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王搬廠,工人罷工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01 本期重點 鞋王搬廠,工人罷工待賠償

江蘇揚州的寶億鞋廠計劃關閉工廠,將產能轉移到東南亞。寶億鞋廠是台灣寶成集團與來億集團的合資企業,也是知名運動品牌匡威的代工廠,它的消失,代表著成百上千的中高齡工人將陷入生計問題。人走茶涼,產業變遷的趨勢或許無法阻擋。但對於在此付出人生最精華時光的工人,工廠和地方政府都負有責任,並不是關廠就可以一走了之。

寶億工廠罷工(來源)

合法賠償未必是合理賠償

11月29日,寶億廠方突然發布通知,表示將於今年年底關停工廠、終止與員工的勞動合同關係。但通知中並未寫明具體賠償方案,僅表示按照勞動合同法相關條款計算。這一點引起工人憤怒,質疑老板不想給賠償金,於是在11月30日集體罷工,要求公司立即給出合理的賠償方案。

當天晚些時候,寶億公司回應按照勞動合同法最低標準賠償,即俗稱的“N+1”,工人每工作一年發給一個月賠償,+1是提前一個月通知的對應工資(來源)。

不過,這樣的賠償方案並未讓工人滿意,罷工仍在繼續,截至12月5日已經是罷工第六天(來源)。在抖音上,這起事件也引起許多討論。一些網友認為寶億給的賠償方案符合勞動合同法,已經不錯了,工人們應該知足、拿錢走人。還有勞務中介稱,按照5000元月工資、工作10年的老員工來計算,可以拿到5萬元補償金(來源)。但視頻下方,多位寶億工人留言反擊:

那個跟你說寶億員工工資五千多的是幹部,我是寶億員工我工資才兩千多。

這兩三年大多是兩千多,就是為了少賠償,產量增加20%,工資減少20%,逼著工人跑路。

都40大幾的年齡了,幹好多年了,以前的工資也還可以就是今年才低的。

原來,按照勞動合同法第47條,賠償金中的月工資標準是按照勞動合同解除前12個月的平均工資來計算的。今年出口貿易慘淡、經濟下行,寶億鞋廠刻意壓低在廠工人工資到最低工資標準的2000元左右。這樣,年底關廠的時候月工資基數就僅有2000元,即使是工作10年的老員工,能夠拿到的賠償也僅2萬元。

揚州寶億建於2006年。留到現在的工人大多是40-50歲的中年女性,她們離開工廠後幾乎不可能再在揚州找到同樣穩定的工作。退休前的多年時間裏,工人的生存都必須仰賴工廠的賠償金。而即使到了退休年齡,每月僅千元左右的退休金也不足以支持工人生活。這種情況下,符合勞動合同法的最低賠償金並不是一個合理的賠償金。

此外,寶億公司還有刻意隱瞞具體賠償標準的嫌疑。在11月30日工人罷工後,廠方隨即公布了具體賠償方案。但方案文件的落款卻是11月28日。廠方在發布通知前實際就已經做好了賠償方案,卻沒有及時公布。這更加增加了工人們的不滿。

拿不到訂單,還是為了賺更多?

揚州寶億公司的背後是台灣寶成集團。寶成常被稱為世界鞋王,因為它幾乎為所有知名的運動品牌代工,包括阿迪達斯、耐克等。寶億代工的是耐克旗下的匡威品牌,匡威近年發展迅速,2022年營收高達23億美元。

寶成位於越南的工廠

按照寶億廠方的說法,關廠是因為缺少訂單、迫不得已。但這個說法缺少證據支持,因為寶成幾乎壟斷運動鞋代工業,訂單分配實質也是寶成集團的分配結果。根據寶成2022年報,揚州寶億在該年度的獲益達到4301萬元人民幣。這個數字不低,高於同樣是寶成旗下的東莞裕盛(約3000萬)、裕元(約1600萬)。

一個獲益的工廠為何要突然解散?更可能的原因是寶成希望賺得更多。在2015年之後,寶成陸續將產能從中國大陸轉移至越南和印尼。2022年時,中國大陸的生產比例隻占整個集團的9-10%。疫情爆發後,寶成也關閉了在湖北的工廠(來源),甚至今年對越南鞋廠也進行了裁員(來源),準備投資印度(來源)。原因無它,當地勞動力更便宜,利潤更高。

