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中國第一個油田和第一大油田的發現者

(2005-09-09 07:33:57) 下一個

中國第一個油田和第一大油田的發現者

席琳

胡祺懋在《”大慶紅旗”是如何被逐出中國曆史舞台的?》中指出:“50年來為中國發現近20個油田的真正有功人員,沒有一個留下名字。”雖然有點言過其實,但對於正確地了解解放以來的石油勘探曆史和如何看待學術爭論也有啟發作用。 

下麵談一點與早期發現中國第一個油田和中國第一大油田有關的人和事。

1、中國第一個油田--玉門油田的發現者,筆者的排名是:翁文灝、謝家榮、孫健初。項目組織者和理論家的貢獻現在被曆史淹沒了,具體發現人孫健初的名譽得到了應有的體現。 

組織者--翁文灝 中國科學院院士翁文波的堂兄。翁文灝是中國最著名的地質學家(與丁文江齊名),也是中國第一個地質學博士--1912年比利時魯文大學畢業。1916年翁文灝在北京與丁文江等人共同創建農商部地質調查所。1922年翁文灝任該所代所長。後來翁文灝出任過國民政府的資源委員會主任和經濟部部長,在國民政府倒台的前兩年,還當了幾個月的行政院長(列頭等戰犯第12位)。翁文灝是中國近現代曆史上自然資源考察與開發第一人。也是發現和開發中國第一個油田(玉門)的組織者與領導者(油田開發時具體的行政組織者為孫越崎,玉門油礦的總經理)。 

理論家--謝家榮 翁文灝的弟子,中國地質學上的十八羅漢之一。謝家榮1920年美國威斯康星大學地質係碩士畢業,是中國科學院院士謝學錦的父親。謝家榮是我國最早的石油調查者,他1921年的玉門之行,並發表調查報告,提出玉門油田有開采價值,這是我國地質學家首次勘查石油,並提交研究成果。謝家榮也是我國最早提出陸相生油的學者之一(另外三人為翁文灝的另一個弟子潘鍾祥、中國地質學泰鬥黃汲清與他的好友、玉門油礦地質師,以後成為新中國石油工業第一任總地質師的陳賁),更是注意到在華北和東北平原下找油的第一位地質學家。 

1921年,翁文灝、謝家榮;1937年,由黃汲清推薦從國外回來的孫健初,均對甘肅省的陸相地層進行過石油勘查。

實踐者--孫健初 中國科學院前副院長孫鴻烈院士的父親,是中國石油界一位先驅者,被譽為中國石油之父。孫健初是河南濮陽人,1926年畢業於山西大學采礦係。1939年,任職於中央地質調查所的孫健初根據多次野外石油地質勘探的結果,寫出了《甘肅玉門油田地質報告》。他在報告中明確指出“生油層屬於白堊紀,儲油層屬於第三紀”,這些地層大部分屬於陸相(當時國外油田和理論都是從海相產油)。在翁文灝、黃汲清、孫越崎的支持下,孫健初、靳錫庚、嚴爽等人於1939年(一做1938年,存疑)8月11日,在玉門陸相地層找到日產10噸的油層。1941年在陸相地層又打出具有工業價值,日產原油200餘噸的油井。 

陸相油田,無論在理論和實踐上都是一個突破。因此,解放後在玉門油田老君廟,立有孫健初的紀念碑,在蘭州科學宮,也有孫健初的銅像,以示紀念(和詹天佑同等待遇)。

據孫健初傳介紹,1939年孫健初在老君廟用的鑽機,是經周恩來批準由陝甘寧邊區借來的。

2、中國第一大油田--大慶油田的發現者,官方的排名順序是:李四光、黃汲清、謝家榮。項目批準人的貢獻被大力宣傳,具體的組織人和理論家的貢獻卻不應當的長期被淹沒。

第一功臣李四光 中國地質力學的奠基人。據說,李四光曾在1954年的《從大地構造看我國石油勘探的遠景》一文中,論證了新華夏體係沉降帶有良好的生油、儲油的條件,指出我國找尋天然氣、石油的廣闊的前景,提出了在鬆遼平原、華北平原等地開展石油普查的意見。1952年李四光開始任新中國地質部部長。李四光領導了當時的全國地質普查,也批準了大慶的勘探計劃,所以成為新中國發現大慶油田的第一號功臣。

第二功臣黃汲清和謝家榮等人則是以陸相成油學為基礎,推斷廣闊的東北、華北等陸相沉積地區的含油前景。那時,黃汲清和謝家榮都是地質部石油普查委員會的常委。最早提出陸相生油理論的是黃汲清和謝家榮。具體領導石油普查工作的是黃汲清。第一份勘察設計書是黃汲清起草謝家榮修訂的。許多地學界人士認為,李四光最初反對在大慶一帶找油,隻是由於黃汲清的一再堅持下,李四光才同意把大慶列入普查範圍之內。所以黃汲清成為新中國發現大慶油田的第二號功臣。

許多年後,黃汲清本人撰文指出:“大慶油田的發現與地質力學的理論毫無關係”。而“謝家榮是注意到在華北和東北平原上找油的第一位地質學家”。

第三功臣謝家榮 新中國第一個石油勘探計劃的製定者。第一位指出“北滿”有油的是謝家榮(1949年),第一位提出對“北滿”實地勘察的也是謝家榮。這項工作是1950年在他主持下由郭文魁負責進行的。1954年,他與黃汲清、翁文波一起編製了第一幅《中國含油遠景圖》。1955年,謝家榮與黃汲清組織了包括24個地質隊、18個物探隊、20個地形測量隊,職工總數1200多人的石油勘探隊伍,在全國各地展開工作。謝、黃等人從布置項目、編審計劃,到調查內容與工作方法都具體指導,為日後大慶、勝利等油田之發現奠定了基礎。

1959年,大慶油田發現了。舉國歡騰,舉世驚愕。慶功會一個接一個召開了。本應坐在慶功會主席台前排位置上的右派謝家榮,卻在北京的書房裏閉門思過。黃汲清被定性為“右派傾向”人物,不得重用。

1966年,在經曆了文革最初的幾輪衝擊後,謝家榮不堪侮辱,在住所含憤吞藥,自殺身亡。

3、一點題外話

解放後發現的第一個大油田,是1954年在新疆發現的克拉瑪依油田。大慶是1959年勘探發現,1960年代全麵開發的中國的第一大油田,產量在60年代占全國總產八成以上,一直是所謂的”油老大”。到現在依然占全國總產1/3強。

學問之外,也有訛傳:一想起大寨,自然就想起陳永貴;一想起大慶,也自然是王進喜。中國的很多老百姓會認為大慶油田的發現者是“鐵人王進喜”(可以做個調查,大概和李四光會是50/50)。因電影《創業》(主人公鑽井隊長周挺山即是以王進喜為原型)長期就是這麽宣傳的。

不久前,筆者還看到一個挺嚴肅的研究所,在其網頁中說是中國科學院的前副院長孫鴻烈院士也是發現大慶油田的功臣。不知道是不是屬於誤傳(孫鴻烈的父親孫健初是發現玉門油田的大功臣)。

2005年7月18日由鈍初居士轉在汽車社區"百年樹人"欄目:

http://www.4277.com/Forum/topic.asp?TOPIC_ID=272323&FORUM_ID=142&CAT_ID=28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