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抗疫“人民戰爭”無法無天(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經過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將近兩個月的淡化處理和新聞封鎖之後,中國國家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宣布要打一場所謂的防控疫情的“人民戰爭”並贏得勝利。法律學者指出,中共的這場所謂的人民戰爭從一開始,甚至從沒開始就是無法無天的操作,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共政權的獨裁暴虐。

“人民戰爭”與以人民為敵的戰爭

中共當局長時間的新聞封鎖、輿論管製加誤導性宣傳促成了2919年12月初起源於武漢的疫情大爆發。在疫情已經擴散到全中國以及全世界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之後,習近平所宣稱的“人民戰爭”究竟對疫情防控有多少作用還不得而知。但法律學者指出,中共的這場所謂的人民戰爭毫無法律依據。許多觀察家和批評者則指出,眼下中共的這場戰爭展示出太多的以人民為敵的戰爭特色。

據中國官方媒體報道,“習近平2月10日在北京調研指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時強調,當前疫情形勢仍然十分嚴峻,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堅決貫徹黨中央關於疫情防控各項決策部署,堅決貫徹堅定信心、同舟共濟、科學防治、精準施策的總要求,再接再厲、英勇鬥爭,以更堅定的信心、更頑強的意誌、更果斷的措施,緊緊依靠人民群眾,堅決把疫情擴散蔓延勢頭遏製住,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

法律學者指出,中共所謂的疫情防控“人民戰爭”之無法無天與暴虐,其暴虐事件之多之普遍,不僅令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感到驚訝,讓中國公眾感到憤怒和無奈,而且也使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不得不有所承認。

2月17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說:“個別地方特別是疫情並不嚴重的地方,在工作中出現偏頗和極端做法。比如,為阻止村民聚會,到村民家中砸毀麻將桌;為防止人員進出,在密切接觸者家門外安裝鐵欄;在通村路口私設關卡,一律禁止車輛人員通行;任意扣留經過本地的防疫物資;不允許外出工作人員返回小區等等。”

有批評者指出,人民日報的這些說法顯然還是輕描淡寫,含糊其辭,避重就輕。他們說,盡管中共當局竭力控製輿論,控製從疫區傳出的信息,但還是有大量的中共當局以人民為敵的暴行以文字和視頻的形式源源不斷地傳到外界。那些打著防疫的名義犯下的暴行包括:

許多地方出現當局采取以木板釘死、以鐵杠頂死、鐵鏈鎖死、沙石堵死、焊槍焊死居民家門對居民實行所謂的檢疫隔離的措施;一個癱瘓男孩因為父親被強製隔離而留在家中被活活餓死;無數的人僅僅因為沒有戴口罩或買不到口罩無口罩可戴便被在街上攔住毆打、逮捕、被用繩子困在樹幹上,捆在廊柱上,被用鐵鏈子牽著遊街示眾;還有一批人因為沒有戴口罩上街便被抓捕、用繩子栓成一串遊街示眾;有人因為家裏食品斷絕上街買食品便有家歸不得;在依然是冬季酷寒的北方城市哈爾濱,當局以防疫為名在黑夜裏把打工族驅趕到冰冷的大街上。

批評者舉例說明,一個村莊的一位老爺爺因為到街上上個廁所便被攔截抓捕,被送到凶多吉少的隔離點強製隔離;各地強製隔離要由被隔離者付費,費用每天50到1000元人民幣不等;一個白發蒼蒼的老爺爺因為沒有戴口罩便被警察摔倒、按倒在地,警察的手槍戳進老爺爺的嘴中;一個老太太因為沒有戴口罩便給好幾個所謂的執法人員反扭住胳膊,按倒在地;一家四口人因為不能上街工作或購物在家裏打撲克消磨時間便被所謂的防疫人員闖入家中抓捕被遊街示眾;一個醫院的護士隻是因為醫院裏的醫務人員防護服之類的必需品用盡在網上發出求捐助呼籲便被迫像小學生一樣寫檢討,再像小學生一樣被迫把寫出的檢討抄寫兩遍。

