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華人為何總是很受傷?因製度無法防止多數人暴政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圖為加州州旗,上麵寫著“加利福尼亞共和國”

  最近,有加州的讀者問我,對加州針對華人的歧視性法律有什麽看法。今天,我就寫一篇文章。

  美國加州是一個非常左的州,出台的許多政策也很激進,比如最近的ACA5法案,這是個州憲法修正案,已經十分嚴重地損害了華人的利益。實際上,這一法案就是將種族配額製引入到了加州的大學錄取係統中,盡管聯邦最高法院在上個世紀的“加州大學訴巴基案”中就已經裁定了種族配額製違憲。

  這個法案是基於對華人的種族歧視嗎?這樣理解有些淺顯,它並不是什麽種族歧視的問題,它就是一個多數人暴政問題。

  



  圖中紅色部分為加州

  要解答加州的種種奇葩行為,我們不妨從加州的政治製度入手,我們知道,美國作為聯邦製國家,每一個州的具體的政治製度都是不一樣的,所以今天,我就帶大家看看加州的政治製度。

  我將把加州的政治製度與美國聯邦政府的政治製度做比較,看看孰優孰劣。

  1、行政權

  首先,從行政分支說起,加州州長和美國總統一樣,都是民選的,當然加州州長是直選,不是通過選舉人團。副州長也是選舉而出,但是副州長隻能在州長缺位的時候,代理州長之職,而不能直接繼任州長,同時,副州長也是州參議院議長。

  真正奇怪的是:加州的州務卿(Secretary of State,國務卿也是這個詞)、州財政部長、州司法部長等職位也是由選民直接選出的,並不是由州長提名,經州參議院批準。這種方式在最大程度上直接分化了州長手中的行政權,如果州司法部長由選民直接選出還可以理解的話,那麽州財政部長由選民選出則說明州長不能很好地控製住州的財政政策。

  



  圖為加州州長

  州務卿的權責主要限於商業、監督選舉等,監督選舉的事務需要州務卿保持中立,但加州的州務卿卻基本上被民主黨人把持,另一方麵,商業上的事則明確屬於行政事務,所以說州務卿的權責設置就比較奇怪。

  州司法部長由選民選出,其初衷無外乎是為了司法不受幹涉,但是由選民選出的州司法部長,實際上其決策會直接受到選民的情緒影響,在其決策中,司法雖然不受州長的行政幹涉,但是卻直接受到了選民的幹涉,受到了輿論幹涉。由於州司法部長的權力來源決定了其隻對選民負責,所以不會像聯邦司法部長那樣,有著直接的權責屬性。事實上,由選民選出的州司法部長,相比於經州長提名、州參議院批準的州司法部長,更容易濫用權力,司法的客觀中立也成了一句空話。

  這種行政權的分化,使得州長的權責不明。

  當然,並不是說州長一個人應當獨攬行政大權,隻是說一些應當保持中立的行政事務應該分化出來,但是像州財政部長、州務卿等職位,應該由州長提名,經州參議院確認才行。同時,州務卿的監督選舉的職權也應該分化出來。

  加州的州長任期是4年一屆,可連任一屆;同時,州務卿、州財政部長、州司法部長等職位的任期也是四年一屆,可連任一屆。對州長的任期進行限製是說得通的。

  由於是民選的行政職位,所以對州務卿等職位的任期限製也就有了合理的理由,但是這種合理的理由是建立在不合理的由選民選出次級行政官員這一製度的基礎之上的。

  2、立法權

  第二,從立法權上說起。根據美國憲法,每一個州的州議會都由兩個院組成,加州的州參議院有40名議員,州眾議院有80名議員。但是在任期上,卻有一個非常難以理解的設置:即州參議員的任期是4年一屆,可以連任一屆;州眾議員的任期是2年一屆,可以連任3屆。也就是說,州參議員最多隻能做8年,州眾議員最多隻能做6年。

  



  圖為加州議會大廈

  這和美國國會不一樣,美國國會的議員,是可以連選連任的。加州的這種限製,所造成的後果就是:優秀的立法者們沒有機會長時間在崗位上任職,即使獲得了選民的充分授權和喜愛,他們也將不得不受製於任期的限製。而這種限製,對於立法者來說,是沒有必要的。

  立法者由於經常被更換,導致立法機構的性格容易衝動。導致他們更容易諂媚於多數選民,這和美國國父們的想法是不一樣的。

  美國國會的參議院和眾議院,其設立的初衷不僅是為了分別照顧小州和大州的利益,同時也是為了照顧到理性和感性的因素。所以美國憲法規定每個州也要兩個議院,這說明了美國國父們對濫用立法權是有高度警惕的。現在的美國參議院,由於參議員的產生已經由間接選舉變成了直接選舉,實際上已經走了歪路(參考憲法第17修正案)。但是加州的這個州議會,走的路更歪。

