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裏首個名校大學生竟成上海流浪漢:03年下海後.....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30年前,姚湖村村民姚龍生考取了北京理工大學物理係,自此離開家鄉。近日,媒體報道,姚龍生在上海露宿街頭,失憶、患有精神疾病,被上海救助站救助後,幫他找到了親人。

湖北黃梅縣小池鎮姚湖村。

“太可惜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十多年沒有回家。”

“他是我們村裏第一個大學生,也很懂事,不太愛說話。”

“以前每年都回來,最後一次回來好像是2008年,當時看起來就有點奇怪了,不和別人說話。”

……

提起當年村裏的“狀元”姚龍生,記者采訪到的姚湖村村民都覺得可惜。

30年前,姚湖村村民姚龍生考取了北京理工大學物理係,自此離開家鄉,大學畢業後,他被分配到安徽省蚌埠市的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第二一四研究所,2003年,姚龍生辭職到上海打拚,2008年前後,他和家人失去了聯係。

近日,媒體報道,姚龍生在上海露宿街頭,失憶、患有精神疾病,被上海救助站救助後,幫他找到了親人。



姚龍生在上海流落街頭

6月22日,49歲的姚龍生和家人回到了家鄉,目前,他和大哥姚林生生活在一起。

是什麽經曆讓一個曾經的“天之驕子”受到精神打擊,失蹤的十多年中發生了什麽?津雲新聞記者來到姚龍生的家鄉。



上海救助站人員見到的流浪漢姚龍生

曾經村裏的“驕傲”

連日的降雨終於停了,田間一片綠油油的景象,村民們坐在村頭聊天。

失蹤了十多年的姚龍生回家的事情一度成為了村民熱議的話題,在村民的記憶中,姚龍生一直是村裏的“驕傲”。

“這孩子學習太好了,我以前經常跟我兒子說龍生,讓他和龍生學習。”70多歲的張大媽住在姚龍生家不遠的地方,她說,姚龍生上學的時候,很少看見他在外麵玩,他下了學就回家學習。

張大媽的兒子初中畢業後就到外麵打工,現在在江西做著小生意,已經結婚生子,“我兒子學習不好,現在混得還行,可龍生學習那麽好,現在成這樣,可惜了。”張大媽說。

80歲的孫爺爺還記得姚龍生一家人曾經的“風光”史,“姚龍生是我們村第一個大學生,這孩子文文靜靜的,那個時候考大學多難呀,他還考上了北京的大學,拿到錄取通知書那天,他媽媽高興極了,看見誰就說孩子考上大學的事,笑得合不攏嘴。”孫爺爺說,那個時候的姚媽媽性格開朗,兒子的優秀讓她在全村裏“腰板很直”。

據新華網報道,上世紀90年代初,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在5%左右。1990年,姚龍生考取了北京理工大學物理係,成為了村裏的“狀元”。



姚龍生以前照片

孫爺爺說,姚龍生上大學的時候,每年過年都回家,“他一回家,家裏就會聚好多人,龍生不太愛說話,看見人就笑,還挺有禮貌的。”

在村民的記憶中,姚龍生從考上大學至到上海後的前幾年,幾乎每年都會回家,“最後一次看見他好像是2008年左右,他回來過一次,不記得什麽季節了,當時就覺得他有點不對勁,看見人也不說話了,就一個人在村裏走。”30多歲的小宋說,姚龍生一直是村裏的“神話”,他雖然和姚龍生不熟,但把他當成榜樣。

從那之後,村民們再也沒見過姚龍生,“他媽媽一下子就變了,老得特別快,看見村民也不說不笑了,我們也不敢多問,怕他媽媽傷心。”張大媽說。

村民們說,6月22日,姚龍生回家了,回家後的姚龍生和哥哥住在一起,幾乎沒出過門,村民偶爾看見他在屋子門口站著,但是姚龍生不與任何人交流,“我們也不敢去問發生了什麽事情,他的媽媽也不說。”

“我問他認識我嗎,他說認識,再問別的就不回答了。”鄰居宋大姐說。

父母幾乎大字不識哥哥小學初中畢業

一棟破舊的房子就是姚龍生母親的家,灰白色的外延被歲月衝刷成泛白的顏色,房子坐落在一排新房的最後一間,和周圍的新房有明顯的差異。



姚龍生父母的家



姚龍生父母的家



姚龍生父母的家

房前的一片空地上有一個柿子架,旁邊種著空心菜、辣椒等農作物,每種農作物間沒有明顯的界限,整個院子顯得有些淩亂。房子中間的房廳內,隻有一張木桌和幾把凳子,房頂上懸掛著三葉風扇,房頂泛著發黴的斑塊。

