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文革三種人:記我的一個大學老師

(2005-10-01 21:47:59) 下一個

看到聶元梓的回憶文章,想起我在大學裏的一個老師,姓譚,方臉,戴眼鏡。目前應該是不足六十歲的樣子,很有才華,是個筆杆子,曾是文革中走紅,文革後期任學校的宣傳部長,為另外一個文革時的大牛人,寫過發言稿。後來四人幫倒台後,這個老師被打成三種人,受特殊照顧。在係裏,他整天像個小媳婦一樣做人,見誰都不免點頭哈腰,謙卑的不得了。

我去過他們家,四口之家,擠在一間房子裏,即當臥室,又是廚房,兩個小孩一男一女也都不小了,晚上睡覺的床給吊起來,白天再收好。

這個老師帶我們的實習課,對學生非常的和藹,他平時晚間在教室裏和學生一起上自習,也經常到我們的宿舍裏麵一起聊天,他說人這種動物,對於環境的適應性,是最大的。談話間,他還特別的羨慕係裏的一個老教授,說人生一世,能像老先生一樣,足矣。這位老先生,也留學德國,是老地下黨員,很讓人尊敬,至今仍然健在,但學術上比較霸道,聽說老先生在文革期間挨鬥,後來對鬥過他的人,也很不原諒。當時不覺得什麽,現在想起來,也不免的唏噓。

後來在係裏,我的這個老師一直的不得誌,雖然業務上不錯,但職稱沒有被提上去,一直是講師。聽說他在經濟搞活後,到了一個貧困縣,做了副縣長。

一個同學告訴我,這個老師,目前混得不錯,如魚得水。

有時候想起這個老師,就不免慨歎,這也是一種人生!

2005-10-1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坐地香 回複 悄悄話 老兄眼裏,人生無巨細;老兄筆下,雜談有妙趣。佩服。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