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星被曝出軌,聊天記錄流出:好丈夫人設塌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沙溢和胡可,是圈內存在感極強的明星夫妻。

他們一同出演影視劇,

參加綜藝,吸粉無數。

可不知從何時起,

胡可在鏡頭前會莫名流淚。

這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麽?

到了年末,娛樂圈夫妻們也像衝業績一般,離婚頻頻。

先是大S,果決地離了婚。

再是王嶽倫,淩晨發表茶言茶語,告訴眾人已和李湘離異。

接著就是沙溢,被幾則不知真假的聊天記錄,爆料出軌。

一時流言轟轟,輿情滔滔。

第一時間出來救火的,是沙溢的妻子胡可。

12月1日20:28,她曬出全家福,委婉地否認了謠言。

12月1日23:34,沙溢工作室發布聲明。

鄭重否認此事。

12月2日,沙溢本人發布律師聲明。

態度非常堅定憤慨。

一番操作下來,輿論才勉強被製止。

隻是娛樂圈的事,雲裏霧裏,到底真相是什麽,誰也不知道。

我們能知道的是,這對明星夫婦,結婚10年以來,一路受關注,也一路被議論。

表麵看起來,二人也算得上圓滿。

一個逗比幽默,以風趣形象,勇闖江湖。

另一個溫柔知性,堪稱賢妻良母。

然而,近幾年來,胡可每每麵對鏡頭,淚如雨下,難免總讓人多想些東西。

在《飯局的誘惑》,有一個遊戲環節,侯佩岑問胡可:"你們本來就有考慮不想在一起了?"

胡可回答:

"我剛想說這個,就其實也許是個機會。"

看似是玩笑話,可她說得很坦然。

更嚴重的,是在真人秀《妻子的浪漫旅行》。

胡可與一眾女嘉賓聊情感話題,說著說著,突然淚崩了。

"其實結婚很後悔,沒有辦法彌補的事情。"

這是我從未見過的胡可。

從她的梨花帶雨中,或許能窺探出絲許她的婚姻真相。

采訪過沙溢的李靜曾說:

"沙溢有點大男子主義。"

這一點,胡可幾乎在所有綜藝中都提及過。

在《向往的星居》,胡可稱事業家庭兩難全,身心疲憊。

在《妻子的浪漫旅行》,胡可說沙溢不喜歡自己拍戲。

為了拍戲,胡可曾與他發生過爭執。

做了多年家庭主婦後,胡可在40多歲時,幸運得到出演《如懿傳》的機會。

這是一部大製作。

演員優秀。

製作精良。

期待值極高。

胡可飾演其中的純妃。戲份很重。

這個角色之於胡可,來之不易。

在後來的采訪中,胡可說,當初接戲時,遭到沙溢強烈反對。

他指責胡可忽視家庭。

因為這部劇要外出拍攝八個月。

這就意味著,胡可八個月不在家。

為了拍戲,她據理力爭:

"你為什麽不能理解這件事情呢?"

沙溢卻給胡可施壓,稱外出拍戲太久了,對兩個孩子不太好。

胡可感到委屈,眼淚撲簌簌落下來:

"這件事情一點都不辛苦,最辛苦的是你的態度。"

雖然已是兩個孩子的媽,但她也想要搞事業呀。

她從內心裏覺得,"女人應該要有一份自己的工作"。

胡可還是去演戲了。

沙溢卻不依不饒,隔三差五找胡可吵架。

胡可稱,自己一般出去三天,沙溢就會打電話問:

"為什麽?為什麽?"

並繼續給胡可壓力,稱孩子怎麽怎麽了。

如此態度,令胡可心力憔悴。

她最終妥協。

經過多次與沙溢商榷,胡可決定不再拍外地的戲,也不接耗時太長的戲。

說這話時,我能明顯感受到她的無奈、憋屈。

這隻是分歧之一。

他們二人之間的爭吵,大多因為胡可拍戲。

還有一次,胡可在外麵拍戲,沙溢在北京。

他要求胡可回來陪自己。

胡可原本承諾,有時間就回去。

恰逢當天導演加戲了。

胡可回不去。

沙溢怒了,在電話裏指責胡可:"你為什麽不回來?"

