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宋楚瑜大陸行 之 大內交手

(2005-05-06 20:06:17) 下一個

中國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自國民黨主席連戰登陸之後,也趕緊登陸,一別苗頭。所到之處,旗幟鮮明,軟的更軟,硬的更硬;夫唱婦和,鮮桔大紅。三民主義,華夏一統。

炎黃子孫,反對台獨,九二共識、民國紀元。神不知鬼不覺,已經衝過了中間線。

據報道,宋楚瑜最後一站北京是此行的重頭戲,中共接待宋楚瑜的規格比照國民黨主席連戰,據了解,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將於12日下午3時左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宋楚瑜一行,“宋胡會”之後,胡錦濤將在中南海瀛台小範圍宴請宋楚瑜夫婦等人。

在中共中央辦公廳及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統籌下,宋楚瑜在北京的最後一站行程已大致確定,胡錦濤除將與宋楚瑜進行會談,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也將接待宋楚瑜一行。

曾慶紅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五,僅次於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江澤民主政時期,曾慶紅在中共對台決策上份量頗重。這是曾慶紅擔任國家副主席以來,首次公開接待台灣政黨領袖。

中共方麵強調,宋楚瑜此次訪中,接待規格完全比照連戰。4月28日連戰一行在北京時,由賈慶林接待;宋楚瑜到北京時,賈慶林因為有重要外事活動出訪不在北京,改由曾慶紅接待。

這一改不當緊,就成了由大陸的大內高手接待台灣的大內高手,成了大內交手!

一台好戲,就這樣要上演了。

這裏既有了和連戰相區別(賈四換曾五),笨伯對寬厚;亦標明了要兵來將擋,以王對王。

讓你這狡詐的宋楚瑜,占不到我大陸人的便宜,高!

既有了和連戰有區別(賈四換曾五),亦標明了要兵來將擋,以王對王。讓你狡詐的宋楚瑜,占不到我大陸的便宜,高!

                 宋楚瑜照片

附:宋楚瑜和曾慶紅:註定不快樂的大內高手 (05/07/2004)
杜聖聰 撰文

宋楚瑜和曾慶紅這兩人很像,“像”在他們的鬥爭能力都很強。宋楚瑜當年幫助李登輝一路搞倒俞國華、李煥、郝柏村,而曾慶紅則幫助江澤民撂倒楊尚昆、陳希同、喬石等人;他們都有特殊的魅力,於是乎宋楚瑜的省府團隊和曾慶紅的上海幫與太子黨,拉幫結派的勢力都不小。

他們也像在同遭人忌,所以被媒體“汙名化”相當嚴重,這也造成他們被人家“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的糟糕評價;尤其,這兩人都很不快樂,因為他們都註定與大位擦身而過。

對台灣老一輩的民眾而言,宋楚瑜就像是個百變女郎,沒人弄得清楚他的真實形象是什麼。他曾經是蔣經國身邊最耀眼的秘書;在台灣與美國斷交時,宋楚瑜斥責美國代表克裏斯多幅的大義凜然,讓多少仕女為之著迷;以及他打壓美聯社記者周美月,隻因她披露意外身亡的陳文成被美國法醫“驗屍”有辱國格;台灣布袋戲被他打壓過,台灣記者被他修理過,新聞圈內從沒人能忘記宋楚瑜在國民黨文工會的打壓作為。

大內高手時期的宋楚瑜,曾經以一席“龍的傳人”的演講詞擄獲大專青年朋友的心,也曾經是台灣演藝圈裡最為人稱頌的“宋局長”。在幫助李登輝奪取大位時,許多外省朋友認為宋楚瑜出賣了他們,等到他擔任省府主席、台灣省長後,又好像洗盡鉛華的女郎,用全台走透透的付出為過去的政治算計贖罪;於是,當李登輝用國發會拔除宋楚瑜權柄進行“精省”後,台灣至此分成兩條路線,即李登輝路線與宋楚瑜路線,相關人等陳水扁與連戰,隻是李宋路線底下跑龍套的小人物罷了。

經過這十年的鬥爭證明,宋楚瑜的路線在台灣是失敗的,在強力的族群動員底下,別說外省人在台灣沒有任何政治空間,就連修繕與大陸關係的政策也沒有機會提出。於是,現階段的宋楚瑜又成為欺負台灣人的陰謀者,凡認同我台灣者必先除之後快。

