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李四光的霸道和錢學森的胡說八道(二)

(2005-03-03 09:25:01) 下一個

二、錢學森的學術貢獻

筆者學生時代時,就對大科學家錢學森無限的崇敬。也聽人講過有關這位大科學家的傳奇經曆,在美國留學、工作、和受迫害的那段已經婦孺皆知,是用朝鮮戰爭的戰俘交換回來的,俺就不再敷述。關於蘇聯那段,俺聽到的故事是這樣的:50年代的蘇聯老大哥,在導彈和原子彈製造方麵卡中國人的脖子,並故意刁難,達成了協議,隻準一個人來參觀,還不準記筆記。用錢學森自己的話說:“開始我們想爭取原蘇聯的援助,但他們後來不給了” (錢學森:關於兩彈一星和偉人的一些回憶)。於是周總理就派搞導彈出身的錢學森到蘇聯去偷學技術,為了讓蘇聯老大哥看得起,臨時還給錢學森授了中將的軍銜。結果這位大科學家過目不忘,參觀一遍,就把老大哥的導彈技術給複製了過來,為國爭了光。當然,這隻是民間的傳說,可能與事實,相差甚遠。

錢學森在我國導彈和火箭研究領域做出過重要的貢獻。在新華網兩彈一星元勳的介紹中說:錢學森是空氣動力學家,兩院院士。1956年錢學森提出《建立我國國防航空工業意見書》,最先為中國火箭導彈技術的發展提出了極為重要的實施方案。協助周恩來、聶榮臻籌備組建了火箭導彈研製機構——國防部第五研究院,並任該院院長。此後錢學森長期擔任我國火箭導彈和航天器研製的技術領導職務,並以他在總體、動力、製導、氣動力、結構、材料、計算機、質量控製和科技管理等領域的豐富知識,為中國火箭導彈和航天事業的創建與發展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但是有人認為,錢學森的這種貢獻,被新聞媒體本身無限度誇大了。例如大多數輿論說,中國把錢學森的“控製論”用到了導彈技術方麵。錢學森還曾經向中央建議,在航空和航天技術之間,應優先發展導彈技術。該建議被周總理所采納。第三是說,錢學森在中國發展導彈過程中普及了導彈技術知識,因為中國當時沒有懂導彈的。一些輿論也極度誇張地說錢學森是“核彈之父”、“兩彈之父”、“航天之父”、“火箭之父”等。據說對於這些稱號,錢學森都一一地笑納了,沒有做任何的解釋(李德成:關於“錢學森現象”的討論)。

其實,在有心人仔細地研究了中國火箭與導彈的發展史以後,發現錢學森不是任何一型導彈或火箭的設計師,也沒有跡象顯示錢學森曾經參與過導彈或火箭的設計過程,同時也沒有在中國的導彈與火箭發展過程中有重大的理論建樹。因為資料顯示,迄今為止,中國全部的國產火箭、導彈都是有總設計師、副總設計師的。遺憾的是,沒有一型導彈或火箭,有錢學森的名諱。

如前所述,中國第一型導彈完全是仿製的,蘇聯給了圖紙、技術、實彈和模型,而不是應用的美國的技術。我們的火箭和導彈技術的最初起步就是從這裏開始。而錢學森在美國研究火箭的真實曆史,就是1948年在美國空軍從事過探空火箭研究。錢學森並不是主導的研究人員。探空火箭的水平是可想而知的。沒有任何一種資料說明他本人在美國接觸過導彈技術。也沒有資料顯示錢學森一開始就是愛國的。相反,在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錢學森正式地加入了美國的國籍。

有人指出,鄧稼先之所以被譽為核彈之父,與錢學森有極大的不同,因為鄧稼先是中國氫彈的總設計師。中國的第一枚氫彈是鄧稼先主導設計的,並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因此,給人的感覺是,和李四光在發現大慶油田中的作用相似,在兩彈一星的研製過程中,錢學森最多起到了建議和管理的作用。不過按照當時的慣例和規律,不是共產黨員的錢學森能起到多大的管理作用,至今還仍然是個謎。對於錢參與美國航天和導彈研究的曆史和學術上的地位,以及後來錢學森為什麽不再赴美國學術交流,和接受傳說中的美國科學院和美國工程院的雙院士,也有人提出過質疑。

然而毋庸置疑的是,錢學森是世界一流的火箭與導彈技術專家,也對領導中國的兩彈一星的研製和開發做出了傑出的貢獻,而且我特別欣賞的是錢學森對一些事物創造性思維和前瞻性假設,是作為一個大科學家和優秀學者必不可少的素質之一。可是若從嚴格的科學的角度來審視錢學森對自己專業以外學科發展的論述、對一些現實世界中重大事件的表態、和他公開發表過的一些論文,他隻是一個不太懂科學的科學家(塗建華:中國特異功能二十年),這同他在年輕時受到的嚴格的科學訓練,也應該是不相符的。

