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富的子女:宗馥莉向左,王思聰向右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58歲的俞敏洪在望京SOHO的電梯間見到了69歲的劉永好,兩位商業巨頭會麵,不聊企業發展,不聊市場方向,開口談論的卻是子女接班人。

“現在這些二代怎麽樣成長,是所有企業家都比較關注的問題”,俞敏洪如是說。

眨眼間,這批乘著改革春風興起的中國企業家們年事已高,他們親手締造了一座座商業帝國,在「中國首富」的席位上輪番談笑。

捱過無數個長夜後,他們每個人心中都誕生了「百年企業」的宏願,卻接二連三麵臨著「傳承難題」。

他們不得不承認,時間的流速加快了。

時代以十年為單位開始輪轉,風口以年為單位快速閃現,曾叱吒商海的他們愈發力不從心,“帝國”急需新鮮血液的注入。

可麵對已是「而立」、乃至「不惑」之年的子女,他們對握於掌心的交接棒躊躇不定。

當新的浪潮來臨,舊時代的巨輪與新時代的遊艇誰將駛向更遠?

2月25日,杭州。

天氣多雲。

城市空曠的街道上刮起了西北風,它自遙遠的內蒙古吹來,卷入了向東奔流的錢塘江,令原本平靜的江麵掀起陣陣波濤。

浪潮生生不息,一波接一波地湧向堤壩,撞響了時代的回音。

風未停,浪不歇,燭已滅。

10點30分,娃哈哈集團創始人宗慶後病逝,這艘商業巨艦的掌舵人,自此離去。



圖源:微博@娃哈哈

剛過42歲生日不久的宗馥莉,匆忙從父親手中接過舵盤,背負起了3萬餘人的航向。

這艘巨輪未來將駛向何處,無人知曉。

同樣是龍年伊始,新希望集團的接班人劉暢亦百般難熬。

集團股價近幾年因“史上最難熬豬周期”的現象久未消停,一路由巔峰期的38.15元/股跌至十幾元/股,新年已至,萬物更新,股價卻未好轉,反而跌破10元/股。



這個接班人的身份,她當得如履薄冰、如坐針氈。

改革開放四十五載,中國老一輩企業家們逐漸到了退居幕後的年齡,他們的子女,中國第一批「企二代」們,逐一站上了舞台,宗馥莉、劉暢便是其二。

站在時代及命運的岔路口,她們該何去何從?

行於時代交鋒的中心

飛機窗外,成都的樓宇愈發渺小,最終連紫紅色的四川盆地也被太平洋的海水代替,年僅14歲的劉暢懷著忐忑的心情踏上了出國留學的路途,她從窗外遠望,遠方白霧茫茫。

仿佛就在一夜間,她意識到自己的家庭變了,變得和其他同學不一樣了。

一切始於父親開著小汽車送她上學,在人均月薪不過千的90年代初,汽車可是稀罕物,擁有它的家庭非富即貴。



圖源:《財約你2021》

她父親名叫劉永好,新希望集團創始人之一,七年後,劉永好與二哥劉永行以83億元的身家位列中國首富榜榜首。

劉暢在美國留學的第二年,同為14歲的宗馥莉也登上了飛往美國的航班,這是她第一次乘機,也是她第一次在萬米高空看見晝與夜的交接,當白晝轉為黑夜,她來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1994年,全球最大的門戶網站「雅虎」在一個拖車裏由斯坦福大學華裔學生楊致遠建立。

