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疫情的美國:患者911求助 機器人治療 華人搶口罩(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新型冠狀病毒,或者新型肺炎,這個名詞,一夜之間讓全世界都談虎色變。中國的感染病人數字一再飆升,而隔著一個大洋的北美,也出現了首個確診病人。

美國西海岸當地時間1月21日,CDC(美國疾病控製中心)匯報了美國首例人感染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的確診案例,從這時起,一場特殊行動,開始了。

患者:發熱後主動聯係醫生,告知武漢旅行史

2020年1月15日,一名30多歲的華裔男子乘坐航班從武漢起飛,於當地時間1月15日在西雅圖落地。

這時,關於病毒的警報還未拉響,美國機場針對入境者的審查還未開啟,這名男子當時也沒有出現任何的感染症狀。在不自知的情況下,他回到了位於醫院位於西雅圖北邊的 Everett 市的家中。

病毒的傳播態勢愈發嚴重,兩天後,1月17日,CDC 開始在舊金山國際機場 SFO、紐約約翰·F·肯尼迪國際機場 JFK 和洛杉磯國際機場 LAX 開展公共衛生入境審查。

時間又過去了四天,1月21日,那名男子發現自己開始發熱,並有了上呼吸道卡他症狀。根據互聯網上公開的信息進行比對後,他認為自己可能罹患新型肺炎,於是他拿起電話,撥打了911。

他向醫生充分描述了自己的情況,並主動提及了自己的武漢旅行史,使得當地衛生部門和美國疾控當局得以最快速度作出了反應。

他最終被確診為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成為北美首例確診案例,但他的醫生表示,他目前隻有輕微的肺炎,而且“一直以來都非常的配合”。

1月23日,CDC 在華盛頓州健康部召開新聞發布會。CDC稱,該名男子是美國公民,剛從中國中部旅行回來;而他所在醫院的傳染病主任喬治·迪亞茲 (George Diaz)在接受《衛報》采訪時表示,病患的病情有較大好轉,病情穩定,“令人滿意”。

(這裏需要注意的是,醫學專家所稱的“令人滿意”,是指在已經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前提下,病情取得了值得興奮的改觀。)

經過不到一周時間的治療,這名患者的病情已經得到了有效控製,但他目前仍在嚴格的隔離觀察中。

相關人員也一直在試著找出可能和該名男子有接觸的人,也通知了和他同班飛機的旅客,並且會一直監控這些乘客是否有發燒和呼吸症狀出現。

醫生:移動隔離倉和醫療機器人並用

接到通知後,疾控專業人士來到了這名男子的家中。為了盡可能降低傳播的風險,他們出動了可移動隔離艙 ISOPOD ,再將ISOPOD 抬上救護車,將這名男子帶到了位於 Everett 當地的 Providence 地區醫療中心。

(image)


這個醫院隸屬於一個橫跨7州的醫療係統的一部分。到達醫院後,這名男子被安置在了醫院內一間20英尺見方的隔離病房內。

醫院的傳染病主任喬治·迪亞茲 (George Diaz) 告訴《衛報》,他並不需要進入病房,而是在這個房間的窗戶外,操縱著一台醫療機器人為病人進行檢查和治療。

該機器人配備了攝像頭、麥克風和聽診器等醫療器械,迪亞茲通過機器人,確診病人所患的確實是新型肺炎。除非必須,醫務工作者在進行日常的檢查、施藥等工作時,也通過機器人進行,無須進入他的隔離病房,從而大大減少了被傳染的風險。

除了機器人之外,該醫院還采取了許多其它的措施來隔離病人和醫務工作者。隔離病房隻有一個出入口,由 CDC 授權的專職安保人員看守,安保人員同樣身著全套防護裝備。如醫務工作者需要入內,也會穿戴全身防護服和防護頭盔:

(image)

