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宋楚瑜大陸行 之 旗幟鮮明

(2005-05-05 06:27:21) 下一個

我構思了一個新三國,沒有時間寫。大意說一下:連戰是魯肅,宋楚瑜是周瑜,大陸是西蜀,美國是曹操。陳水扁嘛,因和宋楚瑜有十點共識,就先當一次好漢小霸王孫策吧。

三國演義,才剛開場呢!

和連戰的忠厚、沉穩、和心有餘悸相比,一洗桔色領帶的宋楚瑜旗幟鮮明。老婆陳萬水則是一身的中式紅裝。宋楚瑜擺明了就是要來搭橋的,要給台灣政治定位的。雖然一下飛機,他就說承認九二共識炎黃子孫和反台獨,但在骨子裏,他是要兩邊討好,是要為台灣人謀利益的(這倒無可非議,因是政治家的本性,俺反而很讚賞這一點)。有人說他是掛宋頭,賣扁肉,其實還是高抬了扁了。

就看大陸,是如何的三氣周瑜了。

這不,第一件禮物,就是八大怪。其中的姑娘不對外,也有說的。人家陝西有米脂的婆姨和綏徳的漢,自成一家。曆史上的秦晉之好,就如同昭君出塞,是外交手段。老陝這個姑娘不對外,大概是寓意:宋姑爺,你也不是外人的意思。

網友Lampoon的跟貼:中,美,台,美是曹操,勢力獨大,東北亞安全幾乎全在其控製範圍之內,借東亞和平,維持現狀之名,遏製大陸和台灣,兩頭取利,頗似篡漢的曹操。中為劉備,貴為華胄,雖有宗室之源奈實力不張,尚不可與曹操爭峰,雖有北伐複漢之誌,還需韜光養晦以待天時。台為江東孫權,倚仗海峽天險,抗拒任何試圖削平地方割據的外來勢力,既無一統天下的實力更無號令群雄的宏圖,得過且過,以求長期偏安海外,維持事實獨立。至於日本,曾經一度強悍如袁紹,奈何已是雨打風吹去,隻好比是遼東的公孫康,看看熱鬧而已。

狼來啦,來的是周郎,不是江郎!


台北時間5月5日上午9時15分,台灣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率領大陸訪問團從桃園機場起飛前往大陸,將在下午3時左右抵達訪問首站西安。宋楚瑜在4日舉行的行前記者會上表示,希望此行能積極推動兩岸中國人複興華夏,讓兩岸互蒙其利,讓兩岸人民攜手合作。宋楚瑜還稱,自己不是所謂的“特使”和“傳話人”。(路透社)

台灣親民黨主席宋楚瑜5月5日上午啟程訪問大陸。他表示,希望此行為兩岸搭起互信橋梁。親民黨的支持者和國民黨副主席、台北市長馬英九到機場送行。宋楚瑜一行將在香港轉機,當天下午抵達西安,隨後再訪問南京、上海、湖南和北京,下周將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舉行會談,並於5月13日返回台灣。(路透社)


    5月5日,宋楚瑜夫婦在香港國際機場向人們揮手致意。當日,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率領親民黨大陸訪問團,經香港赴大陸參觀訪問。

 

附一、陝西方麵的禮物:陶製的陝西“八大怪”

  被人們津津樂道的陝西“八大怪”分別為:老婆帕帕頭上戴,家家房子半邊蓋,板凳不坐蹲起來,麵條寬得像褲帶,鍋盔大得賽鍋蓋,油潑辣子一道菜,秦腔大戲吼起來,大姑娘不對外。這“八大怪”堪為三秦民俗真實而又誇張的寫照。

  首先說老婆帕帕頭上戴。原來陝西地區盛產棉花,當地人習慣把用棉花織成的手帕戴在頭上,它有多種功用:既可防風防塵防雨防曬,還可以擦汗擦手和用來包東西,真可謂既經濟又實惠。