那邊廂的曾慶紅,似乎也有同樣的困擾。曾慶紅的父親曾山和母親鄧六金在共產黨的輩份頗高,但在國共鬥爭時,苦頭沒有少吃過。聽說曾慶紅小時候寄放在姥姥家,剛好遇著國民黨盤查共產黨徒,結果曾慶紅父母不在,連累姥姥吃了不少苦頭。小小的曾慶紅躲在樹底下看著這一幕,於是讓他深刻體認到國仇家恨。這個故事是真是假,沒人搞得清楚。但是,曾慶紅從小就知道共產黨的政權是需要用“鐵”和“血”來保衛卻是不爭的事實。曾慶紅因為父蔭的關係進入政治圈。自上海而後中南海,曾慶紅協助江澤民站穩腳步、一一踢開宦途上的絆腳石。

見過曾慶紅的人多半認為,他具有強大的魅力。先前有人認為,曾慶紅曾經數度爭取中共政治局委員未果,譏笑他汲汲營營卻惹來一身羶,實際上則是曾慶紅誌不在此,他在意的是實權大小,而非官位高低。一些接近他的朋友會認為外界批評之於他是“燕雀安知鴻鵠之誌”,於是死心塌地跟隨著曾慶紅,讓曾慶紅的黨羽遍佈內地,從中央到地方,都有曾慶紅的布局在裡頭。但是,曾慶紅的麻煩也在於此,由於瞧不起其他政敵,甚至是懶得理他們,讓他的評價不一;弄得好的話,曾慶紅可能成為李世民,但弄不好的話,就成為與雍正爭嫡的八王爺。目前看來,曾慶紅成為後者的機會不小。

從宋楚瑜和曾慶紅來看,他們兩人的悲劇的核心因素在於生不逢時,說得更直接一點,也就是“血統”兩個字。過去文革時期一直要打破的觀念是“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基本如此!”這些年來,文革的傷痛過去了,沒想到這種“血統論”竟然又借屍還魂了起來。曾慶紅的原罪有主要在於他是太子黨,中共元老們為免旁人物議,當然不能將曾慶紅扶為正位;如果曾慶紅沒有太子黨的庇蔭,說不定有機會一搏大位。但歷史的弔詭也在於此,如果曾慶紅不是太子黨的話,那麼現在的他搞不好就隻是石油公司的廠長、總經理,而無緣成為中國的第二人。

至於宋楚瑜就更不必說了,“外省人”的原罪使得他的政績和能力被縮小,而權謀鬥爭卻被無限上綱地放大。平心而論,台灣政壇上目前的人物,在能力上要想超過宋楚瑜者幾乎沒有,但因為他是“外省人”,所以“能力”就被解讀成為“權謀”,而且是虎視眈眈隨時準備搶佔台灣人大位的“權謀”。台灣目前族群政治操弄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宋楚瑜肯定是已經“買單出局”了!要想做困獸之鬥,隻會讓宋楚瑜的歷史評價更低、聲名更臭。真的,宋楚瑜已經沒有任何翻身的機會。

宋楚瑜和曾慶紅的命運說明了政治學的不變鐵律,即“政治”是屬於“自己人的政治”;如果都是“自己人”的話,一定得分出“誰是比較接近自己的自己人”。所謂“大位不可以智取”,這話說得還真妙,但聽在宋曾兩人心裡,除了感慨“血統”不純外,恐怕隻剩下“時不我與”的悲哀!

附二、宋楚瑜:找到根本 兩岸之間問題就可迎刃而解

新華網西安5月6日電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6日上午在祭拜黃帝陵後表示,海峽兩岸炎黃子孫應慎終追遠,不忘根本。隻要找到根,不忘本,兩岸之間的問題就非常容易迎刃而解。

宋楚瑜說,親民黨大陸訪問團此行前三站為西安、南京、湖南,這三站可以用八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慎終追遠,不忘根本”。海峽兩岸經過100年的隔絕、50年的對抗,要解決問題非常重要的就是要找到根本。找到根,不忘本,問題就非常容易迎刃而解。

宋楚瑜說,正如他在祭文中提到的,“炎黃子孫不忘本,兩岸兄弟一家親。”親民黨懷著一顆虔誠的心來找尋根本的原因,就是希望我們能夠重振華夏雄風,在21世紀讓兩岸中國人相親相愛。

2005年5月6日,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和夫人陳萬水在陝西拜黃帝陵。

 附三、查理五世:第一時間解讀宋楚瑜中山陵題字

   今日上午(也即剛才),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一行抵達中山陵拜謁,在祭堂祭拜之後,宋楚瑜在中山陵現場題字:“情為民所係,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民有民治,民享三民主義,一統華夏”。宋楚瑜進一步解釋說,這是中山先生的精神,希望三民主義能夠一統華夏。