這樣的隔離病房並非為了新型冠狀病毒設立。

迪亞茲表示,從2015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爆發起,該醫院就開始為類似的情況進行準備,並建造了這座隔離病房。但這次是該醫院首次使用該隔離病房,該病房有兩間獨立的房間,而且如果有需要的話,醫院還計劃再準備額外的10個房間。

迪亞茲還表示,以前每隔幾周,該醫院都會為類似的瘟疫爆發情況進行演習,“因為熟悉情況了之後,這樣的病情一旦發生,就更容易讓這些措施啟動起來。”

普通華人民眾:與國內同悲歡,積極捐款買口罩

“沒有關係,爸爸自己就是醫護人員,這個傳染病沒有那麽嚴重,省裏一例都還沒有發現。”準備從上海飛往美國的程醫生對女兒說。

程醫生是國內一所醫科大學的教授、省三甲醫院主任。春節前夕,他和妻子飛往舊金山灣區看望女兒女婿。在疫情規模擴大前,他就職的醫院已經召開了緊急會議,通知疫情為乙類傳染病,按照甲類防治。但沒有人預判到疫情發展的速度與嚴重性,應對方式隻是“內緊外鬆”。

在上海浦東機場,他拉下了口罩與女兒視頻通話,輕鬆地安慰女兒:“不要擔心”、“沒有那麽嚴重”。

但相反,灣區華人對於病情非常的鏡頭。彼時國內的疫情文章、視頻已經開始在灣區華人的微信群和朋友圈裏刷屏。女兒一篇一篇往家庭微信群中轉發,沒想到父母的直接反應是有些生氣。他們回複女兒:“你不要再嚇媽媽了,再嚇真的要不舒服了”、“我頭疼,想直接回去”。

在程醫生夫婦抵達灣區當晚,親友發來了另一例新型肺炎確診的消息,患者曾在程醫生夫婦居住社區的中心醫院就診,接觸了7名醫護人員。程醫生的一名醫生鄰居已經被隔離。親友發來消息:“如果是真的,小區不要住了,換個地方住吧”。

不過短短幾天時間,該省從一例病例沒有,到確診了一例新型肺炎患者。其就職的醫院後來也下達了中層以上醫生不得外出、隨時待命的指令。

但據程醫生夫婦觀察,飛機從上海浦東起飛前,旅客必須通過專設的發熱檢測門,候機廳中有一半人戴了口罩,但一些兒童並沒有佩戴口罩,在四周玩耍。飛機上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乘客佩戴了口罩,他們後座的乘客一直在咳嗽,而空乘人員完全沒有佩戴口罩。

伴隨著美國出現第一例新型肺炎,美國五大機場開始對中國,尤其是來自武漢的旅客進行篩檢。美國當地其他設施仍舊運行如常,在華人群體之外,並未對中國疫情感到緊張。

矽星人在舊金山國際機場看到,大多數旅客沒有佩戴口罩,多數中國旅客出關後,也會摘下口罩。

剛從上海抵達舊金山的旅客向矽星人表示,機場的檢查不算嚴格,出關時候,檢疫人員拿著一張打印中文“最近有沒有去過武漢”的紙張,對旅客逐個進行詢問。

有接中國旅客的本地人摘下口罩詢問航班抵達情況,機場安保人員會微笑提醒他:“把你口罩戴上”。

在華盛頓州確診美國第一例新型肺炎患者後,不少人猜測該患者是從舊金山機場轉機。盡管這一消息並未得到任何官方確認,但傳言之下,恐慌情緒開始蔓延,灣區華人開始搶購N95口罩。

一時之間,Amazon上的N95口罩都已脫銷,有的也要在幾周後才能發貨,還有不少人開車前往當地的藥房Walgreens和Target(超市)囤貨。

在灣區的地鐵中,一節車廂裏可以看到三四個戴著口罩的華人麵孔。有灣區華人向矽星人表示:醫用口罩不容易買,我昨天買口罩,買了好久好久。

但意外的是,上班並沒有看到戴口罩的人。

華人也發起了捐款活動,有的項目捐款額已經超過4.5萬美元,用於購買口罩等醫療用品,支援武漢。

(image)