  第二怪叫做家家房子半邊蓋。無論是在西安城還是整個陝西省,都隨處可見“半邊蓋”的房子。何為半邊蓋?一般的房子房頂皆為人字形,可是陝西的房子卻隻是人字的一撇。據說因為陝西幹旱少雨,所以這半邊蓋的房子能讓珍貴的雨水全部流到自家的田地裏,正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

  第三怪叫板凳不坐蹲起來。據說,由於關中的男子們一日三餐都要蹲在一起開“老碗會”,這一蹲就是一個多小時。加之人們冬天喜歡蹲在背風向陽的地方“曬暖暖”、下棋。於是,關中人就養成了“蹲”的習慣。

  俗話說“南方人細致,北方人粗獷”,而西北人粗之更甚,單從他們的飲食即可見一斑。“八大怪”中的麵條寬得像褲帶、鍋盔大得賽鍋蓋、油潑辣子一道菜就是特別形象的概括。

  “八大怪”的最後兩怪是秦腔大戲吼起來和大姑娘不對外。據說關中地區土地肥沃,極少有人為生存而奔波異鄉,所以有“老不出關(潼關),少不下川(四川)”的諺語。久而久之,不僅男人們不外出遠行,就連姑娘們也不願遠嫁。(廈門日報)

附二、宋楚瑜的機場演講

今天楚瑜和我們親民黨大陸訪問團一行接受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以及尊敬的總書記胡錦濤先生的邀請,我們能夠到這邊來訪問,首先楚瑜應該代表親民黨向中共中央及胡總書記,向今天在場的陳主任跟台辦的各位好朋友們,感謝你們盛情接待和安排。尤其是陝西省各位前輩這樣熱情的歡迎,宋楚瑜首先要致上無限的敬意和感謝之誠。)

我們團當飛機飛到西安市上空的時候,楚瑜禁不起要往窗外看一看我們內心所期盼的、看到我們共同的老祖先、中華民族在這發源的沃野秦川千裏,看到這一塊是我們共同祖先在這邊創造華夏文明的這一個非常美麗的土地,內心不禁非常激動,也有非常大的感動。(chinesenewsnet.com)

各位前輩們、各位我親愛的同胞們,大家都曉得海峽兩岸雖然隻有一百多公裏的距離,但是楚瑜感受的激動是卻讓楚瑜和萬水要花50多年才跨過台灣海峽這麽一個很窄的鴻溝,要花50多年才翻過那個鴻溝,您說內心會不激動嗎?

能看到這麽多可愛的鄉親同胞們,用這麽熱情的心情歡迎來自於台灣同樣炎黃子孫的鄉親,楚瑜也不禁要說一句,我們大家都是炎黃子孫。因此,楚瑜特別選擇我們親民黨的大陸訪問團第一站在西安,有兩個重大的意義,那就是這是一個尋血緣之根,是搭未來之橋。也就是我們要尋我們的血緣、我們的血統。(chinesenewsnet.com)

各位鄉親們,我們在台灣,無論是稱何處人、稱客家人、稱外省人,我們所有的鄉親的祖先共同來自於今天所在的這個土地──黃土高原,我們中原真正就是我們老祖先發源地。中華文化不是隻有那個漂亮的宮殿,是那一股中華民族炎黃子孫奮鬥不息的那種精神。因此,我們在這邊,每一個人都要問我們的祖先是誰?我們的血統證明我們是炎黃子孫,我們是中國人。(chinesenewsnet.com)

我為啥皮膚是黃黃的,我也是中國人。各位鄉親,各位鄉黨,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們都是一家人,表現出來我們是來尋血緣之根。而親民黨此行,最重要的希望搭未來之橋,搭海峽兩岸炎黃子孫,我們共同的那個互信之橋,搭我們未來的了解之橋,更要搭我們未來合作之橋。也就是我們所期盼的是創造,未來共同大家的未來。(chinesenewsnet.com)