以人民為敵的戰爭難以回避

以上提到的人民日報的“人民銳評論”專欄的那篇評中國各地出現的肆意踐踏公民基本人權和個人尊嚴的評論文章的標題是,“疫情防控別走極端 不能衝擊法治底線”。但人民日報的文章沒有說那些衝擊法治的違法犯罪行為的主體究竟是國內外敵對勢力,還是中共政權。

一些批評者指出,截至目前,上述那些衝擊法治底線的違法犯罪行為有大量的人證物證包括視頻錄像記錄,但不見有什麽犯罪分子或犯罪組織被中國的公安機關製止或追究,甚至公安機關還帶頭衝擊法治底線;這一切顯示出中共當局的所謂人民戰爭是以人民為敵的戰爭,而以人民為敵的“人民戰爭”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政權的顯著特色。這種特色如此顯著,以至於以為中共唱讚歌而著稱的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的總編輯胡錫進都難以回避。


(image)

資料照: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


2月17日,胡錫進發文說:“最新在網上產生回響的視頻之一顯示,一家四口因為打牌而被迫對著鏡頭檢討,在另一個視頻裏則是有三人在家裏打麻將,被衝進來的‘紅袖章’打砸。它們給出的畫麵信息都是極其惡劣的。” 胡錫進還說:“星期天晚上的最新消息說,(湖北)孝感全市做出規定,從17日零時起,所有居民都‘必須足不出戶,嚴禁外出’,違者處10日以下治安拘留。如此嚴厲的規定恐怕史上罕見,甚至可能是‘史無前例’的。”

一些觀察家和法律學者指出,胡錫進在這裏明顯是輕描淡寫,閃爍其詞,除了用標準的沒有主語的逃避責任的被動式說法(“被迫對著鏡頭檢討”)之外,他顯然是回避了一個嚴酷的事實,這就是,孝感市當局的做法等於一舉將孝感市全體居民置於軟禁式的拘禁之下,這種非法行為的主體隻能是中共孝感市當局。

觀察家們指出,自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大爆發以來,流傳到外界無數的來自中國民間的文字和視頻報道展示了中共各級地方政府以防疫為名肆意踐踏中國公民基本尊嚴甚至踐踏人民生命。這種實例太多,以至於中共官方報紙都在不經意間暴露出來。

例如,中共控製下的中國官方媒體以讚美的口吻報道說:習近平的愛將、前上海市長應勇履新到湖北擔任中共湖北省委書記第四天,“湖北省1.5小時連發3道最嚴封控令”,其中包括發出“《關於加強城市社區、小區封閉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所有小區、樓棟、門棟在保證消防安全的前提下原則上隻保留一個出入口,住戶無特殊情況一律不準外出,每戶每3天派出1名人員外出購買生活必需品。”

批評者指出,這種肆意剝奪公民自由、對公民實行事實上的拘禁、無視公民消防安全之外的基本需求、包括無視就醫和維持生活的其他需要的所謂封閉管理很難不導致人道主義災難。與此同時,也有批評者指出,肆意剝奪公民自由和基本權利,將公民視為敵人的做法是動輒聲言“心中最牽掛的是困難群眾”的習近平上台以來的執政特色,也是他的愛將所喜歡展示的強勢作風,酷吏作風。

例如,2017年冬天,北京市當局大規模驅逐所謂的“低端人口”,在黑夜將成千上萬的民工從他們合法租住的房屋中驅趕到滴水成冰的大街上。在發動驅趕“低端人口”運動的動員會上,習近平的愛將、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大喊,“就是要真刀真槍,就是要刺刀見紅”。

法律學者指武漢封城無法無天

有法律學者指出,習近平所宣稱的“人民戰爭”之所以呈現他所掌控的中共媒體也不得不承認的所謂“衝擊法治底線”的種種亂象,其根源明顯是在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中央或習近平本人。中共當局在疫情最初開始出現的時候就肆意踐踏法治,踐踏中共製定的法律,踐踏中國公民的基本權利。

學者們指出,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經在武漢已經非常明顯之際,武漢醫生李文亮僅僅是在朋友圈裏私下提醒朋友有疫情,要小心不要讓自己和家人染病,就被武漢公安在夜間帶走訓誡,被迫簽署侮辱性和威脅性兼備的訓誡書,這種做法不但違反法律,也違反基本的邏輯和常識,因為公安局根本就不具備醫學權威,根本就沒有資格判定李文亮有關醫學問題的言論;而動輒就調遣公安機關對曆史問題、醫學問題進行判定並懲罰公民的做法正是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越來越經常采用的做法。