姚龍生的母親姓戴,今年75歲,姚媽媽頭發完全白了,她正佝僂著身子在洗衣服,老人顫抖著雙手把幾件棉衣浸泡在水桶裏,水桶太小,三件衣服泡進去,水桶就滿了。



姚龍生的母親在洗衣服



姚龍生的母親戴奶奶



戴奶奶滿頭白發狗摟著身子在院子中摘柿子

“歲數大了,洗不動,一點點來。”老人站起身,後背駝出了一個大大的鼓包。

姚龍生的父親在一個房間裏躺著,姚爸爸今年78歲,骨瘦如柴,他患有肺病,大部分的時間隻能躺著,老人的房間裏隻有一張木板床,一個泛黃的衣櫃,一張小桌上放著一台老舊的電視機。老人沒有開電視,呆呆地躺在床上。

過了一會,姚爸爸拄著拐杖走出房間,老人麵色蠟黃,喘著粗氣,“身體不行了,走不了幾步路,躺著也累。”姚爸爸說,家裏隻有5畝多地,隻能老伴一個人去種地,家裏的所有事情都靠老伴來操持,種地隻能維持老兩口的基本生活。

談起姚龍生,姚媽媽麵露難色,不太願意提及。

姚媽媽告訴記者,她和孩子的爸爸不認識幾個字,基本隻會寫自己的名字和簡單的漢字,姚龍生的兩個哥哥分別讀到小學和初中,畢業後就到外麵打工,現在兩個兒子都在外地做木工和油漆工,兩個哥哥分別比姚龍生大6歲和3歲。

“龍生就是愛學習,他不愛說話,放了學就學習。”姚媽媽說,姚龍生從小就生活在這個老房子裏,如今,姚媽媽住在姚龍生的房間裏,房間裏的床和簡單的家具都用了30多年。

姚媽媽說,姚龍生的小學在小池鎮當地的學校,中學就讀於黃梅縣一中,“他小的時候,有村裏人來玩,我給他們做飯,飯不夠吃的,龍生就讓大家吃,他去學習。”姚媽媽說,姚龍生的學習全靠自覺,家人幫不了他。

1990年,姚龍生考取了大學,姚媽媽說,為了供龍生去北京上大學,她找親戚和村民借了幾萬塊錢。

“上大學那幾年,他每年都回家。”姚媽媽說,她非常寵愛姚龍生,家裏雖然很困難,但隻要龍生找家裏要錢,她就想辦法去借,“我也不知道他要錢幹什麽,他要我就去借。”老人說,如今家裏還有欠債沒有還清,關於欠款的金額,老人沒有透露。

1994年,姚龍生畢業後就職於安徽省蚌埠市的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第二一四研究所,2003年下海,到上海打拚,2008年之後,他和家人失去了聯係。

“想他,但是去哪找呢,我耳朵不好,又不認路,我出去找怕迷路,家裏人還得找我。”姚媽媽說,十多年中,她每天擔心龍生的下落,他的兩個哥哥通過各種途徑尋找,一直沒有線索和方向。

從姚龍生失蹤後,姚媽媽性格大變,變得沉默寡言,“她挺難的,這麽優秀的孩子找不到了 ,她可能也覺得在村裏抬不起頭。”鄰居宋大姐說。

流浪漢回家了

近日,失蹤了十多年的姚龍生在上海楊浦區救助管理站的幫助下找到了家人。

據媒體報道,兩年前,楊浦區救助管理站站長居加定發現了姚龍生,“當時他衣衫襤褸、披頭散發,裹著蛇皮袋躺在黃興路延吉中路一家銀行門口。”居加定說。

居加定介紹,當時的姚龍生無法正常溝通,無法表述自己的身份信息,且情緒激動、抗拒心極強,對於任何人的靠近,都十分排斥,救助人員送上的食品、衣物等,都被他扔棄一旁,自己則繼續到垃圾桶裏翻撿煙頭、食物。

根據接觸的情況,綜合多年的救助經驗,區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員判斷其疑似患精神類疾病,屬於無隨身物品、無身份信息、無語言溝通的“三無”流浪人員。

自第一次接觸後,區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員輪番上陣,換下工作服悄悄跟隨,時刻關注著他的行蹤,盡力保障他的生命安全,遇上寒潮、台風、下雪等特殊天氣,則日夜多次巡訪,及時送上衣被、食物等,幫助他渡過難關。

一位上海市民對姚龍生記憶頗深,“我家住楊浦區東外灘,見到過此人兩三次,第一次見到他時,大概是前年臨近過年,是一個非常冷的時節,在去江浦公園地鐵站途中,遇到了這個曾經的流浪者,我找遍了身上的零錢,20元,追著給他,最後他也沒要。”這位沒有透露姓名的上海市民稱。

