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入式新冠疫苗申請緊急使用授權,一劑更比五劑強?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中國新冠疫苗接種仍在不斷加速。最新數據顯示,國內接種總量已超過8億劑次。此前,鍾南山院士曾提出,到年底中國新冠疫苗覆蓋率能夠達到80%,但眼下的接種情況距離這一目標還較為遙遠。

背後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疫苗的產能依然不足。為了加強產能,在擴建生產線等常規操作之外,科學家和企業們依然在尋找其他的解決途徑,譬如開發非注射、非冷鏈儲存的“雙非疫苗”。

6月3日,軍事科學院研究員、中國工程院院士陳薇在2021浦江創新論壇全體大會上介紹,其帶領團隊研發的霧化吸入式新冠疫苗正在向藥監局申請緊急使用授權。根據陳薇現場播放的視頻,這種吸入式新冠疫苗隻需要接種者將一次性霧化吸入設備塞入口腔內,吸氣後憋氣幾秒,就完成了接種的全過程。

那麽,除了接種更為便利外,這種新型的新冠疫苗還能解決哪些問題?

一方麵,根據陳薇介紹,霧化吸入式疫苗隻需針劑疫苗 1/5 的劑量,且並不用完全按單劑量分裝,可以釋放產能,且能解決此前廣泛受到關注的藥用玻璃瓶供不應求的困境。

另一方麵,“吸入式疫苗可以讓人體產生黏膜免疫,更有可能減少無症狀感染,未來與其他技術路線疫苗或許可以形成優勢互補。同時,吸入式疫苗還可能避免局部反應的出現,且能大大緩解疫苗產能不足的情況”,上海市疾控中心免疫規劃科前主管醫師陶黎納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據陶黎納推測,“預計最快一個月,這種疫苗就可以開始接種了”。

關於新型吸入式疫苗的上述介紹及推測,中國新聞周刊亦向該疫苗合作開發方康希諾進行求證,但截至發稿時尚未得到對方回複。

轉戰第一道防線

從最開始麵對新增新冠確診案例的恐慌,到現在對數字變化變得愈發淡定,無論人類是否願意,防疫常態化都已成為現實。這也是中國政府為何一再強調群體免疫重要性的原因,放眼全球,疫苗是人類手中現有的能夠應對疫情的最好利器。

為了更好地提升保護效果、提高接種效率,當然同時也出於經濟利益的考慮,即便我國已有4款疫苗附條件獲批上市、4款疫苗獲批緊急使用,科學家和企業們對新冠疫苗的研發至今尚未停下。

其中,我國對於非注射、非冷鏈儲存運輸的“雙非疫苗”的探究亦擁有領先優勢。

早在去年8月,陳薇團隊已在《自然》子刊上發表了其對黏膜免疫保護研究的結果。這項研究表明,除注射疫苗產生的全身免疫外,誘導病原體特異性黏膜免疫的黏膜疫苗接種可能在新冠病毒入侵的第一道關口產生保護效果,這種遞送方式值得在人體臨床實驗中進一步研究。

次月月底,陳薇團隊的吸入式新冠疫苗便在武漢展開了人體臨床試驗,探究吸入方式、劑量等問題。大半年過去,該疫苗如今已經獲藥監局批準擴大臨床,這意味著,起碼從產品本身的使用情況來說,已不存在問題,需要進一步驗證的不過是保護率罷了。

具體而言,該疫苗與此前團隊和康希諾合作獲批的腺病毒載體新冠疫苗在病毒載體、製劑配方、原液和製劑生產工藝等方麵完全相同,隻有接種方式不同。團隊通過霧化器將疫苗霧化成微粒,使接種者可以通過呼吸將其吸入呼吸道及肺部,激發人體的黏膜免疫。

如果說注射疫苗可以讓人體的血液中產生抗體和免疫軍團,更有大型組織作戰能力,吸入式疫苗誘發的黏膜免疫就是在人體的呼吸道衝擊的先遣部隊,能夠在病毒大抵入侵的第一時間,就起到一定的抵禦作用。

“從這一角度來講,吸入式疫苗可能比注射起到更好的保護效果,包括減少無症狀感染”,陶黎納介紹。這也意味著,若吸入式疫苗拿下緊急使用授權後,不僅單劑就能發揮作用,還存在與其他疫苗混搭阻斷病毒傳播的可能。

同時,陶黎納認為,相比於誘發體內免疫大軍所可能帶來的副作用,這樣的局部免疫反應顯然沒有那麽激烈。

除了陳薇團隊和康希諾合作開發的吸入式新冠疫苗外,據不完全統計,我國還有7款同屬“雙非疫苗”的鼻噴式疫苗正在研發中。其中頗具潛力的是廈門大學、香港大學與萬泰生物共同開發的鼻噴新冠疫苗,是全球第一款進入臨床試驗的鼻噴疫苗,領先於美、英、印度等國家,目前已進入臨床 II 期試驗。

根據萬泰官方介紹,該疫苗是在流感病毒載體上插入新冠病毒基因病毒片段,為活病毒載體疫苗,可以同時針對流感病毒和新冠病毒,但眼下數據究竟如何,尚無從知曉。

不過相比於已經獲批注射腺病毒疫苗的陳薇團隊和康希諾來說,其它“雙非疫苗”要走的路顯然更長。

藥企的機遇與挑戰

也正因如此,對於陳薇團隊身後的合作開發方——國內上市公司康希諾來說,該消息也帶來了一小波紅利。6月4日開始,資本市場表現已疲軟一個月有餘的康希諾迎來了幾度不小的漲幅,巔峰時漲逾10%。

要知道,今年以來,疫苗研發上市公司康希諾在資本市場的跌宕可謂牢牢跟新冠疫苗綁定在了一起。

4月,阿斯利康與強生新冠疫苗均報告接種後出現數例罕見血栓後,遠在大洋這頭的康希諾因為采用了同樣的腺病毒載體技術路線也被殃及,股價大挫10%有餘;後披露去年全年業績,靠著新冠疫苗營收幾乎增長10倍,整個公司的身家也隨之一路水漲船高。

到5月,隨著其第一針疫苗正式開打,康希諾股價又應聲而漲。沒過幾天,美國總統拜登的一句“美國政府支持放棄對新冠疫苗知識產權的保護”,康希諾在這波疫苗板塊的大震蕩中也未能幸免。

對於一家還有多個產品管線的疫苗公司來說,命運與單一產品掛鉤到底是福是禍?

在國盛證券分析師看來,對康希諾來說,新冠疫苗讓今年變得尤為值得期待。眼下的形式,讓新冠疫苗的確具備同HPV疫苗、流感疫苗一樣的大品種潛力,接種率進一步增長可期,在康希諾進一步提升產能後(其在財報中表示年內將提升至年產能5~7億劑),營收也將獲得顯著增量。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疫苗同新藥研發一樣,擁有極大的不確定性,長周期高成本的投入砸下去,未必最終一定換來一款成功上市的產品。產品的不確定性,正是康希諾“錢景”可期,但前景依然挑戰重重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