1995年,成立僅16個月的網景公司順利上市,上市當天,市值高達29億美元,一舉超越了美國企業巨頭通用公司,而它的創始人馬克·安德森,年僅24歲。

同一年,28歲的皮埃爾·奧米迪亞寫下了eBay的源代碼,由此引發了全球電子商務的變革。

……

這是一個沸騰的時代,一個屬於年輕人的時代。

每一年甚至每一天,世界都在發生著意想不到的變化。

世界如此,中國亦然。

就在劉永好成為首富兩年後,丁磊以75億元的身家坐上該位置,這是中國第一位靠互聯網起家的首富。

劉永好從賣鵪鶉創業到成為首富,花了19年;宗慶後從賣冰棍至登頂首富,走了23年;而丁磊,隻用了6年。



行走於兩個時代交鋒的中心,劉暢和宗馥莉逐漸對陳舊的過往心生傲慢,對未至的遠方愈加茫然。

2004年夏天,22歲的宗馥莉離開了獨自生活8年的加利福尼亞,學成歸來的她,第一站便是娃哈哈集團位處蕭山基地的生產車間。

佩珀代因大學的畢業禮服已然褪去,宗馥莉穿上了淺綠色的樸素工服,站在24小時不停歇的工作車間,一瓶瓶娃哈哈飲料在流水線上沿著既定的履帶來了又去,像極了她自己。

企二代的人生軌跡總是如出一轍,出國留學,學成後進自家企業,等候轉正。

宗馥莉不願。

她主動向父親請辭,借了1000萬美元創辦「宏勝飲料集團」,既是父親的合作夥伴,亦是對立麵



圖源:《至少1個小時》

宗慶後以人為本,待員工如家人,她則在集團內部以鐵血手腕著稱,業績不好的團隊統統開除。



圖源:《至少1個小時》

她推出的飲料品牌「Kelly One」以自己的英文名命名,與父親的娃哈哈走著截然相反的道路,個性年輕、包裝新穎、主打一二線城市。

別人問她:“你最喜歡的品牌是什麽?”

她脫口而出:“農夫山泉和喜茶。”



圖源:《至少1個小時》

前者不僅是娃哈哈的競品,創始人鍾睒睒更是被外界瘋傳曾因衝貨遭宗慶後親自開除。

宗馥莉不在乎這些。

在她心裏,父親勤奮、執著、偉大,但已經跟不上時代了。

直到2018年,因宗慶後的身體每況愈下,宗馥莉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娃哈哈集團,擔任公關部部長。



圖源:《至少1個小時》

新官上任三把火,但沒人想到,她第一把火竟燒到了去年才被宗慶後頒發“榮譽員工”的王力宏身上。

這位代言了娃哈哈純淨水20年的勞模,宗馥莉解約得毫不猶豫,麵對全網質疑,她的回應強硬有力:“說一句很傷人的話,我覺得他太老了。”



圖源:《至少1個小時》

即使進了娃哈哈,宗馥莉也始終與父親“不對付”。

宗慶後重視傳統渠道,她則深知電商平台引發的變革。

宗慶後痛恨資本,堅決不讓娃哈哈上市,她則認為強強聯合方能走得更遠,不斷說服父親擁抱股市。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宗馥莉既是父親的對立麵,也是他商業帝國的最後一塊拚圖

相較宗馥莉,劉暢更排斥接班。

她愛美,愛時尚,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文藝女青年,怎會願意跟父親一起生產豬飼料。

有一天,她找上父親。

“我要參加歌唱比賽,我要當歌手!”

劉永好一聽,當場嚇一大跳,還沒等女兒繼續開口便連忙擺手道:“不行,你千萬不能去。”

“你是企業家的後代,誰都知道我們有錢,特別早露頭的話,極不安全。”

“你也沒有任何優勢,唱歌沒你好的,長得比你漂亮;長得沒你漂亮的,唱歌比你好。”



圖源:《十三邀》

為打消女兒的文藝夢,劉永好找了許多理由拒絕她。

最後,父女倆相互妥協,劉暢根據自己的喜好,在春熙路開了一家首飾店。

文藝夢碎,劉暢並不甘心,她後來愛上了青年導演孫浩,於2015年低調完婚。



圖源:《十三邀》

首飾店劉暢運營得並不順利,她任性地販賣著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兒,自己喜歡,顧客卻不買單。