與此同時,大家都在相互告誡,盡量不要去人群聚集的地方,不少華人自己組織的活動都暫停了,至少有9項規模較大的校友會等華人春節慶祝活動也都紛紛取消。

(image)

一些舊金山灣區的工程師回國續簽簽證,甚至回武漢過年,此時就困在了武漢,不知如何能返工。

許多華人的至親好友都在國內,每一個醫院門診擁擠求醫、疑似病例被隔離艙帶走的視頻、實時更新的疫情數據,都在牽動他們的心。

但和疫情相關的流言也在灣區華人圈中傳播。

兩張圖片在各個群裏瘋轉。圖片裏的聊天記錄裏稱,“感染的哥們就是你們微軟的,回武漢相親染上的”(未得到任何證實);甚至有段子調侃“幾千萬人中你連對象都找不到,幾百人的肺炎你能中?”

難以核實的疫情消息也在微信群中傳播。

微信群記錄截屏顯示,“我的同事的朋友的母親早兩天從武漢過來過年,今天全家發燒打了911。住在Fremont。”“還有一個是YouTube去武漢出差回來的員工,發熱現在還沒有確認是不是這個病”。這些消息同樣未得到任何證實。

(image)

除了西雅圖地區那名確診患者,截止發稿,CDC通報的唯一一例疑似病例是:一名來自武漢,就讀於得克薩斯州A&M大學的學生也在接受病情篩查。

WHO:不列為全球緊急衛生事件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周四召開會議後,決定不把此次新型肺炎疫情定性為全球性緊急衛生事件。WHO稱,沒有證據表明,疫情在中國以外地區存在人與人之間的感染。此外,不會要求航空公司和機場進一步升級檢疫工作。

CDC 官員 Satish Pillai 表示,根據目前狀況判斷,新型冠狀病毒對美國公眾的安全威脅較低。

《今日美國》援引美國衛生官員稱,這種病毒的風險很低,這種病毒可能在人咳嗽或打噴嚏時,通過微小的飛沫傳播。官員們敦促人們采取通常的感冒和流感季節預防措施:經常洗手,咳嗽或打噴嚏時要捂住嘴,不適時請呆在家裏。

但官方又強調,這是一個動態情況,每天都可能發生重大變化。

隨著疫情升級,美國CDC將警告提高到3級,建議人們避免不必要的武漢行程。

華盛頓州州長 Jay Inslee 也在一篇單獨的聲明中宣稱,華盛頓州級和地方衛生部門都已經做有足夠充分的準備,能夠在類似的情況發生時最快速度響應。

CDC 宣布本周起將另外兩家機場啟動公共衛生入境審查,分別為亞特蘭大哈茲菲爾德-傑克遜國際機場 ATL 和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 ORD。

本周三晚間,出於預防原因,一名從墨西哥城飛抵洛杉磯國際機場的美國航空乘客,在抵達時被送往醫療中心進行疾病控製。

洛杉磯國際機場發言人Heath Montgomery表示,該乘客已在疾病預防控製中心和縣衛生部門的指示下被送往醫院。洛杉磯公共衛生部周四表示,迄今為止,那裏仍未發現冠狀病毒病例,風險很低。

前文提到的那名來自武漢,就讀於得克薩斯州A&M大學的學生在接受病情篩查。

當地衛生官員表示:“這名學生向區域急診室求診,主要是出於擔憂,而不是因為症狀”,在采集樣本測試期間,病人被隔離在家中,近兩天將會獲得檢測結果。

該患者有“輕微的上呼吸道症狀”,包括咳嗽和充血,但病情似乎正在改善。這種症狀在冬季流感季節很常見,但是根據患者的出行曆史,醫護人員對其進行了進一步篩查。

如果該名患者最終確診,則會成為美國發現的第二例新型肺炎患者。

專業人士如何發現此次出現了一種全新的、之前從未出現的病毒?

