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穀裁員潮一年後,加拿大“撿漏”美國科技人才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一年前的今天,美國矽穀最熱門的話題,並不是仰望星空思考AI能夠如何改變世界,或者討論OpenAI管理層的“宮鬥大戲”。

對於占矽穀科技人員四分之三的非美國籍員工而言,他們考慮的是一些極其現實的問題:被裁員後如何繼續留在美國。

根據美國科技公司裁員數據網站Layoffs.fyi的統計,截至10月,美國的科技巨頭們今年在全球裁員人數已超過22萬人,在2022年裁員超過16萬人。

疫情期間“擴招”的科技巨頭們,在股價下跌後決定開源節流——首先就是裁員。(圖源:社交媒體)

其中在美國本土的裁員,就包括了至少5萬名外籍的H1B工作簽證持有者。持有這一簽證的,普遍是在科技、醫療等領域受過高等教育的技術人才,是各國爭取的對象。

據《財富》雜誌報道,9成的外籍H1B工作簽證持有者在被裁員後及時地找到了工作,能夠暫時合法地繼續留在美國,但在行業整體裁員的環境下,還是有10%的人才麵臨被驅逐出境的命運。

就在這時,加拿大拋出了橄欖枝,並成功地“挖角”了這些從世界各地追尋“美國夢”的科技人才,甚至連一些逃過裁員的H1B持有者也被吸引到了加拿大。

加拿大政府表示,截至今年10月底,已有超過6000名美國H1B工作簽證持有者前往加拿大尋找工作機會。

彭博社的報道指出,加拿大的人才挖角計劃是“創造性決策的典範,應該引起華盛頓的警惕”。

千難萬險拿到H1B,卻被裁員

拿到一份H1B簽證,不僅需要能力,還需要運氣。

對於雇主而言,雇傭一名外籍科技人才的成本,比直接雇傭美國人要高出許多。除了替外籍人才上交各種申請材料、繳納上萬美元的各項費用,公司還需要等待數月,才有可能幸運地讓人才正式入職工作。

這意味著,外籍人才的能力得足夠出眾,公司才會認為這筆開銷是值得的。

而對於外籍人才來說,最難的莫過於殘酷的H1B抽簽。

目前,美國每年批準H1B簽證的數量上限僅為固定的8.5萬份,申請者卻逐年增加。

美國移民局在2022年申請季收到了30.8萬份,2023年申請季收到了48.4萬份申請,2024年申請季則收到了78萬份申請。

也就是說,2024年申請季H1B簽證的通過率僅有10.89%。

留在美國的一座大山——美國移民局(圖源:社交媒體)

據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研究人員統計,外籍本科留學生隻有11%能夠留在美國工作,碩士留學生的比例則為23%。

但就是這樣的一群“人中龍鳳”們,卻意外地遇到了曆史上最大規模的科技企業裁員潮。

印度人曼達爾去年移居美國舊金山,在穀歌擔任一個全球項目的負責人。2023年1月的一個早上,他意外地在郵件中得知自己被解雇了。

一名穀歌印度籍中層被裁員後在社交媒體上發布自己與穀歌的點滴。(圖源:社交媒體)

他知道H1B簽證持有者如果失去了工作,在美國僅有60天的合法停留時間用來找新的工作,否則將麵臨被驅逐出境的風險。但聯想起美國移民局複雜的簽證審批流程,他立即意識到,從他收到郵件時開始算,他能用來找工作的時間並沒有60天這麽多。

實際上,這60天的“生死時速”不僅包括了找工作,還包括準備材料、投遞材料和排隊等待移民局受理的時間。保守估計,曼達爾需要在30到40天內找到一份新的且專業對口的工作,才能符合續簽H1B簽證的要求。

與其在美國擔心失業、應付臃腫的移民機構,許多H1B簽證持有者選擇了加拿大。

7月16日,加拿大啟動了一項試點計劃,允許多達1萬名美國H1B簽證持有者申請加拿大的三年期開放工作簽證。

顯然,加拿大政府的嚐試還是保守了。僅僅一天,申請數就抵達了上限。加拿大的科技企業們正在聯名要求政府將申請上限數量加倍。

被微軟解雇的弗雷德裏克·阿諾凱抓住了這個機會,這名來自非洲加納的缺陷分析工程師表示,自己難以在美國找到工作,而加拿大的生活貌似也不錯。

越來越多的美國科技人才湧向加拿大。(圖源:社交媒體)

理論上講,H1B簽證持有者可以在美國停留最多六年,然後申請綠卡。然而美國的綠卡申請太漫長,其中最痛苦的莫過於印度人,甚至有人已經排隊到195年以後。

而在加拿大,這個過程最快隻需要6個月。

長期以來,由於地理上的便利與較低的移民門檻,加拿大一直被不少外籍人才視作移民美國的跳板。但近年來美國移民政策的收緊,卻慢慢改變了這樣的結構。

移民成就了美國,如今舊移民們卻在排擠新移民。

這一趨勢的標誌性事件是,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在2020年大幅收緊H1B簽證,否決了三分之一的申請者,並聲稱此舉會給美國人帶來50萬個就業崗位。

這反而使得加拿大政府從2017年開始的全球人才計劃得以順利實施。

美國地產谘詢公司世邦魏理仕的一項研究發現,自2020年以來,加拿大的科技人才新增了15萬人。雖然在總數上不及美國新增的61萬科技人才,但加拿大在科技人才增長率上達到了15.7%,超過了美國的11.4%

在移民政策上,如今的加拿大給美國上了一課。

值得注意的是,據彭博社報道,美國的H1B簽證持有者群體每年至少繳納850億美元的所得稅,2022財年約占到美國政府財政收入的1.7%。此外,他們還會產生上百億的消費支出,促進美國企業投資本土,而非將職位轉移到美國之外,是支撐美國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的重要力量。

粗略估算,美國每批準一個H1B簽證持有者,就會在美國本土創造兩個新的就業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