說完,就將電話掛了。

胡可想反撥回去。

電話已關機。

她又發微信。

微信被沙溢拉入了黑名單。

她那個氣啊,"就火冒三丈"。

事後,沙溢重提這事,很輕鬆說道:

"我就挺生氣。"

有人勸他:"那你拉黑也太狠了!"

"不是我生氣了嗎?"沙溢繼續為自己辯解。

"因為我知道她要打電話開始罵我了……我把她說完了,我心裏已經舒服了,我拉黑了,也打不進來了。"

當夜拉黑胡可後,他將手機丟得遠遠的,安心睡大覺。

明知胡可會生氣,依舊安穩睡去。

直到第二天,才將胡可拉回來。

就問,氣不氣人?

更氣人的,是沙溢時隔多日說起這段經曆,沒有任何反思。

他的態度、語氣,仿佛在說一個陌生人的事,說得哈哈大笑。

隻留下胡可,仍被過去所傷。

沙溢這樣的態度,不是一兩次了。

胡可對此控訴過多次。

她在《非常靜距離》的外訪中抱怨,稱沙溢不幹家務等事情。

後來又在《金星秀》裏特意強調了一遍。

胡可列舉了沙溢三大缺點。

1、不幹家務。

2、情緒化。

3、嘮叨。

沙溢在家中,啥家務也不幹。

每次他外出,總將髒褲衩、襪子,全放進行李箱,又拿回來給胡可清洗。

金星聽了很是震驚,追問沙溢:如果胡可不在家,阿姨沒上班,你會收拾嗎?

"沒時間,我就拿腳扒拉扒拉就完了。"

他一邊說,一邊表演起來。

"那胡可身體特別不舒服,難受呢?"

胡可太了解沙溢了,立即給出答案:

"他會給我媽打電話來幫忙。"

金星更覺得不可思議了,反複確認道:

"真的嗎?"

"我不要求她幹,就是誰也別幹,等兩天病好了,我不著急。"

意思是,還是等胡可來幹。

他依然說得笑嘻嘻,仿佛不當回事。

胡可還曝料,沙溢每次喝酒,頭發都淩亂不堪。

他也特愛耍大少爺脾氣。

用胡可的話講:"沙溢屬於神經質那一種。"

他發脾氣,完全不可理喻。

一度令胡可崩潰。

胡可也隻能默默忍耐。

在家裏,沙溢還喜歡嘮叨,經常一件事說三遍。

氣得胡可怒懟:

"你要去治療一下你的健忘症。"

他更不帶孩子。

陪孩子的時間,最多隻有兩個小時。

胡可在家,幾乎是全能人,又要做家務,又要處理家裏的事,還得帶娃。

有欄目曝光胡可帶娃的日常作息表。

密密麻麻的。

看得人發怵。

從早上7點,到夜裏11點,胡可一直在忙。

買菜、做飯、帶娃上課,打掃衛生……

休息時間極少。

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更是沒有。

有位女嘉賓哀歎:

"她是我的榜樣,她把這兩者做得都非常好。"

真的好麽?

不好。

太不好了。

2018年母親節當天,胡可表明自己的心聲。

她在微博寫了很長一段話,稱組裏一位年輕姑娘問她:姐,你在家休息了這些日子,現在再出來拍戲,會不會覺得很辛苦了?

"我覺得出來拍戲才是休息!"

她回答得斬釘截鐵。

這是她首次披露自己的現狀——

"沒怎麽睡過整覺。"

"沒有自由的時間。"

"時間裏很少有自己的照片。"

"甚至沒有說不的權利。"

身為妻子,她無法從丈夫身上獲取想要的情緒價值。

身為母親,又必須犧牲事業,投入家庭。

久而久之,沙溢稱,"胡可有些抑鬱,總是哭著要回老家。"

而這些年,胡可肉眼可見的,變得憔悴、疲倦。

她的法令紋愈發深了。

肌膚暗淡無光。

眼中充滿困意。

鏡頭稍微拉近,顯而易見。

這是操勞過度的體現啊。

可沙溢呢?

