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宋楚瑜大陸行 之 水木清華

(2005-05-12 07:35:30) 下一個

宋楚瑜的大陸行,在清華的演講,見仁見智。宋主席不遠萬裏,精心修改了三遍的演講稿,我們清華的高士們,也有人在那裏打磕睡,秀了一回現代的王羲之。牛!

清華校方的接待上,則是笑話一羅筐,飽受炮轟。

首先是故做神秘,說要送一個特殊的禮物,這與接待連戰時的西安小學有異曲同工之妙。其次是保密工作做的好,結果是什麽禮物,連自己的校長也蒙在了鼓裏。

接下來是校長院士的臨場發揮,把宋主席的大陸行推向了一個高潮。

清華教授的後續表演,更是讓人笑掉了大牙。

看來這已不是孤例,如果不是有心人的惡搞,就是大陸教育中常年重理輕文的惡果。

下麵俺轉兩個帖,不知道帖子裏批評的是對,還是不對?

 


5月11日﹐台灣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清華大學演講後﹐參觀校園

 

轉帖一: 到底是瓜還是侉?-----清華不識字 何必亂捐書? 時事述評

寸寸河山寸寸金,侉離分裂力誰任?杜鵑再拜憂天淚,精衛無窮填海心。

清華大學校長顧秉林∶「這首詩是1895年由黃尊憲先生,當時是馬關條約之後寫給,後來成為清華大學教授梁啟超的一首詩,詩是寸寸河山寸寸金,分離..瓜離分裂....力誰任,杜鵑在拜優天淚,精衛 ...無 ...精衛無窮填海心。」

那麽到底是“瓜離分裂力誰任”,還是“侉離分裂力誰任”,還是“瓜(左邊多個單人旁)離分裂力誰任”?

我沒有看過黃的親筆書寫,不過好像有三種以上說法為主。主要以後兩種寫法為主,“瓜離”可能是從第三種寫法演變而來,我真不知道,漢字裏麵還有個“單人旁加瓜”的字,這明明是錯誤的別字。如果黃真這麽寫的話,是他寫錯了。“瓜(左邊多個單人旁)離”是什麽意思?瓜(左邊多個單人旁)又是什麽意思?

曆來好像沒有人對這個提出什麽質疑,大家都認為那個字應該是瓜(左邊多個單人旁),同時把。“瓜(左邊多個單人旁)離”解釋成“分離”的意思。

那麽“侉離”又是什麽意思?“侉”,這個字,我從小就知道,我們那裏稱呼北方人講話為”侉“;南方人講話為“蠻”,所以,上海人經常被我們稱為“蠻子”;以前到我們那裏討飯的經常被稱為“侉子”。

現代漢語字典裏麵說“侉”kua是表示說話口音和本地口音不符。

“侉離”是個什麽東西?有趣的是,基本大家都認同了“侉離”的說法,但是“侉離”這個詞好像也隻有在這裏用到。對錯誤,大家也就默認了嗎?

讀“kua"的另一個字”垮“倒很符合這裏”分離“的意思。垮,就是從整體裏麵分離,崩潰和坍塌的意思,很符合黃要表示的”分崩離析“的意思,不過很少有人用”垮離“這個詞。

所以,我不知道黃到底寫了什麽,至少我知道不管是”瓜離“,。“瓜(左邊多個單人旁)離”,還是”垮離“,都是對漢語的侮辱。


清華大學學長要送禮物給宋楚俞,一開口就說是“捐贈禮物”,簡直把人嚇了一跳,從來都是這些名校接受別人的“捐贈”,這次以為清華大學開慈善坊了。

最有趣的是自己竟然對所“捐贈”給客人的禮物不熟悉,真是做人太差勁了。漢字浩多,書法各異,有不認識的字,本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你完全可以在送人禮物之前看清認好了。

你對送給別人的禮物都不熟悉,還要送給別人,是不是有點250?至少是不尊重送禮物的對象嗎。

 

轉帖二: 清華教授CCTV再爆驚人學識 出語不凡:何為"小隸"?! 貓眼看人

清華大學果然是精英薈萃,繼顧校長在演講會上口吐蓮花,玩了一把看圖說話,將黃遵憲《贈梁任父同年》一詩二十八個篆字讀得泣動鬼神之後,昨夜中央電視台國際頻道《宋楚瑜大陸行》節目中特邀的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劉江永教授,出語不凡,又給我們帶來了“耳目一新,振聾發聵”的學識。
  
劉教授氣宇軒昂,坐定果然有學者之風。主持人請劉教授講述今天禮品贈送的故事,劉教授侃侃而談,顯然也對自己頗為自信。當不可避免地介紹到那幅當天上午之後已經著名的《寸寸河山寸寸金》書法禮品的時候,他鄭重其事地口吐驚世之辭:“這是某某人所書寫的‘小隸’。”

此言一出,我在床上一驚彈起,小隸?何謂小隸?一時竟然懷疑自己在夢中。

篆字認不全,尚在情理,然而清華送的明明是小篆,隸書和篆書兩種書體,中學生都應該分辨得出呀?況隸和篆發音區別巨大,不至於是口誤,即便口誤也應該當時發覺,及時糾正。而劉教授仍然氣定神閑,毫無愧色,顯然並不知道自己已經發明了一種書體。

後來他還繼續朗誦了《寸寸河山》全詩,不時低頭看稿子,吞吞吐吐地讀到“侉離分裂”的時候,他仍然理直氣壯地讀道:“瓜離分裂。。。“

不用懷疑了,這樣的教授學識果然貫通古今,明白隻讀半邊音是很危險的,於是自由發揮,拍拍裝滿知識的大腦袋,讀出一個“瓜”來。可惜這個字偏偏讀半邊音是對的,或者劉教授深諳通假之理,要徹底消滅他所認定的生僻字?

這樣麵對全國乃至國際的中央級頻道,這樣一位名校名係的大教授,爆出如此驚人的“學識”,實在令人瞠目。或者說清華偏重理工,但是你劉教授是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也算研究曆史人文的吧,何以連隸篆都分不出?或者說你術有專攻,但是你劉教授是在央視麵對億萬觀眾,也該做足功課嚴謹治學,何以繼顧校長之後再讀白字,貽笑大方?

想清華曆來人文薈萃,國學大師,文壇巨匠不乏其人。不知如劉教授等者,在爆出如此洋相之後,該怎樣麵對先賢,麵對學子,麵對國人?倘王國維陳寅恪等尚在,見聞清華後輩竟如此為學為師者,亦隻能一聲歎息耳!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