職引進的世界著名科
學家姚期智相提並論,並委以重任,搖身一變成了政協委員。這是對國家不負責任
的行為,海內外許多學者對此極為反感,但多數人不敢公開表述自己的看法。國家
投資大量經費後,也不見有任何的學術回報。由於這種做法,北大可以向國家報告
他們已經引進了大批人才,而所謂被引進的人才則名利雙收,卻辜負了納稅人的期

望。北大數學係每年要把全國最好的學生招走一半,但教授們沒有花心思去培養學
生,不知道學生的好壞。

記者:那是不是與高校擴招,學生太多,教授們忙不過來有關係呢?

丘成桐:北大數學係教授的數量是哈佛的5倍,他們有100多位教授,哈佛數學係的
教授不到20個。北大的本科生有哈佛的5倍嗎?(哈佛文理學院本科生6400,北大不
超過12000。)沒有啊!哈佛數學係每年大概有2到3位學生的學士論文可以登在一流
的學術雜誌,往往比北大最好的數學教授的文章還要好。哈佛數學係每年至少開一
次到兩次會議,討論本科生的進展,所有教授都參加這些討論。同時所有資深教授
都教本科生,更有三個到五個以上資深教授花長時間和一、二年級學生交流。

記者:您曾對國內院校的學風表示堪憂,這些"不正之風"表現在那些方麵?

丘成桐:例如北大數學院每年都招全國最好的學生,可是這些學生中出國的占了大
多數,北大自己培養出來的傑出人才寥寥可數。北大數學院的領導應該捫心自問一
下,是否真的對得起國家投入的巨額資金。我的學生中有一些北大來的學生,他們
也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可是如果他們不是到國外來,而是繼續留在北大,那麽可
能就會一事無成了。雖然經費大量增加,這十年來北大培養的學生素質比十年前相
差很遠。北大數學院不久前剛有一位博士生自殺,而以前北大數學院在美國的留學
生自殺的事情我也聽過一些。另外,北大的院士幾乎從來不給本科生上課,成立的
所謂數學研究所,就是給不願意教課的教授找到了一個好的借口。某院士到香港一
呆就是兩年,給Smale做助教, 賺點錢。北大個別人動輒用頭等或商務飛機票請來一
些外國數學家,為自己的目的服務,以中國老百姓的錢來討好外國人可以說極為不
道德的事,即使許多外國數學家也鄙視這樣的行徑。

記者:您在采訪時還曾提到,有位北大的博士想到哈佛做教授,被您以論文水平低
為由拒之門外。可現在有人認為您作為國際著名的微分幾何學家,但不是代數專家
,不該隨意評價他的論文水平。

丘成桐:這位北大博士曾三次寫信給我,想要來哈佛教書,他給我看了他的博士論
文,是一篇隻是把20世紀30年代德國數學家Kneser的關於黎曼麵覆疊映射的構造推
廣到了帶邊的情形,基本上是非常平凡的推廣。此後他的導師大概知道這篇論文不
行,改用以後的論文作為博士論文。兩篇關於自由群自同構的文章,也了無新意,
都是很平凡的結論,發表的雜誌Journal of Algebra也往往發表第三流的文章。他
說Vogtmann的綜述文章中引用了他的結果,但是Vogtmann並非是這方麵的大家。而
且據我所知,他的這個被引用的結果早他幾年Levitt 和Nicolas就已經得到了。可
是這樣的文章居然都可以評為全國優秀博士論文,使人驚訝。

(記者注:丘成桐對代數與幾何拓撲的交叉問題有很深研究。他的博士論文就是關
於流形基本群與曲率的關係,後來發表在著名雜誌Annals of Mathematics上。丘成
桐一向來非常關心國內的年輕學者,他自己培養的50多名學生中大部分是中國人。
80年代,當時在國內不太出名的丁偉嶽、張恭慶就被丘成桐邀請到加州大學聖地亞
哥分校參加討論班,並為丘成桐教授整理講課筆記,他們後來在幾何分析領域取得
了一定的成果,都評上了院士。)

記者:您最近在接受《亞洲時報》采訪時,提到北京大學對中國其它大學的打壓令
人很灰心,並且特別提到中山大學一位學者對數學的認識已經達到世界一流的標準
,卻受到了北京大學的打壓。這位中山大學的學者是指朱熹平教授嗎?

丘成桐:朱熹平的工作是海內外中國學者中做流形幾何做得最好的。2002年在北京
舉行的國際數學家大會,國內的演講人大部分是東道主中國數學會自己推薦的。當
時讓中國數學會推薦做一小時大會報告的學者,推薦的是田剛。還有45分鍾報告的
演講人推薦了7個,大部分是北京的。朱熹平做了極為出色的工作(哈佛數學係今年
就一致通過以最為禮遇的方式邀請朱教授來訪問半年),卻沒有接到邀請。還有南
京大學的程崇慶,他研究動力係統的Arnold diffusion的問題,做的工作非常重要
,很多人做不出來,他做成功了。他也沒有被邀請。