  州參議員的四年任期,且隻能連任一屆,導致這個州參議院完全不能發揮出其理性的因素,不能對州眾議院形成立法權上的製衡。實際上,造成了兩個院的同一性,使得立法權的製衡與分化製度名存實亡,這也是導致加州一係列激進立法的製度性根源之一。

  3、司法權

  加州的州最高法院很有特色,其州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程序別具一格。先由州長提名一人,然後州長將被提名的人呈交給司法任命評估委員會( Commission on Judicial Nominees Evaluation),這個委員會隸屬於加州律師協會。委員會會對被提名的人選進行一個詳細的調查與評估,經過這個評估後,州長就可以正式地提名這個候選人,向誰提名呢?並不是向州參議院,而是向司法任命委員會提名( Commission on Judicial Appointments),這個委員會可不是州參議院的下屬委員會,而是一個由州司法部長、州首席大法官以及一名加州上訴法院的資深法官組成,這個委員會同意後,這個被州長提名的法官才能正式上任。

  



  加州最高法院大廈

  不過這樣做似乎也沒有什麽明顯的好處,加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不必由州參議院這個充滿黨派偏見的機構同意,但是提名大法官的州長是有黨派屬性的,州司法部長是有黨派屬性的(都是民主黨人)。

  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期是終身製的,但是加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卻不是,他們有任期,12年一屆,然後就由選民來決定是否連任。

  交由選民來決定的後果就是,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在判決中,將會枉顧法律,而以民意為準。加州曆史上,出現過幾次大法官們不按照多數選民的想法來,因而沒有成功連任的情況。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們,就完全不擔心任何情況,他們是終身大法官,他們的薪水也不得被減少。

  4、總結

  可以說,加州的三權分立,與美國聯邦政府的三權分立完全不一樣,是虛假的三權分立。加州的政治製度,完全無法有效避免多數人暴政。

  行政權上,州長的權力被分化,重要的行政官員直接對選民負責,而不是對州長負責,那麽這些人為了連任,就必然諂媚於多數派選民,而忽略少數派選民,比如加州的華人群體,其利益一直被損害。

  立法權上,州參議院與州眾議院實際上同質化了,兩個院無法互相監督與製衡,立法權被濫用,行政權和司法權被立法權侵害。大量的激進的、討好多數選民,特別是討好拉丁裔選民的法律被通過。

  司法權上,大法官由選民決定是否連任,是對司法專業化的嘲諷,司法是一個特別專業的領域。州最高法院大法官們將屈從於多數選民,而不是為了州憲法而服務。他們將依據輿論與民意來斷案,而不是依據法律來斷案。一些違憲違法的案子,就得不到有效的司法審查,從而得以生效,繼而侵害少數人的權益。

  這實在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歸根結底,還是加州忘了美國國父們都說了什麽。



HenryCharles 發表評論於
"這一法案就是將種族配額製引入到了加州的大學錄取係統中"

華人自媒體不胡說八道很困難嗎?
種族配額是違法的,這法案也不可能造成種族配額。文學城小編為何老放這種無腦文章?
wenxueOp 發表評論於
另外,不要簡單說:全美大部分州有AA法律。
有的AA是扶貧,無可厚非。按照一些天然特性(顏色、性別)來做AA,是不是類似“雅利安人至上”?
隻是便宜了政客,把矛盾轉移到一些已經可見的因素,“quick and dirty solution”。
隻會賣壞學校(教育工廠)的招牌,流弊蔓延。
以後入學按顏色分,離校也要按顏色分,可不是有LA的那個堅守原則判分數的教授被弄倒?
看看猶太人在美如何反抗歧視的曆史,可知不易。
華人的成長道路,大概少不了類似的艱辛。
wenxueOp 發表評論於
既然在人口中的比例難以改變,出錢比例就要使勁啦。
你的錢袋招人恨,還不解囊?去年華州推翻R-88,草根籌到超過1.5M。
錢非萬能,無錢是萬萬不能。
那些要破格讓利跟其他族裔做朋友的,已經知道其他族裔要領情跟你做朋友麽?別個一廂情願。
湖畔心語 發表評論於
按人口比例來說,華人確實已經占據了相當多的教育資源,不應該太糾結ACA5法案,要給其他族群多一些機會。整個社會的教育水平提高,對華人也是大有好處的。
美國除了藤校和加大,還有很多非常好的學校。華人應該放寬眼界,鼓勵孩子走出加州去看看外麵的世界,這種經曆和networking是比分數排名更重要的財富。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在雅典恢複奴隸主民主製後,蘇格拉底被控不信奉本邦的神靈並且蠱惑青年的罪名,雅典陪審法庭通過公民投票的方式對他定罪量刑,第一次投票以280對220票判定他有罪,第二次投票以360票對140票判處他死刑。他拒絕了朋友和學生要他乞求赦免和外出逃亡的建議,飲鴆而死。