因此,我把我們的目的講得非常清楚,就是“三個解”、“三個共”,那就是我們要真正的去能夠“了解”、然後“諒解”、更重要的是“和解”,這是“三解”;我們更重要的是要建立“共識”、然後才能夠“共生”和“共榮”。“三解”、“三共”就是我們能為中華民族、為兩岸中國人幫中國人,創造21世紀的共同光輝,複興華夏文化的共同未來,這一大家努力的共同目標。

各位鄉黨們,我在這邊特別強調的,在“三解”和“三共”之上要建立的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基礎,這個基礎就是我們親民黨在台灣奮鬥和堅持的三個基本立場:(chinesenewsnet.com)

第一、親民黨在台灣所有的政黨裏麵,始終堅持非常嚴正而絕不動搖、從來、始終一貫的政策的立場,就是我們反對“台獨”。(chinesenewsnet.com)

我們親民黨從來認為“台獨”不是我們台灣的選項,我們這個堅定不移的立場比任何其他政黨來得更堅持。大家隻要看過台灣過去政黨發展史就會知道,隻有親民黨不但反對“台獨”、反對“兩個中國”、反對“一中一台”、更反對“兩國論”。所有這些立場,親民黨創黨以來堅持的目標、政策、立場是非常確定的。(chinesenewsnet.com)

第二、親民黨最堅持的是“憲法一中”、“九二共識”。這個立場親民黨從來沒有動搖,而且爭取和支持用這個立場為基礎,希望我們兩岸能夠和解。(chinesenewsnet.com)

第三、我們親民黨主張兩岸要和平。我們都是炎黃子孫,兩岸一家親。也就是我在離開台北的時候寫得那個對子:“炎黃子孫不忘本,兩岸兄弟一家親”。我們所期盼的,就是創造華夏文明和兩岸和平的一個基礎,讓我們無保留的來搭起這個能夠建立互信的橋。(chinesenewsnet.com)

好多台灣的鄉親都問我,你去能不能夠把“三通”做好?我說我更重要的是把“第四通”要做好,那就是兩岸要心靈相通,隻要心靈相通,一通百通。(chinesenewsnet.com)

各位鄉親,海峽人為地隔絕了我們,隻要我們心靈相通,我們就會精誠合作,讓我們為真正共同的未來一起來奮鬥。

再一次代表訪問團向台辦的各位前輩和各位工作同仁和幹部表示感謝,你們非常細心的這些安排和熱忱的款待,我們不僅非常的感動,而且要利用今天的機會,向陳主任、楊副書記和各位前輩鄉親再一次問好。非常感謝大家,謝謝諸位,祝大家平安健康。謝謝。

附三、連戰宋楚瑜從政性格分析

  南方人物周刊張友驊文章說,李登輝的動怒、陳水扁的無奈、連戰的破冰、宋楚瑜的搶灘,交織成台灣政壇熱鬧的場景,從而凸顯出各政治人物之間從政性格的差異性,是一幅世態百相。

  比較泛藍兩位政黨主席的從政性格與行事風格,的確相當有趣。國民黨主席連戰,個性沉穩內斂、處世謹慎、不驕不躁、不苟言笑,為人寬容不記仇。行事強調政通人和,抓綱治領、充分授權、尊重上司,唯缺點是魄力不足、瞻前顧後。所以有人說,連戰是謙謙君子,可以欺之以方,不能對他無禮。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個性激越高亢、當仁不讓、愛恨分明、言語辛辣、為人過於算計。行事注重洞燭機先、團隊忠誠,媒體績效、關心民瘼,唯缺點是有氣就發、不夠穩重。所以有人說,宋楚瑜是寧鳴而生,不默而死的權臣,長官對他既器重也很提防。

  蔣經國對連戰評語是“個性儒雅,守分、守際,值得培養”。故而在蔣經國時代,連戰除短暫擔任黨職與駐外大使外,旋即轉進至行政係統發展,曆任青輔會主委、交通部長與行政院副院長。

