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據 "主導地位 "中國需要對世界格局進行重新劃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對中國來說,占據 "主導地位 "需要對世界格局進行新劃分,美國及其盟友將逐漸被邊緣化”是法國《世界報》去年年初發表的法國漢學家阿麗絲·埃克曼(Alice Ekman)的一篇文章。近日,對這篇文章又進行了重新修改。在文中埃克曼表示,利用作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的地位,中國尋求在拜登政府麵前將自己定位為世界經濟的拯救者。時至今日她的分析仍具時效。這裏就詳細介紹篇文章的內容.

文章開篇指出 : 在拜登就職後,中國將繼續按自己的既定路線前行,就像過去8年一樣。因為在特朗普到來之前,中美之間的競爭已經根深蒂固,而且是在意識形態上的競爭。2013年1月,習近平就已經在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成員麵前宣布說:"我們必須建設優於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為我們獲得主導地位的未來奠定基礎,"

在北京,新冠疫情危機並沒有使這一雄心壯誌受到質疑。相反,中國向許多國家,其中包括非洲、拉丁美洲和東南亞國家,部署了口罩外交,然後是技術和新冠疫苗外交(捐贈和銷售防護設備、測試、熱像儀、視頻會議係統等)。盡管新冠疫情危機及疫情引發的宣傳活動損害了中國在一些國家的形象,特別是在歐洲,但其他許多國家仍然對中國的建議持開放態度。

雙邊和多邊協議

文章寫道 : 2020年下半年,當美國進行總統換屆選舉期間,中國外交部門加倍努力,簽署了多個雙邊和多邊協議。11月中旬,亞太地區的14個國家與中國簽署了區域全麵經濟夥伴關係(RCEP)。12月底,中國和歐盟簽署了一項關於投資的原則性協議(CAI)。在拜登當選就職後,這種中國式的行動主義無疑繼續下去了。北京將2021年視為機會之年,而美國政府則將關注力主要放在國內管理新冠疫情上了。

在這種情況下,埃克曼估計中國在新疆或香港的政策不會軟化。尤其在2021年 9月香港舉行議會選舉之前,以北京在2020年6月通過的《國家安全法》之名,針對香港政治家和活動家的逮捕和逮捕令可能會繼續增加,並影響到越來越多的外國公民。

朋友圈子

文章認為 : 人權將很快成為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緊張的一個主要問題,拜登總統比他的前任更加重視這個問題。在這個問題上,正如在貿易、技術和安全問題上一樣,拜登政府計劃與盟友進行更多合作,來對抗北京。其既定目標是建立一個反對中國的大型民主聯盟,包括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印度、加拿大、歐盟和英國等國家和組織。拜登宣布說,他準備在2021年組織一次 "民主國家峰會"。最重要的是,他要鞏固所謂的 "印度-太平洋 "戰略,其主要目的是加強該地區合作夥伴之間的軍事合作。

中國方麵則繼續擴大其 "朋友圈 "的政策,這是中國國家主席自2018年以來以這些術語宣布的雄心。文章認為 : 對中國來說,占據 "主導地位 "需要對世界格局進行新的劃分,麵對一大批 "中國的朋友",在新疆、香港、台灣和其他涉及北京根本利益的問題上忠實地支持中國的立場,美國及其盟友將逐漸被邊緣化。早在2020年10月,中國就已經設法在聯合國獲得了超過53個國家對新疆問題的支持,來回應39個國家對侵犯新疆人權的聯合抗議。

文章稱 : 除了在多邊論壇上長期活動來促進其利益,如在 世界衛生組織(WHO),因為北京試圖改寫有關新冠病毒來源的論述,中國將繼續向盡可能多的國家,其中包括美國的盟友,提出自己的倡議,目的是產生有利於其戰略的模糊性。區域全麵夥伴關係協議(RCEP)的簽約國中包括美國的盟友,如日本、韓國和澳大利亞。 "新絲綢之路 "項目中包括意大利,羅馬在2019年和北京簽署了一份框架協議,這讓華盛頓感到遺憾。

«新絲綢之路 »

文章注意到 : 中國作為既定大國的挑戰者,對所有國家,包括那些已經被視為 "朋友 "或可能成為朋友的國家,采取更多的舉措有利於己。而作為一個成熟的大國,美國則希望自己的盟友對中國采取明確和一致的立場:反對所謂的 "新絲綢之路 "項目,對華為的5G網絡關閉其市場,對為監控係統作出貢獻的中國公司的產品和服務或是新疆的強迫勞動產品關閉其市場。

可在現實中,不僅在政治上這些問題上很難實現一致,而且對一些國家來說,在技術上也很難減少對中國的依賴,這些技術以各種形式在各國內的各個層麵無所不在(監控攝像頭、社交網絡、支付寶支付平台、4G和5G電信網絡等等)。

文章認為最重要的是,許多國家很難限製自己對中國市場的依賴,中國市場既有製造業也具有消費力,而且目前似乎是唯一一個重新找回經濟增長的市場。利用其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鞏固地位,中國將在整個2021年尋求將自己定位為引領走出健康危機的國家,但首先是世界經濟的拯救者。即使國家麵臨新一輪感染,這一假設是不能排除的,宣傳部門也會盡一切努力保持這一地位。

文章稱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CCP)成立一百周年的日子,這一年是中國政治製度空前輝煌的一年,也是經濟、技術和意識形態競爭特別激烈的一年。

最後,文章指出歐洲隻有在雙邊和國際組織內,開始進行強有力的外交和技術行動,才能在競爭中保持優勢。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加強與傳統民主夥伴的關係,同時也要加強與歐洲和美洲領土以外的許多其他國家的關係,要既有雄心又有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