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曼大合圍:5000俄軍入網待宰:俄烏戰爭大轉折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一 萊曼合圍

經過20天的激戰,烏克蘭軍隊終於對萊曼地區完成了最後的合圍。

從現在開始,萊曼的守軍,向東逃離的路線已經被切斷。

五天前,在萊曼的俄羅斯正規精銳部隊,已經在普京總統的指揮下有序撤離,現在陷入包圍圈的俄軍至少包括:

盧甘斯克偽軍第208哥薩克團;

俄羅斯庫班誌願營內務部隊;

特警144摩步師一部;

俄羅斯近衛坦克第4師一部等等。

也就是說,俄軍的正規部隊基本上預先逃離了戰場,現在還在陣地堅守的大都是雜牌部隊和盧甘斯克分離武裝。

有分析專家認為,今天被合圍在萊曼的俄軍至少超過3000人,很可能達到5000人。

在昨天烏軍開始收口的過程中,不斷有俄軍士兵放棄車輛,徒步穿越火線衝出包圍圈,但是從萊曼到克裏米納長達20公裏的逃生道路,已經完全被烏軍的炮火覆蓋,這些俄軍士兵在烏軍的阻擊炮火中艱難逃離,而烏軍並沒有試圖著急收口,而是用各種火力點名,整個逃生通道,像是在上演一場射擊遊戲。

盧甘斯克地區軍民總局局長海岱,作為烏克蘭官方,已經證實了戰果,海岱說,被包圍的俄羅斯士兵們,曾經多次向俄軍指揮部提出要求,要麽增援部隊進來,要麽允許他們撤出,但是俄軍指揮部拒絕了。

過去一周裏,有至少兩支成建製的俄軍部隊,奉命增援萊曼守軍。但是在外圍就停止了行軍,隻是用火箭彈向萊曼發射,這是萊曼守軍在這次戰鬥中收到的唯一幫助。

而烏克蘭方麵,至少三個機械化旅,在炮兵,和空軍等多軍種的支持下,猛攻萊曼守軍的陣地。

過去20天裏,整個萊曼地區成了一個巨大的絞肉機,俄方陣亡的守軍屍體,都來不及回收。

現在,戰鬥已經逐漸停止,烏軍正在很多地方對俄方被包圍的守軍發動宣傳和勸降攻勢。烏克蘭總統辦公室主任波多利亞克對外宣稱:要想萊曼的俄羅斯守軍們最終獲釋,俄羅斯就必須來求我們。

萊曼戰役,雖然還沒有結束,但是基本已成定局。

該怎樣來評估萊曼戰役對於整個戰場的意義呢?



本來,萊曼這個小鎮,並不能算是一個軍事要地,俄羅斯和烏克蘭雙方,都沒有在這個地方構築強大的工事。

在五月下旬,隨著波帕斯納突出部俄軍的突擊成功,然後在萊曼地區部署了重兵,一南一北兩個鉗子一樣的突出部形成之後,對烏軍的北頓涅斯克市-利西昌斯克市防線形成了戰略包圍,北頓戰役開打。

萊曼變得非常重要,它就像是一把利劍,懸在烏軍頓巴斯的大本營——斯拉維揚斯克的頭上。它距離西南麵的斯拉維揚斯克隻有30公裏,距離東南麵的塞弗爾斯克也隻有30公裏,萊曼的存在,製約了烏軍在頓巴斯築壘區的機動能力,讓防守這裏的大批烏軍難以動彈。

9月份哈爾科夫戰役結束後,萊曼變得更加重要:

這裏是連接哈爾科夫戰場和頓涅斯克戰場的中心點,如果攻克這裏,萊曼還將成為烏軍進擊盧甘斯克州的最重要的起點。

萊曼戰役的勝利,使得哈爾科夫戰場的烏軍主力和頓涅斯克戰場的烏軍主力連成一片,並且已經開始向克裏米納進擊,據說,有俄軍士兵的視頻表明,今天駐守克裏米納的俄軍已經在開始撤離。

萊曼戰役,是烏軍反攻以來,打贏的一場真正的陣地攻堅戰,它表明俄烏兩軍的戰鬥實力,硬碰硬的實力,已經發生了明顯的逆轉;

