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鍾都值一條人命:專訪亞速鋼廠指揮官妻子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魯斯拉娜·沃倫斯卡(Ruslana Volynska)已經三個多月沒有見到丈夫謝爾蓋·沃倫斯基(Serhiy Volynsky)了。戰爭爆發前,他因為輪到服役期而離家前往軍營,如今,身為烏克蘭海軍陸戰隊第36獨立旅指揮官的他是困守在馬裏烏波爾亞速鋼鐵廠的守軍之一。沃倫斯卡接受了美國之音的采訪,這是她第一次接受任何新聞機構的采訪。她談到了自己對鋼廠內生存狀況的了解,她與丈夫聯係的頻率以及為什麽對謝爾蓋和他的戰友們來說,每一分鍾都值一條人命。出於安全原因,她要求不披露自己的所在位置。

美國之音(VOA):魯斯拉娜,在我們交談這會兒,烏克蘭已經是深夜了。今天謝爾蓋跟你聯係了沒有?

魯斯拉娜·沃倫斯卡:沒有,他還沒有。我一直在等他寫的訊息。我必須時刻保持在線,不斷盯著他的出現。有時他三四天都不聯係。很難描述我的感覺。我現在的心思隻是圍繞在來自馬裏烏波爾的消息,惦記著他是不是還活著,還安好。有時他隻是發送一個“加號”,隻有這個符號,沒有詳情。我會屏住呼吸一段時間,直到收到下一個訊息。

VOA:有機會跟他交談嗎?

沃倫斯卡:可能每兩周一次吧,也就兩秒鍾。他打電話,聽聽我和我們兒子的聲音。就這些。

VOA:他有沒有說過任何關於亞速鋼鐵廠的事情?

沃倫斯卡:沒有,我了解到的一切幾乎都來自新聞。記者們不斷問我是不是從他那裏了解到在亞速鋼鐵廠發生的任何詳情。可是我不知道,他隻是告訴我說:我還活著,我很好,一切安好。我是從其他來源那裏才了解到情況是多麽的困難。有很多受傷的人,受了重傷,還有死者。食物和水都不夠。此刻,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吃什麽,吃多少次。一天吃一次?每兩天吃一次?

VOA:你有跟其他海軍陸戰隊員的家屬保持聯係嗎?

沃倫斯卡:有,但是我們的溝通簡化成了一種問答:“你丈夫聯係你了嗎?你丈夫呢?聯係了,哦,感謝上帝!”所以我們通過彼此了解到一切還好,他們還活著。有一個人取得了聯係——我們就打聽其餘所有人。

VOA:在2月24日之前,你們談論過爆發全麵戰爭的可能性嗎?謝爾蓋有沒有讓你做些準備?那天早晨,你是怎麽開始這一天的?

沃倫斯卡:就跟烏克蘭各地一樣,那一天是以爆炸開始。我們醒了過來,聽到了爆炸聲,接著,謝爾蓋打來電話說:“準備好,戰爭開始了。”從總體說,我們討論過我們應當為這種事情做好準備,整理好文件,收拾基本物品。泛泛來說,我們整個八年都生活在戰爭中,因為他每一次奉調都讓我特別擔心。我原以為我心理上會為這種情況做好準備的。可是這次的規模比我預想的要大得多。

VOA:你說他被征調了,所以戰爭爆發那天他已經在軍中服役了?

沃倫斯卡:是的,他在戰爭開始前兩個星期離開的。我當時知道他去的地方不是天下最安全的。總體來說,這種情況是我熟悉的,但當時鋪天蓋地的新聞都說有可能發生入侵,我經常問他會不會出事?直到戰爭爆發為止,他都一直回答說:“別擔心,一切都會好的,一切都在我們掌控之下。”他就是這樣的人,從來不讓我擔心。

VOA:指揮官謝爾蓋·沃倫斯基自從4月以來就經常說,他們已經需要國際社會的幫助了。

沃倫斯卡:是的,他們希望有一個“軍事撤離”程序,由第三國承擔轉移他們的責任,條件是他們留在這個國家的境內,直到戰爭結束為止。

VOA:這樣的安排必須得到俄羅斯的同意。謝爾蓋相信有這種可能嗎?

沃倫斯卡:當人們處在那種度日如年的情況下,——當問題是他們下一個小時還能不能活命的時候,那他們甚至會希望出現超自然的奇跡,比如,埃隆·馬斯克的幫助。謝爾蓋最近就(通過推特)發出過呼籲。他作為一名指揮官,要為手下的戰士承擔主要責任,擔心不能盡快找到解決辦法。因為傷員每天都在死去。

VOA:他幾乎一個月前就發出這個呼籲了,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決定......

沃倫斯卡:正因此如此,我請求每個人,——從美國總統喬·拜登到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到英國首相鮑裏斯·約翰遜,到歐盟領導人和教宗,還有埃隆·馬斯克:救救我的丈夫,救救亞速鋼鐵廠的人。每一分鍾都很寶貴,每一分鍾都值一條人命。我還希望向人們發出呼籲,如果可能的話,走出去,大聲疾呼,散播信息,好讓所有的人都不會忘記在地球上還有這麽一個地方,那裏幾乎是不可能生存的。但是,這些人卻生存了下來,並堅持到最後,直到力盡。他們付出了很多,還會繼續付出,為我們所有人,為烏克蘭。你們隻是需要把他們從那裏救出來。

VOA:你發信息給他的時候,寫的是什麽?

沃倫斯卡:我總是告訴他,我在等著他,我們將讓我們夢想的一切都成真。每一次離家前,他都說:“我不會去很久的。我很快處理好就會回來。”這一次,“很快”變成了“很久”。我們在翹首等待。我相信他會活著和健康地回來的。他答應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