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夢》第二十三回、黑木崖下:落花有意水無情,多情自古空餘恨(4)

原創長篇武俠小說《歡樂牛逼武俠夢》
打印 (被閱讀 次)

 

玉簫師太一聲令下,群雄便整隊上路,齊向黑木崖出發。隻是此事發生之後,大部分平時跟美夕關係還不錯的人,都有意無意地和她拉開距離來。隻有玉簫師太、立山聖母和孟楠以及張潤土等人仍然緊隨在她身邊。孟楠並安慰美夕道:“師父,隻是一個誤會而已,請勿放在心上。”美夕雖然心中頗為不悅,但不想讓徒弟為自己擔心,微微一笑道:“不礙事。希望不要影響除魔才好。”

也不知是有意疏遠美夕,還是被陸惹兒的魅力所吸引,抑或二者兼而有之,北二俗不約而同地跟在陸惹兒身後。望著陸惹兒窈窕的身段,淫邪的小酒窩又悄然浮出臉麵,光頭綱偷偷豎起大拇指,道:“心中一蕩。”長毛謙也道:“嗯,同蕩。”“謙兒哥上。”“還是綱兒弟上。”如此幾番謙讓後,長毛謙突然道:“你不是一直都想當爹嗎?你看,孩子都是現成的。一切都是天意,誰也逃不離。綱兒弟上。”“不不不,小弟以後自己會生。還是謙兒哥上。你娶她之後,誰還敢罵你斷子絕孫?一切都是命運,命中已注定。謙兒哥上。”原來,長毛謙前段姻緣並未有結晶,有一次竟被知情的仇敵辱罵“斷子絕孫”。長毛謙一直對此耿耿於懷,也有心去領養一個孩子。倘若能跟陸惹兒結合,夫人和公子便都有了,不啻一舉兩得,豈不比領養一個要強得多?一念及此,長毛謙道:“那好,承綱兒弟相讓,為兄就不客氣了。”

北二俗繞至陸惹兒身前,光頭綱搭訕道:“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妻焉。擇其美者而娶之,其不美者而妾之。陸姑娘,你看鄙人的謙兒哥如何?”

二人在身後竊竊私語的那番話已被陸惹兒聽在耳中,她也早在心中計較。就你們二人,又老又醜,且行事乖張。說得好聽點是俠客,說得不好聽點就是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就連我曾經唾棄的叫花子藍屌絲也比你們二人強得多。雖然你們的武功比藍屌絲高出不少,在江湖上略有薄名。但人家屌絲年輕,更重要的是,和屌絲在一起便有機會接近天下無敵的東方大俠。和你們在一起,除了天天看你們那張俗氣的老臉,天天聽你們那些俗話,還能有什麽好?哼,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趁早死了心吧。陸惹兒本欲痛斥二人一番,忽爾靈機一動。東方大俠不是愛麵子、喜歡耍威風嗎?我何不以此討好她?主意一定,陸惹兒並不理會北二俗的搭訕,徑直來到美夕麵前,雙膝跪下道:“請天下無敵的東方大俠為小女子做主!”

按理說,除魔途中的大小事宜都由主帥玉簫師太和副帥孟楠主持。陸惹兒遇事該當向二人匯報才對。除此之外,尚有德高望重的澄定和尚。她怎地找上自己來了?如此甚好,讓大家知道誰才是天下無敵、說一不二的大俠。美夕背負雙手,威嚴地問道:“何事不平?”

陸惹兒道:“北二俗二位俗人對小女子圖謀不軌。”

美夕對北二俗的印象原本就不佳,加之此前自己中毒時曾差點被二人羞辱,以及前不久在峨眉山腰又遇到二人欺負柳陌青。沒想到時隔不久,二人的老毛病又犯了。美夕心想,一定要好好教訓二人一番。否則,將來難免會有良家婦女被其所害。

張潤土一聽是不利於北二俗的,趕緊湊上前來。意欲添油加醋地說北二俗的壞話,以報錦繡宮中被暴揍之辱。哪知“北二俗”三字剛出口,卻發現北二俗已來到近前,趕緊將各種詆毀言語吞下肚去。

美夕見張潤土欲言又止,多半是迫於北二俗的威風,便鼓勵他道:“別怕,本大俠為你撐腰。他們有什麽惡行,盡管講來。”

光頭綱盯著張潤土,冷笑著道:“嘿嘿,赤練大俠,有話直說!”長毛謙也道:“請暢所欲言。”

張潤土生怕北二俗揭發他去錦繡宮的惡行,哪敢當麵說二人的壞話?但眼下不說點什麽是不行了,趕緊改口道:“小可對北二俗二位大俠不甚了解。但小可以為,偏聽則暗,兼聽則明。東方大俠聽了陸姑娘的話後,尚需聽一聽北二俗二位大俠的辯解。”

沒想到張潤土竟然替北二俗說話,美夕略覺失望,對北二俗道:“你們也說一說,到底是怎麽回事?”

