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爾約會

李公尚,定居美國。養家糊口之餘,喜愛搬弄幾千中華文字,聊解歲月之歎。
打印 (被閱讀 次)
蒙特利爾約會

           李公尚 
 
       
     第一去蒙特利爾,一位加拿大朋友約我見麵,沒有告知見麵的具體地址,信口而言:“白求恩大夫像前。”蒙特利爾是世界上除巴黎之外最大的法語城市,地址和街名都用法文標示,我駕駛的汽車設有美加墨三國通用的導航儀(GPS),到了蒙特利爾,英文成了法文,我成了睜眼瞎。
       
     等我輾轉找到“白求恩大夫像前”,約會的時間已過了半小時。那位朋友焦急地在“白求恩大夫像前”翹首以待。他緊貼“像前”站立,筆直的身子盡量拔高,不敢離開“像前”一步,以便我能找到他。見他和他身後的塑像一樣禿頭頂,遂目高鼻和身形瘦長,我突然想起了“沒有一個不佩服,沒有一個不被他的精神所感動”那句話。這位神交已久但初次見麵的朋友,見了我急切向前握著我的雙手,不停地向我道歉:“我以為,中國人都知道這個地方,忘了你是第一次來這個城市……這個地點,還是我幾年前從你們中國人那裏知道的……聽說中國人約會,都在這裏。”
       
     我後來幾次來蒙特利爾,很多初次見麵的中國人與我相約,莫不如是:“你知道白求恩像吧?就在那裏見。”從不提及塑像位於的“Maisonneuveu Street and Guy Street crossing”。可見,“白求恩像”,是很多中國人心目中的神聖記號。
       
     白求恩大夫在中國,甚至在西班牙,比他在自己的祖國加拿大著名。因為他為了自己的信仰,身體力行地到這兩個“他過去甚至都沒有聽說過的國度”去“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地奉獻自己。特別是在中國,“凡親身受過白求恩醫生的治療和親眼看見過白求恩醫生的工作的,無不為之感動。”甚至沒有見過他的人,“說到白求恩,沒有一個不佩服,沒有一個不被他的精神所感動。”因為 “他把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當作他自己的事業”,“對技術精益求精”,“ 對工作的極端負責任,對同誌對人民極端的熱忱”。然而,出於意識形態不同,美國、加拿大的一些學者隻從他的性格、習慣和家庭生活來評價他,甚至不惜向他的醫學貢獻和高明醫術濺汙。但這泯滅不了他的高尚和純粹。中華民族是滴水之恩泉湧相報的民族,一飯之恩,必報一簞。對幫助過自己的人,總是銘記在心。可以說,加拿大人,美國人,是通過中國人及中國人的品質來認識白求恩的。他的祖國從中國人那裏了解到人們對他的愛戴,最終對他的評價是:“胸外科及戰地醫生,發明家,全民醫療製度的創導者,人道主義者。生於格雷文赫斯特,在加拿大、西班牙和中國,以他在醫療和追求人類幸福的事業中所做出的努力,贏得了讚譽。”(白求恩紀念館銘碑)
       
     這隻是一種介紹。無法表達中國人對他的敬仰。因為中國人不需要這種介紹。相反,倒是中國人通過白求恩大夫,知道了加拿大這個國家。也正是因為中國人對這位加拿大醫生充滿敬意,而對加拿大這個國度懷有好感。到了加拿大的中國人,無不希望去看看這位醫生的故居、紀念館和塑像。他的塑像,成為當地人的地標,是從中國人開始的。

     前年,我在日本的朋友大田島作到蒙特利爾出差,行前寫信告訴我,那裏將是我們分別多年後相距最近的地方。我回信告訴他,天涯比鄰,我到蒙特利爾去看他。他立即興奮地打電話提議:就在“白求恩大夫像”前相見。他竟然知道“白求恩大夫像前”!
       
     在去蒙特利爾的途中,我突然想起,大田的父親當年曾是侵華日軍的醫生,他父親所在的部隊被八路軍聶榮臻部打垮後,他父親被俘,做了八路軍的醫生。他父親當年閱讀了毛澤東寫的《紀念白求恩》那篇文章,把文章抄下來翻譯成日文,讓八路軍中的其他日本人看,是那篇文章最早的日譯者。
       
     按日本人的習慣,我提前十分鍾到達“白求恩大夫像前”,以恭候表達敬意。想不到大田早已經到了。他西裝革履,一絲不苟,紅條領帶在漢白玉雕像前分外醒目。他肅立在塑像前,昂首挺胸,雙手捧著一本中文的《紀念白求恩》單行本目視前方,花白的頭發上飄落了一片楓葉。周圍一些外國遊客以為他是在示威表達訴求,中國遊客則覺得他幼稚可笑,紛紛拍照戲虐。
       
     在白求恩像前,大田和我先是彼此鞠躬,繼而握手,最後緊緊擁抱,激動熱烈。他解釋說:多年不見,怕相互認不出來,就想到用《紀念白求恩》這篇著作作為相見的信物,因為多年前,我們兩人在東京,曾一起討論過他父親翻譯過的這篇著作。他手中的單行本,是他在離開日本前,特地從網上訂購的,封麵精心包裝了透明的塑料皮。我們離開時,他恭敬地將這篇著作放在身著八路軍軍裝和草鞋的白求恩大夫塑像前,再三鞠躬。
       
     這次,我受加拿大的一個中文筆會之邀,前來蒙特利爾擔任評委,適逢中華民族的傳統節日春節前夕。天寒地凍,幾位朋友要到我下榻的旅館去接我,問我地址。我信口而言,在“白求恩大夫像前”見,他們聽了,沒再細問,笑著說:也好,順便去給白求恩大夫拜個早年!
       
        2018
年2月14日
        於加拿大蒙特利爾
林依 發表評論於
寫的真好!謝謝你的分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