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竟成“驕傲男孩”捐款主力軍 這事上了美國最大報紙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在美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今日美國》上刊發的一篇報道令美國人感到十分驚訝,文章標題是《華人的捐款在國會騷亂前湧入極右組織“驕傲男孩”》,講述了在

驕傲男孩成員的一次募款活動中,華人竟然成了主力軍,近千名華人的踴躍捐款占到了總捐款額的八成

文章指出,由黑客提供數據了解到,在12月中旬在華盛頓暴力衝突中被刺傷的“驕傲男孩”成員籌集的106107美元醫療費用中,華人的捐款占八成(80%)以上。文章進一步引用了捐贈者對“驕傲男孩”的讚揚之詞,試著分析其中的原因,包括對男性力量的崇拜,被利用的對共產煮意的恐懼等等,並指出,大多數(如果不是全部)捐贈者都是普通人,而不是機器人或政府特工。

筆者也搜索了一下,確實能查詢到該捐款頁麵,而第一個捐款留言寫的是中文:



畢竟,驕傲男孩(Proud Boys)所代表的是白人至上主義,和這華人捐助者的利益仿佛沒有任何關聯,甚至會是不利的。這一反差太令人震驚,以致於文章作者提出這樣的一個問題,“為什麽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的人以及美國華人社區的成員會向一個與白人至上主義者有很深關係的組織捐款?”

我們也想借此深挖這個話題。

驕傲男孩是什麽樣的“男孩”?

“驕傲男孩”成立於2016年紐約,出生於英國的加拿大人Gavin McInnes創立了“驕傲男孩”組織並擔任第一屆主席。

雖然驕傲男孩否認與極右種族主義有任何聯係,聲稱他們隻是一個“傳播反政治正確”和“反白人罪惡感”議程的兄弟團體,但在否認的同時,他們又在主張極右種族主義的觀點,最核心的價值觀是:“我是一個驕傲的西方沙文主義者”(所謂沙文主義即“認為自己的群體或人民優越於其他群體或人民的非理性信念”)。

他們往往從“白人種族滅絕”陰謀論(例如猶太人在背後陰謀破壞,白人與外族通婚導致白人人口減少等等)獲得靈感,認為男性和西方文化受到了威脅,並同時讚美通過暴力解決這種所謂的“威脅”。他們的核心策略是美化、提倡和使用暴力。2016年4月,創始人McInnes曾說,“暴力是解決問題的真正有效方式;我對川普的支持者感到失望,因為他們揍人不夠多。”

在“驕傲男孩”網站,以黑底黃字對其核心價值觀進行聲明,包括反政治正確,反種族罪惡感,尊崇家庭主婦,恢複西方沙文主義精神等。在這些“核心價值觀”裏,也有“反對種族主義”,“不基於種族或性取向/偏好而歧視”這樣的表述,但同時,他們又強調“驕傲的沙文主義者”,所謂的“反種族主義”也是基於這個前提,意即你得承認我們是優越你的,然後你才有資格不被歧視。

在“驕傲男孩”所謂的“反對種族主義”的聲明之下,這是他們不加掩飾公開宣稱的:

厭女

Gavin McInnes經常說,他(像驕傲男孩一般)“崇尚家庭主婦”,女人比男人懶惰和沒有野心,男女之間的工資差距是由於女人“寧願去參加女兒的鋼琴演奏會”而不是工作。

恐穆

驕傲男孩網站上的一篇文章將紐約上州一個擁有大量穆斯林人口的小鎮Islamberg稱為“伊斯蘭教訓練場”。2017年7月,驕傲男孩參加了一次穿越小鎮的騎行活動,目的是恐嚇和騷擾當地居民。

反猶

雖然譴責種族主義和反猶太主義,但McInnes曾發布過自己行納粹禮和反複說“希特勒萬歲”的視頻。2017年3月,他在Rebel Media上發布了一段名為《我討厭猶太人的十件事》的視頻。

仇視跨性別者

在McInnes的一篇有爭議的文章《跨性別恐懼症是非常自然的》裏,這樣說道:“唯一比閹割自己和服用大量激素來長奶子更正常的事情,就是把他們砍了。”

“驕傲男孩”的成員有四個級別。第一關是忠誠宣誓“我是一個驕傲的西方沙文主義者,我拒絕為創造現代世界道歉”;第二關是被挨打到背誦流行文化小知識,比如五種早餐麥片的名字;第三關是獲得特定的Proud Boys紋身,並發誓永不手淫(後來改成了一個月最多一次)。

最受關注的是第四關,也是最後一關:為了 “事業”而打一架。“你要踢爛‘安提法’,”McInnes在2017年解釋道。他補充道:“人們說,如果有人打架,就去找老師。不,如果有人搞了你妹妹,就把他送進醫院。”

“驕傲男孩”最出名的就是這種暴力,他們甚至還吹噓自己有一個被稱為“另類騎士兄弟會”(Fraternal Order of Alt-Knights,簡稱 "FOAK")的 “戰術防衛武裝部隊”。McInnes 在2020年6月製作了一段視頻,稱讚使用暴力,他說:“打架怎麽了?打架能解決一切問題。”

在全國各地的遊行和集會中,從加州伯克利到紐約市,“驕傲男孩”的成員與任何阻擋他們的人搏鬥。右翼觀察組織的Jared Holt說,這個組織已經成為“極右翼的暴力執法者。”

