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在方艙被隊長性騷擾:《豐乳肥臀》情節再現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近日,在廣州的方艙,有一個女子,發視頻求隊長放過她,因為她拒絕了隊長的性騷擾。

看了這視頻真是刷新下限了。

因為性騷擾被拒,隊長伺機報複,故意克扣女子物資,不給女子被子,讓這女子在方艙裏挨凍,導致其受寒感冒發燒。

從視頻中可以看出這麽女子的狀態真的很差。在方艙中,要知道感冒可比奧密克戎強太多了,發燒則更比陽性傷害更大。

為了不讓她的健康受到奧密克戎的影響,讓她冷感冒發燒,這把她拉去隔離的意義何在?

這樣的隊長利用一點點小小的權力,就想占性騷擾,這樣的人比病毒可怕多了。

希望當地警方能夠徹查這種影響防疫大局的害群之馬。

我想起莫言在《豐乳肥臀》中的情節,一個廚子用饅頭就誘奸了所有女性。

一個知性女性,就為了一個饅頭,就像狗一樣在地上吃,代價是背後還有一個小小的村幹部在脫她褲子,來回撞擊。

想想真是悲哀,趁著疫情,各種魑魅魍魎都從地獄中出來了。

11月7日,在烏魯木齊,一個男子說他有關係在疫情指揮部,可以辦理出疆證,但是還要女子給3000元,並陪睡4次。

在上海疫情期間,也有誌願者在群裏炫耀用物資睡女人。

今年9月,江西鷹潭,12歲的女孩被村支書強奸,她的父母在隔離點隔離,當時還辟謠說不是方艙,其實是其他現在隔離點。過去這麽久了,也不知道這件事的下文。

發生一次,還可以解釋為一個是禽獸,可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那就是一群禽獸,他們利用防疫之便,拿著雞毛當令箭也想占點便宜。

這群魑魅魍魎跟60年前的那群牛鬼蛇神有什麽區別?

這些人為什麽能存在於防疫隊伍中,不用我說你也能猜到,也是這些人不希望疫情結束,如果結束了,他的那點點權力就過期作廢了。

所以能感覺到最近某些地方是越來越瘋狂。

最近的媒體報道,也在宣傳這個病毒其實不那麽可怕,沒有後遺症,但是有的地方的政策卻反其道而行之,越來越嚴厲。

大雪中也要做核酸,到家裏去拉人進方艙,估計也是察覺到疫情可能會變化了,那還不得在政策變化前撈一波啊!

但是這些人不要忘了,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今天做的惡,明天要加倍償還,今天掙的黑心錢,明天要加倍吐出來。

特別是基層的小嘍囉,你們是隨時都可以被犧牲來平民憤的。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