  宋生於湖南湘潭,長於台灣台北,先後受知於蔣經國、李登輝,曾有人以“權臣”來形容宋的政治性格,此因宋天生就充滿政治細胞,他的求學生涯並不順遂,表現也不亮眼。他失意於學界,得意於政壇。

  蔣經國曾稱許他是“小太陽”,光環來自長官對他的信任。李登輝說宋是“發電機”,暗喻他有光就發,動能來自長官對他的器重。觀察宋的仕官生涯,從新聞局長、國民黨秘書長到省長,宋都是青雲得誌,直至辭卸省長,走自己的路,才開始體嚐政治路途的寂寥。他是位懂得創造議題,引人注意的權臣,所以他離不開官場的牽引。他總在光環行將消腿時,再起驚人之舉。宋對台灣政壇的影響力,仍會持續二三年。陳水扁、連戰等人不敢輕忽他的存在。

 

附四、宋楚瑜政治性格:“蔣經國第二”

  從某些角度來看,宋楚瑜很像“蔣經國第二”。宋楚瑜在個性上,雖受父親影響很大,但在政治性格上,則有蔣經國的影子。雖然在表麵上很多人都知道,宋楚瑜學成的前半年,是透過錢複的力薦,才能接近層峰;但是另外一個說法卻是,蔣經國刻意栽培這個宋達將軍之後,所以還沒等他讀完書,就把他召回國放在身邊。

  宋楚瑜跟在蔣經國的邊,與他建立起外人難以想見的親密情誼。因為宋楚瑜與蔣經國的關係不一般,所以在蔣經國當權的時候,宋楚瑜非但一下子從政壇上冒了出來,並且在極短的時間內,迅速竄升為一顆火紅的太陽。他由於以新聞局長局長身份處理中美斷交事件得宜,因此不到兩個月就除去“代”字,正式成為新聞局長,當時他年僅36歲,是最年輕的新聞局長。之後他又一路當上文工會主任、國民黨的秘書長。

  人說,“伴君如伴虎”。宋楚瑜政治手腕高明,深處大內,卻相當討蔣經國的歡心與信賴;他也知道把握機會求表現,所以在新聞局長任內,他在民眾心目中留下不可磨滅印象。在蔣經國主政的威權時代,宋楚瑜是唯一一個在中美斷交的時候,敢於在半夜直奔官邸,搖醒70歲的蔣經國的年輕人;他也是蔣經國晚年病重的時候,可以隨時進出官邸,將公文或口信帶進、帶出的人;他曾在那個時候,扮演起內侍兼外官的角色,在蔣經國無法起身的時候,夜裏穿起與蔣經國一樣的夾克,到行政院門前處理老兵“埋鍋造飯”的抗爭行動;他連蔣方良愛吃什麽都知道,對蔣孝武、蔣孝勇也下過功夫。所以當蔣經國過世的時候,宋楚瑜在致悼的挽聯上寫著,蔣經國親他若“子弟”。即便到“李登輝時代”,他也是蔣家與李登輝之間的橋梁。

  蔣經國影響宋楚瑜的程度,不下於宋達對他的影響之深。所以說宋楚瑜視蔣經國如父,是一點也不為過。每逢蔣經國的忌日,宋楚瑜總不免哀悼追思,甚且撫棺痛哭,他對蔣經國的遺孀、後人也相當照顧。而在宋楚瑜競選省長的時候,他不僅在穿著上,甚至有許多小動作上,都與蔣經國相當神似。例如他下鄉的時候,遇到有民眾熱情歡迎,他從不與他們保持距離;如果有民眾請他吃東西,不管是冷、是熱,吃過或沒吃過的,他都往嘴裏送;末了,在民眾熱烈歡送之際,他好不容易爬進車子之後,還會學蔣經國,翻出半個身子在車門口,向民眾揮手說再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