由於中共當局肆意封鎖疫情信息、打壓民間輿論,導致疫情在武漢失控並擴散全國,擴散到世界其他國家,中共當局1月23日宣布武漢封城試圖阻止疫情進一步擴散。中共當局的這種做法被一些傳染病專家形容為馬兒跑了之後再關馬廄的門,對控製疫情進一步擴散的作用微乎其微,但對被封在武漢市內的居民威脅甚大。

觀察家們說,武漢宣布封城之後,湖北十幾個其他城市和其他省的一些城市和直轄市也采取了程度不一的封城措施,而武漢當局承認在封城之前已經有500萬人出走全國各地,這一切都顯示了中國當局采取的武漢封城是一種武斷的、非專業的、於事無補的舉措。

但法律學者則指出,中國當局的封城措施是一種無法無天、沒有法律依據的舉措。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職教授、中國法律學者滕彪說:武漢封城“沒有任何程序,沒有市民討論,沒有封城後的種種預案,而且是在數百萬人已經離開武漢的情況下,最佳防疫時機已過。後來的村村隔離,鎮鎮隔離,不但於法無據;而且會製造人道災難。”

中國的法律學者陳永苗則以小心謹慎的措辭說,“做出這種封城命令,主體可能有一些問題。比如說,有人大授權。應當有更高級的政府授權,或者更高部門的授權。但這些封城命令都沒有,都是各地自己做出的。”

現在居住在加拿大的中國人權律師祝聖武則以直截了當的措辭說,“(武漢封城)這是徹頭徹尾的無法無天,違法的。我們看那封城的決定。據我的檢索,這個封城決定是武漢政府宣布的。按理說,應當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宣布這樣舉措,但這是武漢市宣布的。它有什麽權力宣布這樣的舉措呢?它沒有權力。你一個武漢政府就可以做出這樣的一個重大決定,這絕對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我相信做這樣的重大動員和犧牲,做這樣的決定應當是全國人大來決定,雖然全國人大和人大常委會是中共的橡皮圖章。然而,按法律程序來講,應當是由人大來做這樣的決定。”

被批評者認為是以無法無天的方式開啟封城先河的武漢封城通告的全文是:

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通告(第1號) 為全力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效切斷病毒傳播途徑,堅決遏製疫情蔓延勢頭,確保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現將有關事項通告如下: 自2020年1月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恢複時間另行通告。 懇請廣大市民、旅客理解支持! 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 2020年1月23日

祝聖武說,一個中國人或外國人即使是不懂法律隻要有基本的常識也可以看出,今天的中國法治狀況,人權狀況比17年前薩斯疫情期間還壞,壞得多,而17年前得中國法治和人權狀況就很不妙了;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確實是進入了無法無天的裸奔境界。

他說:“所有的封城,包括直轄市的封閉,包括安徽省,遼寧省,湖北省,江西省四個省的封閉,都沒有看到權力機關的影子。就發布了命令,就這麽簡單。也沒有任何專家的影子。沒有任何流行病學專家,病毒學專家或生化武器專家的影子。這是很有意思的。我們看在薩斯疫情的時候,雖然那時還是共產黨治國,雖然也沒有權力機關的影子,但至少還有專家的影子。那時候還是專家治國的時代。”

中國未來兩種可能的發展

由無法無天的武漢封城打頭,武漢和湖北許多城市以及全中國其他省市。鄉村開始了無法無天的封城、封路、封小區、封家門的操作。湖北十堰更推出了中國法律中根本就不見蹤影的所謂“戰時管製”,公開將當地居民當作潛在的敵對力量來管理。中國還有地方打出大標語,上麵寫著“凡是湖北來的人都是定時炸彈”或其他公開歧視來自湖北的公民的字樣。

