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富手握兩大“印鈔機”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太低調了。當了三年首富,鍾睒睒依然極少公開露麵,也沒有什麽流傳的名句。往前數幾年,互聯網與房地產行業製造的首富們,沒有一個像他這般低調。

可鍾睒睒的身份又是那麽容易吸引聚光燈。在2023年胡潤百富榜上,因手握兩家上市公司——港股上市的農夫山泉、A股上市的萬泰生物,他以4500億元財富再次登頂。

首富們的故事總是沉浮,很少有人連續幾年穩坐。“獨狼”鍾睒睒的“戰力”十分穩定,在富豪榜的榜首上,他的故事已經進入了第四年。

截至2023年最後一個交易日收盤,農夫山泉的總市值約5078億港元,萬泰生物總市值約953億元。這兩家公司,總市值合計超5400億元。

這兩家公司所處的行業有一個共同性——高利潤率。農夫山泉的毛利率達60%(2023年上半年),萬泰生物的毛利率更是高達88%(2023年前三季度)。

農夫山泉主營瓶裝水、茶飲料等;萬泰生物主營HPV(人乳頭瘤病毒)疫苗、體外診斷試劑等。飲料與疫苗,是兩個實打實的高毛利行業,一個比一個盈利能力強。

左手飲料,右手疫苗。然而,過去這一年,這位中國首富卻喜憂參半。

01、東方樹葉“助攻”農夫山泉

2023年最後一天,農夫山泉與浙江省建德市,就“農夫山泉建德飲用水及飲料綜合產業基地項目”簽署了投資協議。農夫山泉承諾,該項目投資總額50億元。

上市三年多以來,這是農夫山泉投資額最大的一個擴產項目。

農夫山泉稱,投資協議的簽署,旨在為公司繼續依托千島湖優質的天然水資源,利用本公司的品牌及市場地位,進一步擴大產能,提升產品和服務供給能力,穩固行業地位。

農夫山泉第一款包裝飲用水就是來自千島湖。如今,擴產又回到了千島湖。然而,今日的農夫山泉,已成為中國飲料行業一家巨頭型綜合體,而且,依然在擴產。

據《杭州日報》報道,鮮少露麵的鍾睒睒,出席了簽約活動。

▲(圖源/農夫山泉官網)

這是農夫山泉的重大新聞。如果是其他企業,公司新聞中極有可能大書特書,同時緊跟董事長的動態。然而,農夫山泉的官方平台上並沒有相關報道。

這項擴產投資,隻是農夫山泉2023年一係列擴產項目之一。可以說,擴產,是農夫山泉2023年的核心主題之一。

過去這一年,農夫山泉有多個擴產項目簽約與動工。

3月,農夫山泉在都江堰成立飲用水全資子公司;9月,農夫山泉黃山基地開建,總投資12.5億元;10月,“農夫山泉東川轎子雪山生產基地建設項目”簽約昆明,農夫山泉廣東第三生產基地在廣東省河源市舉行動工儀式;11月,農夫山泉與林芝市巴宜區簽訂協議,將投資2億元建設農夫山泉生產基地……

“大自然的搬運工”正在加速“搬運”。

根據官網介紹,農夫山泉已經擁有十二大水源地。那麽,為什麽還要加速擴產?

跟很多行業一樣,飲料行業的馬太效應愈發凸顯,從渠道、品牌到市場份額,越來越傾向於頭部,這需要產能作為支撐。其實,擴產的不隻農夫山泉,它的重要競爭對手怡寶也在擴產。

當然,消費市場越來越分級,“性價比”勢不可當。在巨頭們競爭不斷加劇的趨勢下,布局產能,可以優化供應鏈、物流等,進一步實現降本增效。

對農夫山泉來說,“布局水源地,就是布局未來”。2023年上半年,農夫山泉恢複較大幅度的增長,尤其是無糖茶飲料,更讓其看到了廣闊的市場空間。

這就不得不提農夫山泉的新頂流——東方樹葉。

農夫山泉市場銷售相關工作人員告訴「市界」,他做的是農夫山泉的全係列產品,2023年主推的就是東方樹葉,“賣得很好,尤其是下半年,都賣斷貨了”。

農夫山泉產品陣容強大,在財報中主要分為包裝飲用水、茶飲料、功能飲料、果汁飲料、其他產品。以農夫山泉天然水為主的包裝飲用水產品是核心,而包括東方樹葉在內的茶飲料,正在撐起農夫山泉的另一片天,已經成為其第二曲線。

▲(圖源/農夫山泉官網)

從2011年誕生之初遭受冷落,到2016年被評為最難喝的飲料之一,東方樹葉沒火起來的那些年,鍾睒睒一直沒有砍掉它。從2019年開始,主打“0糖、0卡、0脂、0香精、0防腐劑”的東方樹葉越來越受歡迎,現在已經占據無糖茶飲市場的半壁江山。