光頭綱斂住笑容,正經地道:“鄙人見陸姑娘孤身帶著一個小孩,生活頗為艱難。我家謙兒哥偏好行俠仗義,對此自是不能坐視。鄙人便極力慫恿謙兒哥向陸姑娘提親。倘若親事成了,孤單的兩人將變成幸福的一雙。僅此而已,別無他意。”

美夕回問陸惹兒道:“是這麽回事嗎?”

陸惹兒道:“稟天下無敵的東方大俠。他們二人分明起了邪心。”

“搭訕一下,算不得起邪心。”玉簫師太插話道:“貧道倒覺得這是件大喜事。妹妹不如也勸勸陸姑娘。”

原來隻是一出極其稀鬆平常的鳳求凰,並非什麽了不起的大事。若在以往,美夕多半二話不說便替長毛謙和陸惹兒主婚了。清明節時,美夕就曾在華山上霸道地將陸惹兒和藍屌絲配成一對。但自從被華克之毒害後,美夕深知,強扭的瓜放多少糖都甜不了。若要幸福,還得雙方情投意合。美夕將心比心,對陸惹兒道:“你覺得謙大俠如何?若覺得他值得你托付終身,本大俠便替你們主婚。倘若覺得他非你意中人,本大俠也絕不為難你。”

陸惹兒察覺到美夕對北二俗並無好感,甚至有那麽一點點嫌惡之意,當即答道:“小女子一心一意尋找一個情投意合之人,怎可因為北二俗二位大俠的威名便違背己心?”因玉簫師太替北二俗說話,陸惹兒便將“兩個俗人”改稱作“二位大俠”。

美夕點頭道:“好,你起來吧。”又吩咐北二俗道:“你們二人離陸姑娘遠些,不得騷擾她。”美夕的語氣極其平淡,卻絲毫不容抗拒。

北二俗哪敢不從?自此以後,便行在隊伍最前麵,距離陸惹兒總有數丈遠。

沿途又有更多的英雄豪傑加入進來,隊伍越來越壯大,也越熱鬧。美夕一言不發、心情沉重地走在隊伍中,心中依舊糾結著即將到來的跟大姐東方不敗的決戰。

忽然,遠遠地,一股俗氣迎麵襲來。好熟悉的味道!美夕精神一振,一定是正色和尚來了。來得好,正好跟他算一算錦繡宮中之賬。

便在此時,隻聽前方有人說道:“阿彌陀佛。沒想到在錦繡宮之外也能遇到二位知己。”依稀便是正色和尚那樣的大嗓門,聲音卻清脆異常。鼻子補好後的正色和尚說起話來不應該甕聲甕氣才對嗎?奇怪!這是誰在跟誰說話?

隻聽光頭綱答道:“有道是人生何處不相逢,相逢何必在宮中。”隻聽長毛謙道:“大師別來無恙?”

視北二俗為知己的,除了正色和尚,莫非還有他人?美夕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悄悄溜到隊伍前麵去查看。

隻見迎麵來了上百人,其中一半是少林和尚,另一半則是嵩山派。原來,隊伍已到了開封境內,少林方丈正經和尚和嵩山派掌門忽憂子便率領兩派人馬來跟大部隊會合。

大剌剌地走在最前麵的,不是正色和尚又是何人?一照麵,美夕就被正色和尚的樣子逗樂了:被立山聖母接好的鼻子又已不翼而飛!偌大的一張肥臉上,便隻剩下兩隻眼睛和一張大嘴。一樂之後,美夕心中的複仇火焰便即熄滅。人家缺鼻子少耳朵的,已經夠慘了。這仇,咱不報了!

