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望無際的棉花田

打印 (被閱讀 次)

那一望無際的棉花田

豆豆從歐洲出差回來了, 她靜寂了兩個月的博客又熱鬧了起來。 豆豆新出的博文題目是 “我們在尋找和失去中顛沛流離” — 聽起來很哲學,豆豆說這個題目是從自己讀過的一篇文章中借過來的,因為喜歡 “尋找” “失去” 和 “顛沛流離” 這幾個詞。 博文裏貼了照片,幾張風景照, 兩張真人秀,真人秀被低調地放在了文章的最後,用了漸變色的分割線跟主文隔開,卻仍然是毫不誇張地吸引了所有讀者的視線。一張是背影,阿拉斯加幹涸的河灘上,蒼茫的遠山前, 行走著身材頎長飽滿的豆豆,是有人叫了你一聲嗎,你的臉部向右後方偏轉,下頜微啟,長發飛揚,陽光在你側著的臉上和赤裸的右臂上閃耀著。另外一張是跟兒子在咖啡店裏的合照,兩人身著藍白色調的母子裝,感覺鏡頭是在玻璃窗外,照片的麵兒上懸浮著一些若有若無的光和影,像極了時間的痕跡。

還有一張棉花田的照片,滿眼的細碎的銀白,密密集集地散落在棕綠色的底子上。天上是淺灰色的卷雲, 水墨畫裏的似的,雲朵的縫隙裏偶爾露出一小塊兒天使藍的天空來。光線不是很充足, 卻也不算太虛弱,這讓照片的色調帶著一點點陰鬱,和千帆過盡後的開朗與淡然。

如果不是豆豆給照片標了題目,我恐怕不會一下子認出這是棉田。 鏡頭是拉遠了拍的,細細密密的白的花, 綠的葉,褐色的棉桃夾,因著距離, 都抽象成了程式化的形狀和色彩,形成一種寧靜內斂的秩序。 記憶中拉近到眼前的棉花植株總能給我一種怪異的感覺,大概是因為棉桃夾和吐絮的棉花之間近乎兩個極端的反差, 一邊是堅硬自我淩厲,一邊是柔軟隨和溫暖。記憶中的棉田已經很遙遠很遙遠了,遠得我幾乎已經摸不到那根虛弱的牽連著它和我的悠長的細線了。

關於棉線和棉布的記憶卻還是清晰的。 小時候在姥姥家長大,讀小學回了爸媽家後, 還是會經常回去串親戚,農忙時全家過去幫忙秋收。 姥姥家的村子和爸媽家的村子相鄰,隔了兩華裏的距離, 我們有時候騎車, 有時候走路,走路會從莊稼地裏的小路斜插過去,走到姥姥家門口也就是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前一陣兒妹妹在微信裏說起在婆婆家的鄉下看到了織布機, 提到小的時候晚上一覺醒來,經常看到姥姥在燈光下嗡嗡嗡嗡地紡棉花。那個時候農村人自力更生做棉布, 采摘下來的棉花用紡車一條一條紡成棉線, 白色的棉線在染缸裏上色,晾曬,再用織布機織成棉布,全部過程手工, 織出的布我家鄉叫老布,做床單被罩冬暖夏涼, 在現在算是個稀罕物品。 當年姥姥家的偏房裏有一部織布機, 我們小的時候會看姥姥和舅媽們在織布機上織布, “ 腳一上一下,梭子在撐起的棉線下麵飛來飛去…”, 妹妹如此描繪著。姥姥已經不在了,回老家時, 舅媽有時候會織老布的床單被罩作禮物給我們帶回城裏。

我大學畢業後去大連安家,出國, 爸媽跟弟弟去了保定,家鄉離得越來越遠了。 姥姥去世之後, 回老家的次數就更少了,但是對於農村的巨大變化, 還是能夠豹窺一斑,年輕人或者出去到城裏打工賺錢, 或者在當地打工賺錢,在家裏留守的大多是老人孩子了,感覺農田越來越少, 品種越來越單一,棉花田, 好像我進城以後就再也沒有見到了。

加拿大是個農業國, 記得我跟Bill移民前在他同事組織的送行宴上, Bill的李姓科長給我們科普。 在加拿大的十幾年裏, 因為工作性質經常出差,安省的大村小鎮也跑得差不多了, 農業大國的農田的品種單一化出乎了我的意料, 玉米, 黃豆,給牛馬吃的飼料草,還有菜農的蔬菜田和大棚, 再沒別的了。 沒有圓圓葉片小耳朵一樣支棱著的花生地,沒有幹燥燥的秋陽裏金燦燦的麥浪, 更沒有一望無際如詩似畫的棉花田。Allen給我答疑, 因為安省不是農業省啊。

