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文貴閆麗夢決裂錄音曝光 “建國”1年郝海東夢斷伊比利亞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自2020年6月4日,前中國足球先生郝海東聯手中國流亡商人郭文貴宣布建立 “新中國聯邦”後,在一檔名為“路德社”的網絡節目中,時常出現他與妻子葉釗穎的身影,這對夫婦對中國足壇乃至中國體壇的各種評論,成了很多牆內外觀眾茶餘飯後的談資。

然而,這一切隨著郭文貴與“爆料革命”成員閆麗夢的決裂徹底畫下句點。目前,在“路德社”的相關頻道頁麵,涉及郝海東、葉釗穎的相關訪談已經全部下架,但關於所謂“爆料革命”內部的明爭暗鬥,各種扯皮互撕,仍在如火如荼地進行,隨著大戲序幕的拉開漸入高潮。

釋放“武漢實驗室病毒說”

將時間拉回到2020年1月,當時在香港從事研究工作的中國學者閆麗夢聽到傳言,稱中國大陸出現了一種危險的新病毒,政府正在將其淡化處理。出於對個人安全和事業的擔憂,她向她最喜歡的中文主持人王定剛提供了這一線索,王定剛又稱“路德”,他的個人頻道“路德社”以批評中國政府而聞名。

閆麗夢如何製造了“”中共病毒說”(請放大圖片瀏覽):



2020年9月,閆麗夢接受美國媒體專訪,稱中共製造了實驗室病毒。(Fox News)



閆麗夢最先將消息傳給了反華節目主持人王定剛(左),圖為他主持的的路德社節目。(Youtube@路德社LUDE Media)



2020年9月,王定剛與流亡美國的閆麗夢在路德社節目中一同入鏡。(Youtube@路德社LUDE Media)



在有關新冠病毒的諸多未經證實的說法中,有一種認為它源自這個實驗室。圖為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Getty)



根據紐約時報報道,這背後是郭文貴和班農(Stephen Bannon)推動的一場陰謀。圖為2018年二人出席一場新聞發布會,據他們所說,雙方均將反共作為長期事業。(Getty)



挾“中共製造病毒說”掀起的討論,2020年6月4日,郭文貴又成立了所謂“新中國聯邦”,圖為前中國足球先生郝海東宣讀“建國”宣言。(Youtube@喜馬拉雅國際工作站)

幾天後,王定剛在節目中表示,中國共產黨故意釋放出來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他說,他不會給出信息源的名字,因為中共官員可以將這個人“消失”。到2020年9月,閆麗夢在美國福克斯新聞頻道(Fox News)露麵,向數百萬人宣布一個未經證實的說法:新冠病毒是中國製造的生物武器。一夜之間,她成了右翼媒體的轟動人物,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高級顧問和保守派權威們都把她讚為英雄。

據紐約時報報道,閆麗夢的演變過程是由逃亡國外的中國億萬富翁郭文貴和特朗普的前顧問斯蒂芬·班農精心設計。他們將閆麗夢送上了飛往美國的飛機,為她提供了住宿,指導她如何在媒體上露麵,還幫助她聯係了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和盧·多布斯(Lou Dobbs)等人氣保守派電視節目主持人的采訪。他們助長了她認為病毒是基因工程產物的根深蒂固信念,對她提供的證據不論對錯一概接受。

而這樣的爆料也讓“路德社”和郭文貴旗下的網站瀏覽量暴增,在2020年6月4日,前中國足球先生郝海東宣讀完所謂“建國宣言”不久,當年7月,他與葉釗穎便正式出現在王定剛主持的節目中,一年多來,他們在節目大爆中國體壇“內幕”,更對閆麗夢所謂的“中共製造病毒說”深信不疑。

反目成仇後各陣營相互攻擊

但讓人頗感意外的是,在2021年7月12日,閆麗夢竟突然與郭文貴公然決裂,對於自己為何能出逃美國,她在路德社直播時,給出的解釋是有人想“一鴨十吃”。

閆麗夢稱,當得知她是病毒爆料人,在2020年4月,有人將她的消息及時轉達給了中共方麵,目的是將其“做掉”,甚至閆麗夢還稱,她的丈夫正在幫助中國共產黨企圖讓她從美國“消失”。但因為未能成功,於是某人(暗指郭文貴)心生一計,把她從中共的左手換到右手,從香港搞到美國,為了便於控製她,進而阻止病毒真相的傳播,甚至是往裏麵摻沙子。

閆麗夢形容郭文貴是把所有人引到“爆料革命”這搜船上再將船鑿破,她表示,在機場並沒有被美國FBI和國土安全部迫害,但某人(指郭文貴)卻在當天個人的直播中稱她被虐待,“開什麽玩笑”。……在整期節目中,閆麗夢都沒有露臉,而是以錄音的方式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而曾經為郭文貴站台呐喊的的美國陸軍退役上校塞林(Lawrence Sellin)在隔天發布一條推文,稱,“郭文貴從來都不是異見人士。他逃離中國是因為他站在中共權力鬥爭的失敗方。他虛假的反中共立場是針對中共一個派係的,並被用來獲得美國庇護作為後盾。如果他的派係掌權,他會很快回到中共。”

