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劑盒供不應求,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之難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根據國家衛健委的通報,截至1月23日零點,共統計到國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571例,其中超過400例來自湖北。死亡17例,均來自湖北。此刻的武漢麵臨以下問題:試劑盒數量不夠、確診艱難、床位短缺、高度疑似患者仍在自由流動。

試劑盒:壓力較大

22日夜裏,武漢一家上市公司公布了自己當日的疫情報告文件,披露了一位員工的遭遇——這天白天,員工張鑫和自己的父親都被推斷為病毒性肺炎,但被光穀同濟醫院拒收:「光穀同濟(醫院)回複:沒有試劑盒,不能確診也不能收治。需要病人自行前往同濟總部,也無法告知總部流程。該員工目前返回家中,未得到救治。」

因為試劑盒缺乏,不能被確診和收治,武漢的患者們處境艱難。不隻是光穀同濟醫院,在同濟醫院本部、武漢市第一醫院、第六醫院、武漢紅十字會醫院、武漢肺科醫院等武漢指定的收治醫院或發熱門診,都出現了類似的情況。有幸用上試劑盒的患者,被其他患者稱為「中了彩票」。

在環武漢地區,試劑盒也相當短缺。國家衛健委在1月19日便發布通報稱:「已下發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要求各地加強檢測。」但據《人物》了解,在22號下午,湖北某地級市一家此次病毒性肺炎的定點收治醫院才拿到第一批試劑盒,且數量很少,「不到醫院想要檢查的人數的十分之一。」黃岡一家醫院也是在22號才剛剛拿到試劑盒。另據湖北鹹寧一家醫院的醫護人員介紹,他們至今還未拿到試劑盒。

在此之前,12月26日,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收集到來自武漢市的一份患者標本。十天後便從標本中檢測出類SARS冠狀病毒,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用相當快的速度完成了分離病毒、測序等步驟,並迅速研發出測試試劑。幾天前也有媒體報道,目前測試劑已實現了主要城市24小時全覆蓋,無需恐慌。

但實際上,根據三家已通過國家疾控中心認證的企業披露的信息,試劑盒生產仍吃緊、產能仍不足。這三家公司分別為上海輝睿生物、上海捷諾生物和上海伯傑公司。

1月23日,《人物》記者分別撥打了這三家公司的電話,他們都處在相當的繁忙之中。上海捷諾生物的員工張智華說,生產試劑盒並沒有外界說的那麽容易,也沒有那麽快的速度,「從接到訂單以來,我們一直都在加班加點。」另一家公司輝睿生物的員工則在幾天前接受采訪時稱,他們公司員工這些天來每天隻睡兩三個小時。按照此前界麵新聞的報道,輝睿已經向各地供應了五、六萬人份的試劑盒,而捷諾在1月16日時就已生產了可供七萬五千人份使用的試劑盒。二者加起來能測試十多萬人。

但令人困惑的是,試劑盒至今仍供不應求。上海伯傑公司的一位員工說,這些天他們不斷接到各地醫院和疾控中心的電話,他們隻能回複對方:保證全力生產、備貨充足,努力保證能供應上。接近年關,他們最大的壓力來自於相關供應鏈上下遊的公司已開始休假,「采購、運輸壓力較大」。

(image)

能檢測新型冠狀病毒的試劑 圖源梨視頻

試劑盒之後,仍舊漫長的確診

當試劑盒被運往各地,它們最先到達的地點會是各省市的疾控中心。截至目前,疾控中心仍是控製試劑盒使用的最主要機構。

一位20多歲的武漢女性患者告訴《人物》,1月21日淩晨,她因為發燒,在當時武漢的三家指定收治醫院之一的武漢肺科醫院檢查,她經曆的排查過程是做血檢、CT和核酸檢測,花費近1800元。醫生確定她肺部感染,並一項一項幫她排除了流感、H7N9和感染其他病毒的可能,但就隻能做到這個地步——因為沒有試劑盒,無法查明這種感染是否由新型冠狀病毒引起。

當她問到是否能做試劑盒檢查時,醫生回複她:試劑盒「極其稀缺」,隻有那些住院的、或是高度疑似的病例才會被送檢。她這樣病情較輕的患者,主要是在家治療、複查,根據病情進展來決定後續治療方式。

哪個醫院能用試劑盒,能用多少,都需要申請和統籌。一位武漢疾控係統的知情人士告訴《人物》,檢測過程主要由疾控中心來完成的。現在武漢各區疾控檢驗科派出所有人員,去各醫院負責疑似病例的取樣和送樣,所有樣本都統一送到湖北省疾控中心實驗室做核酸檢測,「不光是檢測試劑數量有限,檢測儀器和實驗人員也都是在超負荷運轉。」

據《三聯生活周刊》1月23日的報道,一位武漢的呼吸科醫生說,最近兩天檢測的權力也下放到了三甲醫院。三甲醫院確實有能力完成這種檢測。一位前RT-PCR診斷試劑盒生產商員工告訴《人物》,做核酸檢測,需要專門的PCR實驗室,但這種實驗室要求並不高,設備不算複雜,再加上嚴格分區便可。「乙肝HBV、丙肝HCV、艾滋HIV都會用到PCR檢測,所以理論上有這些檢測手段的醫院,都可以獨立完成PCR檢測。」