批評人士指出,無法無天的行為在當今中國跟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一道擴散,導致中國許多地方出現政府一夜之間變成土匪、政府力量以抗疫的名義公開搶劫過路救援物資的怪異現象。中國官方媒體2月11日出現這樣一則新聞:“近日,武警上海總隊赴山東日照押運防疫物資。參與任務的官兵夜以繼日驅車上千公裏,順利將5000件防護服押運回滬,前後總共用時28個小時。這批物資將陸續分發至上海各大醫院供一線醫務人員使用。”

中國人權律師祝聖武說,顯然,當今中國之所以一夜之間出現這種地方政府變成割據一方的土匪的現象,是因為地方官場為了自保而跟中央政府博弈;地方政府的行為邏輯顯然是,你中央政府敢製造瘟疫,製造病毒禍害,我就敢封路,就敢搶劫,我不管你中央。

祝聖武說:“官場的混亂導致了嚴重的人道危機。比如說,武漢醫療資源嚴重不足了,不足又補充不上。武漢采購的醫療資源會被搶劫了。然後,連醫療隊帶過去的物資都被搶劫。而這搶劫不是來自民間,而是來自官場,是官僚係統幹的。是地方官違背中央的意誌幹的。很多極端化的封城、封村、堵路的舉動從一開始我就注意到不是共產黨中央的意思,是地方官完全把中央政府拋棄了自行其是。”

中國法律學者陳陳永苗說,“中國現在的狀態我覺得有點像英國哲學家霍布斯所說的自然狀態,已經接近於人與人之間、本土人與外鄉人之間的自然狀態,已經是比較靠近無政府混亂狀態了。例如,青島把大連的口罩給攔截下來,說是對等原則(因為先前大連把青島的給攔截了)。對等原則是國際法的原則。你一個地方政府跟另一個地方政府來講國際法對等原則,這太奇怪了。”

陳永苗在這裏說的英國哲學家霍布斯所說的自然狀態,是政治學當中的一個基本概念,指的是赤裸裸的弱肉強食、你死我活的前文明狀態,無政府狀態。

與此同時,祝聖武則指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爆發失控以來,中國各地出現地方政府封路封城各顧一方、自立山頭、各自為政的現象,令許多中國人想到中國最後的王朝滿清王朝末期各地方政府各自為政、紛紛宣布獨立於北京朝廷,想到中國由此而來的改朝換代的政治大變革。

但祝聖武說,許多中國人希望各地方政府由這次疫情而表現出來的“獨立”大概不會開啟中國的聯邦製和政治大變革,因為這一次中國各地的“獨立”和混亂是來自官府而不是民間推動。在他看來,中國今後更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疫情過去,中共中央政府恢複絕對權威,中國將迎來徹底的納粹化。

三木匠 發表評論於
武漢封城對防止疫情擴散的作用微乎其微?那就請偉大的美國接受武漢人去度假吧!還能增加美國旅遊業的收入,多好啊!
行道堂主 發表評論於
1月3號通報美國,1月7號親自批示。
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親自隱瞞!
此後疫情爆發,完全失控。
禍害了全中國老百姓,禍害了全世界人民!
應當立即下台謝罪!
偶偶地來一發 發表評論於
各國都有緊急狀態法吧。
老澳門人 發表評論於
中共就是人民公敵,對百姓人身財產肆意踐踏!無毛們還有臉替這樣的政權跪舔,毫無良知!
LISP 發表評論於
搞文革還缺群眾運動

