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預料到,中國抗疫的最後一章會如此戲劇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牆外文摘:白紙運動,送給習近平的聖誕禮物

有評論指出,接下來對中國疫情的觀察重點包括中共政權何時會對那些參與"白紙革命"的民眾秋後算帳? 整肅的幅度又會牽連多廣?



12月1日北京街頭

(德國之聲中文網)台灣"新新聞"發表文章《習近平意外的聖誕禮物》,作者顧爾德認為,麵對諸多不確定性,中國還是決定在此刻對滬、穗等大城市解封,的確非常勇敢。一方麵習近平才在二十大宣稱"動態清零不動搖",一個月之後就政策大轉彎,這並非習近平這個威權統治者一向作風。更重要的是,中國各地反封控抗爭已不隻是在反清零政策,這個抗爭牽涉到疫情對各階級不同的衝擊,封控措施已讓許多民眾沒工作、沒收入,民眾的不滿不隻是行動自由被限製,也是求生存的呐喊。大概沒有人預料,中國抗疫的最後一章會如此戲劇化,習近平登基後第一個聖誔禮物竟然會是一場"白紙革命"。

到底習近平為什麽會在"白紙革命"發動沒多久就做出妥協讓步?作者認為,這有幾種可能:一是習近平感受到民意的不滿既深又廣,他非得妥協不可;其次,也可能這是緩兵之計,等民間抗爭力道消退、後繼無力時進行一波整肅── 威權統治者不可能放任民眾或政敵挑戰其正常性而不加整肅教訓。看看香港例子就知道,雨傘運動退潮、反送中運動潰敗後,統治者利用法律工具進行一波又一波的清洗整肅。香港都如此,更何況在中國。

文章說,接下來對中國疫情的觀察重點包括:如果疫情飆升,清零政策是否會卷土重來?如果卷土重來,民間還有沒有能量抗爭?如果鬆綁政策順利推展,民間會不會提出其他方麵的維權訴求?此外,中共政權何時會對那些參與"白紙革命"的民眾秋後算帳? 整肅的幅度又會牽連多廣?

"香蕉皮"和"蝦苔"

《紐約時報》發表文章《扒下習近平"皇帝的新衣"》,作者紀思道評論中國白紙運動時說,無論未來幾周或幾個月發生什麽,一些重要的事情可能已經發生了變化。

作者引述《中國數字時代》創始人兼總編輯蕭強的話說,"這是對'大沉默'的決定性突破,意義重大。現在大家都知道皇帝沒穿衣服。"盡管習近平可能會重新實行"大沉默",但"這仍然是一個不同的中國"。

文章說,中國人抗議的一個特點是,當最溫和的批評被禁止時,人們就會轉向諷刺挖苦--這相當於對中國宣傳的嘲諷。美國學者夏普曾撰寫推翻獨裁者的手冊,他說過,對暴君最大的威脅之一是幽默。專製者能夠經受住對言論自由的強烈呼籲,但是一旦遭到嘲笑,他們就會泄氣。最近,許多中國網民們在討論"香蕉皮"和"蝦苔",因為前者與習近平的名字縮寫相同,而"蝦苔"的中文聽起來像是"下台"。獨裁者的困境是:如果你逮捕發出關於香蕉皮帖子的人,怎麽能不令人覺得你的統治更加可笑?

中國公民運動從負到零

新加坡"端傳媒"發表文章《從負到零的中國抗議:如果轉折點沒有來,是因為現在才是開始》,作者鄭昶人認為,在習近平強化黨權的方針下,公民自發的反對運動偃旗息鼓已久,取而代之的是一係列黨政機構落入基層,權力的毛細血管無限延伸,可以說中國的公民社會不隻是歸零而是倒退到了負數。在悼念烏魯木齊遇難者的哀傷和針對清零政策的不滿之中,中國的公民運動至少完成了從負到零的重現。之所以是零,是因為現在才是新的開始。

文章說,多地抗議活動之間的聯係並不足夠明晰,多米諾式的範圍擴大並不能形成針對動態清零政策本身的運動,而是很容易停留在自己解封就行。反封鎖運動的主要訴求和動機都在於民生、經濟,而這實際上並不是解封能馬上解決的,甚至很可能也是解封無法解決的,那麽到時候這種單一訴求的結果還能是什麽呢?在放開以後還能有什麽運動,是反過來抗議政府放開,還是恢複沉默?運動需要延續存在,要麽尋求一個在地層麵更有力的身份動員機製,要麽就隻能在更高層次尋求更宏觀的聯係,卷入更多訴求。因此最意外也最重要的是從南京傳媒學院開始的大學呼應和白紙抗議,明確地提出了高於解封的聯係,真正具備成為政治運動的潛力。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