而這點再次在1月6日的國會大廈暴亂事件後得到佐證。

主流媒體中偏右的《華爾街日報》在1月26日的新聞調查中這樣寫道,“《華爾街日報》通過分析大量社交網絡視頻、推文、法庭文件以及一係列采訪辨別出參與騷亂的“驕傲男孩”領導成員和他們當天的活動軌跡,並發現在突破第一道警察防線、闖入國會大廈等關鍵時刻,“驕傲男孩”都衝在最前麵。”

2月3日,加拿大公共安全部宣布,正式將美國右翼組織“驕傲男孩”列為“恐怖主義實體”。

GiveSendGo網站:利用基督教為極右翼籌款

我們把時間拉回去年12月中旬, “驕傲男孩”在DC參加“百萬MAGA遊行”,成員多次在華盛頓特區街頭製造混亂,以多人被捕,8名特區警察受傷而告終。滋擾鬧事後,“驕傲男孩”在GiveSendGo基督教眾籌網站上為“DC驕傲男孩受害者的醫療協助”眾籌,這也是《今日美國》報道的八成捐款來自華人的眾籌項目。

去年12月的中文媒體圈仍然充斥了“選舉舞弊”的謊言,對川普連任的呼聲也高。由於川普在第一次電視辯論上對“驕傲男孩,退後,待命”的點名支持,使“驕傲男孩”的粉絲急劇上升,也在華人中圈粉。

隨著臉書、推特限製宣揚暴力的言論,驕傲男孩在臉書被禁言,不少華人紛紛遷移Parlar和Telegram。什麽樣的團體在Parlar上活躍呢?沒錯,“驕傲男孩”。在Parler上,“驕傲男孩”主頻道最多時擁有51000多名追隨者。

《今日美國》文章數據來源可以推測是基督教眾籌網站GiveSendGo的數據泄露事件,在4月10日的《衛報》(The Guardian)也有報道。《衛報》點名了GiveSendGo為被禁止在其他平台(如Gofundme)籌款的極右翼事業和團體籌集了數百萬美元。

在至少11個與“驕傲男孩”有關的眾籌活動中,該組織的成員,包括一些正麵臨與國會大廈襲擊有關的指控人,在GiveSendGo平台上籌集了超過37.5萬美元。

GiveSendGo網站宣傳是用於廣泛的合法慈善目的,如眾籌醫療費用、援助項目和宗教活動。上個月《The Nation》發表了一篇深度GiveSendGo的文章——《以基督的名義眾籌仇恨資金》。

2017年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的“團結右翼”集會(“驕傲男孩”成員參與其中)後,科技公司清除許多有利於法西斯的籌款工作。作為第一大免費基督教眾籌網站,GiveSendGo的創始人之一在同年寫道,“Gofundme是反對基督徒的立場,取消他們不同意的活動。”GiveSendGo是想建立一個社區,來表明“我們是耶穌的信徒,想與每個籌款活動的所有者和捐贈者分享愛和希望”的願望。

在GiveSendGo網站上寫著,“最寶貴的貨幣是上帝的愛”,但它卻成為了右翼極端分子的安全港。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分析,該網站為24個希望支付1月6日前往華盛頓特區的旅行費用的活動籌集了約24.7萬美元。

威斯康星州槍殺兩名抗議者的17歲白人男孩,凱爾·瑞特豪斯(Kyle Rittenhouse)在GiveSendGo上籌到近60萬美元。1月4日在華盛頓特區被捕後的“驕傲男孩“主席以法律援助為名,在GiveSendGo上籌集了超過11.3萬美元。甚至,跪在喬治·弗洛伊德脖子上超過8分鍾而殺死他的警察德裏克·肖文(Derek Chauvin)也在該網站上籌得6000美元。顯眼的圖片寫著,“我們覺得上帝選擇了德裏克作為變革的催化劑,讓他承擔起世界的重擔。”支持者們將《詩篇》中的經文與為德裏克的捐款和他們的455個禱告放在一起。

曆史上臭名昭著的三K黨,他們也聲稱自己是維護美國的傳統文化價值,但是,真的有人原意與他們為伍嗎?

當《The Nation》記者提出假設性問題,GiveSendGo是否會為三K黨舉辦籌款活動時,創始人先是猶豫,但回答,“如果三K黨或任何其他群體,如果他們所做的是在法律範圍內,我會認為,讓他們使用這個平台並與他們分享耶穌的希望是一種榮譽。”

也許這與GiveSendGo創始人所深信的神學信仰不矛盾。但是,對於不擅長分辨類似“驕傲男孩”這類極右暴力團體的人們,GiveSendGo可以說是特別陰險,因為它以基於宗教的慈善為幌子,為仇恨組織,甚至是為恐怖組織,進行眾籌。

結語:

不得不提,華人對“驕傲男孩”支持的背後原因不僅僅是《今日美國》文章中提到的“利用人們對共產煮意恐懼籌款”,更離不開中文媒體圈泛濫的假消息。而假新聞在自媒體年代仍會繼續,這不僅是中文社區遇到的問題,也是其他亞裔社區麵臨的難題。

我仍然對華人圈抱有希望,想點出《今日美國》文章中的眾籌項目是12月份對“驕傲男孩”的一次捐款,不代表所有對這個組織的捐款。也許1月6日的國會大廈的暴亂事件是一個重要轉折點,會讓許多人醒悟過來。希望後期仍有分析數據。也想借此點名GiveSendGo這種借“基督之名”的眾籌,究竟他們是支持上帝的工作,抑或以“愛”為名,支持仇恨犯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