根據勞動合同法,企業隻有在生產經營麵臨困難時才可以合法與工人解除勞動合同。否則屬於違法解雇,要支付雙倍賠償金(即2N)。如果按照此標準,寶億顯然並不屬於生產經營麵臨困難。不過,跨國企業在各國間的騰挪幾乎都是用類似訂單不足的名義來規避法律義務,而工人們鮮少有成功獲得2N賠償的先例

身處裁員潮與搬廠潮的工人

自進入2023年以來,工廠倒閉或搬遷的情況屢次發生,並接連引發大規模裁員與經濟補償糾紛。在這過程中,“搬廠不告”、“搬廠不賠”、“搬前逼退”都是廠方的常見操作。11月25日,深圳市龍騰電路公司企圖在工人休息期間偷偷搬走設備,被工人發現並攔截。為迫使工人自動離職以便於搬廠,其曾故意不安排訂單給工人(4)。同樣是在寶安區,10月底艾禮富電子公司爆發工人罷工,起因是工廠的部分生產設備運去河南的工廠,部分工人的職位被裁,而工人並未收到工廠搬遷和補償方案的消息(5)。

在這一波裁員搬廠潮中,寶億鞋業並非個案,也不能簡單視之為全球製造業的產業鏈重組的必然趨勢而被迫接受。過去20多年的時間內,企業從工人的勞動中賺取巨額利潤,地方政府也依靠其獲得大量稅收,但工廠工人卻大多非本地戶籍,享受不到大部分經濟發展的成果,還可能要忍受長期高強度勞動下的病痛、職業病。工人罷工,雖然結局難料,但至少表明現在這種資方單方麵說了算的局麵需要被改變。

02 工人動態

—— 工廠工地 ——

十餘名建築工人阻斷巫溪高速入口要求支付被拖欠的工資

11月23日開始,十餘名建築工人因被拖欠建設高速公路的工資而發起討薪行動,一度憑借人牆阻斷了重慶市巫溪縣白鹿鎮中壩村的巫鎮高速入口。工人們參與建設的巫溪高速是首條連接重慶和陝西的高速公路。為實現元旦前通車,公路建設自今年10月起進入搶抓工期階段,約有1100餘工人參與了施工。記錄顯示,最新討薪活動持續至12月1日。12月4日巫鎮高速建成通車,尚無消息跟進拖欠工資是否已經結清。閱讀原文/視頻

黑龍江雙陽煤礦發生礦難,11名工人遇難

11月28日拍攝的雙陽煤礦礦區(無人機照片)

11月28日14時40分,黑龍江雙陽煤礦發生事故,共11名煤礦工人遇難。據報道,本次事故,初步判斷為衝擊地壓所致。雙陽煤礦是國有煤礦,共有員工2000多名,隸屬於黑龍江龍煤雙鴨山礦業有限責任公司。該公司曾有過多次違反安全生產法、煤礦安全規定的記錄,今年就已被處罰超過10次。其中,11月10日煤礦被處罰事由就包括“采煤工作麵個別液壓支架未接頂”等原因。閱讀原文/閱讀原文2

—— 服務業 ——

烏蒙山區某縣衛生係統寧可臨聘員工省錢,空編率達16.57%

11月底,烏蒙山區某縣衛生係統共有編製2475個,實有2065人,空編410名,空編率16.57%。該縣整體情況顯示,全縣招聘的無編製醫務人員數量遠超在編人員數量。盡管編製已成為招聘方吸引優秀人才的有力籌碼,但財政窘境迫使一些單位大量使用非編製人員以降低成本和投入。據某基層衛生院院長計算,除去績效工資,編製人員基本收入為4100元,臨聘醫務人員每月基本工資則為800元,編製內外職工收入差距較大,編製外人員的工作穩定性保障也更差。閱讀原文

遊戲主播通宵直播猝死,公司拒不承認與其存在雇傭關係

《協議》要求每月開播有效時長不少於240小時

11月中旬,河南平頂山大三學生李昊(化名)在遊戲公司通宵直播9小時後猝死。涉事公司認為,李昊和公司簽署的是合作協議,二者不存在雇傭關係,且出事時死者正在出租屋的休息,拒不承認意外和公司有關。點開李昊的抖音賬號,發現其在25天內共進行了89場直播。死者父親從合租同學處得知,從11月5日開始,遊戲公司對李昊進行規勸和誘導,要求其夜間通宵直播。而在猝死前,李昊剛剛“通了一個大宵”,進行了長達9個小時的徹夜直播。閱讀原文

