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爾斯登基的那刻,會不會想起她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一周之前,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去世,享年 96 歲。

無論民眾好感度如何,待機時間最長的王儲查爾斯即時繼位,成為新國王查理三世。

女王這幾年一直在為查爾斯鋪路,還親自給身份尷尬的卡米拉體麵的名分和未來。登基 70 周年之際,女王公開宣布,希望在查爾斯成為國王之時,將康沃爾公爵夫人卡米拉稱為王後。

▲伊麗莎白二世與卡米拉

等待半生,卡米拉終於登上後位,是 Queen Consort 本人了。威爾士王妃,這個曾經溫暖人心又讓人心碎的頭銜,在懸置 25 年後,落在了凱特王妃頭上。

▲凱特王妃

凱特說,欣賞這一頭銜的曆史。人們再度想起戴安娜,像過去 25 年一樣念念不忘。

今年的最受歡迎王室成員調查,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排名第一,聲望高達 97%,受歡迎程度為 75%。

在二戰後的英國王室中,唯一在聲望上能夠匹敵甚至超過女王的王室成員,隻有戴安娜。

▲戴安娜

1997 年 8 月 31 日,一個普通的周末下午,當時還是小學生的我,和家人一起在人民路的新亞大酒店飲茶。戴安娜在巴黎隧道車禍身亡的消息出現在突發新聞中,震驚了半個地球以外的我們。

我記得那餐茶的滋味,悲傷、惋惜、義憤。那幾天,人們都在談論戴安娜,談論英國王室,一個承受了悲劇命運的美好生命,以突如其來的意外戛然而止,公眾情緒在一周後的葬禮中達到高潮。

▲戴安娜的葬禮

全球超過 25 億人通過電視實況轉播觀看葬禮,民眾夾道目送戴安娜的靈柩。令人唏噓的是,41 年前,7 億人在電視機前目睹,戴安娜是以童話故事女主角的身份走到世界麵前的。

1981 年,撒切爾夫人執政第二年,失業率創新高,英國社會充滿不穩定因素,人民需要一點甜,王子和公主的婚禮適逢其時。

▲戴安娜與查爾斯大婚

那是戴安娜一生中最美的時刻,全世界都把她看作仙女。不久以後,所有人包括戴安娜自己都知道,那也是悲劇的開端,她得到了王子的水晶鞋,卻沒有收獲愛和完滿。

人們愛她的驚世美貌、愛她的單純善良、愛她的真誠親切、愛她的率真反叛。她的童話安撫人、治愈人,童話爆破後的悲劇色彩又惹人憐憫,所有人都願意與她共情。

王子無法給她一個美滿的家庭,王室也拋棄了她,她選擇反抗,在慈善事業中證明自己的存在,這份決心和勇氣,又這般激勵人、鼓舞人。

人們隻要看到戴安娜,不自覺就會得到心靈撫慰。多年以後,這一神奇魔力依然存在,沒有因為她的離開而消失。

▲戴安娜做慈善

如果說,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是個人道德的典範,那麽她唯一的瑕疵就是麵對戴安娜去世的遲緩和冷漠。

1992 年,當戴安娜與查爾斯分居之後,王室就有意疏淡她,甚至視她為麻煩。他們沒有料到,當初選中的身家清白、純真羞赧的貴族女孩,有這樣大膽反叛、決絕倔強的一麵。

戴妃不斷出現在媒體麵前表達對王室的不滿,女王勒令查爾斯與戴安娜離婚。礙於戴妃深得民心,解除婚約之後,戴安娜失去 " 殿下 " 頭銜,隻保留 " 威爾士王妃 " 的稱號。

在英國人看來,哪怕戴安娜不再是王室成員,她也早就是人民的王妃了。

從 1980 年代後期到去世之前,戴安娜在慈善工作中扮演了引入注目的角色。雖然,公共服務與慈善工作,對王室成員來說並不新鮮,但戴安娜顯然走得更遠,她為擴大慈善事業提供了星光熠熠的吸引力。

她去醫院探訪艾滋病兒童,擁抱一名患有艾滋病的 7 歲男孩。在一個恐同時代,人們對艾滋病毒和艾滋病人充滿恐懼,錯誤地認為它可以通過觸摸傳播,戴安娜的行動意義重大。

就在去世幾個月前,戴安娜穿上防護裝備,走過安哥拉的一片地雷區,抱過被地雷所傷左腿殘缺的孩子。她身體力行,提請國際社會關注一個被忽視的問題。人們普遍認為,她的行動推動了圍繞《聯合國地雷禁雷公約》的談判。

為什麽戴安娜在慈善中的影響力如此之大?毫無疑問,戴安娜比其他王室成員更加真實鮮活,作風親民也更有人味。她去醫院探訪,喜歡坐在病人的床上,無論是艾滋病人還是麻風病人,她都會與他們一一握手,不戴手套。一個簡單的動作,傳達出深遠的信息。