多數人暴政(英語:tyranny of the majority)是民主製度及“少數遵從多數”製度的一個本質上的缺點,這一概念至少可以追溯到柏拉圖的《理想國》;這一詞語出自約翰·亞當斯《為美國政府體製辯護(第三卷)》(1788年),[2]他強烈地表露對“多數暴政”的恐懼,斷言“人民易行專橫殘暴,而且多數人永遠並毫無例外地剝奪少數人的權利”。
承諾 發表評論於
華人又一次自動和其他族裔站成敵對。大多數是義和團新移民,自私加無知。
chunjingjing 發表評論於
同意westshore. 從我家孩子周圍的華人孩子看,有真聰明又上進的,但也有很多小學4年級就要家長幫忙才能做作業,私教一大堆,自己上課不聽課,玩遊戲上癮,這樣的孩子即使靠父母的幫助上了好大學,真的deserve嗎?對那些沒有父母幫忙,請不起私教,全靠自己努力的孩子,fair嗎?
不可告人 發表評論於
自己占便宜的時候,不懂得跟他人分享,貪得無厭的結果就是引起其他族裔的公憤,還傻不拉嘰地支持民粹垃圾,真的是找不到智商比這更低的一群人了。
GeorgeInCA 發表評論於
Wake up, Chinese American. Democratic Party is waging race wars against Chinese, as we are bunch of people easy for attack...
GeorgeInCA 發表評論於
In the past years, California has Prop 209 that protects everyone, so-called color-blind equal opportunity.

Right now, CA has ACA5/Prop 16 to overthrow Prop 209, and it will be voted by public (majority are Hispanic and Black > 50% population). Chinese students will be limited to the level proportional to population.

>讀書行路 發表評論於 2020-07-14 16:57:00
>去看過去十年UC的錄取情況,亞裔比例基本沒變,入學大幅減少的是白人。怎麽華人是最受傷的?
渤海 發表評論於
人數沒有白人多,
繁殖力沒有老墨強,
下手沒有老黑狠,
隻能如此了。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無非就是一群把自己的格局局限在學而優則仕概念的第一代華人叫喚罷了,去問問第二代移民就會有完全不同的觀點,因為他們把自己當作美國人,而不是僅僅是華人。
通過教育來走捷徑爬上社會階梯,這是第一代華人常見的心態,問題是美國並不是僅僅有華人。
這類法案對於學霸是沒有影響的,不論什麽種族,因為加州大學必須接收top 10%的學生。但對於華人學渣確實是個問題。
lue96500 發表評論於
嗬嗬,所謂民主不就是多數製度嗎?
湖畔心語 發表評論於
加州華人要給每個黑人35萬?哈哈,微信看太多,實在影響智商啊
LaoxiangPAPA 發表評論於
加州華人日子過得好得很,給每個黑人的35萬美金賠償早都備好了!
東西風 發表評論於
聽說全美其他州都有類似 ACA5 的法案存在,隻有加州剛剛通過,不知真假?有誰知道嗎?

湖畔心語 發表評論於
這個作者“寰宇大觀察”好像身在四川成都,隔著高牆分析美國的事,不過是把牆內亂七八糟道聽途說的信息攪拌一下,不值一看。
加州華人日子好得很,可總是有人想代替加州華人受傷,哈哈。
maniac62 發表評論於
人在加州,華人很受傷事因為華人隻知道身邊帶點現金,被人搶就掏出現金保命。相比之下,我不帶現金隻帶刀。如果華人都像我這樣也不會整天被欺負了。