陝西蒲城全縣出租車停運,反對交通局回收和重新分配出租車經營權

近日,蒲城縣政府部門出台通告,將對全縣出租車的經營權,分批次進行重新配置。此舉引發司機們不滿。在多次上訪無果後,11月21日起,357輛出租車集體停運,反對縣交通局的新政策。車主認為,出租車原本由個人出資從前車主處買下,所有權和經營權都應屬於個人,新政策執行後經營權將由出租車公司壟斷,車主僅擁有出租車的承租權,就沒有權利對出租車轉賣了,這將嚴重損害車主權益。閱讀原文

貨拉拉等貨運公司下降抽成比例後,司機權益受損程度反而升高

11月23日,交通運輸部通報,貨拉拉等互聯網貨運平台公司均已下調抽成比例或會員費上限,降幅在1到3個百分點。司機獲得的實際利益卻並沒有增加。數據顯示,貨拉拉等公司更多利用會員費、抽傭兩套模式,做了數字層麵的調整,先提高會員費,再下調抽傭比,使得司機權益受損程度不降反升。據統計,2020-2023年,司機側補貼金額占收入總額的1.39%、2.19%、0.44%、0.32%,呈下降趨勢。閱讀原文/閱讀原文2

—— 白領 ——

公司要求新員工加班至晚上十點,稱辭退請假員工是對工作態度進行培訓

11月中旬,濟寧吳先生稱,其新入職公司在工作群中強製要求員工加班至晚上10點,請假按曠工處理。吳先生晚上7點因家中急事請假被拒後堅持下班,因此被人事要求簽署自願離職申請書。人事稱,公司不是真的希望員工天天加班,而是試探他們的工作態度,而吳“撞槍口上了”。由於吳先生拒絕簽字,公司也沒有結算應付給他的工資。人事部門表示,因為吳先生不符合用人標準,所以希望在其它方麵“對他加強一下培訓”,並稱吳先生上網公開此事違反公司規定,公司可能反訴。閱讀原文

深圳一公司給員工放10個月長假,涉嫌變相辭退員工

11月底,深圳華邁興微醫療科技有限公司長達10個月的放假通知引發關注。該公司是一家醫療健康診斷企業,流傳的《放假通知》中稱因公司訂單不足,為緩解經營壓力,給部分員工分兩批時間段放假,共放假10個月,第一批放假中沒有自行離職的員工和第二批繼續一起放假。放假期間首月工資正常發放,其餘時間按照深圳基本工資的80%發放。工作人員表示此舉實際上是希望被放假的員工“不要回來了”,但公司沒有錢賠償,因此采用“合規”的方式逼迫人離職。閱讀原文

03 深度與評論

I. 北青深一度:陷在“課外任務”裏的老師,想拒絕,卻拒絕不了

發給老師們迎檢材料的細則

10月31日,河南一名23歲女教師呂聰慧因工作壓力太大跳樓自殺,引起社會對中小學教師困境的關注。一份關於教師工作量的調查顯示,我國絕大多數教師每周工作時間都在54小時以上,但用於課堂教學的時間不足四分之一。她們日常需要填寫報表、編輯公眾號、各類App打卡等非教學任務,這些工作令她們身心俱疲,“和其他瑣碎的事情相比,上課對老師而言,是最舒服的事情了。”這是大部分教師的心聲。今年3月發布的《全國“雙減”成效調查報告》也顯示,60.3%的受訪教師認為課後服務工作量加大,70.9%的受訪教師呼籲減輕非教學負擔。閱讀原文

II. 澎湃新聞:當一位高空作業者從8.4米墜落

去年7月23日金華市某小區內,五十一歲的空調安裝工人王柱力不幸從高空落下。事業剛有起色的他急於賺錢,每次工作時都有僥幸心理,為省下幾分鍾往往少係一次安全繩。雖然早在2001年,國家質量技術監督總局就規定空調器安裝人員必須經過培訓、持證上崗,但這些規章並沒有完全落到實處,像王柱力這樣的勞動者“無證上崗”了整整二十三年。同時因王柱力未簽訂正式的勞動合同,公司以王柱力是“臨時工”的理由隻願意承擔部分賠款。閱讀原文