但由於三甲醫院的人力物力有限,隻能承擔一部分,且考慮到新型冠狀病毒被泄露的可能,目前檢測的大頭還是在湖北省疾控中心。

經過試劑盒診斷後,確認過程仍漫長。黃岡是離武漢最近的城市之一,該市政府部門的一位人士透露,武漢周邊縣市對第一例病例的確診(也就是「首診」)相對謹慎。就算縣裏拿到了試劑盒,確認了結果為陽性,也不能公布,需要統一上報到湖北省,再做審核,再統一發布。

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麽此前《財新》報道中稱,黃岡市蘄春縣縣長在1月20日的全縣病毒性肺炎防控大會上講話時指出,當時黃岡市病毒性肺炎病例已達109例,但當時黃岡還未出現一例確診患者——因為當時黃岡還沒有試劑盒,就算有,黃岡當地也無權限確診。

根據1月18日衛健委新修訂的《全國各省(區、市)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確認程序》,對於武漢之外的其他省市,審核不僅要經過省一級,還要上報國家,並由專家小組評估,三輪都確認,才能確診。22日江蘇公示的首位新性肺炎病例就是如此。根據江蘇省的通報,這位37歲男性患者,1月10日就被隔離治療,標本由江蘇省疾控中心實驗室檢測,呈新型冠狀病毒核酸陽性,又經中國疾控中心複核,再之後是1月22日經專家組評估,最終確診。從入院到確診、公布,層層把關,時長長達12天。

(image)

病人在發熱門診前輸液 圖源央視新聞

疑似患者還有多少?

現在翻看許多武漢患者的病曆,你大概率會發現一個詞,「病毒性肺炎」,而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多位武漢患者告訴《人物》,他們在醫院都被確診為「病毒性肺炎」。雖然能確定他們的肺部被病毒感染,但並不確定他們被哪種病毒感染,是不是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有沒有這種可能?有。怎麽做檢測?難。

32歲的患者黃子傑告訴《人物》,1月17號他開始有了感冒症狀,發燒並渾身酸痛,往常吃阿莫西林很快見效,但這次燒了三四天,一直降不下去。前幾天他一直認為武漢肺炎態勢平穩、樂觀,直到20號聽到鍾南山講話,報道轉向、信息披露,才覺得事態嚴重,去醫院檢查。

21號他去武漢市第六醫院看病,醫院臨時建起了發熱門診,建築工人還在釘彩條布。他查了血,被確認是病毒感染。又做了CT,醫生告訴他,他肺部已經被病毒感染,又加了一句:「且不能排除是新型冠狀病毒。」他接著問:「不能排除,那能不能確診?」醫生回複,這家醫院無法確診。按這位醫生的說法,整個武漢市隻有漢口醫院、金銀潭醫院和武漢肺科醫院有資格確診。

黃子傑打聽了金銀潭醫院的情況,它是武漢第一家專門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定點醫院。但金銀潭醫院給黃子傑的回複是:隻收確診的病人——其他醫院不能確診,有確診權的醫院,又不負責確診,隻負責收治。在這樣一個醫療資源極緊張的時間點,這樣尷尬的情況出現了。各種消息在患者間流傳,但很多事情都沒有一個確切的說法。「究竟該誰來確診?如何確診?到現在為止,是困擾眾多老百姓、引起老百姓恐慌和不解的一個重大問題。」

另一個尷尬的事情是醫藥費,之前曾有規定,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可以免醫藥費。但1月22日,黃子傑去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看病時,醫生的說法是:隻有確診了,才能免費。又回到了老問題:沒有試劑盒,無法確診,怎麽免費?

疑似患者的隔離也是一個值得擔心的問題。在武漢市第六醫院排隊做CT時,有一幕讓黃子傑吃驚——當時前麵一位患者做完CT走出來,醫生也跟著衝出來,朝著大家喊:「這是一例高度疑似患者,請大家疏散!」然後CT室進行了一個小時的緊急消毒。而這個高度疑似的患者,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掉了,現場的患者們覺得不可思議,「沒有人把他攔住隔離,或者做其他深入檢查。」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大多數通過試劑盒被確診的患者,都是早已染病、病程相對長、病情相對重的。數量巨大的新發病患者,都先被定義為「病毒性肺炎」或其他,再待觀察。但醫生和患者都對此事表達了擔心——隨著病程發展,這個人群未來會不會成為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強大基數?

