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逐流 - 活在美國的我們 第九十章

打印 (被閱讀 次)

九十.  房中介兼導遊

 

張紫薔無奈地歎了一聲:我是想賣房子,也得有人買啊!911後的這幾周,一個買房子的新客戶都沒有,原先幾個說好要簽合同的人,現在也往後拖。設身處地想想,就是我自己,恐怕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買房子,誰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麽事。看起來房市可能要有一段時間的低潮了,我是已經有思想準備的,隻是沒有想到這麽快。

 

肖雨禾有點吃驚:都說911會導致經濟滑坡,沒想到已經在房地產市場上反映出來了。有點嚇人啊,那個女人是你的客戶嗎。

 

是國內來的有錢人,"張紫薔低聲道:"用現金買房。她說不管美國的情況怎麽樣,都不會改變主意。算是我眼前唯一靠得住的客戶。昨天下午我在機場接到她,她說要在休斯敦呆三天,提出來要我陪著到處逛逛,反正現在房市不好,我也沒有別的安排,聽說今天教堂有受洗儀式,她好奇,我就帶她過來看看。

 

你怎麽連接機送機都管?還要幫別人搬行李吧?肖雨禾有點驚訝。

 

當然,現在這個時候,抓到一個客戶不容易,幸好這些有錢人來去匆匆,明天周一去簽合同,下午我就送她去機場。行李不多,我還提得動。以後有空再聊,我得過去陪她了。說完,張紫薔對餘媽媽說了聲再見!,就匆匆回到那個女人身邊去了。

 

望著張紫薔的背影,餘媽媽有點莫名其妙地:她做什麽工作啊?怎麽還要搬運行李,看她嬌滴滴的,怎麽提得動箱子?

 

是啊,她本來就應該是嬌滴滴的!肖雨禾感歎一聲,又對餘媽媽解釋:她是房地產中介,幫別人買賣房子,為了賣一套房子,現在竟然要接機送機,提行李,當導遊。生活把她變成女強人了!

 

又到了周日,餘爭鳴準備好送父母去教堂,餘爸爸突然說:這個周末我們還是在家吧,或者去中國城買菜。

 

餘爭鳴奇怪地問:怎麽不去教堂聊天了?

 

別人勸我們信教,餘爸爸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雖然不信共產主義了,但我還是不能接受基督教。別人那麽熱情,我覺得不好意思推辭。還是不去吧。

 

肖雨禾在旁邊好奇地問了一句:趙躍進勸你們信基督教了?

 

喔,餘爸爸說:她倒沒有,是那個叫許薇的和她丈夫,還有她爸爸,講了很多信基督教的好處,人家是好心,拒絕的話我說不出口。所以還是不去的好。

 

聽了這個解釋,肖雨禾笑起來:我說嘛,趙躍進怎麽可能勸你們信教,她說她心裏信,我看她倒是利用的成分更大些。以前,一到周日,她就把兩個孩子送到教堂去上免費的主日學校和幼兒園。她自己好輕鬆一上午,還不用做午飯,一家人都在教堂吃午飯。現在兒子大了,參加禮拜了,培養得那個孩子倒是真信了。躍進自己給我說的,她兒子每天晚上一本正經地跪在床前,祈禱好一陣才上床。她都有點擔心了。

 

餘爭鳴打斷肖雨禾,回頭對老爸說:不去教堂也好,我們就去中國城逛逛,路上順便把要捐東西送到接受站。

 

捐什麽東西?為什麽要捐東西?餘媽媽問。

 

肖雨禾解釋說:你們來之前,我收拾房間,發現那間儲藏室裏還掛著好些不穿的衣服,有幾件青青的衣服,還沒有穿過就小了。除了衣服,還有些其他的東西,像舊的打印機,錄像機,烤麵包片的機器,都沒有壞,隻是買了新的,舊的就沒有用了。我收拾了兩個大紙箱,放在車庫裏,總是忘記送到捐贈站去。