居加定介紹說,多個職能部門共同研討,出台了多個方案安置這個流浪漢,包括點位等候、自尊心保護、疾病醫治等細節,今年1月21日,楊浦區救助管理站聯合區公安分局治安支隊、城管,開展“寒冬送溫暖”街麵聯合巡查救助行動,將他護送至楊浦區精神衛生中心治療。

楊浦區精神衛生中心醫生檢查後診斷,流浪漢身體沒有疾病,但患精神分裂症(思覺失調症),無法自行恢複記憶和正常交流,隨即對症下藥進行專業治療。

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治療,流浪漢狀況大為好轉。在精神衛生中心醫生、救助工作人員多次啟發下,流浪漢回憶起,他名叫姚龍生,湖北人,1971年出生,曾在北京理工大學上學、在安徽蚌埠中國兵器工業第二一四研究所上班,此外再也無法提供其他任何信息。

公安部門采取DNA、指紋、人臉識別等技術進行比對,但姚龍生流浪多年,通過全國人口信息庫聯網係統查詢,無法識別相符信息,工作人員聯係到北京理工大學,但校方回複,姚龍生畢業後檔案已全部抽調到別處,沒法提供其他信息。

隨後,工作人員聯係了位於安徽省蚌埠市的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第二一四研究所,進行信息和照片比對後,確認姚龍生工作經曆情況屬實。

經調查確認,1994年,姚龍生從北京理工大學物理係畢業後,被分配到“二一四”研究所工作,並落戶研究所集體戶口,2003年前後,姚龍生辭職到上海打拚。

根據查詢到的相關信息,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員聯係到了姚龍生的哥哥,通過微信發送其近照後,確認了姚龍生的身份。

6月22日,姚龍生的大哥姚林生和二哥姚華生來到上海,將姚龍生接回了家鄉。

“既難過又欣慰,難過的是沒有想到弟弟這麽多年流落街頭,欣慰的是上海這麽多好心人幫助我們找到了他,我們全家都很感激。”大哥姚林生在談及多年後的第一次見麵,難抑激動的心情:“中國那麽大,不知道該往哪裏找,父母年紀都將近八十了,多年來一直掛念著龍生,能夠在有生之年找回龍生,媽媽很高興。”

回家了就好

“他回到家裏也不說什麽,我們也不敢問,讓他安靜一下吧。”姚媽媽說。

姚龍生目前和大哥姚林生一家生活在一起,姚林生的家也在姚湖村,和父母一家相距大約200多米,他家是一棟兩層的建築,白色的外延,房子一樓的窗台上放著幾雙鞋,門口還有一些雜物。記者敲門無人回應,片刻後,二樓的窗戶被打開,兩個小男孩探出頭來。



姚龍生目前和哥哥姚林生生活在一起

兩個小男孩告訴記者,他們的爸爸去打工了,媽媽不在家。

“龍生叔叔在家嗎?”

“在家。”小男孩回答。

“他在做什麽?”

小男孩回答,姚龍生在房間內看書。

小男孩告訴記者,媽媽出門的時候把門反鎖了,怕他們出去玩,他們無法給記者開門,記者試圖和姚龍生對話,但他沒有出現,隨後,兩個小男孩關上了窗戶,不再回應。

姚龍生的母親告訴記者,姚龍生回家後幾乎不出家門,很少和人交流,家人也不希望他被打擾,目前,大兒媳婦照顧他的生活。

老人表示,家人試圖和姚龍生溝通,詢問他為什麽要從原單位辭職,在上海經曆了什麽,為什麽會流落街頭,但姚龍生沒有給家人回應。

記者試圖采訪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第二一四研究所,該所工作人員表示拒接采訪。

姚湖村村委會工作人員蔡先生說,姚家的生活比較困難,姚龍生的兩個哥哥常年在外打工,把姚龍生接回家後就外出了,村委會工作人員曾到姚龍生家慰問,但和姚龍生無法交流,“他的精神還比較平穩,但問什麽都不回應。”蔡先生說,姚龍生沒有勞動能力,因目前他的戶口還在安徽,等戶口調回村裏後,村委會會想辦法為他辦理低保,盡力提供幫助。

“隻要他能回來就行,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姚媽媽說,至於這些年他遭遇了什麽困難挫折,家人依然無從知曉。



