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50塊的招待所,也能被估值600億?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國慶出去玩,我隻花了50元就住了一晚國際大牌連鎖酒店,這家酒店名叫OYO。

那一晚的體驗一言難盡,聽著大渡河的咆哮聲,我兩點才睡著。

旅行歸來,我在無意間刷新聞時才發現,我入住的這家OYO竟然是一家印度連鎖酒店品牌,而且它馬上要在印交所上市了,估值高達90億美元(約580億人民幣)。

令我驚訝的是,上市敲鍾的CEO還是一位印度90後。



我不禁好奇,這麽便宜的酒店咋還是個國際連鎖大品牌?這OYO的服務實力和我二叔家的招待所別無兩樣,為啥人家能被估值580億?OYO的90後創始人到底有啥能耐?

想要搞明白這個從印度崛起的連鎖酒店,還要從我那一晚的入住體驗說起。



在大渡河旁的丹巴縣,我找到了朋友預定的那家OYO酒店。令人驚訝的是,那條街上的各種酒店都冠了OYO的姓。



從酒店的外觀來看,好像還不錯。進門之後,辦理入住也很順暢,登記好入住信息之後,我們就乘著電梯到了我們訂的那個三人間,150元一晚,人均50塊。



一進門我就傻了,房間內的各種細節簡直沒法仔細看。如果你是一個對住酒店有要求的人,那麽在這兒住上一晚,你會“渾身刺撓”得整宿睡不著覺。

所謂的OYO品牌化管理,標準化運營,看起來非常簡便輕盈,就是在床上放一個帶LOGO的抱枕和床飾,衛生間裏擺放上有OYO字樣的洗漱用品就完事了。

像床和櫃子這樣的硬件還是酒店自己的。

說實在的,這就是一家開在副食水果店和鹵味店中間的招待所。雖然它有著一家酒店應有的硬件設施,但裝修很簡單,衛生做得不咋地。

盡管我克服了房間內的細節問題,但馬路對麵大渡河的水流聲仍然吵得我睡不著,直到半夜兩點我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你以為我就是想吐槽一下OYO的環境艱苦?

不。實際上,這家三個人隻花了150元的OYO酒店,已經是我們這些摳B在318國道上住過最好、最舒適的酒店了。

坦白說,這家OYO酒店就是個城鄉招待所。但最令我難忘的是,他們竟然還有電梯。

另外幾天,我住過高海拔的糧倉民宿,也住過手腳並用爬進房間的野生小旅館,這家OYO酒店的性價比算是相當可以了。

在辛苦進藏的朝聖之路上,花50塊錢住上個有熱水的電梯房,我還能要啥自行車啊?

而當我結束這段飽經折磨的旅行後,OYO即將上市的消息讓我徹底震驚了。

把招待所幹到上市,還能被估值580億人民幣?這財富密碼要是被我二叔學會了,那我是不是也能跟著沾光了?

咱必須研究研究。



OYO的CEO叫李泰熙(Ritesh Agarwal),於1993年出生於印度最貧困的區域之一——奧裏薩邦東部小鎮。

他雖然打小就不愛學習,但腦子特別靈光。小時候賣過SIM卡,也出過暢銷書。19歲時,李泰熙放棄了進入大學的機會,轉而創立了“印度版Airbnb”——Oravel Stays 。