州是左還是右不重要,關鍵是你有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
LexusOnly 發表評論於
川粉喜歡住在痛恨的加州有什麽問題嗎?
HomelandD 發表評論於
ACA5 根本沒有種族配額的條款,因為在2003年最高法院裁定大學招生中使用種族配額是違憲的。可以考慮種族背景並不代表配額。
何所思 發表評論於
我退休了四處玩,華盛頓有點佐了,德州san antonio, dallas挺好,Oklahoma不錯,Utah也不錯,就是吧這裏的小妞過了30都變得很肥。德州白妞最開放
angler2020 發表評論於
瞎說八道
加州lalin 發表評論於
看評論,很無語。加州的公立大學係統目前是全美最好的係統,沒有之一。加州公立大學包括三個係統,UC(加大)係統有全美最好的公立大學,UCB,UCLA,UCSD都是著名的綜合性公立大學。CalState 加州州立大學也是非常好的地方性大學係統,然後還有幾乎不要錢的社區學院。三大係統加在一起,入學的學生族裔比例和加州人口統計完全符合。民主黨現在要做的是剝奪亞裔上UC一線學校的機會。
讀書行路 發表評論於
去看過去十年UC的錄取情況,亞裔比例基本沒變,入學大幅減少的是白人。怎麽華人是最受傷的?
timblandnn 發表評論於
樓下一堆loser嘰嘰歪歪,自己是加州的嗎?是華人嗎?有孩子嗎?沒孩子就別JJ。
timblandnn 發表評論於
當然願意。難道必須送孩子去4%的學校?何況哪個學校40%是華人了?連華人跟亞裔都分不清就別JJ了。

williamsteng 發表評論於 2020-07-14 16:19:10
華人自己也思考一下,如果一個大學40%都是華人,你還願意送孩子去這樣的學校學習嗎?你自己的孩子還願意去這樣的學校學習嗎?
良心放正 發表評論於
加州華人真的很受傷嗎?是不是自己的私欲沒有極大的滿足。
zing20 發表評論於
回複網友評論 周老大 -----------
難說,我是見民主黨人就跳過不選,矯枉過正。如果加州其它華人跟我一樣,民主黨應該會收斂一點。
-----------------
還好其他華人沒有你這麽無知無畏。
第一代移民 發表評論於
全美五十個州中有四十二個州已經在實行AA,包括共和黨執政的州,從全國看兩黨在這點上沒有什麽差別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加州華人隻占3%,確想霸占40%的學校資源,你們為加州貢獻了多少?”

———————
加州早年全靠華人開發,按拜登給每個非裔35萬的說法,加州應該給每個華人發一百萬。
sixiwanzi 發表評論於
民主玩的就是族裔人數。
urgentcare 發表評論於
大多數美國人可能還不知道。像伯克利這樣的學校亞裔超過43%的比例。在此之上上還有額外的12.8% 國際學生。你要是亂哄哄的把事情鬧大。讓更多的美國人了解了數據以後,指不定是什麽結果
williamsteng 發表評論於
加州華人隻占3%,確想霸占40%的學校資源,你們為加州貢獻了多少?
zing20 發表評論於
為啥別的亞裔族群這樣沒有發聲?因為大陸新移民最有政治覺悟?
williamsteng 發表評論於
華人自己也思考一下,如果一個大學40%都是華人,你還願意送孩子去這樣的學校學習嗎?你自己的孩子還願意去這樣的學校學習嗎?
最愛平底鞋 發表評論於
看完笑死了。應該說加州來自大陸的新移民總是很受傷。
量子糾結 發表評論於
要是你讓A出錢給BCD,BCD除了收錢還要有什麽反應,有反應也是嫌A給錢太少。
urgentcare 發表評論於
政治不是簡單的按照自己利益投那麽一票而已。政治還包括了普及、造勢、宣傳和縱橫聯合。尤其是對人數不足的群體。針對這個高校議題,要是能在建立多種族的coalition,甚至你要是能說服一部分黑人也反過來支持你的話,那麽你才真正懂怎麽玩政治。也才有成功的可能。
量子糾結 發表評論於
為啥別的族群沒反應?白人比例不變,其它除了華人的族群都撈到好處了,為什麽反對?
urgentcare 發表評論於
華人認為這個政策針對華人那麽大概潛意識裏真的把高等教育這些個資源當成了自己的自留地和後花園了。
urgentcare 發表評論於
這是受虐狂。則麽就成了針對華人的了呢。黑人會搞運動也有能力拉起一個統一戰線。按理說這是所有非黑人群體集體需要出讓的利益。 怎麽就成了針對華人的政策了?加州華人們,仔細想想,為啥別的族群反應沒有那麽大?你想好了你要麵對的是誰了嗎
文取心 發表評論於
加州最大的問題是民主黨通過各種手段,如選區的劃分,把任何別的政黨參政的路全部堵死,事實上加州已經是一黨專政,從州的範圍來說,共和黨在可見的將來翻不過身來。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相信自己沒有參與製訂規則的law and order就是個笑話。200年前,黑人是奴隸就是某國的law and order,如果黑人不“非法”抗爭,到現在應該還是那樣,嗬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