優閑麗人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天才人物,什麽時候得到過重視?陳景潤呢?“陳景潤在乘坐公交車時,又被乘客從車上擠下車而摔傷。因為陳景潤兩次被撞倒時,都是後腦勺著地,所以這間接引發了陳景潤的帕金森氏綜合症”。國家對人才就這個待遇!
三聖 發表評論於
那個時代的大學生都是天之驕子。有他國同學為他建個賬號嗎?捐一點幫幫他。
Trumpeter 發表評論於
讀書改變命運啊,看看張穎穎,還不如他呢
a7a8 發表評論於
知識改變命運
GuoLuke2 發表評論於
對呀,為啥不出國呢?
普通勞動者 發表評論於
按比例估計,中國的精神病人應該有幾千萬人,政府確實應該承擔救助的責任。
Richard505 發表評論於
03年下海正是好時機,隨便搞個什麽網就可以圈錢了
三州之麋 發表評論於
鳳凰男大學畢了業,卻沒有人脈,上海人又勢利的很,四處碰壁,又不願意寄人籬下,隻有流浪街頭,可惜!這樣的人按說在中國應該有一席之地!為啥不出國,到國外,還有點希望
在河邊 發表評論於
這篇文章介紹的不全。有另外文章描述他的,他是學理,90年代大陸有砸三鐵與下海潮,要人人創收才能在單位生存。他與單位其它一些同事辭職去了上海,多是從事半導體物品修理的工作;他換了幾次工作後,在08年危機後,放棄了再找工作,估計是找不到了,就瘋了。這是個夠典型的中國那個時期的經曆,不幸的是他瘋了而已。
gameon 發表評論於
說了一大篇,不就是想說,有錢就是爺,讀書無用嗎?

雕耳郎 發表評論於
是當時分配製度害的,研究單位大學僧一月發60多塊工資,抬不起頭。深受剝削,國家管得真狠。不入那個D,一輩子沒前途。
落基山99 發表評論於
厲害國,總理說的。6億多貧困人口的真實寫照。
唐爽粉絲團 發表評論於
理工大成名校了
河西海龜 發表評論於
精神病患者。
簡簡單 發表評論於
同情!這是教育的偏差。
前後左右 發表評論於
上海的社區工作者的服務真是好。世界一流。希望這個流浪漢盡快好起來。
nyfan 發表評論於
知識改變命運
xiaoyuzi 發表評論於
真可憐,及時治療也許不至於這樣
XYZ94538 發表評論於
被忽悠了,以為人人都可發財,實際上1%都不到,其他99%是1%發財的貢獻者。


俺是農民 發表評論於
在上海沒混好,精神受了刺激。不過,個人覺得將一個精神病人和兩個小男孩一起鎖在家裏是不是有些危險啊?應該送到精神病院比較好,中國人尤其是農村的覺得把孩子送到精神病院就是冷酷無情的,但是萬一他發病時有暴力傾向怎麽辦?
相信事實 發表評論於
學物理的,恐怕就是一個書呆子。這種人下海被嗆水很正常,不知道中間遇到了什麽事,可能感情上的問題,否則不會一個人流浪。
UCC 發表評論於
都是不肖子孫,但凡想著家裏的父母聯係一下也不至於成這個樣子,他哥哥家離著200米也好像沒怎麽照顧父母,自己的家寬敞漂亮,父母的家破敗不堪,連個洗衣機都沒有,讓外人都看著可憐,不知到這個兒子怎麽當的。可憐可悲
reference 發表評論於
這是一個悲劇,有很多因素促成,從農村出來,讀個書不容易,父母供他讀書不容易,他應該也有報答父母的心願,顯然在研究所收入讓他覺得看不到前途,他選擇出去闖一闖。這些都是無可非議的,隻是後來闖蕩的結果不僅人意,也回不到原單位去,使他精神上受了刺激。這是個悲劇,有條件的話,應該給他提供心理輔導。至少他去努力過來,應該給與尊重,而不是當笑話看。
soft-heart 發表評論於
向上海救助站的工作人員致敬!能把這樣的人找到家需要化大量時間和心血,國內好人還是很多的。
三木匠 發表評論於
中毒了……想發財的毒…你爸爸姓習就好了……
lurenjia2014 發表評論於
這種父母也有責任。父母沒文化,老封建,什麽東西基本上就給最大的兒子,其他兒子自身自滅。這個最小的兒子,其實一直待在研究所,了此一生,也沒啥大的問題。但是,他偏偏沒有自知之明,以為自己有兩下子,去了上海,結果,一個學物理的,在上海能有啥出息?
lurenjia2014 發表評論於
搞原子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搞物理的不如賣老幹媽的。
京V-02009 發表評論於
知識越多越反動呀。
OldPortland 發表評論於
沒有普世教育的觀念,農村走出來的基本上都貪
可可可 發表評論於
一個鳳凰男的經曆。
空城之主 發表評論於
精神病。從這個角度值得同情。
老白456 發表評論於
在這個村成了反麵教材了
錦西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典型的高學曆,低能力,高不成,低不就,要臉麵人。寧可“瘋了"也不回家幫父母。就這
Breakingbad 發表評論於
樓下也是有病的
ironfly1 發表評論於
都是1989那年六月的事害的
格利 發表評論於
就一個病人嘛,先幫人家治病,治好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