戴安娜在慈善工作中的舉動,從來不是高高在上的施舍。她是真實過著自己生活的人,以坦然的方式承認自己生活中錯誤、混亂、不堪的部分。人們真切地感受到,這位仙女般的人,也承受著凡間的痛苦,她能夠對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

這種真誠打動英國人,乃至全世界人民。婚姻的不幸沒有打垮她,當王室當她透明的時候,她在更大的舞台上大放異彩,在幫助別人的過程中實現了自己的價值。

25 年後,戴安娜對王室的影響,無論大小,仍在持續。

你可以在威廉倡導的慈善事業中看到戴安娜的遺產,一種關懷他人的理念悄悄在現代王室中延續。今年夏天,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參觀了戴安娜在 1980 年代開設的兒童收容所。

▲威廉王子與凱特王妃參觀兒童收容所

你也可以在威廉王子和哈裏王子分別送給妻子凱特和梅根的訂婚戒指上看到戴安娜的遺產,兩位兒媳更以戴妃為風格偶像,常常在造型上花上不少心思致敬戴妃。

作為全世界最著名的女性麵孔,戴安娜依然被認為是她那個時代最了不起的時尚 icon,她的風格優雅、精煉、經典,時至今日仍不過時。

在我看來,戴安娜的時尚價值在於顛覆王室著裝保守沉悶的規矩,把正裝穿出活力、把禮裙穿出性感、把運動服穿出型格、把常服穿出優雅。

時尚圈裏來回倒騰的小把戲,她早就玩過了。近兩年明星模特們熱衷的 " 衛衣 + 騎行褲 " 標準出街法,就是在 copy 30 年前的戴安娜——運動時尚的始祖。

戴妃喜歡盡可能日常,有一套時髦的日常玩法,比如她的衛衣搭配,托特包、有重量感的金色耳環或外搭西裝,這些招數現在依然適用。

▲戴安娜街拍

從 1980 年代中期開始,戴安娜的打扮就非常有魅力,形成了一種恒久的穿衣風格,追隨者眾。

在傳達現代王室軟實力外交方麵,戴妃完成得非常出色,創造了很多大膽果敢的風格。

她把貴重的高級珠寶當 chocker 或發帶,她敢在隆重的場合穿露肩禮服,她是第一位穿黑色褲子出席晚會的王室女性。

▲戴安娜穿著男士西服出席宴會

戴安娜享受通過服裝表達個性的過程。那些無法說出的話,她會透過衣服表達。

比如 1989 年所穿的 " 貓王裙 ",閃光立領夾克應和了當時的女強人之風。

比如查爾斯王子承認與卡米拉的婚外情之後,戴安娜穿出那條低胸緊身的黑色 " 複仇短裙 "。

比如與查爾斯離婚之後,她簡化了自己的形象,以白色襯衫、簡單套裝裙和直筒連身裙,讓媒體把注意力轉移至她從事的工作中。

去世前的幾個月,戴安娜把她的禮裙拿出來,在紐約舉辦拍賣會,為癌症和艾滋病的慈善工作籌得三百萬美元。

所謂風格,離不開思想和態度的支撐。戴安娜的思想和作為,無疑與她的穿著打扮一樣時髦、現代。

她打破王室女性在家分娩的傳統,選擇到醫院生孩子。

她沒有像多數王室成員那樣把孩子丟給王室保姆,孩子的事情無論大事小事親自參與。

她堅持將威廉王子和哈裏王子送去公立學校念書,參加哈裏王子家長日活動赤腳奔跑的影像,深入人心。

她在公務中不介意蹲下來,用孩子的高度說話。現在,威廉王子與凱特王妃,延續著戴妃這種親民作風。

她努力參與孩子的成長,盡量讓孩子擁有平凡的快樂,帶著威廉和哈裏去遊樂園玩,買麥當勞給孩子吃,穿睡衣跟孩子在床上蹦跳。

英國王室曾經視她為麻煩製造機,但他們也不得不從她身上學習如何帶領王室適應時代。戴安娜的存在是一股新風,鬆動了保守封閉的古老製度。

肉眼可見,戴妃故去以後,英國王室作派親民了不少。某種程度上說,卡米拉、梅根能夠相繼嫁入王室,與戴安娜帶來的王室現代化不無關係,她們都是戴安娜 " 遺產 " 的受益者。

威廉與凱特是現今最受歡迎的王室成員,兩位年輕麵孔繼承戴安娜平易近人的意願,預示了溫莎家族的未來,將與民眾取得更多共鳴。

即使沒有見過戴安娜的年輕人,也會在威廉、哈裏和他們妻子的動態中了解到戴安娜的傳奇一生。

25 年過去,所有人都能看見,戴安娜仍在塑造王室,影響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