感謝豆豆,讓我在你的博文裏又找回了那些飄搖遠去的關於棉花的記憶。 我也喜歡你博文的題目。我們出生,我們成大,我們去遠行,我們尋找, 我們失去,我們在顛沛流離中獲得,再落地,再生根,再成長,然後在早已成為故鄉的他鄉的土地上,安然死去。

 

………………………

我們在尋找和失去中顛沛流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712/201809/11442.html

LinMu 發表評論於
小c中秋節快樂!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嗬嗬, 最近比較忙,特殊時期,不算 :)
不過我九月末之前不補上一票的話, 按正常狀態算也是合格了 :)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我來掐著Fitbit給你計算什麽時候得被批評了。:))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彩煙遊士' 的評論 : 它們是一個科的
— 知道了。謝謝遊士, 周末愉快。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甲老翁' 的評論 : 謝謝。問老翁好。
彩煙遊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它們是一個科的;)

cxyz 2018-09-14 16:28:51
回複 '彩煙遊士' 的評論 : 特意去查了一下, 原來棉花的花真像芙蓉花一樣. 博士就是博士 :)
花甲老翁 發表評論於
難得一見的棉花田,謝謝了.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inMu' 的評論 : 謝謝詩人LinMu :)
LinMu 發表評論於
你和豆豆都是好畫家~~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為什麽是吹捧,我總覺得我自己的文字太清淨寡淡,色彩單一淡薄,可不就像水墨畫嗎。我可羨慕你的文字色彩斑瀾情感厚重呢。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豆豆的文字像油畫, 我的像水墨畫”—— 哪裏有這麽吹捧自己的?嗯,現在相信你這裏的秋老虎很熱了。哈哈。:))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卜蘭子' 的評論 : 剛過去看了看, 真人秀還在啊。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外麵的世界' 的評論 : 棉花地都有哲學呐,
— 嗬嗬, 硬給拉出來的。 問好世界。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ooibosTea' 的評論 : 謝謝茶兒, 過獎了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沫' 的評論 : 嗬嗬, 謝謝水沫。我也來評價一下,豆豆的文字像油畫, 我的像水墨畫 :)
卜蘭子 發表評論於
小時候在農村見過棉花。錯過了真人秀:(
外麵的世界 發表評論於
這棉田太壯觀啦,太有才啦,棉花地都有哲學呐,我頂多就覺得棉花好看。哈哈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呼風喚雨的文筆,驕傲吧,小C!
水沫 發表評論於
陽光下廣袤的棉花田搖曳著細細碎碎的銀白色,細雨中老舊的木屋木椅藏著人間情話,水和天溫柔地環抱著盛開在初秋的荷花, 半是溪水半是沼澤的濕地托起了盛著雨水的杯狀蓮蓬,老樹身上印刻著的是歲月流年,潺潺水流為林間鳥兒的歌唱伴奏…… 嗅著空氣裏生動而樸素的氣味,那一刻,我的靈魂,也是淺吟低唱著了。

滿眼的細碎的銀白,密密集集地散落在棕綠色的底子上。天上是淺灰色的卷雲, 水墨畫裏的似的,雲朵的縫隙裏偶爾露出一小塊兒天使藍的天空來。光線不是很充足, 卻也不算太虛弱,這讓照片的色調帶著一點點陰鬱,和千帆過盡後的開朗與淡然。

