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堅強”標本展出:真的需要豬來提醒自己“堅強”?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5月12日,汶川地震14周年之際,在四川省大邑縣建川博物館內,“豬堅強”標本正式對外展出。

我覺得,這是一條有辱正常人類智商與情感的新聞。

該展示中心由“豬堅強”生前居住的“獨棟別墅”改造而成,展廳正中放置著準備放置標本的紅色鐵質陳列櫃,下方陳列著“豬堅強”生前進食用的食槽,牆上布滿著“豬堅強”獲救之後13年的照片以及介紹。

“豬堅強”,原本是成都彭州市龍門山鎮團山村村民萬興明家的一頭豬。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發生,“豬堅強”被埋在廢墟之下36天,靠著雨水和木炭奇跡般地活了下來。

2021年6月16日,“豬堅強”死了。媒體報道,“14歲的‘豬堅強’因年老衰竭往生,隨後被愛心機構捐助製作成四件塑化標本。”

看到了嗎?連“往生“一詞都用上了。

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在另外場合下看到“往生“這個詞時,產生某種怪異的聯想。

我更不理解——當然我也可能是錯的——為什麽有這麽多人,在一頭豬身上傾注這麽深的情感。又是賜名“豬堅強“,又是製作標本展出,連其生前進食用的食槽也一並保存,媒體報道時毫不吝嗇地將”遺體“、”往生“這類原本人類專屬的詞匯,獻給它。

讓它極盡哀榮,群體狂熱中,真沒人覺得有什麽不妥嗎?

沒覺得可能對‘人“構成冒犯嗎?

雖然,在那個特定的情境下,將它命名為“豬堅強”是正常的,麵對災難,它被賦予了對抗死亡的象征。但說到底,它就是一頭豬而已。

說到堅強,說到生命的奇跡,自然界還真不少,比如非洲大陸有一種魚,可以在堅硬的泥土中長期生存。

作為食用動物,甚至作為一種罵人的詞匯,普通人無法與一頭豬之間產生某種特別的情感,除非這頭豬與人類之間發生了什麽故事,比如無意間拯救了人類。

但“豬堅強”並沒有。

它與人類之間唯一的信息紐帶,就是它在廢墟之下挺過了36天。

如此,而已。

其實,我們與其在汶川地震中如此高規格地紀念“豬堅強”,不如在此次上海封城中紀念一條狗,一條被活活打死的柯基犬。

4月6日,上海浦東某小區,一隻小柯基,遭遇了寵物狗最慘烈的非正常死亡。因為主人是陽性,被帶走隔離了,它跟著跑,被防疫者用鐵鏟殘忍絕決地拍死了。

死在上海街頭。

小柯基淒絕的慘叫在互聯網上回蕩,激起了無數人的悲憫和憤怒。

我理解,這絕不是矯情。首先,狗是陪伴動物,天然地和人類更親近,更何況是溫柔的,可愛的小柯基。其次,用如此粗暴的方式對付一隻對人類毫無威脅的小狗,照見了作為人的殘忍與冷血。

我們不需要用一頭豬來提醒自己“堅強”——我相信應該不會有人從它身上獲得力量感——但是,我們需要一條狗,一條被虐殺的狗,來提醒,不,來警醒我們身上存在人性的冷漠、麻木、卑怯、自私、狹隘、保守、愚昧、野蠻。

是它,更配得上我們的熱淚。

與其為“豬堅強”而感動,不如為這一隻名字都沒有的小柯基而羞愧。

“豬堅強”被人為賦予了太多意義,它的光環照見了社會的某種情感病態;更不該被遺忘的,是這一隻慘死在上海街頭的小柯基,因為它時刻提示我們,該如何守住內心裏的柔軟,守住文明的底線與邊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