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民意支持率跌至33% 不及同時期的特朗普!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上任近一年,美國總統拜登也迎來了“期末考”,不過成績似乎有些不盡人意。

美國昆尼皮亞克大學1月12日公布的一項最新民調顯示,隻有33%的受訪者表示認可他的工作,53%的人表示不認可。與該機構今年2月的民調數據相比,拜登民意支持率可謂是“直線下滑”。不僅如此,其最新支持率的數據,甚至比前總統特朗普的同期支持率(38%)還要低。

是什麽讓拜登陷入如此窘境?2022年形勢會有所改變嗎?今年將迎來中期選舉,民主黨還有戲唱嗎?

民調數據堪憂

除了支持率走低,這項民調還體現了不少其他方麵的信息。

民調顯示,隻有33%的受訪者表示認可他的工作,53%的人表示不認可。49%的美國人認為,拜登在製造分裂方麵做的更多,隻有42%的人說他在團結國家方麵做的更多,而“團結”是拜登在競選過程、勝選演說和就職演說中反複呼籲的詞語。

此外,這項民調還顯示,在特朗普支持者闖入美國國會大廈一周年後,58%的民眾表示,認為美國民主有崩潰的危險。當被問及美國再次遭受類似國會襲擊的可能性時,53%的受訪者表示非常有可能或有可能。

盡管把中國、俄羅斯等國視為威脅並加強遏製成為美國兩黨少有的共識,但民調顯示,76%的美國人稱,國內政治的不穩定比外國威脅還要危險。昆尼皮亞克大學民調分析師馬洛伊說:“美國人對民主處於危險之中,以及未來政治分歧不斷加深的嚴峻評估,是對內部敵人的恐懼,而不是對外部威脅的恐懼。”

《紐約時報》稱,沒有人能把美國從危險的懸崖上拯救出來。特朗普4年的總統任期和一場揮之不去的疫情讓美國筋疲力盡,而至今聯邦政府還沒有對美國民主麵臨的風險做出應有的回應,也沒有采取任何措施來增加2024年舉行自由公正選舉的可能性。

英國《衛報》稱,很多人表示美國的民主幻滅。實際上,早在“被擊敗的前總統特朗普”打開瓶塞之前,憤怒的、破壞性的幽靈就已經在瓶子裏了。2021年1月6日是一場令人震驚的騷亂,但找到解決美國社會矛盾的方法之前,可能還會有更多的騷亂。

疫情和滯脹雙麵夾擊

自去年2月拜登就任美國總統以來,他的民調支持率可謂是“直線下滑”。從被寄予厚望到如今的質疑不斷,是什麽讓他走到如今的境地?

說到這裏,就不得不提到美國過去一年在內政外交上的表現。盡管拜登政府采取了不少措施,但從結果來看,效果並不是十分明顯。

經濟上,美國通貨膨脹嚴重。美國勞工部當地時間1月12日報告,美國2021年12月的消費者價格指數同比上漲7%,美國2021年通貨膨脹率達到198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數據顯示,食品、天然氣、租金和其他生活必需品的成本上漲正在加劇美國家庭的財務壓力。

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1月11日表示,美國通貨膨脹的壓力可能將持續至2022年年中。如果通貨膨脹率繼續居高不下,美聯儲將準備加息。

疫情上,疫情形勢急速惡化。與特朗普時期的抗疫政策相比,拜登政府無論從態度還是行動上,都有著很大的不同。然而,美國的疫情卻沒“刹住車”,反而朝著更不可測的方向發展。

隨著變異新冠病毒奧密克戎毒株在美加速傳播,美國疫情嚴重反彈,多項疫情指標屢屢刷新紀錄。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發布的最新統計數據,全美1月10日新增新冠確診病例近150萬例,再創疫情暴發以來新高。

外交上,背負著美軍被塔利班趕出阿富汗的狼狽,拜登政府在國內外都麵臨很大不少質疑。

在國內,共和黨人借助阿富汗局勢對拜登火力全開。《華盛頓郵報》盤點了共和黨人攻擊拜登的四種論調:拜登對此負有責任,拜登未能預料到或準備好應對局勢變化,失敗的撤軍讓美國更不安全,身在戴維營的拜登對此事漠不關心。

在國外,美國撤離阿富汗的方式也讓盟友感到極度失望。盟友們抱怨美國並未就撤軍這一可能威脅各國安全利益的問題與他們展開充分協商,這違背了拜登政府此前的承諾。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稱,拜登在其總統任期的第一年就受到了打擊,而關鍵的中期選舉離現在已經不到一年了,如果沒有重大事件來激發支持度,拜登可能很難走出2021年的低穀。

專家:美國2022年整體態勢不樂觀

2022年,擺在拜登政府麵前的最大挑戰莫過於中期選舉。拜登所在的民主黨能否繼續掌握參眾兩院的控製權,麵臨更多的不確定性。

談及拜登上任一年來的執政表現,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對環球網記者表示,拜登上台後,民眾對他抱有不小期待。然而現實是,從去年1月至今,拜登的執政表現並未得到民眾普遍認可。如果滿分是十分,拜登的執政表現應該是在五分或更靠下一些。

李海東進一步分析說,從內政上看,與前一年相比,美國新冠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呈現出更高的上升態勢;經濟和就業問題上,他的執政表現也差強人意;從外交上看,盡管美國一直強調所謂的盟友關係,但通過AUKUS等事件可以看出美國在外交中間的損人害己。阿富汗撤軍等一係列事件證明,美國在國際舞台上的表現不僅無力,而且缺乏智慧。

李海東稱,糟糕的執政表現也讓民眾對拜登政府乃至其所在的民主黨產生更多的質疑。無疑,這些都會給民主黨在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乃至兩年後的美國大選帶來消極影響。

李海東認為,綜合目前的一些信息,我們大致能夠做出這樣一個判斷:中期選舉中,民主黨人在參眾兩院大概率會受挫。參議院目前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各占50席,中期選舉後,預計這種格局會有所變化,很大可能是共和黨占據更多席位。眾議院內預計也會出現一些變化,共和黨也較大可能會奪得更多席位。整體來看,民主黨人在中期選舉中的選情不容樂觀。上述種種可能也會給兩年後的大選帶來影響,拜登能否連任也具有了更大的不確定性。

至於美國2022年的情況,李海東稱,疫情上,美國現在基本上已經是一種“躺平”的狀態,疫情形勢也在急速惡化,預計這種情況短時間內很難扭轉。經濟上,美國正麵臨嚴重的通脹,而解決這一問題也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美國借債太多,收入增長又極其緩慢,整個國家的GDP總量增長也較慢,這就導致現在的困局可能還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所以,綜合來看,美國2022年的整體態勢不是非常樂觀。

李海東總結稱,這也反映出,無論是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都解決不了美國自身的沉重問題,這些問題是結構性的,也是根深蒂固的。從某種程度上說,這也是美國總體衰退的一個非常鮮明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