 

我看見車庫裏那兩個紙箱子,滿滿的,還奇怪為什麽衣服和其他東西放在一起,不知道是什麽意思。捐給誰啊?餘媽媽好奇地問。

 

就是送到捐贈站,那裏的人會整理好,可能是買掉吧,具體怎麽處理我就不知道了,就算是買掉,錢也是用來做慈善活動。反正這些東西沒有用處了,送給他們就行了。餘爭鳴說。

 

讓我先看看。說著,餘媽媽就往車庫裏走,過了一會,提著幾件衣服回來了:這幾件青青的衣服,連標牌都還在,是全新的,扔掉多可惜啊。還有這件西服,你爸就能穿,你們不要的那些東西,都挺好的,真可惜了。

 

餘爭鳴笑道:我爸會穿嗎?你盡管挑,反正你不要的,我們就捐了。

 

餘爸爸從老伴手上接過衣服,翻看著說:前幾周你帶我們去逛車庫銷售,我看賣的那些東西遠不如你這些東西成色好,你也可以擺車庫銷售啊,還可以買點錢。

 

 “我們試過,餘爭鳴想起什麽,笑起來:以前有朋友擺車庫銷售,我們也送些東西過去,在那裏擺一天,隻賣掉了一個舊床頭,和幾樣小東西。別人一砍價,雨禾就恨不得倒貼點錢送給人家。麻煩半天,賣了幾美元,還不夠麻煩的,不如捐了,再說了,我們還可以免點稅。

 

看見餘爸爸困惑的眼神,餘爭鳴又解釋一句:從捐東西的地方拿回一張收據來做為憑證,算稅的時候可以從收入裏扣掉一點。當然很少一點而已。

 

主要是把家裏不用的東西送出去,別人也許還有用,家裏也清爽些。肖雨禾補充一句。 

 

911事件似乎並沒有給休斯頓的高中生帶來什麽太大的影響。十月份,餘青青學校的返校日活動眼看就要到了,全家都開始興奮起來。為了給餘青青買晚禮服,全家人一起去了購物中心,餘爭鳴陪著父母到處逛,肖雨禾則陪著青青到商店裏挑禮服。

 

雖然不像剛來美國時那樣捉襟見肘,但肖雨禾對高中生的晚禮服並沒有概念,她以為高中生嘛,有條連衣裙就行了。可是餘青青很知道自己要什麽,她挑了一件深藍色的絲絨長裙和一雙黑色高跟鞋。

 

付款的時候,那個收銀員問肖雨禾:你要不要申請我們店的信用卡?如果你今天申請了,你買的東西就可以便宜百分之三十。你還可以從信用卡上借錢,最多可以借到一千美元。

 

肖雨禾以前在好些商店被問過同樣的問題,她也申請過幾次,不過每次信用卡寄來後,她都放在一邊從來沒有用過,因為餘爭鳴堅持要用汽車公司的信用卡,這樣買新車的時侯,最多可以拿到三千美元的折扣。

 

所以到後來,再遇到商店裏推銷信用卡,她一般都婉言謝絕。不過,今天買了一百多美元的東西,她決定還是申請一張信用卡,至少今天可以少付百分之三十,至於用不用這張信用卡,就再說了。

 

晚飯後,餘青青迫不及待地試穿著晚禮服。當她從樓上下來時,全家人都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餘媽媽圍著孫女轉了好幾個圈:這麽漂亮!這是演員們在台上穿的衣服啊,就是春晚主持人穿的那種。”“哎呀,整個背都露著,會不會有點涼啊。”“小姑娘穿什麽都好看,瞧瞧青青這細腰身,多好看!”“裙子這麽長,鞋都看不見了,隻露出鞋後跟,走路要小心喔。”“高中生穿這麽漂亮,我們國內結婚都沒有穿這種衣服啊。

?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