(記者注:在國際數學家大會得菲爾茲獎、做一小時大會報告和45分鍾分會報告,
是數學家學術地位的一個重要標誌。2002年國際數學家大會之前,中國內地僅有華
羅庚、吳文俊、陳景潤、馮康等6位著名數學家被邀請做45分鍾報告,而被邀請做1
小時大會報告的華人科學家僅有數學大師陳省身和丘成桐等4人,1983年丘成桐獲得
素有數學"諾貝爾獎"之稱的菲爾茲獎,至今仍是華人中的唯一獲獎者。丘成桐一直
比較欣賞朱熹平和程崇慶。2004年12月,浙江大學劉克峰、中山大學朱熹平分別獲
得了華人數學界最高榮譽"晨興數學獎"中的金、銀獎。而在他們之前,內地獲獎者
僅有程崇慶、席南華兩人:分別獲得1998年第一屆"晨興數學獎"銀獎和2001年第二
屆"晨興數學獎"銀獎。據介紹,"晨興數學獎"每三年評選一次,主要表彰45歲以下
在理論及應用數學方麵取得傑出成就的華人數學家,由全國高校數學係及傑出數學
家提名,對候選人反複篩選,再提交由非華裔知名數學家組成的評選委員會進行評
鑒,產生最後的獲獎者。)

記者:您的意思是田剛不應該在國際數學家大會上做1小時大會報告?

丘成桐:我批評田剛和北大數學係是因為我認為這十年來的全國數學學風浮誇,與
他們作風有密切關係。田剛的學問距世界第一流數學家相差很遠,即使在所謂幾何
分析這個微分幾何的分支領域裏,他在中青年學者隊伍中也隻能排在十幾名開外。
他在國際數學家大會上做1小時演講,是中國數學會推薦的,當時北大和他們的同路
人操縱了整個中國數學會。然後又通過媒體講,田剛應該拿菲爾茲獎。當時我在杭
州,有中學生問我,田剛為什麽沒有拿到菲爾茲獎?我很驚訝,連中學生都有能力
批評菲爾茲獎了。田剛的學問根本達不到菲爾茲獎的水平,差得遠呢。1998年菲爾
茲獎的評選委員會成員為:Yuri Manin, John Ball, John Coates, J.J.Duisterm
aat, Michael Freedman, Jurg Frohlich, Robert Macpherson, Kyoji Saito, St
eve Smale,這些都是有名望的數學家,主席Manin是幾何學專家,尤其是Gromov-W
itten不變量的專家,對田剛的工作最為清楚,評價不好。我的中國學生工作比田剛

傑出的有李駿和劉克峰,他們都很踏實,不喜歡作自我宣傳,一般媒體不了解他們

記者:傳聞北大對您在各種場合多次批評您的學生田剛有所不滿,認為您是無中生
有,事實是怎樣呢?

丘成桐:我說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比我更清楚田剛的數學工作,他的想法大部分都由
我教導而成。北大的幾位數學院士對田剛的工作並沒有多少了解。他們中間的兩位
雖屬幾何分析領域,隻是在二十年前赴美在我的討論班上聽講,幫忙整理我的講課
筆記,跟著做些研究。他們對近十年的發展不甚了然。另一位則是依靠近親的極力
支持等因素才當上數學院士的。田剛在國外所獲得的獎都由我幫忙得到的,比如Wa
terman獎,就好比國內的傑出青年基金。當時評獎委員會中唯一的數學家是美國數
學會主席,我的好朋友Graham教授。最近我和他聊起,他說此前從來沒聽說過田剛
,可是就在提名截此前最後一刻,收到了我寫的一封非常強力的推薦信,正是依靠
我的推薦信,Graham才決定把Waterman獎授予田剛。Veblen獎的水平比較高,評選
委員會主席認為田剛關於量子上同調的工作太簡單,還不夠格,我力排眾議地替田
剛爭取到了這個獎。但是主席說他本人不覺得田剛的工作重要,要我負責寫田剛的
工作,但是隻能提他在凱勒-愛因斯坦度量方麵的工作,現在想來我過分的提拔他是
一個錯誤的做法,當時田告訴我許多結果,說他很輕鬆就能得到,但後來我才發現
,這些工作要麽根本就是錯了,要麽根本從來沒寫下來,我覺得自己被欺騙了。我
本希望他日後能為發展中國數學出力,但他日後的蛻變更令人痛心。他不僅脅迫不
少年輕人在論文上署上他的名字,竊取他人學術成果,還多次利用自己的名聲替自
己謀求私利。如今他覺得自己成了天才,可以公然淩駕於學術和道德規範之上。寫
文章錯誤連連,卻從不修改。他以前曾經每周三次到我家中,我把一些重要的思想
教給他,他隻字不提的用在了自己的文章裏,完全當作自己的成果。更令人氣憤的
是,最近甚至抄襲我和德國一個數學家的著名論文,略加一點點推廣就說全部結果
都是他做的。而他對這個領域根本一點都不了解。當年肖蔭堂教授也多次指責田抄
襲他的工作,還給我寫信揭露田(注:丘教授當場向記者出示了當年肖教授寫給他的
兩封信),我為了保護他,不惜違背老朋友的意思。我把田剛極力推薦給我的朋友S
inger,幫助田在MIT當上了教授,使他一步登天。沒想到他從此開始沾沾自喜,自
以為是了。我勸過他很多次,為人治學切不可腐敗,可是他根本不聽。他的所作所
為已經對國內的科研風氣造成了很壞的影響,給年輕人樹立了很壞的榜樣。作為老
師,我既然一手提拔他,使他成名,也該為他今日的作風負責任,所以指出他的錯
誤。

(記者注:丘成桐教授是國際數學最高獎"菲爾茲獎"得主、美國科學院院士、中科
院首批外籍院士、國際數學家大會一小時大會報告人;肖蔭堂是美國科學院院士、
中科院外籍院士、國際數學家大會一小時大會報告人。他們都指控同一個人剽竊他
人學術論文,這不能不令人深思。)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