農夫山泉超前布局,東方樹葉十年磨一劍,背後是鍾睒睒的戰略定力。

2023年,農夫山泉在繼續豐富東方樹葉的口味與規格——黑烏龍、900ml大瓶裝……繼農夫山泉天然水之後,東方樹葉成為了新的超級大單品,“助攻”農夫山泉實現高增長。

麥格理發表報告,預計農夫山泉2023年收入及純利分別增長27%及31.5%,去年下半年呈現加速走勢。這其中,無糖茶飲品是關鍵的推動力。

照此計算,2023年,農夫山泉營收與淨利潤分別達到了約425億元、112億元。

2023年,農夫山泉的股價漲幅為4.3%。在一片哀鴻之中,這屬於很“抗打”的了。當然,這也成了鍾睒睒在富豪榜排位的最強支柱。

02、萬泰生物不太如意

與農夫山泉相比,鍾睒睒的另一塊版圖在2023年有點萎縮了。

業績預告顯示,2023年,萬泰生物預計實現歸母淨利潤為12億元到13.5億元,同比減少74.66%到71.49%;預計實現扣非淨利潤10.5億元到12億元,同比減少76.74%到73.42%。2022年,其歸母淨利潤高達47.36億元。

萬泰生物業績大降,有三個主要原因:

其一,受九價HPV疫苗擴齡影響及市場競爭等因素影響,萬泰生物的主力產品——二價HPV疫苗,銷售不及預期,導致疫苗板塊收入及利潤出現大幅下降。其中,二價HPV疫苗收入較上年同期大降約42億元。

宮頸癌是全球女性第二大腫瘤疾病,而HPV疫苗是全球公認的唯一預防癌症的疫苗品種。長期以來,默沙東的四價HPV疫苗和九價HPV疫苗,以及葛蘭素史克的二價HPV疫苗,對全球宮頸癌疫苗市場呈壟斷之勢,價格居高不下且供貨量有限,一針難求。

頭頂“首支國產HPV疫苗”的光環,萬泰生物生產的馨可寧於2019年年底獲批,並於2020年5月正式上市,從此打破了進口HPV產品的壟斷局麵,一度成為明星產品。

這使得萬泰生物的疫苗板塊連年大幅增長,於2021年成為公司最大的營收來源。

但很快,2022年8月,默沙東宣布其九價HPV疫苗適用人群從原來的16-26周歲擴展至9-45周歲。這意味著,國產二價HPV疫苗將受到直接衝擊。被衝擊的對象中就包括萬泰生物。

增長空間被進口九價HPV疫苗壓縮的同時,國產二價HPV疫苗市場的競爭也在加劇。2022年3月,沃森生物的二價HPV疫苗沃澤惠獲批上市,成為第二款國產HPV疫苗。

萬泰生物與沃森生物之間相互競爭,打著價格戰,而此二者又都得麵對進口九價HPV疫苗的衝擊。而且,衝擊還在繼續。2024年1月9日,默沙東宣布,九價HPV疫苗9-14歲女性二劑次接種程序已獲得國家藥監局批準。

▲(圖源/萬泰生物官網)

尋求出口,成為萬泰生物的選擇。2022年,其二價HPV疫苗先後獲得摩洛哥、尼泊爾、泰國、剛果(金)的上市許可;2023年上半年,獲得柬埔寨、埃塞俄比亞的上市許可。但是,這不足以扭轉局麵。

2023年,疫苗板塊的快速萎縮,成為萬泰生物業績大降的核心原因。

其二,國內外新冠肺炎檢測市場需求斷崖式減少,導致體外診斷業務及原料相關收入及利潤出現大幅下降。其中,萬泰生物新冠診斷相關收入較上年同期下降約12億元。

其三,與新冠疫苗相關研發投入、專用原料及成品、生產專用設備等資產減值事項,對萬泰生物整體利潤下滑影響金額約4億元以上。

此前幾年,萬泰生物業績之所以快速增長,一方麵來自二價HPV疫苗,另一方麵正是來自與防疫檢測有關的診斷試劑。

從2020年到2022年,萬泰生物的營收增速依次為99%、144%、95%,淨利潤的增速依次為224%、205%、134%。僅從業績來看,這三年的增長是飛躍式的。

2022年,其營收與淨利潤分別為111.85億元、48.63億元。其中,疫苗板塊占主營業務收入的76%,體外診斷板塊占24%;疫苗板塊的毛利率為93.89%,體外診斷板塊的毛利率為75.84%;公司整體銷售毛利率高達89.54%,銷售淨利率為43.48%。

然而,2023年,這兩大板塊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2023年,萬泰生物的股價漲幅為-40.7%。

