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過程耍流氓:偷換概念 把水攪混 你說東他說西…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顏純鉤分析評論文章:拜登召集全球民主峰會,中共國與俄國、伊朗、朝鮮、新加坡等被排除在外,中共急起來,最近大講中國式的“全過程民主”;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宣稱中國是“當之無愧的民主國家”;國務院新聞辦更大言不慚發表了《中國的民主》白皮書。

       中共突然樂衷民主議題,目的是搶奪話語權,你有你的民主,我有我的民主,說是一個國家有沒有民主,不是由別國決定,是由該國人民決定。

       全世界民主國家空前集結,把幾個獨裁或準獨裁國家孤立起來,這個趨勢發展下去,世界分成兩極,一極進步一極反動,一極受人民擁戴,一極靠威權統治,這樣的趨勢使中共站在曆史發展的對立麵,遭全世界杯葛,那不是好玩的事。

       中共應付外界批判,有幾種慣用的手法,一是偷換概念,二是把水攪混,三是抽象肯定具體否定。當這些手段都失效,還可以阿Q,不行還可以耍賴,再不行還可以破口大罵,再不行就祭出專政暴力,總之到最後,他都要贏。

       偷換概念最典型的就是把“港人治港”偷換成“愛國者治港”。港人治港是沒有前設條件的,隻要是港人,被香港市民選出來,就可以治港。偷換成“愛國者治港”後,就是有些港人可以治港,有些不可以,篩選條件是愛不愛國,而愛不愛國的定義權,又掌握在中共手上。

       表麵上還是香港人一人一票選舉,可是候選人經過篩選,選舉結果內定,性質已完全不同,民主成了空殼,獨裁才是內核。

       把水攪混是你說東他說西,你說中共選舉不公平,他就說美國白人黑人也不公平,你說中共霸淩中小國家,他就說美國也霸淩我們。既然我的問題你也有,大家平起平坐,你就沒有權力批評我,而我的問題也就不是問題了。

       抽象肯定具體否定,是我也肯定民主的抽象價值,我的憲法裏白紙黑字寫了公民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還有言論、出版、結社等等的自由,但我又定立多如牛毛的次級法律,那些法律把憲法的條文抽空了,不是一切法律服從憲法,而是憲法服從低級法律。民主與自由在現實生活中永不存在,但在憲法上永遠寫著。

       這隻是舉其犖犖大者,至於流氓和維穩手法,那就不勝枚舉了。

       前不久北京有十四位民間候選人在選舉前搞街站,政府派幾十個街道大叔大媽到街站前去掃地,把街站變相圍起來,不讓選民接近,這一招夠流氓了吧?之後把人困在家裏,跟蹤威脅,最後直接把他們押送離京。如此搔擾迫害,誰能參選?

       近日網上有一個短片,一位外國記者到某地候選人家中采訪,到了家門口,才發現有十幾個來曆不明的黑漢圍站在門口,個個殭屍一樣木無表情,不讓裏麵的人出來,也不讓外麵的人進去。記者敲門,主人應門後直說不認識那批男人,又要請記者進門,記者當然被推搡擁堵阻在門外,後來黑漢索性以手遮擋鏡頭,記者根本無計可施。

       所謂“全過程民主”,就是先讓你沒有機會參選,即使你入閘了,也要保證讓你選不上,即使不幸讓你選上了,也要保證不讓你在立法會發揮實際作用——如此從頭到尾從裏到外都控製在中共手上的民主,就叫做“全過程民主”。

       口頭上把民主吹得天花亂墜,實際上就在過程中作弊,合法的手段是自行立法作篩選,不準“非我族類”入閘;不合法的手段就是耍流氓,讓你無法實際操作。“全過程民主”,就是全過程耍流氓。

       早前,香港廉政公署以鼓動不投票和投白票為理由通緝許智峰與丘文俊,近日廉署專員白韞六又威脅香港民意研究所有可能違反“選舉法”。如果連談論選舉都“犯法”,那香港人除了服從被“優化”的新選舉法之外,還能做什麽?

       這一套中國式的流氓手法,除了騙騙億萬愚民之外,對民主國家完全失效,否則拜登的民主峰會也沒有人理睬了。中共以流氓手法治國理政,中國人視流氓手法為合法正宗,上行下效之餘,社會惡質化與日俱增,而一個政權的根基便不斷自我腐蝕下去,直到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