圖源:《十三邀》

加之身邊人對她左一個“富二代”、右一個“富二代”的稱呼,激起了這位川渝女孩的好勝心。



圖源:《十三邀》

她開始將自我的那一麵剝離,學著迎合市場,迎合消費者,逐漸體會到父親作為管理者的孤獨,就連父母吵架時,她也會下意識幫父親說話,勸母親理解對方。

伴隨內心一次次的動搖,她還是踏上了那條漫漫接班路。

2002年,劉暢化名“李天媚”進入新希望集團。

化名並非多此一舉,在那個財不露白的年代,企二代們總是隱於父母的羽翼之下,顯山不露水

隱姓埋名的日子裏,劉暢由「四川新希望農業」的基層員工一路做到「四川南方希望」的董事兼副總經理。

直到2011年,劉永好才將她介紹給外界,並於2013年早早遞交權柄。

但誰也沒想到,這個看似最排斥接班的企二代,反而最成功。



圖源:《酌見》

赴美求學那幾年,劉暢深受西方文化影響,父親愛吃白米飯和回鍋肉,她則喜歡比薩、漢堡包。父親信奉「踏實幹活,謹小慎微」,她則推崇「技術至上,虎口拔牙」。

劉暢上位前,公司連一個研發人員都沒有,她大手一揮,引入400多位,公司的專利數也由4個,兩年內膨脹至101個。

技術的革新,帶來的是組織的精細。

劉暢無視父親的“戰友情”,一舉裁員近2萬人,從上至下,老員工走了一批又一批。

2016年,劉暢更是進行了一場豪賭,新希望在她手中由飼料企業徹底轉型成養豬企業。

2018年,受非洲豬瘟影響,國內豬肉價格突飛猛漲,新希望賺了個盆滿缽滿,公司市值也由她剛接手的二百七十億坐火箭般升至一千多億



圖源:《酌見》

彼時的劉暢,已是企二代圈子裏的大姐大,是所有企業家們口口稱讚的優秀接班人。

旁人的稱讚並未令劉暢心安,她失眠、胸悶,時常感覺危機四伏。



圖源:《十三邀》

如果可以的話,她更願意成為王思聰。



圖源:《十三邀》

立於新生浪潮的潮頭

王思聰是「企二代」中的異類。

有別於劉暢、宗馥莉的低調,王思聰歸國即出名。

他高調炫富及示愛,29歲生日那天,他斥巨資在馬爾代夫包下一個小島舉辦生日派對,奢華的生活引起全網嘩然,“國民老公”成了他標誌性的頭銜。

他在微博指點江山,範冰冰、王菲、馮小剛、大張偉皆中槍,由此被網友封為“娛樂圈紀檢委”。

投資的戰隊奪冠,他豪擲113萬元,千萬轉發量引發微博服務器癱瘓,那一夜,他的名聲蓋過了父親王健林。



他於長沙下榻萬達酒店時,因餐具突然炸裂和套房內沒有紙,深夜爆粗口:“我住過最SB的酒店,還tm的是自己家開的,絕了!”

他仿佛沒有任何接班壓力,父親在首富榜上穩如泰山,他則隨意揮霍著一個又一個小目標。

一隻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熱帶雨林中的蝴蝶,微微扇動幾下翅膀,兩周後的美國德克薩斯將引起一場龍卷風。

王思聰就是那隻蝴蝶。

他的特立獨行,吹散了遮在「企二代」身上的迷霧,他們逐漸“透明”,不再神秘

2022年,王思聰微博被禁言,但覆在企二代身上的鎂光燈不減反增,抖音、小紅書的盛行引發了人們對「流量」的追逐。

一個“網紅”帶來的效益,可抵千萬乃至過億的營銷費用,進而,一批又一批企二代在父母的默許下貼緊鎂光燈。

好利來的公子「羅成」便是其一。

他自稱是一個視員工如洪水猛獸的社恐老板,不足60秒的視頻內,在員工麵前出糗千百遍。



網友不解,為何身家幾十億的富家公子,偏要“裝瘋賣傻”取樂觀眾。

人們哪知,他隨意掛在小黃車內的半熟芝士賣了100多萬件。



他開著勞斯萊斯在成都街頭售賣6.6元一份的自製蛋糕後,評論區大多是想買同款的驚呼聲。

鄰居過生日,他贈送的蛋糕表麵鋪滿了魚子醬,看似炫富的行為,卻在為自家「黑天鵝」的新品做鋪墊。



短短一年時間,羅成已是抖音首屈一指的網紅,歐陽娜娜在他的視頻中出鏡,知名網紅代古拉K與他合拍,就連父親羅紅還會請他替自己引流。

流量時代下的企二代,人前人後皆是光鮮亮麗。

宗馥莉、劉暢卻秉承著父母那輩的節儉主義。

宗馥莉常年穿樸素布鞋出鏡,一輛吉利路特斯開了十幾年。

劉暢秉持著父親「雞屁股裏摳錢」的節儉精神,出差住宿舍、吃飯在食堂、非必要不買高價白酒宴請……

當她被許知遠詢問賬麵有幾十億資產是什麽感覺時,她一臉平靜地回答:“一點感覺都沒有,因為你不可能用那麽多呀。”



