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女生控訴十歲寄宿時被性侵並遭死亡威脅,"他"被公訴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去年9月初,剛上高一的吳花(化名)哭著跟母親說出了一個心中的秘密:自己讀四年級時,在一所幼兒園寄宿期間,遭幼兒園園長的丈夫王某雄性侵;之前一直不敢說,是因為王某雄威脅她,她很害怕。

吳花的母親劉女士向澎湃新 表示,女兒說出實情後,他和丈夫曾找過王某雄,對方否認此事。他們準備帶女兒去當麵對質,王某雄就不敢出來了。之後,他們報警,王某雄被刑拘。

海南省海口市龍華區檢察院於2024年5月17日作出的《起訴書》指控,王某雄於1978年出生,是澄邁思源高級中學美術老師。性侵吳花後,王某雄曾威脅吳某不要告訴任何人,否則就打死她。檢方認為,王某雄強奸不滿十四周歲幼女,應當以強奸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劉女士表示,女兒被侵犯後,性格都變了,不再像過去那麽活潑開朗,學習成績也下降了,女兒已經休學一年。他們希望法律嚴懲王某雄。

涉事幼兒園 本文圖均為受訪者 供圖

高中女孩稱寄宿幼兒園時被性侵

想起女兒所遭遇的痛苦,劉女士忍不住會哭,這也是她難以接受的事情。

劉女士一家是海南省海口市人,在當地做生意。2023年9月初,女兒吳花上高中,劉女士注意到,報名時,女兒一直在哭。9月3日23時許,丈夫不在家,劉女士問女兒為什麽哭,女兒拉她進房間,說“告訴你們一件事”。

2018年3月,讀四年級的吳花曾在海口市龍華區某幼兒園寄宿。劉女士說,當時他們做生意比較忙,接送孩子上學不太方便,看到該幼兒園有寄宿托管服務,便讓吳花在該幼兒園寄宿,周末才回家,一月收費1000元。

據劉女士介紹,吳花說,2018年6月,在上述幼兒園內,她被幼兒園園長的丈夫王某雄性侵。事發後,王某雄威脅她,不讓她告訴父母,還說就算告訴父母“他們也不會相信你”。

劉女士問女兒,“為什麽不早告訴我?”吳花說,她很害怕,“要相信她”。

回憶5年前的事,很多事情有了答案。劉女士說,她曾看到女兒下體腫脹,由於孩子沒說實情,她以為隻是發炎了,於是塗了點藥。在上述幼兒園寄宿一學期後,女兒不願意再去,就沒在該幼兒園寄宿了。事發後,女兒也有些變化,原來活潑開朗的性格變了,不愛說話了,不愛和其他人玩,學習成績也下降了。

“曾跟同學說過”成為關鍵證據

得知女兒被性侵後,劉女士和丈夫曾找過王某雄,王某雄否認此事。劉女士透露,臨走時,王某雄說“是又怎麽樣,孩子已經長大了,會告訴你們實情的”,聽到這話,她很生氣,都想去砸王某雄。

2023年10月初,國慶假期,劉女士和丈夫想帶女兒和王某雄當麵對質,吳花表示為了不讓更多人受傷害,她願意出來對質。他們去幼兒園找王某雄,王某雄不敢出來,找王某雄的老婆,對方也不搭理。

10月7日,劉女士和丈夫選擇報警。劉女士說,王某雄一直不承認此事,不認罪,女兒想起她曾跟同學說過自己曾遭王某雄性侵一事,警方找到了女兒的三個同學,他們均證實有此事,這成為此案的關鍵性證據。

劉女士稱,報案後,他們曾受到王某雄家屬的威脅,要求他們撤銷此案的控告。

2023年10月,吳花(化名)被診斷出“抑鬱狀態”。

起訴書:涉事老師威脅“不要告訴任何人,否則打死”

海口市龍華區檢察院作出的《起訴書》顯示,王某雄於1978年出生,大學本科,是澄邁思源高級中學美術老師,2023年10月11日被警方刑拘。

龍華區檢察院審理查明,2018年3月,被害人吳某(注:指吳花)星期一到星期五寄宿在王某雄的妻子梁某某所開的幼兒園。2018年6月某個星期五下午,吳某(時年10歲)放學後從海口市某小學回到幼兒園,在三樓平時住的房間內收拾東西時,發現王某雄也進入房間並將房門關上,當吳某準備出去時王某雄將其攔住。

吳某因害怕便呼喊其他老師,王某雄便用手將吳某嘴巴捂住,並其推到床上用身體壓住吳某,後將吳某褲子與內褲脫掉。吳某進行反抗時,王某雄打了吳某一耳光,並威脅稱再反抗就殺她全家。吳某被嚇到後,王某雄對其實施了性侵。事後,王某雄威脅吳某不要告訴任何人,否則就會打死她。因吳某下體流血,王某雄讓吳某到廁所清洗幹淨後離開現場。

2023年9月3日,吳某將該情況告知其父母。2023年10月7日,吳某父母報案至海口公安局龍華分局刑警大隊。

海口市龍華區檢察院認為,王某雄強奸不滿十四周歲幼女,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強奸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劉女士表示,報案後,他們沒和王某雄的家屬接觸過。目前,涉事幼兒園已經關門。此事給女兒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傷害,女兒選擇休學了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