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畢業百萬網紅陳嫻:高考679分 被傳月入千萬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一個19.9元的腳架、一台6.7英寸大的蘋果手機,是擁有百萬粉絲的網紅博主陳嫻,拍攝短視頻時用到的所有設備。

在小小的、四四方方的手機虛擬世界裏,陳嫻愛笑,能搞怪,夠誇張,有用不完的能量。但離開鏡頭,陳嫻卻像是被關上發條的人偶,安靜,話不多——因為鏡頭前的陳嫻釋放了太多能量,鏡頭外的她反而更“i人”了,“日常不說話都是在充電。”

2024年6月,陳嫻從浙江大學經濟學院本科畢業。臨近畢業,“浙大百萬網紅陳嫻已有多家公司”的熱搜詞條將她推到熱榜第一的位置,“陳嫻月入千萬”“浙大學霸不該做網紅”等熱榜話題詞隨後接踵而來。麵對各種聲音,陳嫻都坦然接受,她說這是自洽後獲得的最佳平衡感,“上熱搜我確實有點意外,但不會再為此激動好多天。”



眾多質疑聲並沒有打亂陳嫻的腳步:在規定時間搬出浙大宿舍,再在學校周邊租房,組建個人團隊,半夜想大綱腳本、早上補覺,為再一次考研做準備,下午和晚上創作短視頻劇本內容,與新團隊溝通磨合……

她很清楚,“長紅”是不可控的命題,但她不想半途而廢,“我一直向前走著,也一直會保留自媒體創作者的身份。”

直麵爭議:陳嫻的基本態度

直麵,是陳嫻對爭議的基本態度。

四年來,她的粉絲數量從0漲至400多萬,隨熱度而來的是源源不斷的爭議。

在陳嫻初始的原創短視頻中,紅色襯衣和高中校褲是標誌性著裝,略帶誇張的表情和肢體語言,結合個人經曆演繹的搞笑劇情,是陳嫻短視頻賬號的“主線劇情”。但並不是所有網友都對此買賬,幾乎每一條視頻下方都可以看到“惡評”——“她的代表作是‘浮誇’吧”“get不到她的笑點”“視頻好尬,怎麽火起來的”……

“尷尬路線”的設定始於最初,所以關於“尬”的評論也從沒停過。陳嫻不認為自己在視頻中故意“扮醜”,而是“當下一種情緒價值的表達和演繹”,她會在視頻裏發泄情緒,表達情感,展現真實荒誕的自我,她說,這無關美醜,美應該是多元的存在。

但世俗的眼光是苛刻的,因誇張的表情,搞笑的演繹,網友為她貼上“浙大招生減章”的標簽,認為她不符合大眾對浙大學子的認知,甚至“學霸做網紅影響社會風氣”……諸如此類的評價,從未對陳嫻客氣過。

或許是性格使然,陳嫻不會特意回應這些評論,而會持續創作,定期更新,這是她對此的最有力“回擊”。但麵對“陳嫻靠浙大才紅”這樣的評價,陳嫻也曾困惑:網友喜歡的到底是陳嫻,還是“浙大陳嫻”。

最終,她慢慢想明白,被認可的不是她浙大的學曆,更多是她考上浙大的能力,“這種能力本身就和我這個人息息相關。”

從浙江溫州瑞安的一個小村子,一路考到瑞安中學,再以679分的高考成績,考入浙大經濟學院,農村孩子陳嫻完成了自己的首場蛻變。這場蛻變,是陳嫻寒窗苦讀12年的最佳收獲,也是刻進她生命裏、為數不多的高光時刻,“如果硬要把這種能力從我身上剝離,那也不是真實的。”

在短視頻裏,陳嫻從不吝嗇告訴大家,自己來自小縣城,成長於單親家庭,小時候生活並不富裕。最初開始當短視頻博主,除了興趣外,她希望由此能成為家人的一個依靠。所以,短視頻創作進入第三年,陳嫻開始進入博主的終極賽道——直播帶貨。

在虛擬的網絡世界,網友希望陳嫻如孔乙己般能一直穿著長衫,希望“讀書人不碰世俗的黃白之物”,永遠保持崇高形象。但陳嫻並不認可這樣的觀點,“這是一種枷鎖,一種綁架。”直播帶貨於她,是一份同樣體麵的工作,“我和我的團隊認真選品,用心在做這件事。”

20歲出頭,陳嫻很清醒,她將自己的人生目標和理想,分為不同階段和層次,當下的小小心願,是更多地關乎家人。如今,她會定期地給媽媽轉賬發紅包,希望她改善自己的生活,不再是以前一個人做單親媽媽的清貧生活。

雙麵人生:是“閑”也是“甜”

15歲時的陳嫻正值高中,是班級裏有名的活潑搞怪當擔,同時又狂熱地沉迷於刷短視頻,也是在那會兒,在同學們的推波助瀾下,她萌生出做短視頻創作博主的想法。

高考剛結束,陳嫻便著手創建個人賬號。初期設備很簡單,一個19.9元的腳架和一台手機,就足以支撐她的創作。誇張的表演和幽默的台詞為她吸引了一批粉絲,半年後有了屬於她的第一個小爆款。在不斷的摸索和改進後,陳嫻逐漸找到自己的風格,於是爆款視頻接連出現。