北二俗自然也注意到了正色和尚的鼻子得而複失。光頭綱奇道:“鄙人記得大師的鼻子被立山聖母治好了,怎地又不見了?”正色和尚氣憤地道:“阿彌陀佛,還不是讓西海派那娘們給割掉了!”原來,清明節正色和尚和北二俗跟西海五龍在長安城東門一戰,三俗被五龍打敗。因為五龍的焦點在正色和尚,北二俗因此得以順利逃脫,正色和尚則被五龍擒住。好在慕容虛意在羞辱正色和尚而無意取他性命,隻將他的傷鼻割掉後,便也任其自行逃竄。

缺耳朵少鼻子是正色和尚的徹骨之痛。北二俗不便繼續談論,光頭綱便轉而討論起三人共同感興趣的話題來,說道:“大師,鄙人參佛都兩天了,還是沒有參透,為何有的女子又漂亮又性感,可是咱們卻上不了?還望大師指點迷津。”正色和尚道:“阿彌陀佛。如果想上就能上,老子還出個什麽家呀?”長毛謙道:“莫非大師未出家之前也遇到過這樣的女子?”“阿彌陀佛。他娘的多了去了!”

美夕討厭俗人們的粗鄙話語,趕緊轉身往回走去。其時,少林方丈正經和尚和嵩山派掌門忽憂子剛跟玉簫師太和立山聖母等人見完禮,正在低聲討論除魔大事。隻聽正色和尚道:“老衲耳聞數名豪傑在長安城中為筷子神功所殺。竊以為東方大俠嫌疑最大。此次黑木崖大戰,師太須得有所提防。”玉簫師太也擔憂地道:“貧道雖然對東方妹妹深信不疑,卻也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雖然他們的聲音極小,但美夕的耳朵是何等靈敏?將二人的對話一字不漏地盡收耳中。美夕心想,倪姐姐雖然信任我,卻也對我放心不下。其實,對於和大姐的對決,我也是很拒絕的。也罷,既然你們都不放心我,那就由你們自己跟我大姐對決吧。需要本大俠之時我再出馬也不為遲。

玉簫師太望見美夕回來,怕她起疑心,便不再低聲說話,反而爽朗地笑道:“貴寺這回終於打算動真格的了。”正經和尚也朗聲道:“阿彌陀佛。師太真是見多識廣,凡事都瞞不過你。”

正經和尚和忽憂子離開後,美夕不解地問道:“姐姐剛才說少林寺這回打算動真格的了,此話怎講?”“妹妹瞧見那十八個著灰色僧衣的和尚沒有?”美夕自然注意到了,五十個少林僧人中,三十二人著黃色僧袍,餘下的十八人著灰色僧袍。“瞧見了。不知有何特別之處?”“他們應當是少林羅漢堂的十八羅漢。據傳,少林上輩高僧衷禪和尚創了一套‘疊羅漢’陣法和與之相配的羅漢掌法,乃少林鎮寺之寶。”“就是死在金瓶似的小山上的那位和尚?”“正是。衷禪和尚身兼少林三十六門絕技,是少林寺有史以來第一高手。這套陣法的基本陣型是一人疊在兩人的肩上,足底湧泉穴與其下之人的肩井穴相通,內力可以快速在三人之間傳遞。三人疊在一起便如三頭六臂的巨人,任何一人擊出之力都是三人內力之和。此陣陣型靈活,變化多端,既可三人一疊,亦可六人一疊,最多可十五人一疊。三人一疊則有六疊,對對手形成包圍之態;倘若是十五人相疊,則力巨而不可敵。正經和尚大概要用疊羅漢陣法對付東方教主。”玉簫師太雖然極其痛恨東方不敗,但因為她是美夕的親姐姐,便也以教主稱之。

美夕禁不住一驚。心道:“原來少林寺早有打算。這套陣法雖然隻是內力的單純疊加,不可與通過共鳴而放大的八音八卦共鳴功同日而語。在創造修為上,衷禪和尚比自己那討厭的老爹差了很遠。但瞧那些羅漢們,個個內力不弱。若僅隻三人一疊自己尚可占得上風;倘若六人一疊,大概可與自己戰個平手;倘若一掌拍出十五人的力量,任誰也抵擋不住,自己亦難堪一擊。卻不知大姐的內力到底深厚到了何種程度?能否破解這套疊羅漢陣法?”美夕不禁為大姐東方不敗擔起心來,表麵卻仍道:“如此甚好,此次除魔必定馬到成功。”

九月初八午時,隊伍按計劃到達黑木崖下。玉簫師太剛下令安營紮寨,突然從西北方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似有數百騎飛馳而來。美夕一驚,莫非魔教早有埋伏,要殺群雄一個措手不及?群雄亦皆現驚恐狀。便在此時,一隻高飛的大雁悲鳴著從空中跌落下來,身上插著一支長長的羽箭。玉簫師太喜道:“塞北顏老英雄到了!”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