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洪水美學”言論引炸鍋:大雨過後 城市更幹淨草木更翠綠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這場曆史罕見的大雨過後,城市會更幹淨草木會更翠綠”

編者按:標題為@鄭州發布(鄭州市委宣傳部官方微博)微博原文摘錄

7月20日,河南省出現破紀錄的大暴雨,省會鄭州市遭遇嚴重洪澇災害,多地區呈現“一片汪洋”景象,區域斷電、道路斷行、汽車被衝走、樓房/地鐵被淹。目前當地已轉移避險約10萬人,洪災已造成導致25人死亡(鄭州地鐵內12人死亡)。

據網友消息稱,當天晚上不少乘客受困於鄭州地鐵5號線隧道,被困總人數不清,官方稱這些乘客最終已得到解救。有文章指出,20日晚鄭州地鐵中仍有乘客受困,官方卻提前宣布“被困人員已被陸續疏散”,目前這一提出質疑的文章已被刪除。

流傳於網絡的圖片/視頻顯示地鐵中洪水沒及乘客胸口位置:







不少微博網友譴責有關部門/官方媒體在鄭州遭遇災情時無視之,仍持續關注歐洲洪災,甚至發揚往年的“洪水美學”作派,美化災難。





有微信作者借此事提及1975年河南“75·8”水庫潰壩事件(又稱駐馬店板橋水庫潰壩事件),強調那起嚴重的潰壩在曆史上帶來的巨大傷亡,“而這起慘禍事隔三十年後,很多中國人對此仍然一無所知”。目前一篇普及相關曆史知識的文章遭到刪除。

在新浪微博及推特上,不少網友熱議此次河南/鄭州洪災,有網友擔憂有更多乘客受困死於鄭州地鐵、郊區及農村有更嚴重的災情或未得到真實報道,真相難尋;有網友認為過多強調洪水“百年、千年一遇”有推卸政府管理、救援責任之嫌;有網友批評官媒對國外災情的過度關注實為粉飾太平,是真正的“境外媒體”;有網友指出政府/民眾常在大災難麵前“失憶”不善於汲取教訓,使得自然與人為的災難經常重演。

以下評論由中國數字時代編輯搜集自網絡:

深藍財經:從四十年一遇,到1000年一遇,到5000年一遇,降水強度很嚴重。







fangshimin:德國洪水是500年一遇,河南洪水就是超過5000年一遇,要從大禹治水那時候算起,即使死人比德國多也不能說治理水平不行,中國又贏了。

傅芮岡:這場大雨,你現在看到的慘景都是來自城市,但是真正慘的地方是在農村。你看不到他們的畫麵,聽不見他們的聲音。#鄭州特大暴雨千年一遇

SZD640:目前能看到的一些信息絕大部分都是來自城市,災區農村的信息幾乎看不到。

tidustun:每年大雨都會說百年難遇。今年竟然出現5000年一遇。過去了,就代表皇帝遠勝大禹了。

Summer_L100:我就想知道,這5000年一遇是跟哪個數據比較的?中國有記錄曆史才3000年啊。估計把自然災害說得越嚴重,顯得政府事兒越小,是老天爺讓大家死的,和政府無關。另外那些洪水過境圖,不像是下雨,像胡亂泄洪。

in_situ_Q:“‘暴雨情況下會有停止運行的機製,但需要一定的時間‘。至於誰有權決定是否停運,’地鐵集團可能都沒有權力,要報到上級部門審批才行,停運是個社會事件‘。” —— 一位不願具名的南方省份地鐵運營部門從業者

vm_cmj:鄭州發生的事情就是武漢發生的事情。當災難來臨時,沒有什麽機構知道發生了什麽,自己該做什麽;也沒有什麽媒體知道什麽可以報道;所有人都眼巴巴望著上級,等他們一聲令下。然而無所不能的上級此時還在做著強國夢,沒有人敢告訴他發生了什麽。整個黨國上上下下都夢遊一樣。

匿名網友:鄭州老鄉們別急,央視正在忙著報道意大利的水災,12點以後才能報道你們那兒,先等一會兒,別急,切記切記!

Gulag_1984:強烈支持《獾球時報》彈劾大德意誌聯邦省省委書記默克爾老奶奶!

Xhnsoc_Redflag:歐洲領導人對洪災造成的大量人員傷亡應認真反思。

luyongg:隻有無恥到萬年一遇,才會把每一次自然災害都說成百年不遇、千年一遇。

lianchaohan:自7月17日起河南省極端暴雨,數千萬民眾生命萬分危急,然而中共對民眾極端冷漠:人民日報20日一字不提;環球時報20號嘲諷歐洲洪災;央視新聞高談闊論歐洲救災不力!人民日報遲至21日第七版才報道河南洪災,依舊對災情慘重民眾死亡一字不提,以寥寥數名軍人飾演救災行動,這就是中共反人民本質顯露。

