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即將到來的第五危機 “社會內戰”的來臨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宋國誠 2022年12月03日



“社會內戰”是一種隱蔽、持續、廣延與蓄勢待發的鬥爭型態,將不斷侵蝕、消解中共政權的合法性。(美聯社)

2022年11月24日,新疆烏魯木齊一處“吉祥苑”社區發生火災,由於在極端防疫與封控之下,社區外圍佈置了防疫路障和圍欄,妨礙了救災工作,導致10人死亡和多人受傷的慘劇。事件一爆發,引發了各大城市和校園的抗議活動。但“烏魯木齊火災”隻是一條導火線,真正的起因是無數的極端封控和次生性災難所積累起來的“集體憤怒”,這不隻是人民反抗極端防疫的不滿情緒達到臨界點,而是積壓已久的怨恨達到了炸鍋狀態。由於人們在這場抗議高舉一張A4白紙為標誌,人們以“白紙革命”稱呼這場牽連甚廣的抗議行動。

白紙:無言勝有言的社會抗爭

“白紙”具有很豐富而特別的象徵。白色,是中國文化中喪禮的代表色,旨在傳達哀悼與追思的情感;“白紙”,上麵什麽也沒寫,但什麽都已說了;一張空白的A4白紙,是簡便又輕巧的抗議工具,人人都可以拿出來、舉起來;“空白”則意味著對中共言論控製與網絡審查的反諷,譴責中共長期以來對言論的箝製與封殺。一張空白的白紙,既沒有留下任何的證據,但卻道盡了所有的控訴,表現出人民在高度壓抑下的深度挫折與絕望。

在抗議行動中,已出現高度禁忌的“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等等顛覆性口號,出現“解封烏魯木齊、解封新疆、解封全中國”的全國呼籲性口號。也出現“言論自由、傳播自由、拒絕審查”等等訴求,出現了“不自由、毋寧死”的最後憤怒。這種深層的呐喊,泣訴的哀號,充分證明人民已經看穿了政府的欺騙性、造假性,以及不顧百姓死活的冷血性。



白紙革命道盡了所有的控訴,表現出人民在高度壓抑下的深度挫折與絕望。(美聯社)

接下來,人們已經充分準備,中共當局一定會對抗議者採取“汙名化”的手段,將民主訴求者定性為“暴民”,繼則採取毫不手軟的鎮壓。因為在中共看來,民意隻是“暴民的心聲”,群眾隻是受到境外勢力蠱惑的無知刁民。這是中共建政以來一貫採取的“鎮壓邏輯”:以國家之名消滅反革命份子,以維穩之名踩碎人民的願望與心聲!

 

中國“社會內戰”的來臨

我把這次的抗議行動稱為“中國的社會內戰”。“社會內戰”是指庶民階級(非“政治菁英”)基於政策不滿所產生的區域性衝突,具有訴求單一化、行動零星化,以及口語化和非組織性的特徵,並以“國家政權代理人”(警察、地方政府、公安係統)為抗爭對象。“社會內戰”不同於敵對的政治團體基於政權爭奪而進行的“政治內戰”。政治內戰是以“國家政權所有人”為對象的顛覆性戰爭,武力是其鬥爭的主要手段。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社會內戰”一旦產生共同訴求的全國性呼應和串聯,並找到集體行動和聯合組織的實踐手段,就足以發展為革命性的“政治內戰”。當前以及未來的中國,已經出現因為抗議清零政策而爆發的多點式社會內戰,如果失控和擴大,極有可能走向顛覆政權的革命內戰。

“社會內戰”是一種隱蔽、持續、廣延與蓄勢待發的鬥爭型態。其不僅侵蝕、消解中共政權的合法性,更是對中共當局的拋棄信任與拒絕合作。這是一種對中共政權的鄙視、輕蔑與不服從,對中共政策的消極抵製與“躺平”。換言之,這是一場“國家vs社會”之間迂迴、鬥智的長期抗戰,其結果將使中共政權成為虛有其表的“假性統治者”。

 

社會失範(social anomie)──社會主義價值體係的瓦解

價值裂解-人們不再忠於長期習慣的信仰,不在履行基於信仰而付諸行動的義務與忠誠,人們不再相信中共的宣傳與教育,不再相信黨的教條與理論,不再相信“黨的領導人”,不再相信“偉大領袖”。簡單地說,人們決定以一種“塔西陀效應”(Tacitus effect)-政府再說什麽我都不相信-的態度,來回應中共的承諾與政策。這是一種社會失範意義下的“社會主義價值體係的瓦解”,也就是長期以來中共賴以“走入群眾、依靠群眾”的道德基礎,已經分崩離析、離散瓦解。



中國即將進入一種極端二元對立的“內戰型社會”。(美聯社)

實際上,人們猛然發覺,“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一直是中國人民最大的願望,隻是在高壓統治之下,隻能積壓內心、難以言說。但是在這次的“白紙革命”中,人們的“恨共情緒”盡情發洩、傾囊噴發,人們不再恐懼和畏縮,不再掩飾與苟活。這種“真勇氣”,掀開了中共偽善的假麵具,揭露了偉大領袖習近平“野心小人”的真麵目。換言之,不再聽信中共的假話,是這次“白紙革命”最真實的表現與最珍貴的資產。

 

恨共與賤民的對抗

中國即將進入一種極端二元對立的“內戰型社會”,一個極端是民眾內心深沉的“恨共”情節,對中共懷著“大而隱”的不信任,另一個極端是黨國體製高壓統治的“賤民”心態,對人民“顯而硬”的冷血控製。這將是一個有統治之名卻無人民忠誠的無政府狀態,人民以輕蔑之心嘲諷中共,中共則以虐民之舉對付人民。換言之,中國將走向一個無內在凝聚力、無外在號召力的虛擬政權。習近平將威名掃地,中國共產黨將名譽破產,呈現一種“巨木內腐、高牆碎瓦”的狀態。未來的中國將是一個隻有“政治核心”卻無“價值核心”的惰性社會。

※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政治與文化評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