-------------------
讀你們兩個人的文字,真是太美了,棉花田我都沒有見過,可是感覺它是生動而樸素,開朗而淡然,溫暖而詩意~~~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菲兒, 能給你們帶來美的感受我很榮幸 :)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1強強聯合,小C的文非常的美!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謝謝一凡, 問好。棉田好像不是很容易見到, 我也很多年沒見過了。
周末快樂。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美文美圖!棉花田真壯觀,我以前從未見過。
問好小C,周末快樂!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棉田是北方作物吧,南方應該不太常見。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第一次見到棉花田,我也愛花棉布。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蓮盆籽' 的評論 : 看來蓮蓮也用過老布?
周末愉快。
蓮盆籽 發表評論於
老布純樸,棉花素雅。好溫暖的回憶!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佛州也有嗎,我一直以為棉花是溫帶作物。
鬆鬆周末愉快。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脫了鞋比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嗬嗬, 借豆豆半句回複 “你敢說自己“文字貧乏”?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小C好文。美國佛州也有棉花田,可惜我還沒有看到過。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我穿上高跟鞋蠻高的噢,比就比,輸了請你吃飯就是了。:))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你敢說自己“文字貧乏”?揍!哈哈哈!:)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寫得好,好到讓貧乏的我窮辭羞讚了!你和豆豆的互動給文學城帶來的風景讓我們賞心悅目。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hiyan' 的評論 : 是, 棉花田就得大片的才有氣勢。
油菜花安省好像也有, 不太常見, 遍地都是的是玉米。
zhIran 周末愉快。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彩煙遊士' 的評論 : 特意去查了一下, 原來棉花的花真像芙蓉花一樣. 博士就是博士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彩煙遊士' 的評論 : 抓住博士問一句, 棉花是花嗎?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噢顏顏' 的評論 : 還有野棉花?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噢顏顏' 的評論 : 你的結尾,讓我想起汪峰的那首歌:北京北京。
嗬嗬, 我說怎麽那幾句寫得那麽順溜, 一揮而就, 原來不小心壓了汪峰的韻 :) 北京北京這首歌我也喜歡。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雙魚城' 的評論 : 謝謝雙魚褒獎。 周末快樂!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ollowNature' 的評論 : 我一直覺得平原省份Saskatchewan 和Manitoba 才能算是農業省, 特意去查了一下, 三大農業省還有一個Alberta, 安省在剩餘的省份裏農業算是發達的。

https://www.thecanadianencyclopedia.ca/en/article/agriculture-and-food

謝謝Follownature專業科普, 原來棉花喜溫。
周末愉快。
彩煙遊士 發表評論於
小C好!棉的花很漂亮的,像芙蓉花:)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謝謝迪兒, 很高興你喜歡。 周末愉快。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謝謝子喬, 誇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
周末愉快。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y56' 的評論 : 稀稀落落的棉花讓我好生失望
— 嗬嗬, 棉田必須得密密集集的, 這樣才有氣勢才好看!看來不少人有棉田情節啊。
謝謝聞香, 你也有一雙善於發現美的眼睛啊,你眼裏的湖水是那麽漂亮。
周末愉快。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謝謝暖冬, 很高興你喜歡。 周末快樂。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我有一件老棉襖,可以剪開分享的,:))
— 這一聽就是雙麵ID中的男人麵 :)
土豆周末愉快。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愛人說是馬鈴薯花(因為花是白的)
— 聽你一說還真像。我老家也種土豆, 都是自己吃的, 沒有這麽大的麵積。
停車照相,要注意安全啊。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是先生用相機的“Sport mode“拍的
—確實背影照動感十足,我沒有寫出那種一觸即發的動感。
那個玻璃的反光裏好像有輛車? 最右邊上 :)中間拿相機的人好像也有個影子 ?—真八卦!
謝謝豆豆, 什麽時候看圖說話需要借圖時通知你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謝謝豆豆,我覺得寫文章跟畫畫在描繪上異曲同工,可惜我不會畫畫。

小C,以後有機會我再去那裏,爭取幫你拍幾朵近距離的棉花!
— 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聽起來比較危險, Safety First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好感動啊,豆豆, 回了這麽多, 拚到一塊兒可以湊一篇博文了 — 一看就有投機取巧的經驗 :)
實在不知道怎麽結尾了, 就又轉回了起點, 沒想到牽出了這一些仿排比句, 感動了豆豆, 也把自己感動了一把 :)
我大學畢業後跟Bill去了大連, 待了幾年, 移民加拿大。 大連女孩子是漂亮, 個子高,條兒順, 皮膚好。 我不是土生的, 跟那些粘不上邊兒 :) 個子在北方女生中算不上高, 也許有一天可以跟豆豆比一比 :)
cxyz 發表評論於
今天上班忙暈了,偶爾上廁所刷幾分鍾網,看到大家留言, 回家趕緊來回 :)
zhiy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小C的文字就如朵朵棉花,素淨淡雅,美!” +2

豆豆的棉花圖真是氣派。 美國好像種什麽都是一望無際,油菜籽,玉米。。。
噢顏顏 發表評論於
喜歡 謝謝
最近一次見棉花是在中南美,路邊,一叢高高的喬木上一朵朵“白雲”吸引了我,陌生又熟悉,之後確定是野生棉花(鍥而不舍的找到了一株矮植株,弄來望聞問切,細細研究,得出結論),此時想,那花不得有多豔麗。
你的結尾,讓我想起汪峰的那首歌:北京北京。
周末愉快。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小C的文字就如朵朵棉花,素淨淡雅,美!+1 讚美文!
FollowNature 發表評論於
"Allen給我答疑, 因為安省不是農業省啊。" - 安省是農業省, 隻是安省和整個加拿大的氣候太冷, 不適合棉花喜溫的特性, 不能種棉花.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小C的文視角獨特,溫馨淡雅,讀來很是享受。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小c的文筆優美細膩的令人讚歎。
特別喜歡暖冬說的這句話:“小C的文字就如朵朵棉花,素淨淡雅,美! ”
yy56 發表評論於
小C,你的眼光真的很敏銳,讀了博文,趕快又返回去看照片。

