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五重間諜袁殊

(2005-10-14 20:16:54) 下一個

    卓越的孤膽英雄袁殊,1911年出生於湖北蘄春,又名學藝,化名曾達齋。1929年到日本留學。回國後擔任“中國左翼文化總同盟”常委,創辦《文藝新聞》。他有多重身份:軍統、中統、青紅幫、日偽,然而他的秘密身份卻是貨真價實的中共特科。
  
  1931年10月,袁殊加入中國共產黨,之後立即轉入了特科的工作。按照地下黨負責人的指示,1932年春,通過表兄、黃埔一期的賈伯濤的關係,袁殊見到上海市社會局長、中統頭子吳醒亞,打入了中統內部。後來他由吳醒亞介紹,成為新聲通訊社的記者,從而可以出席南京政府的記者招待會,了解與結識許多人並且認識了日本駐滬領事館的副領事岩井英一。當時,中日正在談判,談的是貨幣兌換率與關稅問題,這自然成了新聞界的搶手貨。由於袁殊有岩井渠道,消息又快又準,這位“涉外”記者立即成了紅人,連吳醒亞對他都刮目相看。過了一段,岩井便開始每月付袁殊200元的“交際費”,這樣,他又成了日方的情報人員。自然,是得到中共地下黨負責人的批準——成為了“三重間諜”。
  
  不久,岩井又安排袁殊到日本。回國後,袁殊即與馮雪鋒聯係上。1937年6月,潘漢年以八路軍駐滬辦事處主任的身份回到上海。從此,直到1946年去解放區,在潘漢年的導演下,袁殊成功地演出了一場場出色的情報戰。馮雪鋒建議他以青幫身份“找杜月笙想想辦法”,辦起了時事刊行社。當抗日戰爭爆發後,戴笠一時找不到熟悉日本問題、又有相當的日本關係的人,杜月笙提醒他,有一個叫袁殊的日本留學生與日本領事館副領事岩井英一關係不錯,戴笠聽了很高興,於是親自登門拜訪。袁殊感到事關重大,立即去請示潘漢年。潘漢年沉吟了一會,說:“這是件好事,機會難得,你千萬不可錯失良機,答應戴笠的一切要求。”戴笠給袁殊安排了兩項任務:一是收集日本方麵的情報,二是堅持留在上海,不管時局有怎樣的變化。就這樣,袁殊又多了一個身份:軍統,加上中統、青紅幫、日偽,以及貨真價實的中共秘密身份,則是五重身份了。這在中國情報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最多麵的間諜了。從此,袁殊通過各種關係,大量獲取日本情報。自然,首先是向潘漢年匯報,然後,有選擇地給軍統匯報--畢竟是國共合作時期,有共同的民族利益。也就是這個時期,他立下了後來為曆史所傳頌的“兩次大功”當中的一次。
  