   看過這段報道,第一反應就是宋楚瑜畢竟是宋楚瑜,不愧“大內高手”稱號,時下台灣真正能夠稱得上是“偉大政治家”的隻有李登輝和宋楚瑜,一時瑜亮,連戰、陳水扁、馬英九之流隻能等而下之。

   宋楚瑜的這句題字句句字字命中當前海峽兩岸問題的核心:即法統問題以及由此帶來的政治製度問題。

   其實宋楚瑜在昨天陝西發言時已經提到“憲法一中”,據說大陸媒體對此刻意省略不報。此處的“憲法”即1946年在南京製訂的《中華民國憲法》——即今天仍然台灣沿用,此即兩岸的法統問題。“一中”是一個抽象的名詞,各有其解讀,而“憲法一中”非常明確,即中華民國憲法中規定的一個中國——領土包括大陸和台灣的中華民國。

   有的人認為國民黨在台灣已經是在野黨,因此“三民主義”已經在台灣不複存在,其實這完全是一種誤解,因為目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憲法》中白紙黑字:“第 一 條 中 華 民 國 基 於 三 民 主 義 , 為 民 有 民 治 民 享 之 民 主 共 和 國 。”(總綱)三民主義的核心內涵其實就是民有(of people)、民治(by people)、民享(for people)的民主製度,因此宋楚瑜題字即使從最寬泛地角度分析,其政治目標就是民主統一中國,這也可以說是時下台灣主流政黨中最擁護兩岸統一的黨派的統一底線。

   最能體現宋楚瑜高超政治藝術的是他的題字前三句居然是中共最高領導人胡錦濤上台伊始提出的政治綱領:“情為民所係,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仔細解讀和比較這三句話與“民有、民治、民享”三民主義間的具體含義,其高下立判:

   雖然從表麵上這兩個政治綱領都是為人民服務,但其根本的涵義則根本不同,核心即在於“民治”,即由人民治理國家。胡錦濤三句話的實質仍然是一種為民作主的舊時代統治理念。因此宋楚瑜將胡錦濤的這三句話放在其題字的開始,並且在後麵直接跟著三民主義,其實是一種對大陸的期許和“將軍”——既然都是為民,為何人民不能自己管理自己,自己挑選政府?

  我個人感覺宋楚瑜之行會比連戰之行更加出彩,更加富有挑戰性,這是由其人的個性和其黨派的性質所決定。宋為人個性張揚,鋒芒畢露,更是一個做實事的政治家;親民黨是一個小黨,如不比國民黨更加出彩,更有可能被邊緣化,因此由此次宋的題字,及昨天在陝西公開使用中華民國紀元,直接說出“憲法一中”可以預見,在未來的幾天中,宋楚瑜還會有更出彩之舉,我們期待大陸官方能做出同樣出彩的回應,而不是像在十幾年台海關係中一貫表現的那樣窮於應付。同樣,我也期待宋楚瑜能會提出一些具體的兩岸和解的實質性程序問題,即如何在民主製度的框架下實現台海兩岸的統一,至少在不遠的未來,如何實現兩岸真正的和解,而不隻是雙方發表一些空對空的宣言。 

2005年5月6日,宋楚瑜和陳萬水在南京向大陸民眾招手。 

 
5月7日上午,宋楚瑜一行拜謁中山陵。圖為宋楚瑜為中山陵題詞。

 
 
宋楚瑜在中山陵題字(中國江蘇網記者徐斌 供圖)

 
附四、席琳:應該安排一場“宋江會”

宋楚瑜刻苦學習和勤走基層的功夫,還是值得佩服的。

勤走基層,大陸方麵也隻有胡耀邦不在台上的時候,才到處走走,其他的,就不用提啦。有一次俺還在上學時碰上了有“要吃米,找萬裏”美譽的萬裏副總理的專列,火車站就關閉了一整天。

語言方麵,宋楚瑜一路到陝西講秦腔、到中山陵講南京話、到上海講上海話,肯定還有講湖南話、閩南話和幾個國家的英語,可以說是江核心第二。這一點,胡哥可能要甘拜下風了。

所以,建議安排一場宋江會。

宋對江打揚州官話,江對宋秀閩南方言,兩人也都無官一身輕,可以放開了虎侃。會是一場千古妙戲。

包準讓兩岸的記者們都摸不著北!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