7月14日,郭文貴在個人直播節目中開始回擊,他稱閆麗夢是“閆蛇妖”,路德是“路大腦袋”,痛罵二人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稱“新中國聯邦”在7月4日已經發生質變,已經對他們展開法律追責。

更堪玩味的是,郭文貴在2018年還曾斬釘截鐵地稱,“永遠不和路德、昭明、霧亭、Sara為敵,即使他們都是特務。”但2018年霧亭被趕出“螞蟻幫”,2019年郭文貴又和昭明決裂,2021年又和Sara大打出手,現在的路德(王定剛)也徹底失去了免死金牌。曾經“戰友”,已然勢如水火。

在閆麗夢、路德公然砸郭三天後,郝海東與葉釗穎在直播節目中表達了對郭文貴的支持,郝海東稱認可“爆料革命”的邏輯性,表示已要求路德社節目下架所有涉及他們夫婦的相關視頻。而幾乎同一時間,經常與郝海東、葉釗穎連線的安紅,也選擇以直播的方式同王定剛割席。安紅在節目中稱,對於路德社的爆料,她自己也不確定內容的真實性。

至此,昔日王定剛節目中的夥伴劃分成了以他和博士邦為首的砸郭派,以及郝海東、安紅等人組成的保郭派。就雙方目前互相叫陣的新聞線索觀察,這是一場涉及內部挖角利益分配的權力爭鬥,顯然閆麗夢在美的表現已經突破了郭文貴起初為其設定的框架,甚至某種程度而言,其“風頭”已經蓋過了所謂的“爆料革命”。

郭文貴閆麗夢決裂的線索梳理(請放大圖片瀏覽):



閆麗夢在2021年7月12日的路德社節目中稱自己被挾持到美國,此言一出不啻為與郭文貴公開決裂。(Youtube@路德社LUDE Media)



郭文貴時隔兩天後,在7月14日反擊,在個人直播節目中大罵閆麗夢為“閆蛇妖”,稱路德為“路大腦袋”,並表示二人存在不正當關係。(Youtube@郭文貴)



7月17日,真人真事GTV節目也開始邀請郝海東、葉釗穎夫婦連線直播,就郭文貴與閆麗夢的決裂回應。圖為節目主持人。(Youtube@真人真事GTV)



在節目中,郝海東講述了自己是如何加入所謂爆料革命團隊的。(Youtube@真人真事GTV)



在節目連線過程中,郝海東夫婦聲援郭文貴,並痛斥閆麗夢與路德。(Youtube@真人真事GTV)



事實上從2020年7月開始,郝海東夫婦便開始出現在路德社節目中,而當時他們也對閆麗夢的說法深信不疑。(Youtube@路德社LUDE Media)



郭文貴與閆麗夢的決裂早有跡可循,在7月1日,郭文貴團隊的一場長達5小時的專題節目中,沒有閆麗夢出現,圖為郝海東夫婦連線。(Youtube@郭文貴)

走向分崩離析的結局

對於這場茶壺裏的風暴,外界的質疑在於,當郭文貴起初借閆麗夢之口釋放所謂“中共製造病毒說”,如今又將閆麗夢的人品道德徹底“打倒”,所謂“爆料革命”團隊又當如何麵對一個被他們稱為“閆蛇妖”的人所透露的信息呢?而數月之前,還在對閆麗夢不吝溢美之詞的郝海東夫婦,現在站到挺郭的一邊,他們又將如何麵對他們曾經深信不疑的所謂“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難道選擇相信一個已經不被他們信任的人所作出的缺乏科學證據的無端推論?

而從2020年8月班農涉詐騙美墨邊境牆資金,在郭文貴遊艇上被捕,到2020年11月,紐約時報又起底郭文貴和班農如何推動新冠病毒起源陰謀論,再到2021年7月,郭文貴又被涉及製造病毒假消息的當事人指為中共特務。有一點可以確定,未來郭文貴在美國應對諸多司法訴訟的同時,那個所謂的“新中國聯邦”也已開始走向分崩離析。

當曾經的“山盟海誓”變成惡言相向,可以預見,作為“紅通犯”的郭文貴,未來為安身立命也隻能繼續製造滿足西方反華政客胃口的政治垃圾,進行拙劣的政治表演。但此刻,對於遠在西班牙小城的郝海東而言,一年前當他滿懷信心地宣讀建國宣言,一年後目睹革命團隊成員反目成仇,麵對急轉直下的劇情,想必已經心神搖蕩,但此時跳船或已為時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