big_ear_cat:現在必須說得越嚇人越好,有關部門就可以成功甩鍋了,一攤手這種萬年不遇的我也沒辦法啊。粉蛆還可以跳,要是這是在德國全國都在水底了吧。

BearKumamon:八十年代,我剛出生沒滿月,也就是七月下旬,我老家遭受了所謂的百年難遇的水災,整個城被大水衝垮。我的前男友,當時還是個沒滿百天的嬰兒,一家人爬上四樓樓頂,水已經快要淹沒樓頂的時候,他爸媽都把他放進木盆裏,寫好了他的出生年月日和名字,準備實在不行就讓他漂走。那次也是沒有任何通知的泄洪,為了保下遊大城市,犧牲了這個小城鎮。好在我家住的是地方地勢高,洪水對我們沒什麽影響。我爸去參加抗洪救災,說到處都是死屍,當天回來就讓我媽連夜坐火車帶著我去二姨家躲著,怕有瘟疫。要說幸存者偏差,我應該是從那時候就開始了。我爸媽單位沒有一個因為水災死掉的我家認識的所有人中也沒有。時至今日,我們直接換認識的人裏,沒有一個因為新冠而死的,甚至於感染新冠的都沒有。再到今天,我認識很多鄭州人,沒有一個人在求救,都是熱情洋溢地刷“鄭州挺住”,說明對他們影響甚微。在這種同溫層中待久了,真的難免就會覺得日子過得非常幸福了。強國人在別人死的時候會擠幾滴同情的淚水,轉過頭就天災無情人有情,感謝國家感謝黨。幸存者存在,不幸者,當然就是不存在了。

theTraumaField:去年疫情武漢的醫院被擠爆了,央視也是一片和諧,指揮有序,隔離病房幹淨整潔調度得當,然而外麵一片混亂,運屍車塞滿。

sanzhao41:香港一向隻有颶風和山泥傾瀉警報製度,1997年六七月連月暴雨,出現傷亡和混亂,才開始製度化暴雨三級警報。因應事件改善機製是必須的,而且一定是要政府做的,不上升到國家,被困地鐵你如何自救?

linyujing:這個混亂的時代,不管在哪國,想獲取真實的新聞都不容易,我人生前二十多年都在河南生活,從小學到大學的同學大部分都在鄭州和周邊,這次我能得到第一線消息,但也隻能得到部分真相。

gaoyu200812:河南鄭州遭遇千年不遇的暴雨洪水,人民正遭遇重大傷亡,今天已經成了世界新聞。但是人民日報今天隻在第7版進行了報導,連短消息都沒有上頭版。估計明天一定會上頭版。原因不說自明。

badiucao:河南洪災中國特色救援



蒻麹Die_Pusheen:積點口德吧,別嘲天災。“全球變暖是全世界的事情當然使勁笑外國人就得了。”極端天氣是全人類要麵對的,別最後誰都笑不動了。

ooTheFuck:外國有災難時,中國人反應:哎呦喂,原來自由民主國家也有這樣的事兒啊。中國有災難時,中國人反應:別發到外網讓他們看笑話;別什麽事都上升到國家政府;那也比你們x國好。他們大概是怕外國人用同樣的話回敬他們,以為全世界都跟他們一樣修煉精神勝利法,所以『寧死也不肯在外人麵前喊疼』。

YouzijiangMia:“你們吵歸吵,鬧歸鬧,但是不要發到外網。”在幾年後,基本國策可以加一條:別發外網是我國的基本國策,是我國公民的權利和義務。

solohan83:每次你國死人,總有人給你分享,為什麽這些人該死,具體怎麽死的。反正意思就是,換成了誰,都活不下去。而不是討論,他們怎麽可以不死。每個人似乎都認清了“生得計劃,死得隨機”這個現實一樣。隻是另外還有,死得隱姓埋名。

C2019G:一個個逝去的都是人命,屍體還在水上漂,先派出大量五毛維穩,攪和輿論,這個國家的希望在哪裏?

LiYing_2015:1.氣象預測是非常高科技的東西,匪區的預測精度不會很高,隻能做到大範圍內的模糊預測。2.從預測成功到防災救災之間,還存在非常長的鏈條,這部分是完全沒有的。比如開啟緊急蓄洪泄洪係統which 並不存在,比如發布預警取消上班上學疏散居民which誰都不在意。

孟煌:人類的災難本身它都是很相似的,都是人的不幸,生命的不幸。但是在處理這種災難的問題上,每個地方的政治顯現的不一樣。在一個開放性的社會,…以人為主。那麽在不開放的社會裏,是以政績為主,以執行者、官員的麵子為主,以人的生命為次,因為穩定是最重要的。

MianMaoKu:汶川地震後有建立建屋規範流程與工程質量監督嗎?溫州動車責任是啥怎樣才能避免再一次的慘劇?新冠有建立傳染病發生第一時間預防散播而不是抓“散播謠言人”嗎?我們隻看到一次又一次感動中國,一次又一次喪事喜辦。遇到災難,普通人隻能揪心自發營救,下一次同樣的災難來臨,死傷人數一個都不會比上次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