萊曼雖然屬於頓涅斯克州最北端,但是萊曼戰役,

是烏克蘭方麵在解放盧甘斯克領土的行動中,開出的第一槍,大家可以看到地圖上,老楊用淺藍色線條勾勒出來的,就是北頓涅斯克河。占領萊曼,就意味著基本上盧甘斯克州的克裏米納,魯別日諾耶,北頓涅斯克市等等地區,已經沒有天險可守,指日可下。

萊曼戰役,還是俄羅斯宣布四州入俄後的第一戰,它徹底粉碎了所謂的四州一旦納入俄本土,烏克蘭就不敢進攻的說法,這一仗,也將普京的核威脅逼到了牆角。

它說明,不管俄羅斯用什麽樣的方法吞並和威嚇,烏克蘭都不可能停止進攻。

狹路相逢勇者勝,到底誰會退縮?

就在今天,也就是俄羅斯宣布接納四州入俄在紅場上舉行盛大慶祝活動的第二天,俄羅斯方麵開始解釋:

發言人佩斯科夫在回答記者問時說,四個州納入俄羅斯本土,但是這四個州的行政邊界,現在還沒有確定。也就是說,俄羅斯剛剛舉國慶祝了一場不確定新領土到底有多大的公投。

毫無疑問,烏克蘭部隊最終打到哪裏,哪裏才是俄羅斯們心中的邊界。

這又開了一個世界曆史的先河。誰說俄羅斯這個國家沒有創新精神?

二 大轉折

這兩天,因為忙著寫核戰爭的文章,所以耽誤了很多戰況的報道。但是今天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日子,所以臨時中斷一下核戰的文章,咱們必須要說說公投了。

這次公投的操作,縱觀整個有公投的世界曆史裏,實在都是一個俄羅斯的創舉。我們之前說過,這已經不是什麽違反國際法違反聯合國憲章的事情了。而已經是一個人類智力中對於基本邏輯的崩塌的例子了。

頓涅斯克,和盧甘斯克,是在2014年經過公投獨立的,雖然也是屬於非法,沒有什麽國家能夠承認,但是畢竟人家八年前就自稱獨立了。

而赫爾鬆和紮波羅熱,那就是直接從烏克蘭的州,公投成了俄羅斯的領土,連公投獨立這個程序都懶得過了。

(當然俄羅斯會說,我們在選票上也印了這個問題,你是否同意獨立。)

這四個州,除了盧甘斯克有95%以上的土地現在被俄方控製,其他州隻有一半上下的土地被控製,也就是說,用一半土地上的公投決定了整個州加入俄羅斯。

所以,就會出現今天佩斯科夫無奈承認的,行政邊界尚未確定,這種大笑話。

老楊之前曾經說過,這次公投,其實在普京總統來說,絕對是一場無奈之舉,怎麽說都沒有好處。隻可能是迫於國內的壓力,為了穩住國內的不是辦法的辦法,所以,昨天普京的講話,表麵上轟轟烈烈,聽者雲集,但是真正的聽眾,隻有兩個:

第一個是俄羅斯的老百姓:你們看,你們要的帝國新領土來了,你們要不要去保衛它?

第二個是俄羅斯的軍方:你們聽著,新領土我給你們搞過來了,守不守得住就看你們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普京總統的確達到了目的,暫時,國內不會大亂了,總統的位子,也算是留下來了。

但是,這確實俄烏戰爭開打以來,俄羅斯所做的一係列決策中,最為致命的一個。這個決策,將無可避免地將俄羅斯的失敗,變成了必然中必然的結果。



為了讓大家更能理解這個公投決策的荒唐,我們不妨回顧一下曆史:

1931年,日本關東軍突然對中國東北進攻,東三省淪陷。在全麵占領,控製的情況下,日本人做了什麽?

扶植溥儀成立滿洲國,對嗎?以後直到戰敗,日本人也沒有敢於進行滿洲國的入日公投,為什麽?

因為日本的領導層非常清楚,如果將滿洲國並入日本,那麽所謂的大東亞共榮圈,就會成為哪怕是他們自己心中的笑話,並且給自己帶來無窮無盡的傷害。不僅不可能得到蘇聯的承認,就連美國,這些西方國家,可能也要開始槍口對準日本人了。

1911年辛亥革命,趁著中國國內亂成一團,在俄羅斯的挑動下,外蒙古宣布獨立,直到蘇聯時期,斯大林雖然堅決將蒙古獨立固化下來,也沒有敢於在蒙古進行入俄公投,因為斯大林雖然殘暴,但是對於這件事情,腦子並沒有壞掉。如果將蒙古納入蘇聯的版圖,將給自己帶來無邊的麻煩。

這麽兩件往事,大家可以理解一下,今天普京的做法是多麽荒腔走板了吧!