在甄別全新病毒時,有多個指標可以參考。

通常,醫療技術比較先進的主要國家的操作方式都比較接近。首先,醫務工作者從感染者身上提取大量的樣本,將其送至國家級實驗室進行傳染病化驗,通過病毒的形狀、基因和抗體反應等,可以甄別出已經存在的病毒。

但當一種全新病毒出現時,這些化驗不會返回已知的結果。研究人員會開始在實驗室環境內進行病毒培養,給病毒複製的機會,從而觀察其存在和增殖的形態方式。

接下來,研究人員會使用一些更加先進的方式,比如基因測序等,來判斷病毒的家族、類型、功能等,一步步縮小範圍。比如,通過複製病毒 RNA 並對其測序,可以查出病毒的家族。本次新型冠狀病毒屬於經常引發呼吸道疾病的冠狀病毒家族 (coronavirus,簡稱 CoV)。

研究人員還會將基因測序的結果上傳到全球級別的基因序列數據庫。本次,中國的衛生專家將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上傳到了GISAID 和美國國家衛生院管理的 GenBank。

正是這些基因數據,幫助全世界各國家和地方的疾病控製部門,可以對疑似案例進行更快確診。

這些聽起來是非常複雜的工作,但其實發生的速度非常快。以上的這些流程,最快可以在48-72小時內完成。

冠狀病毒是什麽?本次的新型冠狀病毒又是什麽?傳播途徑如何?

根據 CDC,冠狀病毒是一個很大的病毒家族,時具有外套膜的正鏈單股 RNA 病毒,平均直徑在100納米左右,通常隻感染人、鼠、豬、禽類等脊椎動物。其中一部分可以在人體內引發呼吸道疾病,也有的可以在其它哺乳動物中間傳播。

動物冠狀病毒感染人,並變異出人傳人的能力的情況非常少見,但幾乎每次都導致了較為嚴重的大規模傳染病事件,比如 SARS(俗稱的非典)和 MERS(中東呼吸綜合征)。

目前,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具體傳播途徑還未有絕對準確的判斷。但是,通常由冠狀病毒導致的呼吸道綜合症出現人傳人的情況時,是由近距離接觸的呼吸道飛沫(如口水等)傳播的。這一情況在 SARS 和 MERS 時都有所出現。

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目前已知可以感染人類的第七種冠狀病毒變種。之前的六種分別被命名為:

1)常見感染病毒:229E、NL63、OC43、HKU1

2)其它感染病毒:MERS-CoV(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SARS-CoV(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2019-nCoV(2019新型冠狀病毒)

小白菜白又白 發表評論於
人少可以,武漢那樣每天成千上萬的病人,也沒那麽多機器人啊
mike691969 發表評論於
讚成樓下,天朝早已經都不用人動手術,隻須眼神一瞅就搞掂了。
雲夢 發表評論於
那些在美國機場開始檢疫前入鏡的人群也要小心他們!潛伏期14天啊!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他並不需要進入病房,而是在這個房間的窗戶外,操縱著一台醫療機器人為病人進行檢查和治療。”

隻是個受操縱的機器人, 不是智能那種。
黎叔叔 發表評論於
天譴台灣蔡婆和其手下的老蛆們,這個時候還在幸災樂禍的不得好死。
mike691969 發表評論於
天譴共黨中國,爬牆過來還在替你黨媽舔臀的你真是無知無恥還無救了。
芬妖精 發表評論於
這腦子也就隻能相信rumor了
飛袖 發表評論於
病房室內溫度調到30度左右,對遏製病毒的發展應該有幫助,而且特別簡單易行。試試吧!
天團 發表評論於
如果這病到了美國還是隻傳染亞裔人,嗬嗬,我隻能相信rumor了。
讀書行路 發表評論於
醫用物資應該國家、大企業、慈善組織統一采購,普通人捐錢就行了。要是發動人民群眾捐物資,難度太大。自己籌款、按照要求采購(千萬不能弄錯了)、安排物流、入關,要是不捐一個集裝箱感覺都是給海關添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