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選擇,我一定不會回去!”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33歲的宇文拖著行李箱,離開了位於北京豐台區的一間30平方米的loft套間,踏上回鄉過年的長途客車。 他說,那一刻自己心裏不停地默念,隻要堅持幾天就又可以回來了。 ”

這天距離農曆新年(2月10日)不到一周的時間,大客車途經的街道也早已裝飾一新,充滿了年味。 這個失業大半年的北方小夥卻開心不起來,心情猶如北京的氣溫一樣,幾乎降至冰點。

他說,這次回家過年更像是“一道坎”。 “如果可以選擇,我一定不會回去,”他說。

逃避“熱情的親戚”

在中國,農曆新年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節日,客居異鄉的人們,都會在節前幾天不遠千裏趕回家鄉。 這種每年一次的大規模人口流動俗稱為春運。 民間有過“年關”之說,指的是返鄉途中的舟車勞頓,年前年後的日夜操勞和繁瑣禮尚往來。 對宇文一樣的許多年輕人,還有經濟拮據和社會壓力下回不回鄉的糾結,回鄉後父老鄉親麵前可能受到的工作,收入和情感方麵上的“拷問和審視”。

近年來,離鄉別井的年輕人對於回家過年一事變得“三思而後行”,甚至有人為了逃避“熱情的親戚”而選擇在外地過年。 今年,在中國社交媒體小紅書和抖音上,“過年不回家”成為了不少人討論的話題。 有人發表文章稱“寧願待在出租屋,也不想回家過年”,也有失業的網民調侃說“別人提錢回家過年,我提前回家過年。 ”

對於在北京生活了10年的宇文來說,他從來沒想過今年會因為失業而抗拒回家過年。 擁有一流本科和碩士學曆的他,去年年中被一互聯網企業裁員,失去高薪工作。 之後,便走上艱難的求職之路。

起初,作為在北京曾經月入2萬元人民幣的宇文並不覺得找工作是件困難的事情,但當投出的簡曆陸陸續續地石沉大海後,他開始變得十分焦慮。

“從開始我會覺得比較自如或者是心態比較平穩,之後開始覺得震驚,震驚就是我沒有想到會這的麽難,哪怕是我麵試4、5輪,每一輪都麵試超過一個小時的狀態下,我都會被篩掉,到8月的時候就變成了一種絕望的狀態。 ”






宇文提早回家,希望盡量避開親戚。

他說,在自己失業後的大半年裏,他投出了超過1000份簡曆。 盡管往後他降低了期望薪資並開始考慮中小型企業,他至今依然未能獲得一家公司的錄用機會。

防疫解封後中國的經濟未能如預期恢複,甚至一度出現“通縮”的跡象。 無論是從官方論述還是民間的感受,“不景氣”似乎成了形容如今中國經濟的常用詞。 2023年6月,中國青年失業率飆升至21.3%的曆史最高水平之際,當局甚至一度暫停發布類似數據。

求職之路沒有任何起色,宇文為了節約日常花銷,決定提前回河北老家過年。 但他表示,自己並不期待回到家裏,但生於傳統北方家庭的他,不得不遵守習俗,回家祭祖、拜年。

“我的父母知道我的情況,他們並沒有給我太多壓力,但礙於情麵,我們並沒有告知其他的家人。 “ 他說,自己已經和父母商量好,在麵對親戚的拷問時雙親會幫他”蒙混過關“。

“特別是我的姑姑,她會問得非常詳細,你的工資多少?單位包不包飯?公司福利如何?等等。 “他無奈地說道。



宇文說,臘月二十九到大年初二這四天必須要見親戚,其他時間我會完全避開,然後年初三就返回北京。

避年

此時此刻,遠在千裏之外的深圳,健身教練清風出於經濟上的考慮,決定不回家過年了。 “誰不想回家過年呢?但今年沒賺什麽錢,父母要是問我,我就說我沒有買到票。 “他說,年後會去一間位於南山區新開的健身房擔任店長一職。

