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要化解國內政治危機,隻剩下一條路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前兩天,民主黨前總統克林頓因尿道感染引發敗血症入住重症監護室,現任總統拜登送去了問候。想當年,克林頓風流倜儻、意氣風發、口若懸河,也是許多美國人崇拜的偶像,但終究經不起歲月的蹂躪,75歲雖算不上高齡,但從克林頓憔悴的臉頰上,依稀可見這位總統離任後過得並不開心。自2004年以來,克林頓因心髒問題已兩次入院並做了搭橋和支架等手術。

現任總統拜登(1942年生)比克林頓(1946年生)還大四歲,歲月催人老,而且一樁接一樁的煩心事更是讓拜登不勝其擾,麵對記者的沙啞聲音早已為拜登的蒼老作了最清晰的旁注。

壯誌未酬的拜登有意成為第二個小羅斯福,但上任10個月之後,他變成第二個卡特的可能性急速上升,這不僅意味著拜登隻能成為一任總統,更具諷刺意味的是,拜登今天所麵臨的處境與當年的卡特如出一轍。一是兩者在任期間都麵臨高通脹的嚴峻形勢。上周美國公布了9月份的消費者價格指數高達5.4%,讓對價格指數格外敏感的普通百姓苦不堪言。



過去幾十年,美國一直享受全球化分工和資源配置的好處,通貨膨脹被忽略不計,以致許多美國年輕人根本沒有通脹的概念,即使上了年紀的人也對上個世紀70年代末的通脹記憶變得十分模糊了。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一再向市場解釋,這個指數隻是暫時的,主要受疫情等因素影響。隨著疫情的逐步受控,通貨膨脹指數還會下降,市場對此不必多慮。但殘酷的現實一再表明,這次通貨膨脹的降臨將是民主黨揮之不去的幽靈。

二是兩人都在海外遭遇滑鐵盧。當年,卡特麵臨美駐伊朗大使館人質事件,而拜登則剛剛經曆美軍從阿富汗“大逃亡”事件,將美國人的狼狽及對盟友的不忠誠徹底暴露於世人麵前。

三是兩者都麵臨能源危機。與去年11月美國大選月相比,美國的天然氣價格上漲150%,石油價格從每桶40美元竄升至80多美元,也翻了一番,這不僅意味著開車的成本上升,而即將到來的冬天,美國百姓將要為取暖支出額外的成本。

美國一些專家抱怨,如果拜登的“綠色新政”意味著百姓要為化石能源多掏腰包,他們寧可放棄,這讓拜登應對“氣候變化”挑戰的雄心多少有些受挫。無論是競選期間,還是上任之初,拜登對化石能源表現出“本能的厭惡”。去年競選期間,他明確表示不鼓勵用“水壓裂技術”開采頁岩油氣,差點在賓夕法尼亞州上演大選滑鐵盧。上任後他即宣布關掉美加之間的“拱心石”(Keystone XL)石油管道項目。

華爾街聞風而動,紛紛減少對化石能源的投資,油井數量大幅度縮減。如今拜登不得不呼籲石油輸出國組織增加產量,這與卡特1979年遭遇的能源危機有著驚人的相似。一些對環境議題不屑一顧的人士質疑,既然在別國生產石油有著等量的碳排放,為什麽把這樣的機會讓給中東等國?所以,美國必須重新奪回石油生產大國的地位和主導權。


▲美國加州港口堆積大量的貨櫃

令美國雪上加霜的是,由於生產大國印度、越南等國疫情沒有得到有效的控製,導致大量製造訂單無法按時完成,中國對新冠病毒“零容忍”,也導致貨物的通關速度明顯放慢。而美國等國因運輸行業的高強度及高感染幾率,卡車司機的招聘遇到嚴重困難,洛杉磯、長灘、紐約、以及佐治亞州等巨無霸港口的集裝箱積壓嚴重,導致美國供應鏈大亂。

盡管拜登總統下令要求這些港口進行24小時全天候作業,但一些專家估計,真正解決港口的擁堵危機起碼要等到明年開春,這意味著今年美國聖誕節,一些家庭隻能在虛擬世界裏“欣賞”禮物了。

最讓拜登難以釋懷的是,在國會混跡幾十年的他,一直聲稱自己是黨派矛盾調解高手,最知道如何搞定國會。但現在不僅搞不定共和黨,甚至連自家陣營也說服不了。

民主黨本打算讓2022年的預算法案連同“大基建法案”及3.5萬億美元的“社會改革方案”,一並打包通過,但民主黨的內訌讓拜登遭遇重大立法挫折。在參院內,來自西弗吉尼亞州、亞利桑那州的聯邦參議員曼欽和希尼瑪聲稱,這項社會改革法案的支出過於龐大,特別是在通貨膨脹的大背景下,如此大規模的刺激政策和措施有點魯莽和不負責任,所以堅決要求壓縮投資規模。

但黨內激進派如桑德斯、柯蒂斯等人則揚言,現在是美國進行大規模社會改革的關鍵時刻,3.5萬億美元的支出是底線,如果執意削減,他們將不惜對2022年的預算案投下反對票。

僵局一時難解,民主黨不得不將這些法案分拆,在共和黨不再反對的情況下,總算提高了4800億美元的債務上限,讓聯邦政府的運作可以維持到12月初。華盛頓關門的危機雖得到暫時緩解,但這個問題並沒有得到根本解決。在就債務上限臨時提高4800億美元這一法案進行表決時,兩黨界限涇渭分明,共和黨無一人投下支持票。共和黨大佬麥康奈爾明確表示,不要指望共和黨12月份會支持“提高債務上限最終法案”,這意味著一場國會惡鬥還在後頭。

美國聯邦債務上限在兩年前隻有22萬億美元,而疫情期間,共和與民主黨兩黨均慷國家之慨,開閘放水,大肆印發鈔票,向居民發放大量補助,聯邦債務上限迅速升至28.4萬億美元。如此毫無節製的支出是美國通貨膨脹的罪魁禍首。



2022年的中期選舉即將來臨,共和黨不希望背上這樣的罵名,在提高債務上限問題上想立個“牌坊”,讓民主黨當起惡人。佩洛西眼看法案通過不成,當然不希望在國會反受其辱,於是緊急叫停表決,最後隻好分拆法案,並承諾在黨內就縮微版方案進行進一步磋商,算是暫時渡過了危機。

根據蓋洛普的最新民調,拜登的支持率已經掉到了43%,可以說是美國曆任總統中較低的支持率。被國內與國際問題搞得焦頭爛額的拜登正麵臨著老對手特朗普的正麵攻擊。一方麵,特朗普在全國巡回演講,對拜登的政策大加抨擊,另一方麵為2022年的中期選舉助選,共和黨對重新奪回參眾兩院的控製權信心滿滿。如果一切成真,特朗普出山參加2024年大選也就水到渠成,這對民主黨而言無疑是一場噩夢。

拜登的選項已經不多,最後隻剩下一條路,即要通過國會成立的國會山106事件特別調查委員會,把特朗普定罪,這樣就徹底斷了特朗普的後路。這個重任交給80歲的佩洛西了。她能完成任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