說明中國有條件搞

我都等不及了
北卡山人 發表評論於
毛主席說過,這樣大的群眾運動每十幾年要來一次。毛主席萬歲!
魅力野花 發表評論於
支持中國政府,必須對愚民采取厲害措施。
武漢肺炎就是被這一群無法無天愚民吃出來的。
活該!
VitoShalako 發表評論於
冥冥之中有神靈。
盡管芸芸眾生可能對神靈如瞎子摸象那樣有不同的解釋,但把自己視為神靈,占據菩薩的廟宇/上帝的殿堂的傲慢做法,會讓各類神靈都不高興:全中國的街道都被你占了,還不滿足,一定要到這裏與我們爭地盤?奇怪的事情就接二連三不間斷地發生了。還是派人把掛在廟宇/教堂中的習主席畫像摘下來為好。有些人覺得自己什麽都能做,有些人知道自己不能做什麽。
前者叫愚公,後者名智叟。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把這些法律人都送進方舟裏
VitoShalako 發表評論於
習近平2月10日在北京調研指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時強調 ...“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
×××摘自本文
什麽是"總體戰”? 什麽是"阻擊戰“?
longtuying 發表評論於
美國自己的手比誰都黑,還大言不慚說別人。現在中國正在經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就差扔導彈了,但美國人知道,扔導彈不會得到他們想要的,所以才從各個方麵尤其輿論,金融,等各方麵全麵開戰,台灣,香港問題已經擺明了,不自辯地承認,就是要搞亂中國。利用第五縱隊,培育國內自媒體,所謂精英,學者提出人權高於主權等言論。資助國外反華勢力。妄想從內部搞亂中國。這才是最危險的。看看烏克蘭吧,蘇聯解體後,烏克蘭人民夢想自己會成為下一個芬蘭,被美國人忽悠,世界第三軍事強國,歐洲糧倉,人均GDP是中國5倍,繼承了40%蘇聯工業,一手好牌打個稀爛,無知的民眾夢想美式民主,兩度推翻親俄政府,使得尤先科上台。最後美國人的承諾一個都沒兌現。還挖走了大量技術人才和專利。現在烏克蘭人均GDP隻有中國三分之一。中國再怎麽不好,那是我們的祖國,一個汙蔑詆毀自己祖國的人在哪裏都不會得到尊重
玉麵小飛龍_007 發表評論於
作吧,作死算了,百姓也解脫了!
老人新ID 發表評論於
若不封城,整個中國都會變成武漢
雙筒槍 發表評論於
以政治正確為由忽視和踐踏人權----這就是中共建國以來的一切暴力行動的宗旨。 有人說文革不會再來,一場瘟疫就立刻就重現
蒼鬆翠柏 發表評論於
共產黨暴力起家,暴力治國,什麽都是暴力
看熱鬧來了 發表評論於
人權與法製是一個硬幣的兩麵。很多刺頭以為自己有天大的人權就可以無視法製。封城街頭,抓不戴口罩,在外麵亂逛,打麻將,衝關卡等等,雖然不是什麽罪大惡極,但對於防控疫情的管理人員來說,如果不能及時製止,大家都相仿效,那管理者就是疲於奔命也無法有效管理的。對病毒而言,一個針眼大的漏洞,如果不堵住,就可以像蟻穴一樣,讓辛辛苦苦建起的大堤毀於一旦。

方舟子以批評中國為業,也許他是真愛國,希望中國人民有人權,有健康。但他的推特,幾乎看不到理解和建議,讓人懷疑他的動機。

在這種人命關天的時刻,真正地體現了效率就是生命。政府在前期反應過慢,造成今天的不利局麵。現在矯枉過正也是情有可原的。雖然忽視了某些個人的很小一點人權,如果能夠在短期內解除疫情,讓幾千萬的隔離人群走出陰霾,享受自由的空氣和陽光,大可不必顧及那些所謂人權鬥士的鼓噪。
笑江湖 發表評論於
誰不戴口罩就是缺德,害人害己,這時候別來講人權,沒生命了還講有什麽權。你得了病你不怕,你的家人呢?
笑江湖 發表評論於
誰不戴口罩就是缺德,害人害己,這時候別來講人權,沒生命了還講有什麽權。你得了病你不怕,你的家人呢?
笑江湖 發表評論於
拿一些個案來抹黑整個14億人的抗疫努力—拿著放大鏡美女可都是麻子。說美國之音站著說話不腰痛都是恭維它了,一個美國政府資助的媒體就是居心叵測的抹黑中國,它是真怕呀,怕中國人生活好起來跟美國爭資源哪
笑江湖 發表評論於
拿一些個案來抹黑整個14億人的抗疫努力—拿著放大鏡美女可都是麻子。說美國之音站著說話不腰痛都是恭維它了,一個美國政府資助的媒體就是居心叵測的抹黑中國,它是真怕呀,怕中國人生活好起來跟美國爭資源哪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戰時管製對付生化戰是對的,
jw2009 發表評論於
事態失控也隻能如此,問題的關鍵是當初的舉棋不定。。
貓貓哥 發表評論於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任何殘害人民的事件都會記錄在案。
終有一天,人民會和你們算總賬。
讓我們記住:當初“可防可控”之類說詞。
讓我們記住“出門打斷腿,還嘴打斷牙”這類標語!
tree1889 發表評論於
不能以偏概全。 中國封城肯定是正確決定。 下麵鄉村幹部由於水平低,出現簡單粗暴,他們的水平就是這樣。 不能以此否定防疫後期的努力。