原來看了電影《湯姆叔叔的小屋》就一直對棉花地有一種向往。後來先生在NASA 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工作時,有幸第一次在Alabama看到了棉花地,稀稀落落的棉花讓我好生失望,從此對棉花地索然無興趣了。
看了你的文章,我又找回了我當初的興趣,方才發現多麽美的一幅圖。

其實美就在那,就看你有沒有發現美的眼睛。

也謝謝豆豆,如果沒有豆豆的慧眼,也不會有這篇細膩的美文。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小C的文字就如朵朵棉花,素淨淡雅,美!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棉花是很好的裝飾品,一大束放在花瓶裏非常漂亮別致,試試。
回複 '風水縱橫' 的評論 : 謝謝風風, 如果有一天我有親眼看到棉田, 因為你這個建議, 一定冒一下險, 帶幾隻回家插插看 :)

我有一件老棉襖,可以剪開分享的,:))
雪中梅 發表評論於
有趣的是,我們也是在路邊停下拍了一張棉花的照片。行在路上,隻見白花花的莊稼長在地裏。愛人說是馬鈴薯花(因為花是白的)。可是我認為是棉花。因為經濟地理介紹過喬治亞州產棉花。後來終於在沒有其他車輛跟隨的情況下,把車停在路邊,愛人下車跑到那裏抓拍了幾張照片。剛拍完,後麵就有車輛出現,於是我們趕緊落荒而逃。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在Anchorage小烘培店的那張照片,哈哈,確實是先生從窗外向裏拍的,因為烘培店太小正麵拍照太近了。又一次,你真的好細膩!在Denali National Park的那張照片是先生用相機的“Sport mode“拍的,我在那片寬廣的大地上轉著圈圈,sport mode按下可以連續拍好多張,所以用來拍跳舞很不錯。那一組照片都不錯,我看上去很輕鬆自然,挑了這張正好轉到斜角的,哈哈。:))

謝謝小C,以後我博文裏的任何照片你如果感興趣都可以拿來寫文章的,讀你描寫一張照片的文字真是享受!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還有一張棉花田的照片,滿眼的細碎的銀白,密密集集地散落在棕綠色的底子上。天上是淺灰色的卷雲, 水墨畫裏的似的,雲朵的縫隙裏偶爾露出一小塊兒天使藍的天空來。光線不是很充足, 卻也不算太虛弱,這讓照片的色調帶著一點點陰鬱,和千帆過盡後的明朗與淡然。”—— 你有一雙藝術的眼睛,有沒有人告訴過你?

其實那一天去野生公園時天是忽陰忽晴的,這片棉花田是在去公園的路上,還沒有下雨。那條路是Highway不是Freeway,所以雖然車輛開得速度很快,但還是可以靠邊停一停的。我看到這片棉花田時驚豔得要求朋友趕緊停車讓我拍照。站在Highway的路邊,聽著車輛疾馳而過的風聲,把焦距拉遠再拉遠,拍出遠空下的棉花田。小C,以後有機會我再去那裏,爭取幫你拍幾朵近距離的棉花!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剛剛坐下來就收到了小C的驚喜,看著外麵天邊的慢慢升起的太陽,慢慢喝口茶,再細細讀小C的美文!

你的文筆真正是細膩,細膩到了我讀完以後竟然輕輕歎了一口氣。最後這句話“我們在顛沛流離中得到,再落地,再生根,再成長,然後在早已成故鄉的他鄉的土地上,安然死去。” 竟然令我眼睛濕了。

小C在大連工作過嗎?我初初來美國時有一個師姐就是大連人,大連的女孩子真是漂亮,高挑又大氣。我在南方女子中算高個子了,可是和1.74m的師姐在一起還是得穿上高跟鞋才不覺得矮了一頭,哈哈。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水縱橫' 的評論 : 謝謝風風, 如果有一天我有親眼看到棉田, 因為你這個建議, 一定冒一下險, 帶幾隻回家插插看 :)
風水縱橫 發表評論於
棉花是很好的裝飾品,一大束放在花瓶裏非常漂亮別致,試試。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