III. 紅歌會網:“隻有退休證,沒有退休金”——開封軸承廠退休問題調查

開封軸承廠是1971年國家投資興建的第一家帶座外球麵軸承生產企業,在經曆了兩輪改製後,工人們發現他們“被下崗”了。“被下崗”後,公司一直沒有為他們繳納社保和醫保,書麵承諾的待崗期間的生活費也未見分文,導致他們到了退休年齡後無法領到退休金和職工醫保待遇。於是從2008年12月開始,工人們不斷向中央和地方有關部門進行信訪、檢舉控告,但政府的回應卻屢次讓他們失望。這群計劃經濟下國營企業的工人紛紛步入晚年,誰來保障他們的養老和醫療?閱讀原文

IV. 三聯生活周刊:上百人被公司“貸款上班”,走向債務深淵的女教師們

2019年起,為緩解公司資金緊張的狀況,鄭州育人教育集團要求員工以個人名義向銀行貸款額度5萬元至20萬元,承諾貸款歸集團所有,到期返還本金。該集團181人累計借款2602萬元,而現在不少員工貸款已逾期,成為失信人。同意貸款的員工被外界指責太輕易上當。事實上,在層層壓力下,他們無法拒絕這個荒唐的提議,甚至有人被威脅“要不貸款就別在這幹了”。隨著事情發酵至今,老板劉亞敏依然不厭其煩地允諾員工“不會讓你們承擔任何利息和罰息,我在推進”,而員工們對此也無計可施,她們害怕離職後“就真的什麽都拿不回來了”,並沒有在這個時候選擇辭職離開。閱讀原文

V. 深圳微時光:深圳“外賣村”裏,渴望“翻身”的人,有人月入3萬,有人撐不過一個月

寶安翻身43區是純外賣店的聚集區。雖然純外賣店看似免去了很多店租等一係列費用,但平台成本卻很高,利潤被平台大大攤薄,純外賣店需要做更多的單量才有利潤空間。同時在大多數人的印象裏,純外賣店會不那麽規範和衛生,他們往往會避開這類門店。今年外賣行業競爭加劇,僅前8個月全國新增的餐飲店就達到了200多萬,且每新開3.5家店的時間,就有1家店正在倒閉,而90%的純外賣店撐不過3-6個月。閱讀原文

VI. 經濟觀察報:八十年代電影中的勞動者與個體戶

八十年代電影的敘事母體及場景,從前期到後期發生了重要的改變:從農村走向城市;從田地、工廠走向酒吧和商店。同時也對傳統勞動者的概念進行了拓寬,出現了四化青年、有前衛理念的個體戶,以及其他商業從業者這些群體。以“勞動者”形象的變遷為指標,我們可以發現八十年代電影中社會意識變遷的邏輯。例如,在八十年代早期,小商販、個體戶的合法性仍然是處於一種不穩定的狀態,往往作為控訴者出現,直到八十年代後期,這種個人商業行動的主體才獲得真正的合法性,不用為自己的商業行動進行辯解——即勞動是為自己,還是為國家。閱讀原文

VII. 海報新聞:1個正式工背後1.8個臨時工,一個欠發達縣的臨聘人員之困

烏蒙山區A縣的一份工資支出預算表顯示,該縣工資預算總支出為26.3億元,其中在職人員20億元,數量是前者1.8倍的臨時工總工資預算小於在職人員總工資的四分之一。但是2022年A縣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隻有7.02億元,上級補助收入高達42.3億元。調查發現大部分臨時工的招錄和管理都沒有統一部門負責,招錄程序較為隨意,存在著大量人情聘、關係聘的亂象。雖以節約成本、彌補編製人員不足為初衷,但是現在卻造成了臨時工膨脹,在職人員“吃空餉”,給各地財政造成了巨大的壓力。閱讀原文