  那是1937年的“八·一三”淞滬抗戰期間,袁殊置生死於度外,化裝成日本學生,越過戰線,深入到了日軍陣地偵察,提供了至關重要的軍事情報,我方避免了很大損失。上海淪為孤島後,袁殊奉命(潘漢年之命,表麵則是戴笠之命)留了下來。以軍統少將的名義,成立了秘密行動小組,專門懲辦侵略者與殺臭名昭著的漢,並得到了軍統局的獎勵。其中最為成功的是,爆炸了日本在虹口的海軍軍火倉庫。為此,軍統給袁殊記了大功。1937年上海淪陷後,岩井英一又回到了上海,並成立了一個日本特務機關“特別調查組”,袁殊自然也成為了其中一員。當然,這事不僅潘漢年知道,軍統也是知道的……由於袁殊迭立奇勳,戴笠把他召到香港予以獎勵。在香港,袁殊還見到了潘漢年。輝煌的戰略情報在香港,袁殊接受戴笠兩項任務:一是暗殺李士群;二是深入日本關係,交換和平意見。袁殊回到上海,同軍統潛伏人員策劃爆炸李士群的巢穴76號。沒想到軍統上海區區長王天木等人叛變,把他給出賣了。後來,袁殊被作為“外務省情報人員”,引渡到了岩井那裏。根據潘漢年指令,事實上,是中央的具體部署並研究批準,袁殊向岩井提出成立“興亞建國運動”的本部,“興亞建國運動”本部於1939年11月在岩井公館成立。潘漢年借岩井之名,建立了這麽一個機構,除了掩護一個電台外,更重要的,則是出於國際反法西斯戰爭大局的考慮。在日偽與頑固派的夾攻下,隱蔽戰線工作的任務也更為艱巨,必須以更靈活的方式深入敵人內部。在這之前,潘漢年已派關露打進76號。有袁殊進入了日本人活動的圈子中,對獲取情報也就更加有利。延安由於遠離情報中心上海,正急待掌握日本大本營動向及日、汪、蔣三方相互勾結又相互矛盾的微妙關係與變化。於是大量情報發往延安。1942年初,由日本外務省安排,陳孚木與袁殊一道,作為“興建運動”的代表,應邀到日本訪問。外務省頭子野春吉三郎,是組織這一訪問的主角。吉三郎向陳、袁透露,當前的國策,是準備誘降蔣介石,建立一個以日本國為主體的大東亞共榮圈。日軍已確定了南進的戰略部署。這一消息,讓袁殊為之一震。來自各方麵的情報表明,日軍南進,已是確定不移的戰略決策了,潘漢年即告延安。在歐戰全麵爆發之後,蘇聯始終擔心腹背受敵。在有了確定日軍南進的情報後,才放心大膽地從遠東調出了幾十萬兵力到西線。自1939年到抗戰勝利,袁殊從來沒有發生任何意外,這無疑是與他的智謀與出色的活動分不開的。當然,這期間完成的情報工作可謂數不勝數——他們及時向黨中央提供了日偽內部的人事更迭;蘇南日軍的兵力部署、清鄉行動;建立通往根據地秘密交通路線;救援被俘的我方人士——這包括袁殊親自救出的魯迅夫人許廣平,掩護潘漢年、範長江、鄒韜奮等進入根據地;由於情報及時,栗裕部隊迅速跳出了日偽合圍的“籬笆牆”……
  
  後來,袁殊又擔任了一係列偽職,如清鄉政治工作團團長、江蘇省教育廳長、清鄉專員以及偽保安司令等等,他的情報工作日益老辣。1945年初,袁殊辭去了偽教育廳長等職,僅留下一個上海市參議的名分。“八·一五”抗日戰爭勝利後,袁殊被任命為忠救軍新製別動隊第五縱隊指揮和軍統直屬第三站站長,授予中將軍銜。直到第二年,即1946年初,國民黨方麵才知道袁殊去了解放區,不由得勃然大怒,於是,“抗戰有功人員袁殊”,立即變成了“***漢”,軍統對袁殊下了通緝令,並派人去蘇州抄家。“雙十”協定後,袁殊隨軍北撤。
  
  華東組織部長曾山同誌親自找袁殊談話,考慮到各種關係,讓袁殊暫時改名,跟他姓——也證明是組織的意思,從此,“曾達齋”一直用了幾十年。後來,他被任命為華東局聯絡部第一工作委員會主任,定為旅級。最後的歲月1949年,袁殊到了北京,轉到了李克農的情報部門,做日美動向的調研工作。潘漢年每次到北京開會,兩人都會見麵。最後一次,即1955年,袁殊到北京飯店看潘漢年,潘十分傷感地說了一句:“凡是搞情報工作的大多數都沒有好下場,中外同行都一樣。”在潘漢年事件發生後沒幾天,袁殊也被捕了,判刑12年。1967年期滿,正是“文革”,又再度被押8年。1975年又滿,仍被解送到另一個勞改農場“就業”。他還不知道,他的妻子端木1968年因受恐嚇,服用過量安眠藥自殺未遂,後離家出走,從此下落不明,顯然已不在人世了。1982年潘案平反後,袁殊也被宣布“無罪”,但困擾他的種種“左”的做法,仍叫他晚年不得安寧。臨終之前,精神也極為紊亂。1987年11月26日,袁殊離開了人世,享年76歲。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