這次創業的機會讓他得到了10萬美元的創業基金,也得到了與矽穀創業者交流的機會。

2013年,20歲的李泰熙觀察到,印度遍地都是條件艱苦的小旅館,也有很多印度人入住,但小旅館的個體經營非常困難。於是,他抓住商機,創立了連鎖酒店品牌OYO。

他就是要借品牌優勢收編破爛的小旅館。

李泰熙有些手段,他先給小旅館加裝了體麵的門臉,安排一些品牌配套設施,比如帶LOGO的抱枕、統一的洗漱用品。而且,他還給商家提供了一個Airbnb的酒店預訂平台。



這一套包裝下來,小破旅館立馬升級成了經濟連鎖酒店,入住率顯著提升了。

輕資產運營下的OYO,主要靠收傭金盈利,一般會收取加盟酒店每單5%左右的傭金。

這種平台和酒店業主共贏的模式,讓OYO迅速搶占市場,成為印度最大的經濟連鎖酒店品牌。

聽起來,這是一個很有前途的商業模式吧?因此,OYO當時也獲得了亞洲創投一哥孫正義的青睞。

有了資本大佬的支持,李泰熙決定幹票大的。他要把在印度實踐成功的商業模式複製到中國,他想在全球最大的酒店市場內下一盤更大的棋。

2017年,李泰熙開始在中國實施他那野心勃勃的計劃。

OYO用了20個月的時間,迅速覆蓋了300多個城市,加盟了1萬多家門店,開店不到兩年,規模遠超如家、漢庭和7天這三家酒店的總和。

彼時,OYO勢頭強勁,平均每3小時開一家店,名義是幹酒店,實質上幹的卻是走馬圈地的互聯網手段。

OYO在互聯網創投圈成為一個香餑餑,被冠以“超級獨角獸”之名。



當我試圖在李泰熙身上找尋他草根逆襲的造富密碼時,曆史的經驗再次驗證了成功人士不同尋常的創業履曆:上大學耽誤賺錢。

從印度貧民窟走出來的李泰熙,靠互聯網創業,與紮克伯格一同被評為“最年輕獨角獸締造者”。

照這個勢頭發展下去,OYO在李泰熙的帶領下可不就牛B壞了?

然而實際上,OYO的進展並非一帆風順。截至2021年3月31日,OYO的營收約為5.57億美元,虧損大約5.26億美元,實屬賺了個寂寞。

混得這麽慘,也不全怪疫情。事實上,OYO在2019年就開始在中國大撤退了。



咋回事?在印度被成功驗證過的商業模式,在中國堅持不到兩年就敗下陣來了?

隻是因為OYO水土不服嗎?



要討論這個問題,咱們還得回歸酒店管理的企業本質來說。

幹酒店這一行,企業最起碼得有房地產資源和酒店管理資質吧。

不說幹大幹小,多少得先運營出一家自己的酒店,再談加盟。但OYO並非如如此。OYO壓根就沒有一家自己的直營酒店,全部都是加盟店。

那為啥大家都願意加盟呢?

因為它的加盟門檻很低,能免費的都免費,這麽白給的品牌加盟模式,可以說是“白送扶貧”了。



△我二叔看了這加盟條件,估計也會心動。

OYO給加盟業主提供了兩個賣點:一、洋氣的品牌名加持,二、提供統一的訂房係統。

但生活在大城市裏的家人們會發現,盡管OYO的市場規模一度比如家和7天加一起都多,但你們卻很少能在居住的周圍發現OYO。

實際上,這些OYO酒店隻存在於距離市中心幾十公裏開外的地方,或者在某些三四線城市的大學城周圍,甚至直接就是在什麽縣城國道旁邊。



△在地圖上搜到北京有3家OYO酒店,都在離市中心五六十公裏外的地方。



△OYO混跡於幹雜鍋盔小吃街裏,看起來十分接地氣了。

然而,混跡於城市邊緣的OYO,並不像蜜雪冰城那樣在下沉市場裏撈到應有的紅利。

因為它燒的錢太多了。

本身開在城市郊區的酒店,房費壓得就超級低,從40塊錢到100多塊錢都有。

但是,OYO也像所有互聯網企業剛開始一樣,為了擴張市場采取了燒錢搞補貼的模式。





不僅加盟的種種費用都免除掉,OYO還會給酒店提供改造補貼,甚至有時還會每單給業主補貼個幾塊錢。

遙想當初,OYO還跟業主承諾過“你賠多少我補貼多少”。但這樣的補貼,運營三個月左右就進行不下去了。畢竟融來的那點錢,太經不起燒了。

為此,很多酒店業主覺得自己被忽悠了,業主投訴OYO,甚至比用戶投訴都頻繁。



咱說這OYO可太難了,燒錢補貼出力不討好,而且還慘遭美團、攜程的嫌棄。

“你什麽來頭,就要上我們的平台?”

直到交了將近6億的過路費,OYO才成功登上了OTA巨頭平台。

這邊給業主補貼捉襟見肘,那邊還得給OTA平台上供,OYO被擠兌得屬實沒啥蹦躂的空間了。

2019年~2020年,OYO兩個財年合計虧損30億美元。



在經曆了虧損、腰斬裁員的陣痛之後,OYO最近又吵吵著上市了,不知道它是又叩響了成功的大門,還是背後的資本等不及了。

不管怎麽說,從我這次旅行的住宿體驗來看,OYO算是性價比之王了。

甭看有些人大罵OYO髒亂差,說它就是垃圾酒店,坑的一批。但OYO仍然收獲了一批迷戀低價、堅持打卡的死忠粉。



△網友踩坑OYO



△OYO,三和大神夢想的住宿天堂。

我想,他們如今選擇OYO的理由隻有一個:“便宜能住”就行。

如此看來,在318國道上收割進藏白領和在城中村服務三和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