VIII. 中國勞動趨勢:隱忍、認同與時間性——在法華人移民勞工的勞務市場與勞動控製

法國對工人權利的法律保護和結社支持都非常健全,而身處群內勞務市場的華人移民盡管勞動條件十分惡劣,卻並未尋求法律或者結社力量的幫助,而是對這種剝削持一種隱忍的態度。本研究以巴黎的華人移民勞工為例,探尋影響其抗爭策略選擇的多重因素,進而討論國際移民背景下的勞動控製問題。本文先對剝削進行了類型學分析,然後指出造成該選擇偏好的兩種解釋性因素,並在此基礎上探討了移民工人的主體性形成的問題。閱讀原文

04 調查與報告

新公民計劃:《中國流動人口子女發展報告2023》

中國青年報:《第一學曆作為評價標準的調查》

易觀分析:《在線招聘求職行業洞察2023》

中國青年報:《職場青年健康調查》

首都師範大學沙莉等:《三孩政策下未來中長期我國托幼服務供需關係分析》

05 法律與維權

維權:仲裁過程中公司竟然做偽證,還進行死亡威脅!

2023年9月,一位打工人在成都被公司解雇,過程中公司逼退不成還向其進行死亡威脅。該員工對公司提出了仲裁要求,主張未簽訂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補償以及非法解雇補償。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二條的規定,如果未簽訂勞動合同,則應向勞動者支付雙倍工資。在2022年11月的開庭中,公司代表不同意原告的所有訴求,竟然拉攏其他職工作偽證,甚至有10月才入職的員工表示當事人工作能力差。公司代表還提出最多支付7000元的解決方案,不同意就上訴拖兩年,逼迫這位員工和解。至目前為止,這起案件的最終結果尚未明確,但公司做偽證的問題需要打工人提防,也需要法律專門進行懲處。(來源)

06 資源推薦

紀錄片:《飛升》

應該有很多讀者仍記得2010-2011年的富士康員工連跳事件,兩年內有24名富士康員工跳樓。這部紀錄片一條線講述了跳樓後幸存的17歲女工田玉的經曆,一條線則描繪出現代工業化和全球化中工人是如何被剝奪尊嚴和最基本需求的製度結構。導演在影片中提出質疑,科技為什麽沒有讓人變得更輕鬆和快樂,而是讓人成為了流水線上的零部件。距離當時已經十餘年了,科技又獲得了更多的進步,而我們回頭看富士康的悲劇時會覺得是那樣熟悉而寫實,被物化的勞動者已從工廠蔓延到了辦公大樓。

觀賞鏈接

07 圖片故事

網約車價格太低,北方有師傅拒絕開暖氣,直接用棉被開啟抗凍模式……

12月1日,在上海寶龍集團討薪的農民工們露宿了一個月,幾名保安用藍布將工人們圍住,為工人“遮風擋雨”。(來源)

08 勞動碎語

開始上班之後,領導的態度是,實習生是來學習的,所以句句談的都是奉獻。如果去問薪資問題,就會被批評說不夠奉獻、不夠老實,隻想著錢,很物質。用他們的話來說,我們實習的師範生,不給學校交錢就很不錯了。因為是我們在學習他們的東西。

來自《一封遺書和四位小學老師》

長年累月的等待與焦灼,以及路途中的全神貫注、缺覺、飲食不規律,卡車司機通常都有胃病、腰肌勞損等問題。劉師傅說,賣掉第一輛車時,他也想過就在本地物流園幹裝卸工,一個月也有六七千,但他發現自己由於常年坐在車上,體力上根本支撐不了。

來自《60小時穿越新疆戈壁,貨車司機們不敢停下來》

兒科具有職業風險高、薪酬待遇(相對於某些其他專業方向的醫生)低、醫患矛盾多、工作時間長、負荷重等特點。兒科醫生缺乏,導致了兒科候診時間長,醫生壓力大。冬季呼吸道疾病高發期,一名兒科醫生一天甚至要看超100名兒童。有的開設兒科的醫院,為了減輕醫生負擔,還會臨時限流停診。因為人手缺乏,很多醫院晚上、節假日和周末都不開設兒科急診。相比有的科室“大處方大檢查”,兒科輔助檢查少,用藥相對要謹慎很多,收益自然也少,累死累活也趕不上那些治療費高的科室。有人說自己所在醫院,兒科就三個大夫輪班倒,一天300個號,早上七點去,晚上七八點回來,飯都沒空吃,回頭工資還沒人家雙休後勤錢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