單槍匹馬很難突破互聯網的重圍,陳嫻意識到自己需要和MCN公司達成一些合作。後來,與MCN公司的合同到期後,陳嫻決定成立工作室,開啟她的創業之路。工作室選址在浙大附近,團隊成員包括編導、剪輯和直播助理,每人都各司其職,“團隊是我自己覺得需要的,我希望畢業之後在內容的質量上能夠有一些提升。”

7月2日下午,陳嫻的直播工作室裏,她和團隊成員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備晚上的零食專場直播。直播前,陳嫻會和助播過一遍產品,在助播介紹時,她更多隻低頭做筆記,會在不足之處打斷並糾正助播,反複強調產品的主賣點與次賣點、口感與場景。除此之外,她不願意多說話,情緒平穩到臉上近乎沒什麽表情。

與記者的第一次見麵,陳嫻有些放不開,回複隻有“嗯”“是的”,大多時候都是在等待經紀人替她回答。但當直播正式開始後,陳嫻仿佛瞬間上了發條,活力四射,熟練地運用直播話術介紹產品,“寶寶們,這個鹵鴨翅真的非常好吃,今天給到大家——十個隻要九塊九!”

現實中看起來成熟、理性的陳嫻,在直播排練時也會孩子氣地晃悠自己的腳,或者麵對鏡頭悄悄檢查自己的形象。在短視頻中,“陳閑”(陳嫻的賬號@陳閑閑閑)的角色自嘲搞怪、表演誇張,而“陳甜”(陳嫻另一個賬號@陳閑不太甜)則內斂安靜、舉止優雅。不過,“陳閑”和“陳甜”都源自於現實生活中真實的陳嫻,“她們都是我人格的一部分,我身上有她們的影子,我本人其實是一個綜合體。”

因此,以個人人生為主要素材的短視頻內容,使得陳嫻幾乎沒有私生活。當個人生活暴露在鏡頭前,當現實與虛擬交織,陳嫻過上了所謂的“雙麵人生”,短視頻和直播需要她釋放非常多的能量,反而導致工作外的現實中,陳嫻變得更加內斂,隨時保持安靜的“充電狀態”。

有得有舍:“人生向前的道路有很多條”

浙大笑花、搞笑女、00後CEO、百萬網紅……陳嫻有很多標簽,但她覺得“陳嫻”是一個變化多端、複雜、堅韌的人,同時也是自洽的。她說,不同環境下展現出來的自己,不存在完全的扮演和偽裝,這是多麵的真實“人設”。

采訪當天,記者跟隨陳嫻來到浙大校園,在校內食堂,陳嫻飯後習慣性地戴上口罩,把餐盤放到餐具回收處,剛一轉身,就有三個女生認出了她,小跑而來,詢問能否合影。陳嫻點頭表示同意,摘下口罩後和女生們拍合照,期間一直保持著得體的微笑。

大學四年,宿舍是陳嫻短視頻裏最常出現的拍攝場景,黑色鋼材的床架子,上層是90厘米寬的單人床,下層是統一黃色木製書桌和衣櫃。第一條小爆款視頻就是在宿舍拍攝的,內容是在宿舍場景,室友第三視角偷拍陳嫻,“是設計好的,舍友對我‘陳閑’的身份很理解包容。”

成為短視頻創作者後,收獲了400多萬粉絲的陳嫻,也失去了一些屬於普通女大學生應有的校園生活。四年裏,除了上課,陳嫻幾乎將所有時間都用在了短視頻內容的創作上,甚至為此錯過了和舍友的集體旅行。經紀人林雯(化名)被謙虛低調又韌性十足的陳嫻吸引,“她單打獨鬥那麽久,熬夜是家常便飯,對普通人來說肯定吃不消,所以考研裸考肯定與工作忙有一定關係。但沒關係,陳嫻肯定會再戰的。”

第一次和陳嫻線下見麵,完全顛覆了林雯的想象,百萬博主,穿一身不到百元的衣服,背了四年的書包早就洗的有些泛白顯舊,“在浮躁的行業裏麵是難能可貴的。”或許是陳嫻一人寫、拍、剪,運營兩個個人賬號的毅力打動了林雯,與MCN公司的合同到期後,林雯和陳嫻組成兩人小團隊,一人負責內容,一人負責商務,撐起了400多萬粉絲的短視頻賬號。

“在考研和事業之間,我確實做出了選擇。”裸考北大研究生失利、國外研究生留學選擇延期入學,在陳嫻的人生裏,向前走的道路有很多條,她說,自己肯定會再戰考研,但也可以創業幾年後讀MBA,留學也是備選方案之一。她擔心,在這樣的短視頻風口離開,再回來可能要從零開始,“我不想半途而廢。”

陳嫻是幸運的,在人生伊始階段就確定了自己喜歡的事物,並為之努力和奮鬥。她說,在分享生活的同時,收獲了許多人的喜愛,“我們互相陪伴,互相鼓勵,一起成長。”賬號創立初期,從提供娛樂,到如今希望給到大家情緒價值,陳嫻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讓大家看到青年人在生活中的思考,“我一直在試圖提升內容的同時,植入更多有價值的東西。”

四年過去,陳嫻說自己不愛做規劃,也許明天,“陳嫻”就會消失在人海中,這是很自然的事情。在她的設想裏,即便在另一個領域裏,她仍能開拓自己的天地。但短視頻創作者這個身份,陳嫻打算終其一生,堅持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