這幾天,武漢的各個發熱門診都排起長隊,但接診能力有限,病情輕重不一的患者排在同一個隊伍裏等待。根據黃子傑的估算,在21日的武漢第六醫院,從拿著調好的藥包排隊,到打上針,要40分鍾。做皮試到交費、取藥,要5個小時。他一邊發著高燒排隊,一邊考慮著交叉感染的可能。

(image)

圖源央視新聞

23日晚間的央視新聞,白岩鬆連線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高福,呈現了武漢一線醫生發來的消息,醫生們提出的問題包括:發熱病人數量眾多、無法得到及時收治;收治的病人無法進行及時的病原檢測(需要總體協調采樣送到省疾控統一檢測),導致交叉感染存在;目前尚未要求定點醫院的醫務人員集中食宿,醫務人員下班後正常回家,醫務人員被外界感染的傳播渠道沒有切斷。

采訪結束時,最後我問黃子傑準備怎麽辦,他苦笑了一下,「沒有辦法」。患者們期待著更多的床位,但他認為對於他這樣的年輕人來說,住不住院意義不大,治療方法還是一樣的。他擔心的是一件未知之事,那就是病毒是否會變異、會更強大、會加速病程。「我也找不到答案,隻有靠自己的抵抗力繼續撐。」

(image)

病人在接受治療中 圖源央視新聞

蘸墨水 發表評論於
MarsFather 發表評論於 2020-01-24 06:21:00

有點蒙。湖北才400多例,怎麽就醫院床位短缺呢?
----------------------

怎麽不斷地有人從各個角度來泄露國家機密呢~~~
蘸墨水 發表評論於
老大粗 發表評論於 2020-01-24 03:15:00

控製了試劑盒,就控製了確診人數。
---------------------------------

總有人跳出來泄露國家機密。春茶還沒上市,這個時候被請去喝茶,都是去年的陳茶,味道超難喝~~~
oochii 發表評論於
這完全是在推卸責任和義務,這個時候在這個地點,有肺炎各項病症,有CT檢查結果,這就可以確診了。
Science_東岸01 發表評論於
dumbttt 發表評論於 2020-01-24 05:39:13
試劑盒用了十幾萬,說明有十萬人疑是患了冠狀病毒肺炎。假設每10個疑是病人有1個確診,就是1萬個病例。高層一定掌握了真實的數據,這個數據大概比較可怕,這才決定封城。
======================
不知道這個“試劑盒用了十幾萬”數據是否真實,如果真實那麽情況可能比你想象的還要嚴重
因為對絕大多數試劑盒來說,一個試劑盒中的試劑可以檢測多個樣本,特別是生物類試劑盒
常見的如PCR,RT-qPCR,DNA/RNA extraction等
武漢病毒檢測大概率是分子檢測,也就是簡便快捷的PCR檢測(樣本+引物+酶,上機器1小時完成)
正常來說一個PCR試劑盒檢測十個左右的樣本就是非常小的包裝了(包括重3-4次重複)
MarsFather 發表評論於
有點蒙。湖北才400多例,怎麽就醫院床位短缺呢?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自我保護,自我隔離。
dumbttt 發表評論於
試劑盒用了十幾萬,說明有十萬人疑是患了冠狀病毒肺炎。假設每10個疑是病人有1個確診,就是1萬個病例。高層一定掌握了真實的數據,這個數據大概比較可怕,這才決定封城。
lemon_tea 發表評論於
控製試劑盒 就算確診要上報 層層審核 直到權利核心 一層不通過就不能報出來
我愛梔子花 發表評論於
所以同濟數據不可靠,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
newsbbs 發表評論於
“輝睿已經向各地供應了五、六萬人份的試劑盒,而捷諾在1月16日時就已生產了可供七萬五千人份使用的試劑盒。二者加起來能測試十多萬人。”

就是說十多萬試劑盒都用完了,說明已經測了十多萬人了,難怪要封城了。

FollowNature 發表評論於
現在的仼務不應是確診,而是隔離所有人。防止人人傳染,尤其發燒,咳嗽,甚至腸胃不舒服的,眼睛不舒服的,等。
老大粗 發表評論於
控製了試劑盒,就控製了確診人數。
學習組 發表評論於
也就幾百人病幾十人死的事,就算瞞報90%,也不至於歇斯底裏精神病如此程度。

除極端暴政的朝鮮外,湖北人武漢人全世界都隨便走,在包括台灣在內所有國家都沒有任何旅行限製,更無禁止。

在祖國卻2000萬人被關集中營,被舉國通緝,被當老鼠人人喊打,14億祖國親人骨肉同胞堅決擁護。

是全人類出了毛病,還是中國人除了毛病?
藍靛廠 發表評論於
人禍。包總和小強不去現場指揮在哪挺屍呢?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就算縣裏拿到了試劑盒,確認了結果為陽性,也不能公布,需要統一上報到湖北省,再做審核,再統一發布。根據1月18日衛健委新修訂的《全國各省(區、市)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確認程序》,對於武漢之外的其他省市,審核不僅要經過省一級,還要上報國家,並由專家小組評估,三輪都確認,才能確診。從入院到確診、公布,層層把關,時長長達12天。
--------------------------
真是草芥人命啊!12天才能確診,這要感染多少人啊!為什麽就不能先隔離再確診?!爛到如此的醫療係統,能不引起肺炎大爆發嗎?
偶偶地來一發 發表評論於
為了一個感染人數為流感萬分之一,死亡人數為流感百分之一的病,文學城已經洗版了。
Panda2017 發表評論於
管理係統有問題
SoWhatAgain 發表評論於
實際困難重重。應該簡化確診程序。