老楊今天說,這個入俄公投是俄羅斯有史以來最壞的一個決定,也是俄烏戰爭開打以來,最大的一個轉折,是因為:

首先,這證明了,今天俄羅斯的軍事能力,已經完全無法實現他想要的政治目標了。如果剛開戰時,普京由於被人誤導,沒有真正理解俄羅斯的實力,那麽從三月份起,將全部精力集中在頓巴斯地區的計劃,還可以說是開始務實了。

但即便如此,從5月9日俄羅斯勝利日講話開始的頓巴斯戰爭,也已經讓俄羅斯的軍隊力不從心了。現在突然宣布將四個州收入囊中,就如同一個被摧殘日久的餓漢,完全不顧自己的胃口而把食物往自己嘴裏塞的樣子,餓漢的想法很簡單,隻要吃到嘴裏的,就鐵定是我的了,普京也是這麽想,所以,所有人都能夠看到,他甚至已經沒有信心,將食物放到哪怕明天再吃了。

其次,這個公投,清晰地向外界發出一個信息,就是普京總統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部隊,能夠守住這四個州。才不得不通過這種辦法,來將核武器的威懾擺上台麵。這對於現在俄羅斯軍隊的士氣(如果還有的話),是一個極大的打擊,而對於俄羅斯的對手,比如烏克蘭,比如北約,比如美國人來說,是一個極大的信心促進;

第三,因為這個公投,烏克蘭將更加會加速進攻的力度和速度,讓俄軍更加沒有調整,訓練,適應戰場的時間,更多的征招,就會帶來更多的孱弱的炮灰;

第四,如果經過半年多的戰爭,烏克蘭方麵如果有任何疲憊的表現,那麽這個公投,將再一次把烏克蘭國內的各種政治力量,以及民間的抵抗情緒帶到一個新的高潮;可以預見,戰爭將會更快地分出勝負;

第五,普京給了西方更大的理由來支持烏克蘭。這種非法的土地掠奪違背了民族自決和民主的所有原則。它為大國的行為樹立了一個可怕的先例——這是不能允許的。因為這個公投,西方所有的綏靖聲音將立刻煙消雲散,西方所有主張援助烏克蘭的正確性,都得到了最清晰的驗證;

第六,這次公投所帶來的二戰結束以來,人類麵臨的前所未有的核戰危機,會讓所有的偽和平主義者拋棄幻想,也會讓俄烏戰爭沒有任何可能中途停下來,人們會清楚地意識到,不清除這個隱患,世界就會永無寧日,任何的和平都不可能持續。

第七,公投的這種形式,會讓所有本來有可能和俄羅斯站在一起,最起碼因為同情俄羅斯的人和國家,漸行漸遠,因為任何一個國家,隻要它還尊重自己現有的國土和邊界,就不可能認同這樣的作為;

第八,在歐洲和美國的普通民眾中,已經因為這次俄烏戰事而導致的經濟問題非常疲憊,最起碼有一部分人,已經希望盡快結束這種局麵,但是這種公投和以此為由的核戰可能,會讓普通人都清醒認識到,冬天多穿一件衣服,室溫調低兩度,相比人類文明的毀滅來說,是多麽的值得;

第九,入俄公投,已經確定無疑地將俄羅斯逼入了牆角,而且是它自己將自己逼入了死角。從現在開始,這場戰爭,已經不可能有任何的妥協,任何的談判,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七個月以來,老楊和大家,都在守候這場戰爭,見證這個曆史,我們為自己能夠成為宏大敘事中的一個旁觀者而感到慶幸。

七個月來,老楊和大家,都在經曆痛苦,經曆謾罵,經曆各種不理解,但是我們還是在默默堅持。堅持我們所相信的。

但是,相信,畢竟隻是一種相信,它並不一定能夠代表最終的結果,所以我經常和老鐵們說,所謂必勝,那隻是在表達一種願望,和信念。

但是今天,我可以明確地說,

從今天開始,戰爭的進程,已經無可避免地進入到一個軌道,

它隻會指向唯一一個結局:

就是,俄羅斯必敗!

( 本文作者:我是楊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