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評《水滸》

(2004-10-27 14:11:15) 下一個
評水滸運動是在批林批孔批周公之後,反鄧與批判右傾翻案風之前。 運動開始時席老家的社員們整天開會,讀報紙,學社論,也不下地去幹活。很多社員覺得很奇怪,想這眼前的水庫的正事都管不了,那小小的“水壺”和遠在天邊的“鬆花江”(宋江)有什麽好評的?更有席琳所在的學校的一個民辦老師把“水滸傳”念成了“水許傳”。 不過這也難怪,這一類的小說、古裝戲和家譜等,早被打成了四舊。作為禁書,能燒的都燒了,至少在席老家,沒有人敢收藏和傳閱這些書。 紅太陽的一句“水滸傳好。。。”,就給這本禁書解了禁。席琳順便也看到很多其他禁書的手抄本,如《牛郎織女》、《春秋配》、《梁山伯與祝英台》,和《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等“四書五經”。 其中的“四書”是從別的村一個算命的親戚家借到的。 說起這位算命的親戚也是前清的一個秀才,以前是一個教私塾的先生,解放後失了業,就四處給人看風水和擺攤算命。先生的兒子是生產隊長,把先生多年的藏書一把火都給燒了。 先生知道後暴跳如雷,書是先生的命根子,但先生也隻罵了一句敗家子,就不了了之。 好在先生出外旅行時帶著先生的先生傳給先生的一本四書,這本書也就逃過了一劫。 從先生處借得的這本四書已經破爛不堪,是席琳生平看到的最滄桑的書。記得是繁體字,豎排版,合訂本。上有先生和先生的先生的很多批注。 席琳借閱後給包裝了新的封麵,先生很高興,於是就給席琳講解四書、《周易》,還有《水滸傳》、《三國演義》,兼評時政。 記得老先生說水滸傳一改幾千年史家紀事的春秋筆法,對人物性格刻畫得既細致入微,又合情合理。 對民國人物的評價,先生說了很多,如治大國如烹小鮮以及民重國輕一類的大道理,可惜很多都不記得了。印象深刻的是先生說那蔣介石,輸就輸在失卻了民心,而共產黨這邊的周恩來,是一個百年不遇的賢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