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經濟有多慘》火了!習近平視察上海 有用嗎?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11月28至29號,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赴上海考察,先後走訪了上海期貨交易所、上海科技創新成果展、閔行區新時代城市建設者管理者之家。新華社在其通稿中說,習近平這次到上海,深入調研金融、科技和民生工作,釋放出鮮明信號。看來,習近平為上海的定位是國際金融中心,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中國改革開放排頭兵,聽起來十足高大上,然而,就在中國最大中外合資投資銀行中金公司嚴禁分析師唱空中國經濟的當下,人們大大懷疑習近平是否對上海乃至整個中國經濟現狀有足夠的現實感。



一篇題為《上海經濟有多慘》的網文這樣寫道:今年以來有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金融數據指標:非銀行類金融企業的存款完全喪失了增長性。非銀金融包括保險、證券、信托等。2022年底,全國非銀金融企業的存款規模是24.04萬億,到今年9月份為24.23萬億,增幅僅為0.8%;這種微弱的增幅堪比股災。非銀金融機構手裏的現金就是中國金融投資領域流動性是否充沛的具體表現。2016年,非銀金融企業存款出現了-0.69%的負增長,就是受2015年股災的影響,非銀金融企業的流動性嚴重不足。2021年出現了高達22%的增幅。這一年,全世界都在新冠之下苦苦掙紮,唯有中國維持了產業鏈的完整,股市也因此出現了一波上升,滬指漲到3700點。而到了2023年,非銀金融企業手裏的資金不再增長,這恰恰就是金融市場的流動性正在劇烈萎縮的表現,而金融市場的流動性之所以萎縮,隻有一個原因,市場上所有的流動資金都被地方債的化債工程抽幹淨了。滬指因此一直在3000點的位置上苦苦掙紮。今年地方債的還款壓力已經抽幹了金融市場的流動性,明年恐怕更加慘烈。非銀金融機構手裏的現金儲備一定會大幅萎縮,所以金融市場不會有任何做多的機會。

在這樣的背景下,作為全國金融中心的上海首當其衝,在關鍵性的金融數據上,即非銀金融企業存款增幅僅僅隻有0.1%,連全國0.8%的微弱增幅都比不上,距離負值隻有一步之遙。考慮到11月和12月份地方債的還債壓力,預計上海的非銀金融企業存款增幅一定會變成負值,而隻要變成負值就意味著上海金融市場的流動性已經被抽幹了。

金融業創造的稅收占上海全口徑稅收收入的比值一直都維持在20%左右的比例;根據上海市稅務局的數據,今年前三季度,上海創造的全部稅收收入為1萬4972億,較去年同比增幅僅2.84%。而全國前三季度的稅收收入增幅高達11.9%,上海的這種稅收增幅已經遠遠落後於全國的平均增幅,由於資金正在瘋狂通過香港出逃,廣東前三季度實現的全口徑稅收增幅隻有3.9%°,而上海的稅收增幅顯著落後於廣東,上海經濟在今年以來的衰弱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高力國際發布今年第三季度上海寫字樓市場報告顯示,上海寫字樓空置率預計全年將會上升到21.6%。上海有超過兩成的寫字樓空置,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三線城市。在這種史無前例的現象背後是曾經在上海一租就是半棟樓的境外金融機構正在集體收縮,乃至直接關停中國區的業務。近兩年來關閉了上海辦事處的境外金融機構有:荷蘭銀行、花旗私人銀行業務部、挪威主權財富基金、摩根斯坦利、加拿大基金、貝萊德、穆迪、先鋒領航等。對於這種現象,上海政府沒有任何辦法應對,甚全都不敢嚐試進行任何挽留。金融如此衰敗,寫字樓空置率猛烈上升,上海經濟當然就是一潭死水。

中國老百姓最關注的無非就是批發和零售行業,也就是商場的人氣。根據上海市統計局的數據,今年前三季度,上海批發及零售行業利潤同比下降10.%°。但是,為了補足稅收缺口,上海的商家依然艱難地多交了9.1%的稅。這種釜底抽薪的情況,對上海的商家們來說就是不可承受之重。所以,今年以來,熬過了前三年的商家就集體熬不下去了。1月底,南京路的上海置地廣場關門大吉;8月底,徐匯區的太平洋百貨也徹底關門。根據第一太平戴維斯發布的數據,三季度上海購物中心的空置率為12.1%,遠遠高於2019年底5.4%的空置率水平。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金融領域的所有資源都要優先放在給地方債務續命之上,而這必然意味著金融行業喪失流動性並整體走向死亡,同時,外資金融機構也會義無反顧地離開中國。對於上海經濟來說,這都是不可承受的。對於中西部那些高度依賴上海財政轉移支付的省份來說,毫無疑問,這將是對他們的當頭一棒,並加大他們借債的難度,這就是慘烈的惡性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