圖源:《十三邀》

企二代的人生軌跡總是相似的,而基於時代及環境的因素,生活習性各有差異,但隻要你的車輪軋在這條軌道上,最終都將駛入漆黑漫長的隧道內

至於誰將見到出口的光亮,唯有拭目以待。

困於濃稠長夜的起始

1998年起,海爾集團創始人張瑞敏在辦公室的牆上掛了一幅書法,上麵寫有八個大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當時的海爾集團已是中國最大的家電企業,他依然時時思量,日日審視。

2001年,任正非亦在華為發展最順利的階段寫下長文《華為的冬天》,文中這樣寫道:“磨難是一筆財富,而我們沒有經曆過磨難,這是我們最大的弱點。”

這兩句話後來被無數創業者及成功企業家視為至理名言。

現在看來,它們同樣適用於企二代們。

2014年,19歲的羅成與20歲的哥哥羅昊即將出國留學,怎知卻被父親羅紅一把拽回了好利來,沒有絲毫留戀,公司大權便遞交至他倆之手。

而羅紅,則頭也不回地遠赴非洲等地拍攝火烈鳥去了。



比起好利來創始人,羅紅更喜歡攝影家的身份

平白無故多了一家上萬員工的大公司,羅成哥倆倍感壓力,同時,他們還將為父親的理想買單。

據《中國慈善家》2018年的報道稱,羅紅攝影藝術館每年虧損上千萬,資金窟窿全靠好利來填補。

為力挽狂瀾,哥倆各顯神通。

羅成活躍於社交媒體,鮮少露麵的羅昊也與周揚青一同參加綜藝《女兒們的戀愛4》。

節目中,羅昊給周揚青的禮物是在好利來買的,約會地點也是自家門店。當愛玩的周揚青在他臉上塗畫時,他勃然變色,要求節目暫停錄製,理由為他是公司總裁,不能毀壞形象。

比起戀愛,這更像是一場營銷。



2023年末,有消息傳聞萬達一筆400億的債務即將到期,公司現狀卻不算樂觀,能否按時償還,尚未可知。



圖源:微博@新財富雜誌

沒多久,人們便發現“在外漂泊”十餘載的王思聰正式收編,罕見地幹起了父親王健林鍾愛的文旅事業。

宴會廳內,泰安市市委書記等人西裝革履,次位上的王思聰則灰色針織衫配黑色休閑褲,顯得格格不入。



圖源:微信公眾號@寰聚商業管理有限公司

顯然,當火車駛入漫長隧道後,王思聰到了不得不站出來的時候。

不穿西服,是他最後的倔強。

比起王思聰等人,宗馥莉、劉暢的處境更為艱難。

父親的去世,令宗馥莉再無後盾,隻身立於萬眾矚目中。

娃哈哈這艘商業巨艦是破浪前行,還是再現泰坦尼克號的悲劇,都取決於她的一念間。

劉暢引以為傲的成績耀眼不過幾瞬,股價便急轉直下,股民們哀聲載道。她究竟是「最成功的接班人」還是「最失敗的接班人」,亦在一念間。

眾所周知,打江山易,守江山難。

父母的黃金時代漸次落幕,剩餘的路途,是漫漫無期限的濃稠長夜。

那麽,這些「企二代」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嗎?

參考資料:

1.《十三邀第二季》——許知遠對話劉暢

2.《酌見》——劉永好的“反差人生”:貧和富將我的人生劈成兩半

3. 不一樣的商業探險家 |《至少一個小時》第02期 對話宗馥莉

4.《財約你2021》——新希望六和董事長劉暢:一個養豬的白富美

5.《激蕩三十年:中國企業1978——2008》——吳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