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發大水

(2004-10-27 13:54:56) 下一個
俺小時候和一群小夥伴兒們對發大水是非常的興奮,想這大水來了就可以逮魚,至少也可以抓一些泥鰍,或者黃鱔,那肯定比在村前的寨海子裏用竹籃搬魚的感覺爽。 有一次俺還認真地和狗混兒和狗忘兒商量,問如果逮著大魚什麽的該往哪兒放,狗忘兒說這家裏承水的水缸肯定是太小,隻有生產隊飼養室老黃牛大伯淘水用的那個大缸才足夠大。於是狗混兒就自告奮勇去飼養室去窺視,說如果運氣好,碰上老黃牛在睡午覺,順便也可以偷點牲口料吃。 這牲口料一般是炒熟了的黃豆,就是後來的林副統帥在遼沈戰役中最喜歡磕的那種。記得這炒黃豆,也是給哪一頭幹重活的老牛犍和幾匹膘肥體壯的黑騾子加小灶用的,摻在鍘碎的麥秸和穀杆裏,牲口們吃著可歡啦。而那幾頭瘦驢子,除了在農忙季節,一般是沒有這種待遇的。 趁飼養員不在時,偷一把牲口料,大夥兒躲在一邊分著吃,既刺激,又解饞,是當時的小夥伴兒們最喜歡玩的遊戲之一。 可狗混兒當天的運氣特差,剛裝模作樣的視察完淘水缸,一把炒黃豆還沒有放進屁股兜裏,就被剛從外麵莊稼地裏追牛犢回來的老黃牛逮個正著,揪著耳朵送到隊部,被隊長和副隊長好一頓揍! 當時,偷牲口料的罪是可大可小,狗混兒爹毛孩兒大伯覺得理虧,也就沒有發作。再說了,席洪生的父母就都是在自己任公社管夥幹部時活活給餓死的。 另外就是發水那一陣,席老家村子旁邊的官道上,一車一車的解放軍,疾駛而過,一連七天七夜。也有的軍車在村子旁邊的空地上埋鍋造飯,飯畢集合,練操,唱三大紀律八項主義和我是一個兵等歌曲。印像中戰士們一般是徒手,紮武裝帶,左右分別挎一個綠挎包和一個軍用水壺,包括打拍子指揮唱歌和集合時喊操的頭兒都一樣(後來想大概是班排長)。 當大官兒的就不一樣,一眼就能分辨出來,不是從穿戴,因為當時的官兵都穿一樣的服裝,沒有軍銜,也沒有大蓋帽,隻有領章和帽徽。而是在腰裏,當官兒的有一個短短的盒子槍。生產隊長席洪生、副隊長席國順和村裏的民兵連長也去找這樣的人去說話,問寒問暖。 記得那個當官兒的穿的上衣大概是四個兜兒,還用手摸了一下席琳的腦袋,說了句這腦瓜兒聰明一類的話,具體的已經沒有了印像,隻記得他腰裏佩帶的那把槍。 俺們一大群小夥伴兒,就圍在那個當官兒的旁邊,看他腰間的那個玩意兒,雖然是裝在一個皮匣子內,不現廬山真麵目,但僅憑想像,就十分的解饞。 以前在畫本上也看見過駁卡槍什麽的,自己也手工和小夥伴們用生產隊的噴霧器的噴霧杆和自行車的鏈條製作過可發射火藥的手槍,但這真玩意兒可也從來沒見到過。 據老輩人講,這陣式,自劉鄧大軍下江南之後,是多少年都沒有見過了。 後來看報紙,才知道這些解放軍,是被抽調到河南的駐馬店地區抗洪救災的。另外也有記者現場報道,說有壞人趁火打劫,不但不救人,還把活人胳膊上的手表給抹下來,再把人推到水裏去,結果被解放軍當場擊斃。 看報紙後俺心裏就不停的在嘀咕,是不是俺見到的那個當官兒的給開的槍呀? 接下來是生產隊長席洪生發動社員向災區捐獻物品,說是上級要救援受發大水地區的災民,幫助受災的老百姓重建家園,破衣服,破被褥,什麽都行。開始沒有人帶頭捐,不是不捐,而是沒有東西可捐。席洪生就不得不一家一家的派任務,然後再一家一戶的催,還當場抱出了家裏唯一的一床破棉絮。但就是這樣,整個生產隊,除了黨員們捐的兩個破棉襖,和席洪生家捐的那一條破棉絮,也沒有捐出什麽特別像樣的東西。 為什麽隻是一條破棉絮,而不是整個被子呢?據和隊長家走的很近的狗忘兒娘說,被麵給拆下來,夏天用,冬天到了,再把被麵罩在棉絮上,冬天蓋。本來席洪生要全捐出來,被洪生嫂給攔著了。而且洪生嫂為此事,暗地裏沒少抱怨他老公。 當時俺就和幾個小夥伴在一起羨慕的不得了,想:發大水這麽好的事兒,怎麽就輪不到我們這裏呀。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