三、錢學森的不務正業

以前看過一個笑話,是講前蘇聯的赫魯曉夫的。他對了一個著名的藝術家發脾氣,說我原來不懂藝術,是因為我沒有當總書記,現在我當了蘇共總書記,我就是藝術家,就懂藝術了。意思就是,權力和榮耀催人奮進,權力和榮譽也使人自我膨脹。毛澤東是一個偉大的戰略家和詩人,解放後他就不僅僅是懂打仗,也不僅能填詩作詞,而且連煉鋼煉鐵和施肥澆水這些下裏巴人的勾當,他也都是行家裏手了,大筆一揮,就是一部《農業八字憲法》。

筆者和一位搞專業的前輩有過交談,這位前輩不無感慨地說:現在是有些人講自己的專業講不出來,但講別的專業,就特別來勁。例如也是兩彈一星功勳之一的中科院前院長、現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和全國科協主席周光召,搞的是原子彈的數據計算和人造地球衛星的運行軌道控製,也是目前擁有外籍院士頭銜最多的中國人,90年代周院長代表中科院到美國訪問時,在大學裏做報告和學術交流,講的就不是理論物理,而是大講特講中國的國情。我想前中科院院長的這個毛病,可能就來自於他的同行和業師錢學森先生。

俺從前一直的以為錢學森先生隻是導彈方麵的權威,等到有一天突然看到先生在《人民日報》上發表題目為“要從整體上考慮並解決問題” 的談中小學校教育改革的文章,才認識到錢先生原來也是一位教育家,因而對錢先生更是刮目相看。在1990年的這篇文章中,錢學森先生侃侃而談:“從現在到下個世紀中葉以後,假如我們要在世界有競爭能力的話,我認為每個中國人都應該是碩士文化水平”。他說:“現在我們說的九年製義務教育是不夠的。但是我覺得總結我們過去的經驗,完全可以提高教育的效率。4歲就上學,我看經過14年到18歲,就可以達到碩士水平”。嗬嗬,幼兒們哪裏都會如錢老人家說的那樣聰明,18歲就都碩士水平,個例可能是有的,但作為教育的製度普及,實在也是拔苗助長,恨鐵不成鋼了。這不是瞎說,又是什麽?

到1994年,看到錢學森先生出版的一本學術專著:《論地理科學》,書上洋洋灑灑數十萬言,談得可都是“關於地學的發展問題”和“地理科學的發展戰略和研究方向”。看了幾篇地學方麵的文章,就儼然地成為了地學大師,為地理科學製訂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八字憲法”。接著,在《大自然探索》、《地理學報》、和《地理知識》上還有許多一流的地理學院士和專家們跟進,為錢學森的理論和指示做注釋。如全國地理學理事長任美鍔院士就說錢學森是“從世界科學的高度”,建立了“大的地理科學係統”。前幾年南京師範大學地理係建立地理科學學院時,錢學森還親筆題寫了院名,現在就掛在該院大樓的門口等等。可見這題字和贈詩之風,也不自年輕有為的搞基因的陳竺院士起。

看到最近的紀念錢學森90周年誕辰,由中國科協、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和國防科工委聯合慶祝。不是紀念錢學森在發展兩彈一星和“神五”載人飛天上的貢獻,而是慶祝錢學森在地理科學、在教育學、在沙產業理論、在“知識密集型草產業”、在“人體科學”、和“天地生”科學方麵的“劃時代貢獻”!

不好好的利用自己的專業背景,認真地總結和反思一下如何去登火星登月球和破解人家美國的導彈防禦體係和全球定位係統。瞎談什麽八竿子也夠不著邊兒的沙產業、草產業、地理科學、人體科學、和大成智慧等等前所未聞的其他專業的新名詞。可真是有點兒不務正業,和自欺欺人了。

可悲的是,有錢老先生一個人在那兒胡說八道也就是了,後麵還竟然就有那麽多的博導和院士級別的崇拜者。以至於一夕之間,中華大地上竟出現了很多的沙產業研究會,草產業研究會,人體科學研究會。就連大名鼎鼎的中國科學院的地理研究所,也跟了錢老瞎起哄,改成了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

諾貝爾的什麽獎,要不想出醜聞,還是要慎重一些,晚一點給咱中國人的好。

 

 

 

參見:席琳:李四光的霸道和錢學森的胡說八道(一)

      席琳:李四光的霸道和錢學森的胡說八道(二)

      席琳:李四光的霸道和錢學森的胡說八道(三)

      席琳:李四光的霸道和錢學森的胡說八道(四)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