03、不愛打交道,也不愛喝酒

飲料是“印鈔機”,疫苗是“現金牛”。

鍾睒睒能夠連續三年登頂富豪榜,分別於2020年4月、9月上市的萬泰生物與農夫山泉,這兩把“財富鑰匙”,缺一不可。

在2023年與2024年交替之際,萬泰生物突然迎來一波暴漲,從2023年12月15日至2024年1月8日,股價漲幅超82%,總市值增加了近500億元。

在外界看來,股價的暴漲與萬泰生物九價HPV疫苗的研發進展有關。萬泰生物2023年12月14日回複投資者提問時表示,公司九價HPV疫苗Ⅲ期主臨床試驗V8期訪視的現場工作已完成,正在進行標本檢測工作。

由於萬泰生物的九價HPV疫苗研發進度在國內靠前,市場對其抱有率先撞線的期待。因此,這一消息被解讀為萬泰生物的九價HPV疫苗或將“搶跑上市”。

不過,在股票交易異常波動的公告中,萬泰生物提到,目前有多種情況可能導致九價HPV疫苗III期臨床實驗結束時間延後;具備商業化生產條件的時間也有可能延後……總之,存在多種情況均有可能導致產品上市的時間延後。

1月8日之後,萬泰生物的股價又開始掉頭向下,連續下挫。

首富鍾睒睒的財富雪球,也隨之膨脹與縮小。

但不管怎麽說,萬泰生物與農夫山泉所處的兩個賽道,市場空間大、需求旺盛、利潤率高。

鍾睒睒也說過:“水和疫苗產業,是我將來要生根發芽的兩個產業。因為這兩個產業,對未來人們的健康和長壽,都有非常重要的決定意義。”

▲(圖源/農夫山泉2022年報)

雖然農夫山泉與萬泰生物的實際控製人均為鍾睒睒。但是,農夫山泉的董事長、總經理均為鍾睒睒,他的兒子鍾墅子還為農夫山泉非執行董事。而在萬泰生物,從2021年開始,鍾睒睒就不再擔任董事長,而且也幾乎沒有擔任其他職位。

可以看出,鍾睒睒將更多的精力,還是放在了他一手創立的農夫山泉身上。

從2023年上半年來看,農夫山泉營收占比51%的包裝飲用水收入增長11%左右,增幅並不是很大。不過,受東方樹葉帶動,第二大業務茶飲料頂了上來,增幅近60%,營收占比從20%上升到了26%。此外,功能飲料產品、果汁飲料產品增幅也大於包裝飲用水。

在包裝飲用水市場,農夫山泉早已是行業老大,不過,近些年競爭在加劇。

在主流的2元水市場,農夫山泉天然水與怡寶純淨水總是貼身肉搏,農夫山泉市場份額更大;在3元價格帶,農夫山泉在2021年推出了長白雪天然礦泉水,但難以撼動霸主“水中貴族”百歲山,而且,今麥郎、元氣森林等很多品牌也在推出3元礦泉水。

農夫山泉產品陣線多,陣容較為完整,渠道如毛細血管,又善於營銷,且戰略布局超前。當包裝飲用水表現沒那麽好的時候,東方樹葉站了出來,支棱起了第二曲線。

“前十年,90%的企業家都跑到房地產裏麵去了,因為那個地方可以一夜暴富……這個泡沫讓經濟未來會承擔相當大的責任。我們這個十年,應該兢兢業業來研究產品,研究科技,而我們大多數企業家,放棄了這個熱情,去研究了房地產——來錢快,容易發財。因為房地產就兩個圖紙、一群農民工。說句老實話,好一點的壞一點的,誰都能做。”

鍾睒睒說這段話的時候,是在《總裁在線》欄目2015年的一次訪談中。

往回看,鍾睒睒十年前沒有進入房地產行業且低調研究自己堅持的行業與產品,與現在依然站在富豪榜榜首,其中有莫大的聯係。

“我也動過心(進入房地產),我為什麽沒有做?我認為我的性格,沒有阿諛奉承的習慣,所以我不喜歡打交道,我不喜歡喝酒,所以我做不成房地產。”

言語間盡顯鍾睒睒的“獨狼”個性。

鍾睒睒說,他崇拜的兩個人,一個是喬布斯,一個是任正非。“我沒有見過任正非,但是我非常崇拜他的管理能力,管理的超前性、管理的戰略……”

從2021年到2023年,鍾睒睒連續三年穩坐中國首富。2024年,鍾睒睒將迎來70歲生日。年近古稀,他依然是孤傲的“獨狼”,依然甚少公開露麵。

在《總裁在線》的那期節目中,鍾睒睒解釋了為什麽極少出來公開露麵與發表言論。他說:“真正沉下來研究的企業家,我想他們是不想多說的。任正非從來就不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