28歲的清風在江西老家的高中畢業後,選擇參軍並成為了一名武警。 2019年退役後,他去了上海,在那裏的一家健身房找到一份教練的工作並結識了現在的女朋友。 之後,因為女友要到香港攻讀碩士學位,他也在2023年9月搬到深圳開始了新的生活。

“這一行(健身)在深圳的工資沒有很高,最多拿到1萬5,可我在上海可以賺2萬塊一個月。 “他說。

他說, 自己僅有一次沒有回家過年。 有一年在上海工作時因為出去旅遊,想給自己一點生活才選擇沒有回家。






清風的女友在香港讀書,所以他去年搬到深圳。

而今年決定不回家卻是因為經濟原因,“本來我是有存款的,因為去年投資股票失敗,現在存款沒有了,我家裏其實是不知道的,我一直隱瞞家裏。 ”

中國新年通常是已婚人士才需要給親人發紅包,但清風說,自己從去年就開始給長輩包紅包。 “因為我爸媽說以前老人家都給我發紅包,所以現在要還回去,現在回去會給外婆、舅舅他們一人一兩千塊,總共需要發萬把塊錢,差不多是我一個月的工資。 ”



他表示,現在手頭上並沒有多少錢,隻是剛好夠生活,這次不會去,可以暫時省下這筆錢。 他坦言,即使今年回家,也會有很大壓力,害怕父母對自己的失望。 還有就是,由於經濟不景氣,他並不知道新的健身房開業後會否有穩定的客源,“近來有很多大的健身房倒閉,但也跟他們負債率高有關。 “ 但他相信他們選址深圳的商務區,可以吸引不少白領上班族,”能不能做起來,隻有做了才知道。 ”

就在距離農曆新年還有一星期的2月2日,中國A股再度大跌,一度失守2700點大關。 有媒體統計,這次的波動中有約5000支股票下跌。

逃避“被催婚”

同在深圳的小八也選擇不回家過年,也是除了三年疫情外第一次這麽做。 不過她不是出於經濟考慮,而是家裏的年味本身就淡和害怕“被催婚”。

已過35歲小八解釋說,祖父輩的親人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離世,所以從小就對在家過年沒有特別的印象。 另外,由於她的父母關係不好,經常過年也互相地不會給對方一些好臉色,這讓她對過年回家感到“不安生”。

還有一點,即使她常年在外,父母有的時候就是在微信上麵會提到“催婚”這個話題 。 “...... 我媽就會不知道從哪裏找到一個莫名其妙的男的,就說要跟我相親,就是這種情況很離譜。 ”

根據中國官方數據,中國的結婚人數已連續九年下降。 2022年約有680萬對夫婦登記結婚,較2021年減少了80萬對,成為自1986年有記錄以來的最低水平。

小八說, 她認為並不能為了滿足父母的期待就隨便找人結婚。 她說自己從大學畢業,工作兩年左右開始就一直被父母念叨要談戀愛、結婚生子。 “一直說到現在。 “在她看來,30歲是一個坎。 那時她覺得迫於各種世俗的壓力,有個不錯的對象,就該結婚,但現在的她卻認為如果沒有合適的對象,“還不如找到一個自己特別喜歡的生活方式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

小八現在就職與一家留學事務機構,負責項目管理。 她說,自己的生活非常簡單,除了上班和周末出去運動,平時都是和貓咪待在家享受自由自在的時光。

今年過年,她已經計劃好要好好吃頓大餐,犒勞一下辛苦一年的自己。 之後便會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和貓咪一起看春晚,再上網和網友們一起“吐槽”晚會的節目,就當是過年了。 對於那些幸福家庭的團年飯,她表示自己“一點都不羨慕”。 她還表示自己身邊很多同事都不準備回家,當然有的人是因為搶不到春運車票。

“我們準備在深圳自己組局過年。 ”“我們凖備在深圳自己組局過年。 ”(應受訪者保護隱私的要求,本文中的受訪者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