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英雄”孟晚舟 對“楓葉紅”的熱愛遠甚於“中國紅”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孟晚舟獲釋回國受到“民族英雄”待遇的盛大歡迎。時評人長平認為,熟練表演時裝秀和政治秀的孟晚舟,和大多中國權貴一樣,對“楓葉紅”的熱愛遠甚於“中國紅”。



(德國之聲中文網)多年以後,麵對中紀委,孟晚舟女士將會回想起離開加拿大包機返回中國的那個遙遠的下午。當時,華為還是一家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企業。很多人都在猜想它和中國政府的關係。有人認為,是這種猜想讓孟晚舟被美國指控涉嫌犯罪。事實上,是這種關係本身讓她成為在具有永居權的加拿大的三年囚徒的同時,又成為她的祖國中國的"抗美英雄",也決定了她後來的道路。

孟晚舟並非不知道,一個有錢人在西方民主國家擁有永居權,以及兩套豪宅,對於稱頌她為英雄的中國小粉紅來說意味著什麽。在回國的途中,她多次有意高高地舉起藍色封麵的香港護照。可是,細究起來,一個在內地出生的人,為什麽要移居香港呢?小粉紅們隻想弱弱地問一聲:是祖國內地不夠好嗎?使用祖國內地的護照有什麽不方便嗎?不是說好"如果信念有顏色,那一定是中國紅"嗎?

假如很早就實施國安法了,這些富人們還會移民香港嗎?



孟晚舟獲釋回國受到“民族英雄”般待遇

說起被小粉紅盛讚的"孤身抗美"壯舉,孟晚舟從一開始就有些心虛。她最終沒有被引渡去美國的原因,是因為與美國聯邦政府達成了刑事公訴程序暫停協議(DPA)。在這個協議中,她承認4頁附件中所羅列的事實清單全都是真實準確的。也就是說,她承認了多項美國司法部對華為公司的指控都是真實準確的,包括星通(Skycom)公司是華為在香港的子公司,華為通過這家公司向伊朗銷售了包含美國芯片的高科技設備,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製裁和出口管製法,以及孟晚舟及華為團隊在與匯豐銀行接觸的時候,將星通公司描述成華為的"商業合作夥伴",刻意隱瞞了華為在伊朗的業務運營,以維護華為與這家銀行之間的商業關係。當時,美國聯邦司法部已明確表示,會使用孟晚舟承認的事實作為證據去起訴華為。

風風光光的時裝模特

飛機開始移動了。孟晚舟望著窗外加拿大美麗的陽光,不僅有些戀戀不舍。她回想自己在加拿大的兩處豪宅。跟她身上精心搭配的名牌服飾一樣,豪宅內的每一個角落都收拾得一絲不苟。她不知道什麽時候還能回來--接下來她必須要表現出對祖國的無限深情和無限依戀--但是她也確信,加拿大政府不會以"共同富裕"的名義沒收或者脅迫她交出自己的財產。

她請人準備了足夠多的排比句,用來激情澎湃地讚美祖國。但是,她也知道,馬雲公開讚美祖國的次數並不比她少,趙薇還參演了中共宣傳大片《建國大業》,加拿大籍演員吳亦凡被捕前一直按照中共宣傳要求傳播"正能量"。

沒有人會喜歡失去自由。但是,當電子腳鐐從腳腕上取下來的時候,孟晚舟覺得歡欣鼓舞的同時,不免覺察到一絲絲難以言傳的失落感。她知道,自己三年時裝模特兒的生涯畫上了句號。

"她,是能把電子腳銬穿出Chanel感覺的第一人。"網易新聞頻道發表的一篇文章稱讚她說,"每次出庭都把通往法院的路當作秀場,沒有忘記穿上華服新衣,展露著自己的時髦品味。每次聽證會穿的可都是大牌加持,走出了中國自信與大國女人的優雅!"這樣的讚美,幾乎是國內各大新聞網站紀念她在加拿大被捕1000天的標配文。

她也不太理解自己何以就成了"民族英雄"、"我輩楷模",如何走出了"大國女人的優雅"。她隻是做了一個有錢人所做的最普通的事情:在被指控犯罪的時候,申請保釋並高價聘請最好的律師團隊為自己辯護,穿上奢侈品牌服裝出庭。

她的衣櫃裏的服飾標簽上的時裝品牌公司,也少不了禁用新疆棉花的"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的會員。她花了很大的力氣避免公開穿著它們的產品,但同時也發現憤怒的愛國小將們願意對她網開一麵。例如,一個普通中國人使用蘋果手機,購買耐克球鞋,就可能被認為"不愛國",而她住加拿大豪宅、穿法國品牌華服、用美國電子設備卻絲毫無損於愛國英雄的形象。

當中國政府包機接她回國、組織華燈璀璨的盛大歡迎派對的時候,限電、停產正在席卷包括江蘇、浙江、山東、廣西、雲南等在內的至少十多個省份。很多家庭不能做飯,很多孩子無法完成作業。但是,愛國網民為她辯解說,這就是"大國風範"。有人諷刺說,這是"韭菜歡呼鐮刀的勝利"。不過,從網絡流傳的"真理部指令"來看,這是"鐮刀要求韭菜歡呼鐮刀的勝利"。



"兩個邁克爾"--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曾令外界擔心其健康和安全問題"

中國紅"與"楓葉紅"

在加拿大購置豪宅獲得永居權,是因為喜歡那裏的寒冷氣候嗎?還是喜歡福利國家的高額稅收?和很多中國官員和富人一樣,孟晚舟當然明白,她在加拿大失去自由之後,能夠高調地"每次出庭都把通往法院的路當作秀場",是因為這裏有人道而獨立的司法體製,她不會被突然失蹤,不會遭受酷刑,更不會被"電視認罪"。 在這些人的心中,"如果信念有顏色,那明明是楓葉紅!"

相比之下,被公然當作人質抓捕和交換的"兩個邁克爾"--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就一再讓人們擔心健康和安全問題,甚至曾經一度與外界失聯。

更不用說桂敏海、李明哲、李波、彼特·達林、王宇、任誌強、張展、耿瀟男……等等不計其數被中國警方綁架的人權律師、異議人士、出版商和企業家的遭遇了。在中國,一個涉嫌犯罪的人,不要說頻繁參與本國大外宣愛國主義表演,就是讓你"自願放棄國籍",那也不再話下。

對於那場人質交換,有法律人士質疑說,"沒有起訴的可以不起訴,已經起訴的可以撤回起訴。但是,已經判決了的案子,並且在上訴期間,突然被告人就被釋放了,司法上是如何處理的?"經曆了風風光光三年時裝模特生涯的孟晚舟,並沒有被自己的愛國排比句衝昏頭,知道 "虛偽的法律程序"和"完全無視法律程序"之間的巨大鴻溝。

讀者當然明白,我在文章開頭說"多年以後,麵對中紀委"是一種想象。但是,這種想象並非無中生有。很多人都在為"孟大公主"的未來擔心,勸告她要像其父任正非一樣學會低調。不用猜也知道,對於一個時裝秀和政治秀表演藝術家來說,"楓葉紅"要比"中國紅"安全得多。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