前段日子,他點讚了一位衣著性感的網紅。

引發熱議。

好男人沙溢,你可不要塌房啊。

此事影響深遠,即便在現在,依舊有人去沙溢的微博下提醒他:可別再點讚大胸美女了。

說實話,看到沙溢這番操作,有些意外。

再加上這兩天有人爆料他出軌一事,雖真假難辨,但還是不免為他捏了一把汗。

更多的,是心疼胡可。

圖:沙溢說胡可的家庭地位排第三

因為這場婚姻,從一開始,便不平等。

胡可在很多場合說過,與沙溢結婚很急切。

她在《超級訪問》說:

"他連威脅帶恐嚇帶勸說的,然後就把我說服了。"

在《金星說》,胡可稱:

"他呢有點連蒙帶騙,然後帶威逼利誘。"

在《妻子的浪漫旅行》,胡可更直白表露:

"他威脅我,他說你要是不跟我結婚就分手。"

這還得從他們遇見說起。

2009年,沙溢因為《武林外傳》爆紅,作客《胡可星感覺》。

胡可正是這檔節目的主持人。

在訪談過程中,兩人相談甚歡,一見如故。

三個月後,他們又接著合作電視劇《闖蕩》。

之後,兩人走到了一起。

而能走到一起,也是沙溢半"脅迫"的。

沙溢稱,當時他們拍完戲後回家,胡可主動找他,他拒絕了。

但沒多久,沙溢又主動找胡可外出吃飯。

胡可雖然生氣,但還是去了。

就在吃飯空隙,沙溢一邊吃著,一邊說:"我們談戀愛吧。"

胡可沒回答。

沙溢就當胡可默許了。

他們開始交往。

交往期間,沙溢不懂浪漫。

連胡可的生日,也忘記送禮物。

還是生日過去後,才帶胡可去商場購物。

對此,沙溢解釋,"每次出差回去給老人買好多好吃的……對自己的愛人可能就是包括什麽紀念日,包括什麽生日,就這些我考慮的,我就不知道該買什麽了。"

兩人相戀一年多,沙溢開始催促結婚了。

按照胡可的說法,沙溢給了她兩個選擇。

第一,和他結婚。

第二,兩人分手。

胡可在反複糾結中,選擇了前者。

沙溢也沒有求婚,直接在電話中通知領證。

胡可在迷迷糊糊中,跟沙溢去領證了。

胡可回憶稱,整個過程,"我的神情都是恍惚的,因為我特別害怕。"

她還坦言,如果不是爸爸在場,會立馬逃走。

因為,沙溢並非她期待的良人。

她認為沙溢比自己小,會很幼稚。

也不想找行業裏麵的,覺得聚少離多。

更重要的,在那幾年,胡可的事業,扶搖直上。

她主持、影視雙重開花。

是公認的成功且獨立的女性。

那時,她的眼裏,沒有疲勞。

鏡頭下的她,煜煜生輝。

可嫁給沙溢,尤其是有了兩個兒子後,胡可不再明媚。

也沒有曾經的光芒。

即便如今她重新出來拍戲,卻隻能演媽媽或阿姨類的小角色。

一場婚姻,從內到外,改變了她。

記得謝依霖曾與胡可討論:婚姻的維持之道是什麽?

胡可隻說了一個字:

"忍。"

"那忍不過呢?"

"再忍。

使勁忍。"

說好聽點,就是學會包容。

胡可也確實是這麽做的。

但她內心真的開心嗎?恐怕隻有她自己知道。

說到底,婚姻是一場修行。

也是最難的磨練。

恰如朱德庸總結的:

"高難度的愛情,是月色、詩歌、三十六萬五千朵玫瑰,加上永恒;

但高難度的婚姻,卻是賬簿、證書、三十六萬五千次爭吵,加上忍耐。"

婚姻這條路,胡可和沙溢,不知還會走很遠。

往後歲月中,類似謠言,還會不會再發生,我們也不知道。

但不論怎麽樣,請天下的丈夫們,學會忠誠,學會厚待,學會給予妻子尊重、支持,與愛護。

因為,她曾經也是眼中有光的少女。

因為你,隱忍求全。

受苦受罪。

甚至強顏歡笑,迅速老去。

如果你連妻子都做不到善待,真的不配做男人,更別提做什麽男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