災難興邦!從防疫可以看出中國的老百姓是世界上大事麵前最團結的。中央集權是效率最高的工作方式。很好!執行力很強。 那些幻想著中國人民始終都是反政府的,被壓迫的。--- 可以消停一陣兒了。 挑撥政府和民眾個關係,借機鬧事兒的,企圖複製前蘇聯解體的,就此打住吧。 中國也要適應被老大 “反複修理”, 看他們的反應,就知道心裏多麽恐懼中國的崛起。
明道 發表評論於
哪個 不飛 你廢話你最後的歸途也是入土。
技術員 發表評論於
沒有人打麻將,哪有麻將桌可砸。砸的好!
照妖鏡007 發表評論於
法學人?笑死人!
US_Lion 發表評論於
怎麽不打“黨叫幹啥就幹啥”的革命群眾呢?
US_Lion 發表評論於
好,對不聽黨的最高指示精神的刁民,統統往死裏打!
芬妖精 發表評論於
黎叔叔,給你個紅袖章你就成警察了?
不飛 發表評論於
土共的土字就是土匪的土子!土匪起家,本性難改啊!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俺不知道這些“法律學者”和“人權律師”是如何工作的。習三濫最近在紀念什麽什麽法律一百周年的大會上已經明確做出重要指示,頒布了疫情爆發時期的“法律”。所以這些地方政府官員是上行下效,在執行非常時期的“法律”呢。

在天朝,隻要最高領袖振臂一呼,任何一種社會行為都很容易變成一種政治運動。因為土共各級政府官員都是通過“上級提拔下級”、不是老百姓經自由選舉而獲得官職的,所以他們的所有行動必須是對上級負責,而不是對老百姓負責。土共最高首領發出指示,下麵各級政府為了保官職,都要有效執行上級指示。很明顯,在這個時候,如果被上級扣上“防範新冠病毒爆發不力”的帽子,肯定是要丟官的,所以傻子官員也明白,這個時候,采取“寧左勿右”的做法最保險。

土共執政70年,啥時候認真負責地維護過法律的呢? 因此,在各級官員和老百姓心目中,法律算個逑!
wumiao 發表評論於
出門買不到口罩,你讓人民怎麽辦?自己一家打麻將怎麽了,難道沒有感染的一家人不能在一起吃飯,夫妻不能親嘴嗎?不是人窮的問題,而是法律不能獨立於政權和世俗之外。
喜得利 發表評論於
包子學毛“禿子打傘,無法無天”
河西海龜 發表評論於
說明中國許多地方還是窮。
cato 發表評論於
不要拿法律當擋劍牌。

LOL
我愛寶島台灣 發表評論於
美國之音中文部就是邪惡軸心。
看一看笑一笑 發表評論於
如果采納這些法律”磚家”的意見,現在病毒已經滿世界飛了。人是自私的,想想連西藏都有肺炎病人故意入侵,如果不封城,這些法律“磚家”也浸沒在病毒的海洋了。
剛滿十八 發表評論於
瘟疫就是戰爭。
幹得對。
中國70年前有一半人是敵人。敵人的孫子還是敵人。
gczyjmr 發表評論於
我看就算錯殺三千也不能放走一個!
看一看笑一笑 發表評論於
這些所謂的法律專家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對待疫情,寧可過之,不可不及。
緊衣衛 發表評論於
"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職教授、中國法律學者滕彪"
"現在居住在加拿大的中國人權律師祝聖武則"

永遠的局外人, 永遠的不接地氣, 永遠的blah, blah,
DonaldTrump 發表評論於
胡說八道,使勁黑吧,自古以來共產黨愛民如子,中華民族禮儀之邦,誰會相信這些?
發表評論於
好啊好啊,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